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


“03,03,我是01!请报告你们的位置!”

“报告01,我是03,我是03,我们已经到达2号指定位置!”

“你们那里是否可以看清歹徒?重复!你们那里是否可以看清歹徒?”

“报告01,歹徒把人质一字横排到窗口,无法看清屋内状况!”

“03!密切监视!”

“03明白!”

“02,02,我是01!请报告你们的侦察情况!”

报告01,我们试图通过软管窥探器从窗口侦察二楼情况,但歹徒很警觉,每次我们刚刚开始就被他提前发觉。侦察失败!人质也不配合还故意遮挡我们的窥探器!”


李局长放下通话器摊开一张刚刚由人找来的仓库平面图。这是一间六七十年代遭废弃的纸箱厂仓库。仓库共两层,依山而建,是一个长宽高50*20*10长方体结构的建筑,仓库左右两侧和后面离山体的平均距离也就2米左右。它的正面开了一排连贯的窗户,正对前方是一片视野良好的开阔地。这个仓库遭废弃后就成了拾荒者的临时住所和工作场所。从一楼那生满铁锈虚掩着的大门望进去,到处是用蛇皮袋装好的纸皮、易拉罐甚至旧电器。

这是一个一般人很不愿意涉足的角落可是现在它却成为了这个小县城最瞩目的所在。

3个小时前,这个位于中国西南的小县城发生了一件建国以来最大的凶杀案。凶手赤手空拳冲进县公安局打死局长和另外四名民警打伤6名协警后拿着抢来的67式手枪逃到一个废弃的仓库劫持了32个人质(拾荒者)。

凶手劫持人质后的要求很简单:4个小时内安排2个境外或者香港的记者过来接受采访并且要求对采访内容进行现场直播。

李局长是G市分管刑事的局长,也是处理这次人质事件的现场总指挥。离凶手要求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可是上头的底线是不接受对方的条件并且要求在不付出伤亡的代价下拿下凶手,必要的时候给予击毙。凶手很显然在防御方面很有一套,到现在,派出的侦察小组还没有摸清仓库内的情况。正面窗口看去是一排人质。根据侦察小组的报告窗口的人质是24人,那就是说还有8个人质在另外的地方被凶手用不同的方法控制了。怎么控制,不得而知!

“报告!特警队杨志带领特警队24人前来报到!”说话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壮汉,不寻常的气质,典型的职业军人。

“啊!你们终于来了,你们来了我就安心了。”李局长和他很熟悉,在工作中没少和他们打交道,对这位杨志可是很欣赏的。在接到处理人质事件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们。

“凶手杀了县公安局长和另四名民警后执67式手枪劫持32名人质躲在对面的仓库二楼!”李局长向杨志介绍道。

“这些我们在来的车上已经了解了!现在进一步的情况是怎样?凶手有提别的要求吗?”

“现在还没有,还是先前的要求。但是现在离他的时间只有不到3个小时了。上头的指示是不妥协!”

“他没有要求要现金,要汽车?”

“没有!就是要求现场采访并且直播!”

“我先派人侦察一下,看有没有别的方法突入进去,李局长,能给我一份他的简历吗?”杨志打开装甲指挥车后门对李局长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我这里面比较安全,这可是真正的移动指挥所!”

废旧仓库二楼。

一个表情刚毅中略带忧伤的中年人正耐心地安慰着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女孩。小女孩显然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透过人墙的缝隙,外面警灯闪烁,很多拿着枪的警察叔叔紧张地跑来跑去。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可是这个叔叔看起来并不像是坏人,他不打人、不骂人、还对我笑,至少他比自己的亲叔叔就要好!

中年人看小女孩不再哭闹嘘了一口气从上衣口袋掏出一颗小白兔递到她的手上然后若有所思的站起来:“乡亲们,我叫刘影枫,大家称呼我小刘就好了,请大家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们。只是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

“小伙子,我们看你也不是坏人,你说吧,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会尽量帮你!”一个年龄大点的人质从窗口转过头来说道,不到一秒,跟着他又响起一片附和。

“谢谢!谢谢大家!”中年汉子抿了下嘴唇尽量让自己的气从鼻孔里喷出,“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三个多小时前我刚刚杀了县公安局长,因为这个禽兽---侮辱了---我的老婆!”说完这些中年人的拳头捏得噶噶响,牙齿一下子把脸都咬瘦了。

“哼,那狗日的早就该杀了!”人质中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大骂道。

“这人以前是我们乡的派出所长,很会捧领导的屁股!唉!这样的人也可以当公安局长,这社会!”一个老者不断地摇头叹气。

“我这头上的疤就是上次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车让他给打的!”

……

争着说话的人很多,之前还略显紧张的气氛一下就变成了一场批斗会……。

“我说大伙们,等下警察又来侦察的时候我们要好好的挡着,不给他留一条缝。有什么情况要随时告诉小刘。”第一个说话的老者又开始说话了,显然他是这里资格最老最有权威的一位。

“好!!”所有人质不约而同的答道。


仓库对面杨志的指挥车内。


凶手的简历很快就传了过来。

刘影枫,男,汉族,身高1米76,G市T县城镇居民,1978年4月25日生。1996年入伍,有15军空降侦察兵的服役经历,2008年退伍。退伍后自己买了一辆货车跑运输。无不良记录。

“查查他在部队的记录!”李局长对下面安排道。

“砰!”

“是什么声音?”杨志通过喉麦喊道。

“队长!侦察组在进入堆满杂物的一楼侦察时不小心触动了凶手布好的诡雷!”

“有弟兄受伤吗?”

“没有,地雷没有杀伤性,只是喷出了些辣椒粉,现在侦察组在撤出,两个队员眼睛需要清洗!报告完毕!”

眼睛受伤的队员很快撤了下来。杨志走到负责侦察的胡伟面前“这不怪你们,是我们太低估对手了,我刚看了他的简历,他在15军侦察连呆了12年,不是一个很容易对付的角色。向队员们传达下去,对手很狡猾,打起12分的精神来!”

“是!”胡伟中尉领命而去。


“李局!0号转来对方的电话!”通讯科的一个警员捧着耳机说道。

“接过来!”李局长拿过通话器。

“我给你们的时间已经过去1小时零15分,我还没有看到我需要的东西。从市区到这里只要半个小时,即使堵车也只要一个小时更何况你们可以警车开道!”通话器沉默了几秒又重新响了起来“再给你们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我将每10分钟杀一个人质。不要耍诈,刚刚受伤的那两个特警就是例子,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不是一个喜欢杀人的人,但杀起人来我就不是人。”

通过通话器传出来的话深深地刺激着李局的神经,这是一个在剧烈变故下还能保持冷静的对手,不!不是冷静是冷酷。他没有寻常电视里所看到的劫持人质的歹徒那样歇斯底里那样疯狂咆叫,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清晰,那样语速平稳,从他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杀气。

“请你理解,记者准备还需要些时间,他们那些搞文化的人可不像你我这样受过军事训练的人那么行动迅速。他们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李局长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没底,记者是不会来的了,因为上头根本就不允许,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制服对方。可是已经过去的一个小时一无所获,剩下的这一个小时会有结果吗?谁敢担保?!

“我说了不要耍诈!该说的我都说了,需要为这32个人负责的是你们!”电话猛然被对方挂掉只剩下盲音。

“李局!谈判专家来了吗?我亲自带人去侦察一下,你这边派谈判专家和他接触一下分散他的注意力。”杨志整了整头盔说道。

“好!我试试。”李局无奈的放下通话器说道“不过看情形,谈判专家对他也可能只是一个摆设。”


杨志带领的侦察小组避开正面从靠山体的左墙悄悄绕到了一楼大门口。

“你们刚才进去确实看到一楼和二楼的楼梯通道被他堵住了?”杨志小声的对刚才第一批进来侦察的队员问道。

“是的,全堵上了,而且一楼没有任何和二楼相通的地方了。”

“那就是说我们在一楼的动作他也看不到?”

“是的!他只能通过正面的窗口看到外面的情况,刚才他知道有两名队员受伤可能就是从正面看到的”

“你们是从正面撤退的吗?”杨志有点为自己训练出的人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恼火了。

“不是的,我们隐蔽的很好,但是我们的指挥所在他正面100米的地方,医疗车也在那里,他可能是从那看到的!”队员解释道。

“这小子可是侦察兵出生,眼睛贼亮了,大家小心了!”

“既然他看不到一楼的情况,那好,可以进去了。”杨志打了个跟进的手势“都跟在我的后面一字队型推进。”


指挥车内李局正在接受着上级的指示:“我们从市警校调两个新疆和两个广东学员给你,他们会化装成美国CNN和香港本港台记者过来协助你的行动,记住,人质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做部分妥协,可以放他走,我们再找机会抓,人质要绝对安全。”

“是,明白,人质安全放在第一位!”李局放下通话器顿时感觉自己责任更重了,这不能归咎于自己以前没有处理人质事件的经验,毕竟这个市一直以来都没发生过这样的大案。现在能做的就是开动一切可以开动的脑细胞,做一个最完善最有把握的方案来解决这场人质危机。

正思考间,谈判专家李海平走进了指挥车;“李局,不好意思来迟了!”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案情简报相信你已经在来的路上都了解了,我就不多说了,”李局递上两份简历和一份简报,有一份简历是是刚刚从刘影枫的部队调过来的,简报是刚刚由局侦察科收集的。

“特警已经派人进去侦察了,这里需要你先稳住对方,看能不能在他身上找到突破口,直接攻破他的心理防线让他放下武器,市里的底线是可以放他走,但要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我们可以给他提供车和现金。”李局点燃一根香烟说道。

“刘影枫,空降15军特种侦察连士官。精通各式轻重武器射击,熟悉各种特种车辆、自升机和快艇的驾驶,精通擒拿格斗,05年军区散打第二名,英语6级。98年抗洪表现英勇,连续奋战7昼夜直到体力不支累倒在大堤上,因此荣立二等功一次,参加部队大小任务68次,任务保密级,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7次。”看到这里李局长和李海平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一份简历怎么可以和眼前的这个歹徒联系起来。这可是国家的功臣啊!

“如果没有什么变故,他不会走到社会的反面。”李海平抽出另一份简报看了起来。

“刘影枫,2002年结婚,爱人孙秋宁,T县公安局档案室干员,公认的警花。三天前已经自杀。她的自杀据调查与T县公安局长张献民有关系。张献民是刘孙二人结婚时的证婚人,但是刘孙结婚后看着孙秋宁慢慢显露出来的成熟女人魅力遂起了占有之心,并经常利用工作理由接近孙,在工作方面百般照顾。后来张利用一次孙加班的机会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并且威胁对方不得声张,否则会利用自己的权势无情报复。这些出自孙秋宁的遗书。下面是相关知情人的口诉:孙的丈夫刘影枫无意中知道妻子被张献民长期野蛮占有并且恐吓威胁后找到张所在的公安局理论,但是被张以诬陷警务人员野蛮冲撞国家司法机关为理由逮捕,在拘留所关了三天。知情警员报告,拘留期间张用手枪顶着刘的头威胁说过:我随时可以玩死你!。刘出拘留所的时候其妻已经自杀。据调查,张献民有贪污、销赃、乱用私刑等问题,包养的情妇有据可查的为3个,有严重的经济问题,纪委已经介入调查。”

“王八盖子的!我就知道,不是逼到绝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狗日的贪官,怎么不给老子死绝!!!”李海平愤怒的把简报摔到地上。


贪官不除,国将不国。这一节的内容来源于现在网上的真实事件,我只是我把主人公换成了一个比较厉害的高手而已。说实话,我有时候真地为我们的这个国家忧心,怎么那么多的政府官员前腐后继,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官衔一个比一个高。公安部长、省纪委主任、政协委员等等。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就没有一点解决办法吗?继续下一节,希望我对这方面的一些思考能够触动您可能已经麻木的神经。----QQ群2635505,龙魂战队,征集姓名和军队战斗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