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惊天地泣鬼神之我的军旅冲突

冰洋555 收藏 0 106
导读: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很久了,他改变了我对社会的观点,改变了我对部队的眷恋。 这件事后发生在2004年3月,当时新兵刚下连队,我也很荣幸的变成了老兵,呵呵,两个杠杠了。看着这群像是学习生活一样的雏鸡,哈哈,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有新兵加入就是好,很多事情不用自己做了,还可以在别人面前排出一副老革命的样子,那感觉,太棒了!!也许当时的我还不明白,作为老兵可以“享受”的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到底是几号我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那天有点想家,毕竟当兵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很久了,他改变了我对社会的观点,改变了我对部队的眷恋。


这件事后发生在2004年3月,当时新兵刚下连队,我也很荣幸的变成了老兵,呵呵,两个杠杠了。看着这群像是学习生活一样的雏鸡,哈哈,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有新兵加入就是好,很多事情不用自己做了,还可以在别人面前排出一副老革命的样子,那感觉,太棒了!!也许当时的我还不明白,作为老兵可以“享受”的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到底是几号我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那天有点想家,毕竟当兵这么久了(快两年)还没有回过家呢,毕竟是在家门口当得兵,我当兵没有出陕西,悲哀啊!多少老乡都回家几次了,我一次都没有,每次说到这个我都感觉自己的心很痛,不想家、不想爹娘那是假的。就着这个时候,楼道中响起了两短一长的哨声,紧急集合的哨声,同时,楼道里面红光闪现,那是提示我们腰带武器出去(红色是一级警报)“全体二年度兵,不打背包,带全套防爆器材,3分钟后后下集合,个班排自行带到楼前等车”这个是指导员的声音。我们侦查连担负着全团的战备值班,这么晚出去,一定是大事情,我当时那个心理紧张啊,是不是哪里暴乱了?还是哪个国家侵犯我国了?天天喊着上战场,真的来了,咋感觉小腿肚子有点抽筋呢。上了车以后,想想也许这就是演习,来点紧张的渲染一下气氛而已,不一会儿,后帘子打开了,丢上来一个军绿色的箱子,因为在后排(我当时是班副)我透过月色很清楚的看清了那是一箱子子弹,哇靠,平时这东西都是在武器库里面三道大锁牢牢把关,这天连这个都带上了啊!!!话不多说,我们速度的等车出发,在车上我看见班长往81-1上压子弹,心想:“完了,这次绝对是要上战场了,爸爸妈妈,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啊,儿子要给国家尽忠了。”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话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晚出去。事后才知道的原因,让汽车先跑着,我给大家讲一下原因吧。


话说下午我们团长、副政委携夫人出去品尝新开业的小肥羊火锅,侦查连长请客。部队就是这样,要想蹦,就要送。连长当了快4年了,想直接搞一个营长当当,请领导吃饭那是避免不了的了。几人风风火火的开车跑到县城,进入餐厅后的推杯换盏我就不交代了,酒足饭饱后,准备结账走人,一算下来,400多块,当时团长就发话了:“碎女子,咱成天来你们这里吃饭呢,打个折吧,400可以不?”当时可能是想给我们连长省点钱,“哎,人家都说是穷当兵的,当兵的穷就不要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嘛,路边上一碗然面,绝对吃饱了还,不贵。”说着拿着连长的500大洋就往外面走,当时桌子上的人都操了,只有副政委打了个圆场:“行了,不便宜下次不来了。”要不咋说人家做政工呢,就是有度量。


原以为这样这个事情就结束了,正当几个人骂骂咧咧的时候,十几个JC冲了进来,一把小手枪顶到了几位首长的脑门上,带头的那个满嘴的酒气,骂骂咧咧的说:“你他妈的,不要以为穿上一件狼皮就牛的不认识爹娘了,这个店我妹夫开的,想撒酒疯,滚你妈的吧。”张团当时就操了,这个家伙打越战下来的,脑袋里面现在还有好几个弹片呢,平时就感觉二的很,可能是弹片杀死的脑细胞太多的缘故。噌的一下张团就站了起来,对方一把压住了他,54的手柄照着他的头上就是一下:“妈的,老实点。”“哇靠,你们放尊重点,那是我们团长的头”脾气一向很好的副政委也上头了,“呦嘿,又蹦出来一个皮干的,给你说了,我就当这个是木鱼了,咋滴吧。”说着,又连敲了几下,看来这个家伙真的当张团的头是木鱼了。发泄过后,这些人乐优优的跑到隔壁继续喝酒。


这种事情发生到谁身上估计都不好受,“王强,你他妈的是干啥吃的啊?还警卫侦连的连长呢,你他妈的就是一头猪。哇靠,老子活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个气。”张团掏出电话:“喂,团部吗?**,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他妈的哪个班的,我张XX,狗日的,回去收拾你,去,叫你们排长来,喂,小孙啊,你他妈的孙子这么早就睡了,规定,规你妈的定,你现在给我跑步去警卫侦察连,叫他们10分钟之内赶到小肥羊,带武器、子弹,对,是突发事件,要是来不了,你就不用干了,年底打报告走人。”说完就挂了手机,这也就引出了我们之前的行动。 一路上飞驰而过,小县城这会基本上人都睡觉了,一路上很顺利,带队的指导员接了一个电话,满口的:“是、是、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是、是。”指导员挂了电话,我们也到小肥羊了,下车后速度整队,指导员作战前动员:“同志们,这是一次考验我们的机会,我们的团长被人欺负了,后勤、司机班把住后门,三排看好前门,要是让一个跑了,我和你没完,一排、二排、尖刀班、跟我上。”可怜的我不行就在尖刀班,


冲上楼后,二排速度把住个个楼梯口,尖刀班于一班迅速冲了进2号包间,就是那个JC们喝酒的地方,一排留一个班保护首长安全,我们排长一脚踹开包间大门,班长对着天花板就是一梭子,大家迅速冲了进去,因为喝酒热,JC们都脱掉了衣服,包间里面2个大桌子,JC们正在推杯换盏中,有几个带枪的被眼睛亮的班长和士官们速度制服,“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我当时在门口警卫,突然看见一个穿着黑皮的JC从厕所里面出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上前一脚踹飞了他要把出的手枪,这小子应该也练过,在手枪被我踹飞的同时抱住了我的左脚,顺势往起来一辽、一转,这个是很典型的擒拿动作,我不敢大意,顺着他转动我腿的方向,跃起,转身,右鞭腿,这就是部队经常训练的左鞭腿被敌人抄抱的反击动作,当过兵的一定知道,没有当过的说了你也不懂。感觉这小子好想知道我有这一手,右手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要知道,咱可是新兵就拿过训练标兵奖状的人,这一脚岂能这个醉鬼的小胳膊挡住。不偏不正的打在这小子的左脸上,他的身体顺势倒了下去,上背、分腿、锁喉,妈的,这小子还不配合的很,上去两电炮砸在他的狗头上,估计是被砸晕了,我顺手给上了铐子,拿他的,哈哈。


里面的战斗也是以很迅速的时间拿下了,张团,在众位士兵的护送下,来到2号,走到那个自称是公安局副局长的小子旁边:“你他妈的还认识我不?狗日的JC都给我蹲好了。”连说代打的,那小耳光抽的,我都感觉脸疼。小GA们一个个都蹲在墙角,一个屁都没敢放,这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中的精锐啊!!!张团狂K小副局后还觉得不解气,:“王强,把这小子给我带回去,关到经闭室里面去,一天只能给一个馒头一碗水。”说完背个手协同夫人、众领导离去,我们收拾完残局后也回营休息,路遇GAJ刑警队的几十人,没有尿他们,径直向前。那个副局长在我们团住了小半月,天天都是一个馒头一碗水(我们心情好的时候),要是哪天忘记,那就饿着、渴着吧,谁让这帮孙子还得老汉们晚上出来玩命呢。


最后这个事情,以军领导和当地市领导的协商后顺利解决。小副局回去降职处分,张团年底转业,我也和参加这场特殊战斗的同仁们一起拿了一次优秀士兵,以是奖励。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年底我没有同意团里面给我套士官,我是技术侦察的电子对抗主力侦测手,当时团里面就2个人会这个器材的使用,我班长3期士官满,不想再套了,我对部队绝望,不想留下来,任凭你谁给我做工作也白搭,年底随同班长一起复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