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54基地在靖宇发射东风五战斗弹纪实

梅晓方 收藏 7 2681
导读:1992年54基地在靖宇发射东风五战斗弹纪实 参加导弹部队多年,参与的发射也有如干了。但是对“924”任务的气象保障分队所有参与者来说,好像现在提及到都是刻骨铭心。因为那是一次没有任何技术支援下的“客观赌博”,更是知识积累后积薄发的“主观博弈”。…… 1992年7月底的一天,东北某导弹试验靶场的发射场坪上,弥漫着导弹起飞燃烧剂和氧化剂混合的硝烟气味。站立在场坪中心位置发黑发射台,还蒸腾在“消防”水汽的浅雾中,…… “报告值班员,气象分队带到,应到……实到……请指示……”; “报告值班员,加注分队带

1992年54基地在靖宇发射东风五战斗弹纪实

参加导弹部队多年,参与的发射也有如干了。但是对“924”任务的气象保障分队所有参与者来说,好像现在提及到都是刻骨铭心。因为那是一次没有任何技术支援下的“客观赌博”,更是知识积累后积薄发的“主观博弈”。……

1992年7月底的一天,东北某导弹试验靶场的发射场坪上,弥漫着导弹起飞燃烧剂和氧化剂混合的硝烟气味。站立在场坪中心位置发黑发射台,还蒸腾在“消防”水汽的浅雾中,……

“报告值班员,气象分队带到,应到……实到……请指示……”;

“报告值班员,加注分队带到,应到……实到……请指示……”;

“报告值班员,发射部队带到,应到……实到……请指示……”;

稍息,立正……,

随着一个一个洪亮的报告声,随着一个一个有节奏的部队调整队形的口令。参加“924”任务的全体人员列队完毕。在等待二炮首长、基地领导的检阅。

二炮刘安元政委、钱贵副司令员,基地邵士诚司令员、文树仁政委等首长兴高采烈的相互祝贺着走向参训部(分)队。首长依次的与部队的同志握手,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兴奋。当首长来到只有10多人站立的分队前,刘政委问,“你们是那个分队呢”?“基地气象室”。刘政委转回身对基地首长说,“就是他们保障的气象吧,这个分队应该立功”。“我们已经准备为他们报请二等功的”。基地邵司令员接过话说。

我们要立二等功了。分队当时就欢腾了。这是多少不眠之夜的结果,是多少年轻的气象战士努力的结果。那是多少分队领导做梦都想得到的结果。

…………

1992年7月18日,在气象分队的临时预报室,一个关系到这次任务能否完成的天气预报会商开始了。二炮情报部长张兴忠来了,负责这次任务保障工作的基地张汝丰副参谋长来了,各业务总师也来了。可见对这次发射窗口是否出现晴天可能的重视。

“……由于受到“东北低涡”的影响,本站前期出现了阵性降水天气和雷雨过程。现在西太平洋上有台风生成,并继续的沿“副高”边沿向西北方向移动。根据我们翻阅了原28基地遗留下来的天气日志与天气图总结分析,认为这种典型的天气过程,可能会因为台风的北上,促使东北地区上空出现一个小的“高压脊”,并有可能形成15-20小时的晴空天气。这个时间段大约出现在7月23-24日期间。由此分析,发射窗口定在24日比较好”。在主班预报员朱俊才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后,其他的同志似乎也没有说出什么不同的意见。情况似乎看起来很简单也很容易。张部长只是说了一句“我相信大家”就离开了。如果真是这样的向下发展,可能所谓的立功,所谓的惊险,所谓的记忆犹新就不会有了。

预报就这样的发布了。“窗口”也似乎定下了。7月18日发布此次任务的最后一次中期天气预报:

7月18日-19日。多云

7月20-23日,阴天有小雨。

7月24日晴天。

7月25日后阴天有小雨。

本月底前不会出现有利于发射的窗口天气。

……

在发射部队各单元进入最后测试的时候,其他分队已经开始了撤场的准备工作。

分队的主管毛贻平将我拉到的一边小声的提醒到。“你可要注意那个台风了,如果副高不减弱,其台风将可能向西移动,就可能出现不了我们期望的形势,……,到那个时间我们……”。

我也是有点忐忑,但是还是认真的说“一是相信大家的分析;二是相信这个时间段翻阅历史图表所总结的经验可信度;三是相信老天有眼帮助我们了,哈哈哈。”幽默的和他开着玩笑。这是我在这次任务中唯一信赖的朋友。当然也是生死舍命的朋友。其实双方心里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记得出发前,靶场技术勘察工作组在北京集结出发的最后一个晚上,我国承担的澳星发射火箭,因弹上故障在发射台上紧急关机,发射失败。其他兄弟部队在发射其他型号导弹期间,因为弹上的系统出现故障失败,……。那一年似乎不是航天年。多次的失败让航天部,让从事导弹业务的部队承受着无限大的压力。这次发射又是一个储存周期接近年限的战斗弹。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又是近5年没有执行发射任务。发射的靶场已经由于专业的调整,部队的撤编,人员的更换,也是面目全非的状态。为了获得这次中国保留的唯一的上一代远程导弹的技术数据,获得导弹部队扔掉“拐棍”自己组织、自己把关、自己保障,真正检验部队独立作战的能力,上到二炮机关首长,下到每个普通的士兵,都知道圆满完成这次任务的重大意义。

在受领任务气象的保障指标时,首长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个“我就要发射窗口是一个大晴天。利于操作,便于观测。及时了解弹道飞行情况和打击落点分析就可”。看似简单的指标,其实是很难达到的目标。因为在世界的气象学教育中,还真是没有一个晴天预报理论。所学的,所用的,都是如何的预报阴天、多云、有无降水和其他特殊天气出现的理论。真正通过天气图表进行中期预报,确实的预报出晴天时间和理由来,还真是没有先例了。可现在要求的,要得到的就是那么一个简单的晴天。而不是阴天,更不是降水天气了。

犹豫……彷徨……

压抑——压力……

真恨不得能有上天的本事,转动天气环流,让其形势按照我们的预想出现。现在看到“神七发射”时的那个气象主任,真是羡慕呀。有那么多的先进设备,那么完善的通信保障系统。有那么多上到国家气象军队气象专家级的支持,还有地方气象部门的协作。

那个时间我们有什么呀……

“一台73B的气象数据接收机,只能接收08时、20时天气图,以及其他辅助时间的天气小图,还要看天气情况,干扰小点,接收的数据全点。掉站少点,以便分析的天气图更可信点。一个现在看来都是淘汰的卫星云图接收机,一个小时可以看到一张低分辨的云图。再一个就是由简易观测仪器担任值班的观测场了”。

“要想和上级气象分队联系得到点支持,要通过现在人都看不到的那种摇把子的电话,气象驻地——原28基地总机——原国防科委总机——二炮总机——二炮气象室。28基地到原国防科委只有3 条线,还是重点保障首长、保障作战指挥、保障航天部和二炮专家用的。我们几乎没有可能使用上”。

“依靠当地地方气象部门的协作,也是我们进行必要的走访期望的。希望得到他们的协作时,开价就是要6000元。才能参与到这样的保障中,同时因为他们也感觉到任务的重大。根据上级主管的意见,“参与是只说理由不发表意见”。(6000元在1992年,对于我们那是相当难度的天文报价)”

“唯一想寻求的是原28基地气象分队的资料。这个当年是张爱萍将军亲自组织勘察定点设计的我国第一个远程导弹试验靶场,经历了20多年的建设,刚刚的出具规模时,就因为部队的调整和人员的更换,不到两年的时间,除了测试工位还勉强满足需要外,其他的设备和设备都已经残败了。积累了近20年的气象观测资料被国防科委调走了。进行技术调研时,只是在原气象分队的驻地见到一个已经“默默无闻的坚守岗位守护了三年的一个战士”“不好不坏,耐得住寂寞的战士”哈哈,有点向许三多看营房的场景。但是唯一让我眼前一亮的,就是在满是灰尘的仓库里面,几个老乡正在帮助往外清理东西马上就要当垃圾卖掉的废纸里面,居然找到了很多残破的天气日志。上面清晰的记录了有近十年的预报结论和每日逐时天气实况。还有那些预报员自己画的天气图。

都说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踏破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这些“东西”在气象保障人员手里,可是比金子还要珍贵的呀。

“给这个战士400元钱,这些东西我都要了”,我小声的对分队主管说。“钱我去想办法”。

也就是这些在外人看似破烂的东西,拯救了我们,为出色的完成这次保障任务提供了技术支持基础。锻造出了一个二等功的分队,因为这些资料的分析整理成果,成就出了一个全军科研三等奖。……当10年后这个靶场再度启动重新建设时,上级机关多次询问能否将这些资料归还他们时,分队的领导都没有同意。只是将整理成册的资料无偿的提供他们。而那些原始的、残破的,也许再也没有价值的纸张,还继续默默的储存在某基地气象分队资料室中。新的同志已经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他们的它的来历和作用了,但是已经离开部队的老同志,每每说到“924”任务的气象保障,就会提到那些资料。有可能的话还会去看看它们,……。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就在预报发出去不到12小时,次日的8点刚过,不祥的消息就传过来了。先是昨天的主班预报员找到我,要求更改预报。因为天气形势没有按照预想的环流出现,台风是继续的沿副高向西移动了,……。

等等再看。……

1992年7月19日下午,执行“924”训练发射的各系统汇报会在有点压抑的气氛中开始了。

弹上系统汇报……

装检系统汇报……

燃料加注系统汇报……

弹道测量系统汇报……

气象系统汇报……

在近两个小时各单元系统的汇报中,似乎都是没有问题。都对自己的专业充满信心。但事后首长对我说“当时航天部和二炮各系统总师们说,什么系统的汇报都可以信,唯有气象系统让人担心。理由是弹上设备有专家把关,而参与保障的气象分队一是异地保障,二是没有一个人参与过实弹保障,三是缺少资料。担心呀。”

7月19日晚,雨是如期下来了。但不是预报中的小雨,而是多年不常见的大雨,甚至在一定时间内是暴雨的天气。……

更改预报嘛?……还能等吗?

所有的各分系统都是在按照7月24日为零时的计划工作着。如果窗口到时候出现不了,我们如何办?……

如果更改了预报,但天气又按照预期设想出现了,因为预报的更改使各系统工作停顿了,没有按照零时计划归零。后面的天气又不能满足窗口要求,我们如何的办?……

在没有首长参加的再一次天气会商开始了,参加保障任务所有懂预报的6 个人中,要求更改预报结论的3 人,继续坚持天气形势会按照预期可能转变的3人。五五比例。大家向我看来,我是非分队以外又懂预报的第7人……。

“当作战指令发出后,任何干扰首长决心的原因理由,都是兵家大忌”。……

“我相信大家这些天翻阅历史资料的总结,我也相信并尊重大家这些天努力分析的结果。我真是希望将来有人总结晴天预报的理论,为特殊部队执行特殊任务时,给予理论上的技术支持。同时我更相信我们的责任心和能力”。

我说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让大家的争论暂时的平息了。

“部队进场后,先后发了五次中期预报。这些中期预报和中央台以及和地方气象部门的过程预报,有三次以上是吻合的。实况出现也是吻合的。这就说明我们的预报有一定的可信度。这次中期的过程预报也是基本与中央台吻合。尤其是我们有得天独厚“专有”的本站历史资料,总结出至少是三次同时间段,同相似环流形势,出现晴天的事件出现。占了出现同样环流未来出现晴天概率的68%。我们不相信自己还相信谁呢”?我不同意更改预报结论,要坚持自己的分析,严密监视天气环流的变化”。……

也就是从这天起,气象分队所有参加保障人员的饭量少了,欢快的说话声没了。卫星云图接收机前守着人,都想及时的看到天气环流的演变;预报室里面几乎是时时有人,当各个时次和加密填写的天气图一出来,所有的人都围了上去,……

7月20日大雨,台风向西移动缓慢,……

7月21日大雨,副高没有减弱的趋势,……

22日晚,二炮钱贵副司令员的秘书来电话,让程参谋和气象室毛主任去汇报天气。首长仔细查看了最新的天气图,询问了我们的预报,关心的问了一下预报人员的情绪。最后说:“我现在听听你们的意见,同时告知秘书通知二炮气象中心关注这里的天气,给予必要的技术支持。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及时告诉任务前指。”

我们的预报是,“24日将出现有利于发射的窗口天气,预报不更改”。

……

22日晚的雨似乎格外的大,出去参加地方政府欢送酒会的机关人员,几乎因为雨太大而阻隔在了泥泞的林区路上。

23日大雨,……

老天真是要和我们作对了,天气环流就是不变。

天气图,云图……,一个站一个站的扣,一个站一个站风向风速的分析,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查看实况细小的变化,……真是要命了。

23日20时,任务“窗口零时”前最后的一张天气图出来了,7个脑袋,14双手都上去了。看……副高减弱了;看……台风转向北了;辽东半岛以东地区6小时雨量加大。好征兆……

大家的眼泪都出来了,各种天气预示环流形势可能要转了……

“程参谋电话,邵司令让你们去汇报天气……”

首长已经要休息了,一边洗脚一边的问我,“小程,决心变嘛?”

“不变”。这时说的不变可是有点底气的。因为……

“好,陆处长,通知部队按照计划实施,一切工作按照计划归零明天场坪上见”。

简单的汇报完了,悬着的心可没有放下。已经三天没有怎么睡觉的我,与毛贻平一起再次分析了最新的云图。一起坐下来喝起了一块多钱买来的白酒。就等老天开眼了……

一边的喝,一边的聊。聊当年一起去北京的学习,聊一起为了分队建设的思路,再聊就是如果失败了如何的应对。当然也聊到将来老的时候如何的写自己的回忆。哈哈哈。现在就是到了当年写聊内容的时候了。

外面的雨突然的更大了,……

“看看,这是垂死挣扎,回光返照”。对人临死的解释现在都用到了天气环流上。

……

夜已经深了,突然楼道里面传来观测员兴奋的喊声,“我听到青蛙叫了……”

楼道没有出现应有的骚动,似乎更安静了。慢慢的传来是一阵阵的酣睡声。有经验的预报员已经为了它的出现苦等了三天了。“因为青蛙的鸣叫,就预示了天气的转变”,,脸上泪水安抚了压抑的神经与心情,再也经不住瞌睡的骚扰。安心的睡了,……

“干了我们也睡,明天就看我们的了”

天气实况显示,7月23日22时阴天大雨;23时阴天;24时多云;……7月24日02时,晴天……

那天早上,气象分队没有一个人睡懒觉,都早早的起来,享受晴空给他们带来的喜悦。更享受着首长、部队给他们带来的赞美词语。

那真是一个万里乌云的天气,经过三天大雨洗浴后的林区那不太大的天,蔚蓝蔚蓝的,就像大海一样的美丽,敞开着那开阔胸膛等待那壮丽的神箭滑过。

1992年7月24日7:40分,在指挥员似乎悲壮的口令声中,推弹……,起竖……,默绿色的导弹昂首矗立在大森林中,绿色的森林,绿色的导弹,绿色的人群,在蓝色天空背景衬托下,似乎在要抒发其绿色的情怀。它将告别我们去执行国家赋予于它的使命,它也将带着“千人一杆枪”部队的辛劳和所有保障于它的将士的祝愿,去验证部队的作战能力,去体现中国导弹兵的风采。……

“各号注意,5小时准备”

13:30分,气象分队外场保障小组就要出发了。我对毛贻平说,“你去外场我守内场吧,也许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看发射了。在二炮干了一辈子,应该去看看”。

“还是你去吧,我心里不踏实,再说外场需要协调的单位多,需要处理的问题多,这是你的强项,你去吧。导弹发射只要心里有,在哪里看都是一样的”。

14:00,试验靶场4号场坪,参观的人,观摩的人,执行完其他保障任务后的部(分)队人员,弹道观测测量站的人。用人山人海似乎不是很恰当,但是因为是这个靶场近5年来的又一次发射,上到省里领导,下到乡的干部,只要能与其有点关系的人都来了。谁不想近距离看看中国导弹的起飞,见证让中国屹立在世界之林“两弹一星之一的弹”的威力。

记得出发前我还买了三包烟,两包送给了毛。因为他的烟瘾比我大。开玩笑的说,“老天开眼,我们会轻松的完成任务了。送你两包我一包,看看谁先抽完”。

参观场坪上一片轻松的气氛。如果不出以外,4个小时后任务就完成了。

气象分队的同志们愉快的与前来参观的情报部张部长聊着,聊这次预报的体会和经验,……还有的人在玩扑克来放松曾经紧张的心情。

突然,甚高频电话上传来毛的声音,“让程参谋听电话”,“老毛你的烟不会没有了吧?我的这包还没有开封呢?”

“程,不要开玩笑,最新云图上发现在山东半岛形成了一条移动很快的飑线,速度在70公里/小时。14点天气图上几乎还看不到它的踪影,但是16点卫星云图上已经发展的很强大了。后面伴随有降水和雷电天气。预计将越过黄海西部再次登陆后影响辽宁大部和吉林南部地区。按照现在的速度分析最晚17点就达到本站了。赶紧向首长报告”。

刚才还轻松的气象分队保障车上,一下子紧张了。我的脑袋突然的大了。三小时准备口令下达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进入下一个准备程序,……说明弹上系统有问题了。能不能按照预期的零时发射,还不一定呢,再说就现在的情况分析,天气连到预定零时的可能都不到就要变了。

…………

“我请首长先离开一会,让我自己安静的想想……”。我有点严肃的对二炮情报部部长和机关其他处长等随分队一起参观的人说。

……车门开上了,闷热的车厢温度很快的上来了,急的出汗,紧张的出汗,更是热的出汗……

我随手开封了那包烟,一根一根的在抽。(还就是那次任务后我的烟才是真正抽起来)

并随手拿过一张7538图,“毛,你现在把场区200公里范围内我点名要的气象站实况告诉我”。我一边填写着各站的实况,脑子想起了普通气象学上的理论,空气在经过热下垫面后的增温可能引起的变化;想到天气动力学流体力学原理流体在经过压缩后的变化可能;爬升不同高度的山后,天气系统因地形影响可能会发生的转变……

那个时间好像把几年大学的知识都用上了,也很清楚知道用什么。真的感谢父母给的脑袋和老师教育的理论。分析的结果使头脑不乱反倒是慢慢的清醒了。

“飑线系统在移动过程中,从山东半岛移出入海后,又通过水容量较大的水面时,受到下垫面的增温作用,强度应该是减弱的。上岸后由于地形的作用,在爬升中也会减慢移动速度,这样按照原来的速度分析到本站的时间将会推迟。但是影响还是会有的”。

打开车门,刚刚还是晴朗的天空已经有中高云上来了,云向东北,移速很快。

弹道测量分队的指挥员过来询问,天气是不是有变,因为在100公里外和50公里外的其他观测点已经报告天气有变化了。这时,从导弹场坪也传来消息,因为弹上系统的一个单元测试不合格,发射零时可能要后推2个小时左右。再与内场保障组会商后,电话接通现场一号指挥员。“报告首长,据最新卫星云图观测和分析,有一条飑线天气系统正在向本站移动。移动速度25公里/小时,预计该系统在移动过程中,将可能减弱速度减慢。预计20:30分影响本站。最佳弹道观测时间在20:15分以前。如果不能按时放射,将不能保证弹道观测的效果”。

“如果天气不出现再变化的可能,就不要再干扰我了”从首长着急的语气中我能感到他也很着急,但那是因为弹的原因了。

……怎么还不发射,天气系统距离本站50公里。云量6云高2500。

……卫星云图观测,系统强度有所减弱,速度减慢。但后面仍有雷电和降水。距离本站20公里左右。甚高频电话里面不断的传来对该系统的监测情况。

怎么还不下口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空上面的云是越来越多了。弹道观测分队的人都急了。“再不发射就观测不到弹道数据了”。……

“我也急,我也不能拉住天气不让它来呀”。

……

20:00,各号注意,10分钟准备。……5分钟准备……

……10,9,8,7,6,5,4,3,2,1,点火……,

随着扩音机里面指挥员的口令,在漆黑的夜空茂密的森林里面,一团腾空的火焰包围了竖立着的导弹,随着刺耳的轰鸣声,导弹起飞了。在夜空中划出壮美的痕迹。

弹道测量分队报告:导弹程序转弯……一、二级分离二级发动机点火……,头体分离……

欢呼声响彻整个4号场坪。

“快点撤,下雨了”……,瞧着不断有序撤退的人群,看着远电滑破夜空的出现,望着慢慢聚拢的云,仰脸体验了一下细雨的清凉,眼泪和雨水一起在我的脸上淌下来。真是不容易呀!

……部队在发射场集合了。就是本文开始的那个情形。

事后听首长说,就是因为天气的变化,也因为弹上出现问题。当时有一个姓张的高工,准确的分析故障情况,提出了跨过2小时准备直接进入30分钟准备。为发射赢得了2个小时的时间,才使导弹在天气系统影响本站前发射成功。

……

“924”任务过去很多年了,在那次任务中,气象保障分队因为预报准确,为首长提供了可信的决心基础,荣立二等功。有三个同志荣立个人三等功。本文的标题,就是基地机关为分队庆功时锦旗上的语句。在这里我把它作为思念的依据,作为怀念战友的起点。

毛贻平、董建敏、范清久、贾西强、苗卫东、庞后俭、李庆东、吴成东、刘技工、司机刘秋明、小钱还有炊事员小王。有的名字我真是不记得了。抱歉。但是这个集体是值得我们骄傲的。

我在这里感谢FY的背心大淫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