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三卷 南京:人间地狱 第十章

潇然001221 收藏 13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size][/URL] 沈剑出来的时候,谭效虎和谢华彬也已经把外面收拾了一番:那祖孙三人并排放在一边,三个鬼子的武器收拾在一边,尸体堆在一角上。那被兰馨用钢针射死的鬼子因为身上没有多少血,衣服已经被剥了下来放在凳子上,钢针也拔出来擦干净血放在桌子上了。 到这户人家来抢劫施暴的五个鬼子中有两个军官,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沈剑出来的时候,谭效虎和谢华彬也已经把外面收拾了一番:那祖孙三人并排放在一边,三个鬼子的武器收拾在一边,尸体堆在一角上。那被兰馨用钢针射死的鬼子因为身上没有多少血,衣服已经被剥了下来放在凳子上,钢针也拔出来擦干净血放在桌子上了。

到这户人家来抢劫施暴的五个鬼子中有两个军官,于是缴获了两把指挥刀,因为是冬天里,两个鬼子军官穿的冬装有大衣,所以,虽然鬼子个子矮小,大衣却还是宽大些的,个子高壮些的谢华彬穿着还算过得去,但是沈剑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就是最大的那件穿着也嫌小。

三人在外面等了几分钟,然后沈剑很无奈地进去对文婉姐妹说:“我们必须要走了,尽可能地再安慰她们一下子吧。”

文婉点点头,对那呈痴呆状的母女说道:“大嫂,我们不能多停留了,我们已经替你们把伤害你们的小鬼子杀死了!”

然后,姐俩擦干眼角的泪,咬咬牙站起来,随着沈剑走出了屋子。

谢华彬把钢针交给文婉,文婉看到高大的沈剑穿着矮小的鬼子衣服得实在不像样子,就用刺刀在他穿的大衣背上割了一条口子,沈剑才勉强把纽扣扣上。

沈剑让大家把鬼子身上的武器装备了自己,谭效虎的中正式步枪就放下了,因为那枪声和鬼子的三八步枪的很不一样,容易把鬼子给引来,但是三把驳壳枪要带着,就都插在鬼子军装里面。

文婉看到那两把刀,想起和兰馨曾经跟着詹姆斯老师学过一学期的击剑,就让沈剑把刀给自己和妹妹用。沈剑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早已发现文婉说话做事总是有她的道理的,想到自己的身材太高,这指挥刀拿在手里的确容易被注意,就把刀交给了文婉和兰馨。

兰馨接过刀,抽出来在身前挽了给刀花,冲姐姐说了句:“鉴湖女侠!”

文婉会心地笑了笑,是的,刚看到这东洋刀时,在她内心里就产生了和兰馨一样的感觉,让她想起了她们都崇拜敬仰的同盟会那巾帼不让须眉的烈士——秋瑾!想起她为明末两位女中豪杰秦良玉、沈方英写的诗作《题芝龛记》中的两句:“今古争传女状头,红颜谁说不封侯?”、“莫重男儿薄女儿,始信英雄亦有雌。”在心里默念起她的《红毛刀歌》中的“抽刀出鞘天为摇,日月星辰芒骤韬”的诗句,也记得她的《对酒》:“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兰馨收刀入鞘,感觉一身豪气。

谭效虎心忧姐姐一家,听到沈剑命令就已经拉开门冲了出去。

街道两边有几户人家火光冲天,四处都是嘶喊、哭叫的声音,谭效虎心一下子更加揪紧了,他快步往前跑去,经过了六七家后,来到了一户很平常的人家门口。这里的门也是虚掩着的,里面不知道什么地方燃烧的火光映射了出来,除了噼噼啪啪的木材燃烧声,里面却没有人声。

有了刚才冲入两家的经验,谭效虎根本没有犹豫就踹开门进去了。

火是从外屋的桌角出倒翻的油灯处燃起的,现在火苗已经窜上了桌旁的墙上,正在往四处蔓延。

火光中,谭效虎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桌子翻倒着,地上仰面躺着姐夫,拿着一把菜刀的右臂被砍断掉在身旁,胸口处被刺刀扎了好几个洞,身下流着大滩鲜血。四岁的侄儿趴在墙角的地上,头怪异地缩到了脖子里,头对着的墙上有一处血迹。

谭效虎的眼睛快要瞪出血来了,大吼一声扑向里屋,只见躺在床上的姐姐大睁着充满恨意的眼睛,衣服被撕裂了,胸腹处被刺刀挑开,可是,右手里却紧紧握着一把沾着鲜血的剪刀!—— 姐姐从来就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女子!

沈剑带着谢华彬和文婉姐妹跟着谭效虎奔进姐姐家,刚进门还没看清情况,就听到谭效虎血红着眼睛从里屋大吼着反身往外冲!沈剑赶紧伸手拉谭效虎,却被情急要去拼命的谭效虎甩开了手。

文婉和兰馨紧跟在沈剑后面,那刀在刀鞘里挂在腰间呢,只是手里扣着钢针。突然看到谭效虎甩脱了沈剑的手就要往门外冲,姐俩不约而同地从两边伸出没有扣着钢针的手抓住谭效虎的手臂,兰馨顺着谭效虎前冲之势往后退半步,文婉却往前跨了半步而把谭效虎的身子往侧面带了一下,同时伸右脚到谭效虎的脚下 —— 那谭效虎自然是站不稳身体往旁边倒去!接着,兰馨侧身用膀子一靠,文婉再用力一拉,于是那谭效虎没有倒下,却也没有了前冲之势了!

沈剑示意最后进来的谢华彬把大门关上,然后上前拉住谭效虎的手臂,紧紧地握住没有说话,谭效虎带着哭腔把头抵住沈剑的肩膀叫了一声:“营长!我要报仇啊!”

谢华彬也已是满脸泪水了,他说道:“老虎,我的父母和兄弟肯定也遭殃啦!营长,我本来也想去看看家里的情况的,但是,现在看来我不用去了!你带着我们去杀小鬼子吧!”

沈剑用力地点了点头低声说:“报仇!是的,我们一定要为同胞们报仇!但是,我们不能莽撞,要更多地杀死鬼子,就要先保护好自己!效虎,阿彬,坚强起来,我们一定能够冲出去,同时也一定能够杀死更多的鬼子!”

文婉和兰馨对视了一下,然后扭头对沈剑说道:“沈大哥,我和兰兰不准备回学校了!那里也一样不可能太平的!我们跟着你冲出南京去,一起去杀鬼子!”

沈剑看着文婉的眼睛,那是一双透着坚定刚毅神情的秀美的眼睛,他又看了看兰馨,那本来闪着聪慧和顽皮的眼神的眼睛此时透出了勇敢和坚强。

于是,沈剑又看向谭效虎和谢华彬,咬着牙狠狠地点了点头说:“好!咱兄弟姐妹痛痛快快地冲出去杀小鬼子!”

接下来,沈剑安排道:“效虎和阿彬手里拿的是鬼子的三八大盖,上好刺刀,你们就走在最前面。文婉和兰兰,你们穿的鬼子军官服又佩戴指挥刀,就跟在他们俩后面,我走在最后。记住,咱们穿的是鬼子的衣服,现在是晚上,别怕,鬼子不一定能够看出破绽来!对了,鬼子那‘巴嘎’是骂人的话,效虎和阿彬看到有什么情况就叫唤那句‘巴嘎’好了,文婉和兰兰却最好别说话,你们的声音容易被发现不同。咱们尽可能地先糊弄鬼子过去,现在不能逞一时之勇,要找到最好的机会来消灭更多的鬼子!”

四个人点点头,沈剑指挥着大家帮着谭效虎把姐姐一家人的尸体搬到外面屋子并排放好,谢华彬砍下桌子的两条腿点燃,一个给了谭效虎,一个自己拿着,两个人去把里屋的床和柜子,外屋的窗框等都点燃了,然后,谭效虎用手狠狠地擦去脸上的眼泪,再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亲人,扭头拽开房门当先跨出去了!

五个人走在这羊皮巷,向西面的的中山路而去。

街道两边家家传来的都是听的懂的哭喊声和听不懂的叫骂声,中间也听到了几声枪响,但是却没有碰见出来到街上的鬼子,于是沈剑也就约束着想要冲进人家去杀鬼子的谭效虎和谢华彬,而是一直冲到了中山路街口处。

谭效虎挺着刺刀上挂着膏药旗的步枪跨上宽阔的中山路街道,警惕地往南北两边看了看,除了四处燃起的烟火和杂乱的人声中夹杂着的几声枪响外,街道上只有几个跑动着的鬼子,根本就没有注意他们,于是,五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过了中山路,往西进入了另一条街巷。

这条街巷与刚才走过的那条街巷的情形差不多,五个人仍然没有耽误地往街巷里面闯去,到了尽头处,谭效虎带着大家往南面拐去,却看到前面七八米处五个鬼子举着火把正在一户外表看起来富足的人家门前砸门。沈剑往前看去,街巷里一片黑暗,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鬼子,再回头看看,也没有发现情况,估计这几个鬼子应该是想先进来这里抢劫大户人家的。

这是一个杀鬼子的机会!

沈剑没有犹豫,马上低声命令谭效虎和谢华彬把步枪子弹上膛,听他的命令一起射击,而文婉和兰馨手里没有枪,刀只能近战的,沈剑已经见识过姐俩的钢针的威力了,就让她们用钢针随时准备应对危险情况。

五个人又往前跑了几步,沈剑喊了声:“打!”

三支鬼子的步枪射出的子弹瞬间钻入了前面三个鬼子的脑袋或者背部!剩下两个鬼子突然看到身边的伙伴被射到,虽然有些震惊,但是都训练有素地提起枪来转身蹲下,沈剑他们三个人用的那三八大盖射击后是要拉枪栓退出弹壳后推上子弹才能再射击的。此时前面的两个鬼子已经蹲下举起了枪来,文婉和兰馨岂能让他们手里的枪响啊,手里扣着的钢针瞬间甩出钉上他们的脑袋。

五个人快速跑到了那五个鬼子身边,谭效虎刚要俯身去拽其中的一个,沈剑却发现一个鬼子正把手摸向腰间的手雷 —— 原来谢华彬射向这鬼子的子弹被他背上的钢盔给挡了一下只伤到了膀子,沈剑赶紧上前一刺刀向鬼子的捅去,可鬼子的手已经摸到手雷了,沈剑的刺刀却没能马上刺死鬼子,眼看鬼子正用另一只手在勉力要去拔手雷上的保险。

文婉和兰馨这时手里已经又扣上了钢针,见状,姐俩手里的钢针一个甩向了那鬼子的手,一个甩向他的太阳穴,手雷终于没有被拔下保险前就掉到了地上。惊出一身冷汗的沈剑赶紧再给那鬼子补了一刺刀,又让谭效虎和谢华彬分别去补了所有鬼子两刺刀。

然后,让谭效虎和谢华彬把鬼子身上的手雷摘下来放着,然后各拽着一个鬼子尸体往前面街道旁边的阴沟里丢,沈剑则一手一个,文婉和兰馨各拽着剩下那个鬼子的一条腿往前走,沈剑把两个鬼子丢入阴沟后,反身接过文婉姐俩手里的那个也丢进了阴沟。

做完这一切,也还没有鬼子进入这条小街巷,五个人就又在谭效虎的带领下继续往西面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