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三卷 南京:人间地狱 第四章

潇然001221 收藏 6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谭效虎和谢华彬也已经累得不行了,每天都是在战斗的间隙里抱着枪和战友靠一起相互取暖休息一下,即使夜晚也要随时准备着小鬼子的偷袭,像今天这样走到了后方安心地睡觉的时候,大概就只有他们从一线撤下来的那两天。

文婉姐俩回来后,说晚上会照顾沈剑让他们安心休息,他们也就没有再争了,谢华彬去把姐俩抱来的稻草用三分之二在靠屋里的地面上给文婉姐妹铺了个地铺,用剩下的三分之一铺到外面堂屋里靠门处,做为他和谭效虎休息的地方。

谭效虎把沈剑的驳壳枪和文件包放到“床”头上,然后放好自己的步枪,挎好驳壳枪走到外面街道上去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这条街巷他们在白天已经走过了两趟,知道是从大街向南插进来的一条小巷,距离大街五六米处是救护所,再进来十多米才是他们现在休息的地方。因为这里靠近光华门城墙处了,附近几条街巷的人们都已经躲避战火早就逃离了,四处静悄悄的,这一条街巷也只有救护所门外那挂着的马灯照出着画在墙上的大大的红十字,他们休息的地方因为借那柜子的位置是把沈剑安置在里面的一间屋子里的,文婉提回来的马灯也是放在里面的,在街道上根本就看不到一点点灯光。谭效虎看看没有什么情况,又想起白天从他们的阵地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路上还有不少国军的阵地呢,心里觉得这里应该是很安全的了,就走回了他们休息的地方。

谭效虎回来后,对文婉说:“文婉小姐,我刚才去看了一下,没问题的,辛苦你照顾营长了,我们就不客气先睡啦。”然后和谢华彬和衣背靠着背躺下了,拉了一床被子盖在身上,一会儿就睡熟了,两个人都习惯地把枪抱在了怀里。

姐俩也是累了一天了,文婉见谭效虎他们已经睡下了,去看了看葡萄糖瓶子,见还有半瓶呢,就拉着妹妹在里屋做每天都做的太极推手,只不过今天受地势影响,就只做了定步推手,没有做移动的,运动量也不大。然后文婉让妹妹先睡,兰馨本来不肯的,但是本来姐俩一起练习了十多年太极应该身体状况大致相差不多,可她从小因为肠胃差些就比姐姐身体要弱些,而且凡事也是依靠惯了姐姐,就没再坚持着,自己到谢华彬给铺好的稻草上和衣躺下,等姐姐给盖上剩下的那床被子,一会儿也就沉沉地睡去了。

文婉怕灯光晃着已经熟睡中的妹妹,就去把挂墙上的马灯摘下来拧小了,再放到墙上那灯台上去,抬头看了看葡萄糖还剩下四分之一,估计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输完,然后坐在沈剑躺着的“床”的旁边的条凳上。

昏黄的灯光照着这小屋,躺在背后地上的兰馨熟睡中偶尔会发出些声响,外屋谭效虎和谢华彬的鼾声也是一传一递地传进来,除此外就是眼前这早已经进入了自己心中的英武男子那深长的呼吸声了,文婉看着面前熟睡中的沈剑,心中充满了柔情:

那宽阔光洁的额头此时又被右边渗出血的纱布裹住了,浓黑秀挺的剑眉下的那双总能透出坚毅和智慧的眼睛此刻紧闭着,——文婉记得那是一双看着自己时候更多温情和笑意的眼睛,因为瘦而凸显出来的颧骨上有两道淡淡的划痕,想来是不久前才掉了痂好了的伤,微微翕动的鼻翼下面是显出刚毅的嘴唇,周围那些许多天没有刮的胡子让这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憔悴。

文婉看得痴了,心里柔柔的。

突然背后兰馨翻身弄出的响声让文婉心里一惊,脸上腾起一阵红晕,扭头看看妹妹,起身走过去俯身给她把被子拉了拉。再走过来看葡萄糖瓶,原来那一阵入神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呢,瓶中已经没有了葡萄糖液了。

文婉赶紧去把徐护士留下的棉花球拿过来,准备给沈剑把针拔下来,可是,这个动作却是要用自己的整个手掌把沈剑的左手撑开。当文婉拉起沈剑那粗壮的手腕把左手放到沈剑手里去的时候,心里一阵慌乱,手也有些颤抖,只好咬紧嘴唇,稳定情绪,然后把针头处的胶布轻轻撕下来,用那蘸了酒精的棉球擦拭了,又拿过另外一个棉球放在针头上用左手拇指按住,然后用右手迅速地把针拔出来,再把放在一边的胶布粘牢了继续用左手拇指按住。

做完了这些,文婉心里有些舍不得把左手从沈剑的手里拿出来,就换了右手拇指压住沈剑手上的进针处的棉球,顺势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背。文婉的左手在沈剑的手心里摩挲着,感受着那手心里的粗糙,心中暖暖地,情不自禁地埋下头去把脸靠在沈剑的手背上。

突然,文婉感觉到了沈剑的手动了动,赶紧抬头看向沈剑,沈剑那双原本充满神采此时却有些疑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呢,心里非常高兴,轻轻地说:“啊,你醒啦?!”

沈剑的神智有些模糊不清,问道:“文婉?文婉!是你吗?我这是在哪里?”

沈剑被炮弹爆炸震晕过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李所长也给他处理了有些开始感染的额头上的伤口,输了三大瓶葡萄糖,一直昏睡着,强壮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着,当文婉给他拔出手上的针时,有些肿的进针处一下子感觉到了疼痛也就醒了过来。但是,过于安静的环境中昏暗的光线下,沈剑一时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最初一刻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了呢。然后就感觉到了左手手心里的温热柔软和手背上的细腻,心里一阵异样,可是躺着的他却只看到一个军绿色的背影,不自禁地想抬起身子来看看,却先动了动手指,接着就看到了早已经刻在了脑海心房里的秀雅的面庞。

文婉听到沈剑发问,马上悄声地说:“沈大哥,是我,我是文婉!你现在在救护所旁边的房子里,你被炸弹震昏了,但是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兰兰在那里睡着呢,谭效虎和谢华彬在外间屋里睡的。”

沈剑看到文婉,再听了这话,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刚才那温热柔软和细腻就是文婉的手和脸啊!于是,右手伸出被子来要握住文婉放在自己左手心里的手。文婉看到他这个动作,怕他才输液完身体还有些弱会着凉,就要给他把被子盖好,这一准备抬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沈剑手里呢,羞得脸上一阵热辣辣的,赶紧要把手抽出来,可是沈剑的左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右手也迅速合上来把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手里面,并且用力地往胸口处拉。

文婉心里一阵虚弱,身上一下子没有了力气,顺着沈剑手的力量坐到了更靠沈剑头部位置的条凳上,但是眼睛却不敢看向他。

沈剑心里很激动,知道这自己心仪已久的女孩对自己也是一样的情感,双手紧紧地握住文婉的小手,轻轻地搓揉着,然后又把它们拉到了自己的脸前,用嘴唇轻轻地吻了一下放到脸上摩挲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文婉那秀雅的脸上醉人的红晕,喃喃地说:“文婉,文婉!真的是你啊,真的是你!”

文婉虽然不敢看沈剑,但是她的手被沈剑厚实有力的大手握住,沈剑那手心里的热度早已传到了自己的心里,烤得她心里一阵阵地眩晕,接着就感觉到手指上又传来酥麻的温热和被胡子茬扎着的麻痒,接着就被沈剑更有力地往身前拉,她羞红着脸抬眼看到了沈剑深情的眼睛,又赶紧低下眼帘,身子却一点点被沈剑拉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兰馨却又一个翻身,嘴里呢喃了句什么,惊得文婉一下子从沈剑手里抽出了手来。 —— 纵使沈剑双手有力,却一则没有准备,二则文婉不自觉地用上了太极中的力道,他也是无法抓住的啊!

文婉扭头看兰馨,这丫头却并没有醒来,但是自己心里没来由地一阵虚,羞得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儿好钻进去。赶紧起身离开沈剑旁边,走到兰馨身边俯身给她把被子盖好了。再转过身来,不敢看沈剑的眼睛,问道:“沈大哥,你饿吗?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呢,就是没有热水喝。”

沈剑被文婉抽出了手去,心里感到很是遗憾,但是看文婉现在这个样子是一定不会再让自己给握住了,听到文婉问起,才感觉有些饿呢,但是,因为输了三瓶葡萄糖,十多个小时没有解手了,此时更想马上去小便呢。

想到这个,沈剑就感觉快无法忍受了,赶紧探起身来去抓被子上的棉袄,却先抓到了李子的那件,往身上一套,却发现小了,又慌乱地去抓另外一件穿,接着又去拿放在脚那头的裤子。

文婉看到沈剑这个样子,没明白他要干什么,急切地说:“沈大哥,你要什么?你才把针拔下来,身体还很虚弱呢!你要什么给我说,我给你拿!”

沈剑苦笑着说:“文婉,啊,我是要去那个,嗯,去那个!”

文婉一愣之间就明白了,一下又羞红了脸,赶紧给沈剑把裤子递过去,然后背转身去蹲下从墙角处给沈剑把鞋找到放在他下来的位置上。

沈剑手忙脚乱地穿上裤子,下床踩在鞋上,却一阵头昏,身子摇晃了一下,文婉给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了他。沈剑知道是躺的时间长了却又起来得急所造成的,稳定了下心神,然后把鞋穿上,抬脚就要走。

文婉正往灯台方向走去,看到沈剑那个急样子,好笑地说:“你知道往哪里去啊?”

沈剑一下子站在了屋子中间,也笑了起来,说:“快告诉我啊!”

文婉快步走到灯台处提起马灯拧亮了,然后一边往外屋走,一边对沈剑说:“先跟我出这个屋子吧,然后出了大门往左面走五米去。”

屋子里的响动把屋里的兰馨和外屋的谭效虎和谢华彬都给闹醒了,外面的谭效虎赶紧着问道:“文婉小姐,是营长醒了吗?“

沈剑索性就对谭效虎说:“是我,效虎,快把门打开了,带我出去。文婉,你就不要提灯去了。”他不好意思当着文婉和已经醒来的兰馨说出要去干什么。

谭效虎“哦”了一声,一骨碌爬起来,把抱在怀里的驳壳枪理到身后,然后走过去把大门打开,然后回身拉着沈剑的手一起出去了。

两个人出去了,文婉才告诉已经完全醒来的兰馨沈剑去干什么,同时边把给沈剑留的馒头拿出来,准备他回来了好吃。谢华彬也已经醒来,站在门边上,等谭效虎和沈剑回来。

突然,寂静的夜里,几声清脆的“八勾”“八勾”的枪声响起,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枪声中混合着巨大的爆炸声。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惊呆了,谢华彬紧张地说:“啊,这是小鬼子的三八步枪和歪把子机枪的声音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