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舰队的大口径炮全力轰击敌人的防御阵地,负责打击敌人渔船和货船的护卫舰已经全速冲进港里,敌人没有反舰导弹,这已经是舰队里的共识,十五艘护卫舰列成一个纵队由北向南航行,护卫舰毫无畏惧的冲进孟州港,港里被火箭炮击沉的渔船正在下沉,有的船被炸成重伤依然在港里漂着,舰长们指挥护卫舰靠近敌港口用76毫米舰炮直瞄射击,惊慌的渔民可以看见一长队军舰的大炮喷吐着火焰向他们开炮。

战争来临和敌人入侵的信息这才进入渔民和水手的大脑里,政府对他们进行了欺骗,说什么军事演习什么的所以才把他们赶到这里,后来大家都知道是开战了政府还不承认,这下敌人的舰队出现的港口外,炮弹爆炸的声音吓坏了很多人,大家蜂拥向港外逃去,依然漂浮的渔船和货船遭到灭顶之灾,炮弹像长了眼睛似的直接命中渔船,船上残留的油聊被引燃,港口里一片火光,冲天的黑烟离的十几公里都可以看见。

旗舰代理舰长白云亮中校站在苏剑身后,“长官,现在陈长官的督战大员不在了,不用让兄弟们这么拼命吧,护卫舰立即港口几公里,敌人的迫击炮都能伤到他们,要不要撤回来?”

“我就不是陈长官的督战大员了,他在时我不敢放开手脚打,是因为我怕他比我保守,现在的年轻人该开放的不开放该保守的不保守,他不是军校出来的也没当过兵,他只是个好的幕僚,而不是独挡一面的大将,我也不是,我在穿上这个四个星的军装前我只是个飞行员,我没有指挥过战斗,我就知道冲进去跟敌人拼死一战,在空中我经历过战争,导弹打光了我们就拿机炮跟敌人拼,甚至在危机时我们拿几千万的飞机撞敌人,我之所以呆在军舰上就是因为我也不大懂指挥,你们或许私下说我外行,但我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准备交通艇,我去前边看看。” 苏剑从指挥室出来,进入自己的舱里放下军帽戴上头盔,穿上救生背心后他离开旗舰。

距离旗舰有一定距离的护卫舰群正在用主炮轰敌船,所有不值勤的水兵都在甲板上观看燃烧的港口,很多在后甲板的水兵看到一艘挂着司令旗的交通艇靠到护卫舰上,苏剑敏捷的顺着绳梯登上甲板,交通艇的水兵把一面叠好的司令旗递给护卫舰上的水兵,护卫舰上很快的挂起司令旗。

护卫舰上佩带少校军衔的舰长以及几个上尉军官马上围过来等待司令官的训示,苏剑一摆手,“好了先不用汇报情况,我要去指挥室里,我要在最前边指挥战斗,你舰先脱离编队,靠到敌港里边用左右两舷的40毫米副炮射击,给我靠上去打。”

“副炮战斗准备。”舰长下达命令后炮手的舱室里响起战斗警报,副炮手们很快的进入战斗位置,自动化的射击控制系统让他们可以坐在屏幕前操作火炮,光电瞄准设备捕捉到目标,炮上的自动瞄准设备锁定还不下沉的渔船,40毫米高平两用炮向渔船水线下部分射出一长串的炮弹,海战变成了对敌民用目标的大屠杀,无数敌国平民葬身港口。

站在军舰甲板上观战的苏剑嘴里骂着,“让你们做缩头乌龟,让你们再占据我们的岛屿,我让你们怎么吃进去怎么给我吐出来。”

指挥官们看着敌港口遭到如此大的打击都兴奋的议论着,憋了几十年的冤气这时候才发泄出来,敌人在自己的国土上盘踞了几十年,现在是报仇的时候。


“我们就这么忍耐着,看到自己的港口一个接一个被捣毁,我们还是军人么,我们还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么,现在你允许我出击也不晚,否则我要上军事法庭告你畏战。”阮明哲上尉站在舰艇大队指挥官面前大声的喊叫着,舰艇大队的指挥官黎春明上校很低调的说:“你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难道你跟我在一个舰艇队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等敌人的主力舰队过去之后我们从后边开打,在他们的临时港口外袭击他们的弹药运输船,现在前敌指挥部就要改组,以前的陆军少将即将被撤职,他枪毙了很有后台的师长,我们海军的人马上要在东南战区担任最高司令官,东南战区司令部将统一指挥海陆空部队,新的攻势即将开始,要把装备拼光了,拿什么去打仗,现在等待命令,不就是损失一个军港和两个码头,我们国家码头多的是,我们没有军港都可以停靠补给。”

就在沿海的海军部队正在为是否出战争论时,几辆挂着海军旗帜的卡车护送着一辆吉普车抵达了前敌指挥部,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白色海军制服的中将,杨文龙得意的看着迎接自己的陆军军官,因为军种之间的偏见,他上认前还是把自己的海军警卫营带上,他根本不信任陆军部队。

杨文龙中将站在阮文山少将面前,“前敌指挥部的权力现在归东南战区司令部,你已经被解除职位,国防部的军法局为你准备了特别军事法庭,将审理你失职的行为,你太冲动了,不过你放心,你可以活着从监狱出来,战争一时打不完,不过如果你没事我将任命你为东南战区地面部队最高指挥官。”

国防部军法局的宪兵解除了阮文山的武装,给他带上手铐把他推进一辆车里,杨文龙对吴庭和、阮绍光说:“吴庭和,现在由你临时担任地面部队的指挥官,你可以派出侦察队,然后引导炮兵袭击敌人的防线,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可以派步兵和其他部队攻击,只要你把几个师管理好,让部队始终把敌人包围住,你就算完成任务,陆战队将代替陆军打头阵,我会出动海军部队先切断敌军补给线,把敌人困在半岛机场上,他们自己就会完蛋。”

“是,保证完成任务。” 吴庭和回答的时候看到卡车上下来不少穿着新式丛林迷彩服装的人,这些人应该是经过外国顾问训练的陆战队,他们提着跟陆军不一样的步枪围着卡车溜达,显然他们不习惯坐卡车,这些背着AKM、AK74步枪的士兵穿着战术背心,头盔上似乎有夜视镜的架子,他们应该有完整的特种作战装备,几个没事干的士兵把消音器拧在了步枪上,几乎所有人的步枪下都挂着GP25型榴弹发射器,很多个火箭射手背着折叠型的RPG7V型火箭筒,大多数陆战队的士兵都背着RPG18型一次性火箭筒,他们的装备让吴庭和想起了阿富汗战争时的苏联伞兵,不过陆战队跟伞兵也差不多,比伞兵执行的任务更多而已,本国的陆战队也是三栖特种部队。

海军通讯兵把无线通讯指挥车调试好之后对天线做了伪装,随后通讯参谋向杨文龙报告,“司令官阁下,通讯车可以使用了,你随时可以跟任何一个舰艇编队的指挥官联系。”

“好,我这就去问候他们。” 杨文龙中将走进指挥车,戴上耳机打开话筒,他看着部队通讯频率表,找到自己想联络的那支部队后亲自向他们下达命令,“我是东南战区指挥官杨文龙,第一快艇大队,这里是战区指挥部,收到的请回答。”

鱼雷艇舱内的争论一下就被无线电里的声音打断,阮明哲和黎春明已经不在继续争论要不要出击,他们仔细听着无线电里的声音,这是他们都熟悉的声音,杨文龙中将以前是海军军校的教官,很多一线部队的大队长中队长和艇长都是他的学生,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现在他高升为战区司令指挥三军对于海军来说是众望所归,海军开战以来一直毫无作为,在国防部里面很是丢面子,现在陆军无法赢得战争,国防部里的大陆军主义者们终于向文官领导妥协,让陆军部队配合海军作战。

黎春明上校马上拿过耳机和话筒给指挥官回话,“第一快艇队收到,我是大队长黎春明上校,杨教官还记不记的我这个学员?”

“知道你在第一快艇队,所以到任后第一个先呼叫你,另外你的部队也离前线近,如果海岸观通站没报告错误的话你的部队已经在敌人的身后,他们的主力已经经过孟州继续沿海岸南下,敌人的主力舰队都走了,海上补给线没什么难对付的现代化军舰,也只是一些巡逻艇,现在是证明海军的价值的时候,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向敌人补给线进攻,带着你的五艘艇北上。我们国家的战略目标就是依靠海洋发展经济,没有海洋我们就没有一切,现在国家需要你们,海军需要你们,千万不要吝惜装备,与其让服役三十多年的鱼雷艇报废掉不如物尽其用,让阮明哲这家伙呆在编队的最前边,到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