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猪肉卖出白菜价 5月可能继续下跌

4月29日,由新发地市场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猪肉价格创下新低,白条猪(肥)批发均价为9.4元/公斤。市场上出现了一棵白菜价格等于一斤肉价的情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京华时报5月4日消息 从2008年最高时的每公斤22元降到现在,肉价跌去了一半多。在这个肉菜同价的特殊时期,卖不卖猪是摆在养猪农户面前的一道难题。


昨天,记者从北京市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发地市场了解到,受甲型H1N1流感影响,市场上猪肉的零售量出现下滑,但是通过政府部门的科学宣传,使市民走出了吃猪肉会得流感的误区,猪肉的需求开始有所回升。


经历过肉价“过山车”的顺义猪农马正国,想坚持到肉价企稳的日子。“母猪还是要留几头,不然行情来了又来不及了”。


1.五块一毛二,成交


“4块,4块,上好的猪肘子4块一斤呐!”4月21日早上7点,朝阳区管庄的一家大型超市内,促销员喊了几嗓子,立马有很多顾客围拢过来“抢购”。很多顾客买完猪肘子,又顺手在旁边买一块“猪统货”(除掉五花肉、前臀尖、后臀尖的一般猪肉),特价五块五一斤。


这样的场面,对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孙各庄村的猪农马正国来说,实在“太忧虑了”。他不止一次地听村民说起超市“抢购”猪肉的场面,和那些令他寒心的“特价”。


在超市火热促销的时候,马正国又得知了另一个坏消息。“猪贩子”张克清带着顺义肉联厂的人,开了一辆拉猪的货车来到马正国的猪场前。进入猪场“验货”后,肉联厂的人说,“你这猪,只能5块钱一斤,卖不卖?”


价格低得让马正国傻了眼。“兄弟,他们养猪不容易,适当涨点儿,五块一,能不能装?”张克清也是大孙各庄村的人,乡邻的关系让他“自然地”帮着马家喊价。肉联厂的人犹豫一会儿后,决定给张克清“面子”。


“就五块一?”马正国接过话茬,头天还卖五块二呢!


僵持之下,张克清劝双方各让一步,“你加点儿。你,降点儿。五块一毛二,成交?”


肉联厂的人爽快地答应了。过磅、装车,27头猪很快就卖掉了。


2.“等价儿”的代价


60岁的马正国收到3万多元的售猪款。他算了算,基本没有收益,但他有一种“卸下重担”的感觉,“卖掉就解脱了”。


这27头猪,最重的已达300斤,平均为240多斤。作为养猪的老手,马正国知道,猪长到220斤左右是最佳出售时期。超过这个重量,猪吃的饲料多,长得并不快,“费料比”太高,不划算。


一个月前,这批猪多数已在220斤左右了,马正国踅摸着将它们卖掉。


那时,猪价早已步入下行通道,当地生猪收购价在五块五每斤左右。按照顺义区养猪大户李永强的测算,如果生猪价格低于五块五一斤,就基本没有赚头了。


因此,马正国想“等价儿”。其间,这些肥猪每天要消耗10多斤饲料,每只猪一天的饲养成本近10元。养了10多天,马正国又想把它们卖掉。这时,价格已经降到五块四毛五一斤。马正国想了想,还是等着吧。他相信五一前应该有行情。


村里的猪农李广辉也一直在“等价儿”。但他很快就扛不住了,因为他的猪很多都是240多斤了。最终,他在五块四毛五的价位,将70多头猪出手。


眼看着猪价一天天“往下落”,卖还是不卖?考验着大孙各庄村的近百户大小猪农。


生猪经纪人张克清说,以前,他带两辆车来收猪,一次可装100头,猪农能拿出300头供他挑选。3月份以来,他再带两辆车来收猪时,能勉强装满就不错了。只要不是太大的猪,很多猪农都愿意留着“等价儿”。而拿出来卖的,很多是太大了、养不住的,因为脂肪多、肉质差些,价格会稍微低些。


伴随着生猪惜售的,是猪农不断淘汰母猪,以达到减少生育,节约成本的目的。


3.大跌前的“盛宴”


2006年,一种高致病性猪蓝耳病毒席卷大孙各庄村的猪场。


眼看着猪一头头地死去,猪农们非常伤心。马正国养的猪也死了不少,现在他已记不清具体的数字了。同村的养猪大户李永强说,小猪每天死亡40多头,他差点儿都挺不过去了。


2007年,当时有大批猪非正常死亡,导致全国生猪存栏量大幅度减少,肉价开始上涨。根据新发地市场的检测,到2007年5月,猪肉价格涨到15块钱一公斤。到8月,更是涨到每公斤二十块零三毛。


那是一场猪农的“盛宴”。因为供求关系的变化,猪农当上了“爷”。“猪贩子”到处拉着人问,有猪吗?有猪言语一声。现在是“猪贩子”开价,当时却是猪农开价,都不带还价的。当年,大孙各庄的生猪最高卖到9块多一斤。马正国卖了100多头猪,大挣了一笔。


村里的养猪大户李永强当年存栏4000多头,盈利保守算就有150多万元。


高价带来的是疯狂的养猪热情。随着各路人马的加入,肉价在2008年下半年开始回落,一直持续到今年。


经历了一次“过山车”,马正国、李永强都得了“高价恐惧症”,大涨之后是大跌,防不住就得“伤筋动骨”。他们觉得,猪价维持在7块钱左右就可以了。太高了,他们怕“栽下来,吃不消”。


4.今夏还可能下跌


新发地市场方面的人士介绍,目前的猪肉价格已达到两年来的最低水平。市场方面预测,这个月猪肉价格还可能继续走低。一些生猪养殖基地负责人认为,在6月之前,“卖难”现象不会发生;7到9月处于肉类消费淡季,猪肉价格将会下行。


与之对应的,是饲料价格从2004年开始一路上涨,从5毛钱一斤一路涨到今年最高时约1块钱一斤。


猪贱伤农,肉贵伤民。这个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显然不能光靠市场调节。


事实上,为应对养猪业的困境,国务院在2007年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最家喻户晓的就是每头能繁母猪补贴100元钱。


李永强有600头能繁母猪,按照政策可以得到6万元补贴。他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政府对猪农的支持很大。但一算账,就不那么乐观了。在当下猪价很低的情况下,一年的补贴也撑不了多久。


“算归算,其实母猪数报上去了,钱还没影儿呢,不知道啥时候能批下来。”李永强说,如果按出栏猪的数量和重量补贴,是不是更简单直接些?马正国、李广辉均称,他们没领到这笔补贴。


此外,国家还对生猪制定了保护价,即6斤玉米的价格。李永强说,按每斤玉米7毛钱的均价算,6斤玉米即四块二毛钱,“这个保护价在前几年来说,还是比较合适的。对现在而言,多数猪农的盈亏平衡点在五块五,猪价真要是跌到那个份儿上,恐怕没多少猪农等到按保护价收购了。”


5.改建猪舍等待春天


李永强在等待。但不管怎样,他都准备坚持到底。养了20多年的猪,这成了他的“事业”。这段时间,他准备搞搞猪舍的改建。仗着前两年的积累,他想度过冬天,等到春天。


新发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猪肉价格真正有起色恐怕要等到11月份。要想等到猪价企稳,现在,猪农能采取的预防措施就是适当减少仔猪的出生量。


为应对危机,大孙各庄村的猪农们已开始行动。他们准备联合起来,成立“养猪合作社”,共同争取更低的饲料价格,更高的生猪出售价格。


马正国也想坚持到肉价企稳的日子。但面对玉米等原料价格的上涨、猪生病的打击,他只能“坚持到哪天,就算哪天”。他不能“死扛”,因为没有本钱,“母猪还是要留几头,不然行情来了又来不及了”。


马正国的爱人说,孙子今年16岁了,等将来养好了猪,给孙子娶媳妇儿。


昨天,新发地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通表示,由于前段时间毛猪价格下跌,养殖户抛售毛猪的现象没有了。另一方面,虽然近日甲型H1N1流感对猪肉的销售造成了影响,但是通过政府部门近日不断宣传,使市民走出了吃猪肉会得流感的误区,猪肉的需求开始有所回升。


马上就访


能繁母猪补贴上半年发放到位


针对部分区县农民迟迟未拿到能繁母猪补贴的问题,市农业局畜牧处负责人表示,2008年度本市能繁母猪数量及补贴已经于去年年底统计完毕,总补贴金额为2417.4万元。该负责人表示,这笔两千多万元的款项都已经拨到各区县农业部门了,具体下发由区县执行。“补贴款最迟也会在今年上半年内发放到农民手中”。该负责人表示,补贴统计和发放需要一个流程,如果各级部门或者农民有异议,都可以直接向农业局畜牧处反映。


针对顺义农民李永强反映补贴额度不高的问题,畜牧处负责人表示,这个补贴是国家在放开市场竞争情况下,为保护生猪养殖事业,保护农民利益而额外增加的补贴项目,但是农民进行养殖经营并不能完全依靠这些政策性的保护。像企业经营一样,这个过程肯定是有赚有亏的,像去年高价,养殖户就赚钱了,今年低价,养殖户应及时调整结构,避免亏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