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租房记

风里桐花香 收藏 0 174
导读:文/风里桐花香 接到小杨电话时,我正跟妹妹在河堤上闲逛。玩兴正浓时,小杨打电话来:“走,带你去看房。”虽然有几分不舍,也只得跟妹妹们告别,十分钟之后跑回单位,小杨已在单位东门等着我了。 自从到了这个城市,一直住的集体宿舍。每天上班、睡觉,闲着没事打开电脑,胡乱的PS一些图片玩,跑到各个论坛灌灌水,去聊天室“泡泡帅哥”,偶尔打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两点一线的日子虽然枯躁,但对于我这样宅女类的女子来说,这样的生活模式,倒也正合我的胃口。每天也忙的不亦乐乎。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十多天前,单位忽然再

文/风里桐花香



接到小杨电话时,我正跟妹妹在河堤上闲逛。玩兴正浓时,小杨打电话来:“走,带你去看房。”虽然有几分不舍,也只得跟妹妹们告别,十分钟之后跑回单位,小杨已在单位东门等着我了。

自从到了这个城市,一直住的集体宿舍。每天上班、睡觉,闲着没事打开电脑,胡乱的PS一些图片玩,跑到各个论坛灌灌水,去聊天室“泡泡帅哥”,偶尔打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两点一线的日子虽然枯躁,但对于我这样宅女类的女子来说,这样的生活模式,倒也正合我的胃口。每天也忙的不亦乐乎。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十多天前,单位忽然再不许上网,所有私人电脑一律撤掉。这样一来,可要了我的命!于是一咬牙,一狠心,不住宿舍了,我要出去租房子,自己接宽带!

说要租房说了好久,但由于我向来深居浅出,对于周边的环境并不是很熟,所以就托同事小杨替**心打听一下。结果不巧这小子这一阵子事儿特多,一天一个城市的满地跑,我于是一天一个电话的去催。催到后来,自己先不好意思了,你说我请人家帮忙呢,怎么反弄得跟人家欠了我狗肉帐似的,天天追着讨着要啊?这事整的,未免也太那个了!估计小杨同志也没少哀叹,做这家伙的哥们,真不容易啊,整个一牛皮糖!

不过话说,小杨同志其实也蛮够义气的,自己虽然不在市里,却一直托人在替我打听着。这不,刚从外地回来,马上就打过电话来,让我去看房呢。可是没想到我却跑出去玩了,倒害得他在猎猎冷风里等了我将近半个小时。

出了东门,坐上小杨同志的电动车,四处忙着去看房。看了一家又一家,不是采光条件不好,就是环境太杂乱,偶有看起来还不错的,细一打听,根本没有宽带好接。于是找来找去,居然还是找到了以前的同事小李他们租住的那栋楼。得,就这里吧,虽然采光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有宽带可接,而且熟人之间,多少也有个照应。

三楼以下,已无空房,四楼倒是有一间,因为前面紧挨着便有一栋楼挡着,采光条件自然也不敢恭维,所以当听说五楼也有闲房时,我略加考虑,便选择了五楼靠边的一间标准间。虽然也不是很亮堂,楼层高些,自然便好一些。

选定了房子,次日开始搬东西。由于是夜班,第二天早上实在困的不行,所以早晨下班后先睡了一觉,到下午两点多起床,便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去附近找了一辆机动三轮,把东西拉到了地方,再去找房东开门。

屋内似乎很久不曾有人住过,十多平米的房间没有放任何东西,看起来灰蒙蒙,空落落的。房间较昨天看房时稍微干净的一点,看来房东已经大概的打扫过一遍,只是除了地面之外,依然处处蒙尘。

去三楼叫了同事小李,跟房东一起先把木板床抬了上去。一米五的床倒不算小,放在屋里,几乎占了一半的空间。床板上自然也积了厚厚的一层污垢。房东把钥匙给我,便下楼去了,我跟小李开始一样一样往上搬东西。

——自然是小李同志搬重的,我拿轻的。哎,谁让咱是纤纤弱质小女子呢。(窃笑一个,做女人,估计也就这么一点好处了。)

东西全部搬了上去后,小李说:“走,先不忙收拾了,出去买菜去!今晚我做饭,晚上大家一块吃。”笑笑的跟他一起出去买菜,回来时顺便到杂货店捎了一只拖把、一把笤帚、一个撮圾、又买了两个纸篓,一个盆子。然后小李回他的房间做饭,我便开始跟那房间内厚厚的积尘奋斗。

行李杂乱的堆了一地,看着实在碍眼,就一样一样收拾吧。首先得先把床给弄干净了,这样就可以先转移到床上,再收拾地面。我于是接了一盆水,把平时擦脚的毛巾湿了水,去用力的擦床板,也不晓得换了几盆水,一连擦了四遍,那床才勉强有点本来模样,只是那条月白色的毛巾,却再也无法回复旧观,成了灰头土脸的灰黑色。擦完之后,床板有些湿,于是打开屋顶的吊扇去吹。风扇一打开,冷风“飕”地吹来,当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这早春的气侯,寒意到底尚寥峭!于是索性避开这股冷风,先去卫生间擦拭。等卫生间大致清理出个鼻子眼,床已经晾干了,我于是关了吊扇去铺床。

在单位宿舍时,由于有空调,即使只盖了一床薄被,也是丝毫不觉得冷的。尤其宿舍那种上下铺的床,实在窄的可怜,所以我一条薄毛毯一折为二,铺在下面,就算褥子了。而这张床,分明是上下铺的两倍宽,毛毯铺展开来,几乎跟没铺东西一样单薄的可怜。哎,先凑合着吧。

刚铺上毛毯,小李便过来叫我去吃饭,于是匆匆下去吃过饭,再继续上来收拾。转眼已是凌晨一点多,匆匆上床睡觉,晚上温度实在太低,我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包的像只茧,还是觉得全身冰冷刺骨,于是干脆扯过旁边的羽绒服盖在被子上,因为实在太困,最终居然也就这样睡着了。

早上起来,匆匆上了一天班,晚上回来顺便又去买了一些日常用品,然后去找房东交房租。等预交过三个月的房租,身上便只剩了十来块钱。苦笑着看了看干瘪的口袋,一时无语。

房东漂亮的女儿抬头一直看我,一边叽叽喳喳的问:“奇怪,你把钱都给了人家,为什么你还一直在笑呢?”

笑着捧起小姑娘可爱的小脸,脑门在她额头上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因为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屋子,睡觉的时候再不怕随时被人吵醒了。”小姑娘点头,忽闪着一双大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眼神说不出的灵动俏皮,真是个精灵样的孩子。

从房东家出来,回到楼上自己的小屋,把那些日用品摆好,回头瞅见枕边那只憨态可掏的小狗,心中有股暖暖的东西在涌动。这只小狗,是哥哥他们在公园套圈时,套到的战利品。原本是送给小侄女的,小侄女说,她有好几只这样的小狗了,给姑姑玩吧。两元钱套来的东西,当然没有多大,做工也极粗糙,却依然无损它的可爱。也正因为它小,不占什么地方,所以两年来,我一直带着它,已辗转了两三个地方。

把屋里再度拖了一遍,墙上随便挂了几个单位捡来的,春节演节目后废弃的小饰物,环顾这清冷的小屋,竟也宛然有了几分家的模样,虽然只是这么一间小小的出租屋。

要装宽带,便需要找钻机在墙上钻个孔,好扯网线进来,只是一时也找不到钻机,估计两三天内也没什么指望了。自己的电脑暂时不可用,我便跑到了小李的房间,跟他抢电脑。可是不是自己的东西,终是用着不顺手,而且好几台机子接一根网通的宽带线,网速慢的要死。小李说:“听说最近附近会扯光纤过来,不如你再等几天看看?”

呵呵,等光纤啊?那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呢,我还是追紧点,先把宽带接上吧。

在小李那里磨蹭到了十一点多,才回去上床睡觉,趴在被窝里却了无困意。于是拿过电话,看有谁可以搔扰的,找了半天,看到了笨笨,一个电话拨过去:“笨笨,干嘛呢?”

那边传来笨笨清朗温柔的笑:“刚把孩子安置到床上,坐到电脑前。你呢,房子收拾好没有?电脑弄的怎么样了?”

我说:“房子收拾好了,我现在正趴在床上给你打电话。电脑不好,很不好,可能还要好几天!”

笨笨笑:“那你就趁这几天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吧。不急,会好的!孩子,新地方睡得惯么,冷不冷?”

我倒!我冲着电话吼了一嗓子:“切,你才孩子,你个老孩子!以后不许再这样叫我,不然我咬死你!"

那边传来笨笨忍悛不禁的低笑:“冷么?”

我马上换了一种凄凄惨惨的腔调:“冷,冷死了!”

笨笨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可惜离的太远,不然我给你送床被子过去。冷就先睡,把棉衣全都找出来,先盖在被子上。天亮了,再买床被子回来吧。”

我倔强地低声道:“不,天就快暖了,我捱过去这几天就没事了。”

那边再度传来一声叹息:“听话,人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呢,把床弄得舒服点吧,别太刻薄了自己。乖,睡吧,一切会好起来的!”

挂上电话,把自己包裹的更紧一些,喃喃的安慰自己:“乖,睡吧,一切会好起来的!不管怎么样,咱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不是?”

是的,春暖花开已经在望了,天气马上会暖和起来的。现在家有了,宽带也会很快装上的,被子会有的,桌子会有的,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都会有的。笨笨说了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