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三十八章暗藏杀机

knight112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出现在营房门口。他穿着一套战士军服,空着双手,一双白皙的手缠在一起,不安地扭动着,怯生生地对老李说道:“你们真的不杀人。”   老李说道:“我们只杀丧尸,不杀人。”   “那你们怎么杀死了许庆他们?”   这问题老李也不好回答,毕竟是刘莽先动手杀了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出现在营房门口。他穿着一套战士军服,空着双手,一双白皙的手缠在一起,不安地扭动着,怯生生地对老李说道:“你们真的不杀人。”

老李说道:“我们只杀丧尸,不杀人。”

“那你们怎么杀死了许庆他们?”

这问题老李也不好回答,毕竟是刘莽先动手杀了人。老李怕对方是来报复的,硬着头皮胡乱说道:“那是他们先动了杀机。”

没想到,少年咬着牙说道:“他们是该杀,你们不杀他们,我有机会也会杀他们。”

老李指着少年的军装说道:“你们不是战友吗?为什么你想杀他呢?”

少年的脸上露出恼怒地表情,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们,他们欺负我,把我当婆娘。”

不仅是老李,周围听着的人都明白了,原来是被性侵犯了。

这个理由让吴欢也放心了,而且对方明言只有五个人,那么暗处不该有人了。

吴欢从隐蔽处站了出来,向对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回答道:“我叫曾大龙,也是这个部队的。”

吴欢仔细看着对方,淡漠地问道:“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吗?”

曾大龙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这世界被瘟疫毁了。”

看起来不像是撒谎的,吴欢偏着头盯着曾大龙说道“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今后就一起生活。”

曾大龙使劲点了点头说:“我早就不想这样了,你们的人会欺负人吗?”

吴欢摇了摇头,看着对方单薄的身子,心里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男人。

曾大龙又向吴欢说:“我知道3营的储备仓库在什么地方,我带你们去,那里有很多食物和服装。”

曾大龙一边带着他们向前走去,一边说道:“这些东西原来是师部的战备物资,平时都有岗哨看守,不过现在都是无主的东西了。”

……。

曾大龙所说的储备仓库是一座洞库,入口开在笔直的悬崖下,能够轻松行驶大卡车的洞口现在已经关闭了起来。

郭明德上前推动入口的大铁门,铁门发出沉重的响声缓缓地打开了。

曾大龙说道:“以前这里经常都有车辆出入,检查站就在那里。”

黄哲思站在一座砖砌小屋的门口说道:“挺干净的,这里就是以前是岗亭吗。”

曾大龙说道:“是的。”

吴欢在附近发现了一具丧尸的尸体,他检查了一下向曾大龙问道:“你说,洞库里会不会有丧尸?”

曾大龙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是第一次进来,以前都藏在营部的库房里。”

黄哲思说道:“那你带路,我们进去看看。”

曾大龙爽快地说道:“好。”

将大门完全敞开后,光线明亮了许多,顺着洞库的水泥路往下走去,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仓库。这里的面积几乎有一个足球场大小,里面用铁丝网隔离出了许多区域,分门别类的码放着各式各样的军用物资,主要是食品服装以及日常用品例如行囊、毛巾、军用铲、手电等等什么的。

武器类的物资只有一间单独的库房里有,这间房屋挂着一把大锁,曾大龙说自己没有钥匙无法打开,结果他话没说完,吴欢抬手就是一个点射打掉了门锁。

这个举动让曾大龙吓得一头冷汗,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吴哥你胆子好大。”

打开房门进去一看,之间里面堆放着一屋子的枪支弹药,不过都是些轻武器。

曾大龙趴在地上看着一箱子弹前的弹孔对吴欢说道:“我们差点就全部死掉了。”

吴欢这才恍悟自己差点点燃了弹药库,那下场估计被炸成碎片。他这才有点后怕,也有点难堪自己太大意了。

吴欢转了一个话题问道:“你们营是专门守物资的吧。”

曾大龙回答道:“我们49师的战备物资都在这里。”

黄哲思问道:“怎么武器很少?”

曾大龙回答:“这里是生活类物资,武库在148团,你们看见的武器只是营部的军械库。”

郭明德不在乎武器之类的东西,他看着满仓库的吃得用得,高兴地说道:“武器多了也没用,就这些已经足够了,其实那些吃得用得比武器更好,我们留在这里就不用愁了。”

吴欢向黄哲思问道:“我们化两天时间把这里清理一下,然后就搬进来,你看怎么样?”

黄哲思扶了扶镜边,应了一声好。

一行人兴高采烈地离开了洞库,决定出去向所有人通报一声。

**********************

这群漂泊流离的人突然间有了一个“家”,尽管这是一个很简陋的住所,房间也不够舒服暖和。可没有人嫌弃这里,反而他们感到很高兴。在灾难前人们多么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幸福”就这样简单的写到了人们脸上。

张婷梅的幸福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她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让她有了勇气去摆脱那些只喜欢操她的男人。

第一眼看见曾大龙,她就对这个眉目清秀的男人有了好感。曾大龙很害羞很腼腆,这让见惯了男人直接脱裤子的张婷梅有了别样的感觉。

一次张婷梅故意在曾大龙脸上亲了一口,曾大龙那表情让张婷梅笑得直不起腰来,就好像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被敲了一棒,顿时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而且这个曾大龙一紧张就有点对眼,两支快靠拢的眼珠,配上说不清是笑还是哭的表情怎能不让张婷梅笑死了。

只是张婷梅没有料到曾大龙也有大胆的时候,那天大家收拾完营地都累得够呛了,曾大龙居然摸进了张婷梅的寝室。张婷梅其实已经醒了,她只是装着不知,要看看曾大龙要做啥。偷偷从眯着的眼缝里看了一眼,张婷梅差点又要笑出来,只见曾大龙闭上眼睛,嘟着嘴巴慢慢地往她脸上凑。

那毛绒绒的嘴唇摸摸索索地吻在张婷梅嘴唇上时,张婷梅突然发现这是一种从没有遇上的滋味,曾大龙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专注,又是那么的投入,让她完全能够体会到曾大龙对她的爱意。

对纯的一个男孩,张婷梅抱住了吓得半死的曾大龙,把他压在了床上……。

两人就这样好上了。

……。

几天以后……。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照耀着半山上孤零零的军营。

冰冷的月辉洒在军营的操场上,让人平添一股寒意,曾大龙裹着一件军大衣,簌簌发抖地徘徊在月色中,他似乎在等着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