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二十六章苦中作乐

knight1120 收藏 0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正说着,黄哲思带着阿力捧着几床铺盖回来了。他走到女生寝室外敲了敲门说道:“出来领被子。”   赵雅芳最先打开门,她挽着黄哲思的胳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说道:“哲思,你真好。”   “还有阿力,真乖。”   听到赵雅芳的表扬,阿力挠着后脑勺笑了起来,手里的铺盖却掉地上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正说着,黄哲思带着阿力捧着几床铺盖回来了。他走到女生寝室外敲了敲门说道:“出来领被子。”

赵雅芳最先打开门,她挽着黄哲思的胳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说道:“哲思,你真好。”

“还有阿力,真乖。”

听到赵雅芳的表扬,阿力挠着后脑勺笑了起来,手里的铺盖却掉地上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女人,叽叽咋咋的把铺盖抢了过去。

刘莽急匆匆地赶过去,阿力手中已经空荡荡的了。他苦着脸说道:“阿哲,你就不跟我们男同胞考虑,考虑。我下辈子也要投胎做女人。”

说完,刘莽翘起手指头,尖声尖气地向黄哲思说道:“哲思,你真好。”

几个人哈哈笑了起来,黄哲思也笑着说道:“这辈子做女人也可以,我马上帮你做一个手术,保证不出五分钟你就变女人了。”

吴欢笑道:“老郭,去把手术工具菜刀找来。”

刘莽苦着脸跑回了原位座好,拿着牌说道:“我讲过什么吗?没讲过,继续打牌。”

几个人说笑了一阵,心里感觉舒服了好多,郭明德感叹地说道:“好像我一辈子就今天最快乐似的。”

说完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吴欢说道:“说什么废话,继续打牌,今儿输了的钻桌子,绝不留情。”

黄哲思变戏法似的又从门口抱了几床铺盖进来,嘴里说道:“我怎么会忘了哥们儿,都来领铺盖。”

几个人各跑了一床,连苏老也没漏下,还多了两床。

苏光智说道:“给向建华他们也弄一床去吧,他们还带着两小孩,也不容易呀。”

听苏光智这么一说,吴欢把喻惠蓉叫了出来,让她给送过去。

这喻惠蓉抱着铺盖到了隔壁房间,敲了敲门,嘴里说道:“向总,开开门,我来送铺盖。”

屋子里“咚咚”的响了几声,隔了好一气,向建华赤露着上身,围着一条浴巾打开了门。

喻惠蓉把铺盖递过去,总觉得不对劲,她听见里头有什么响动,便要推开门进去。向建华却死死把门顶说道:“喻姐,我们在做夫妻之间的事情,不方便,你就别进来。”

喻惠蓉一寻思,这向建华这段时间总有点那么不对劲,莫非他老婆真变丧尸了。这样一想,喻惠蓉坚定地说道“向总,喻姐几十岁的人了,不碍事,这铺盖一定要送到小夏的手上。”

说完使劲往里挤,向建华也是打死不让的架势,一个劲地推脱道:“再不我们不用铺盖,你抱回去。”

“不,我一定要交给小夏。”

“抱回去,不要。”

两人就在那里争执起来,声音传到了吴欢他们那里。

几个人赶了过来,嘴里问道:“喻姐啥事?”

喻惠蓉一见来了援军,更加来劲了,嘴里说道:“向总不让进,我一定要进去见见小夏。”

吴欢心想,这人家的家事,怎么喻姐一定要进去呢?

黄哲思在旁边却开口道:“喻姐我让阿力来帮你。”

说完,黄哲思把邱力叫了过来。

向建华仍然在抵抗,但是阿力过来只不过动了根小指头,那门就“吱呀”一声给推开了,向建华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浴巾也掉了,露出黑黝黝的下体。

喻惠蓉只当没有看见,直接闯了进去。

借着黄哲思手中的烛光,可以看见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居室,从客厅里可以看见靠里有两空寝室,一间虚掩着透出蜡烛的光芒,另一间从外面扣上了,无法看见里面的情况。

喻惠蓉直接推开了亮光的房间,在床头的烛光映照下,她看见床上躺着一个用被子蒙住头的人,被子还在不停扭动着。

喻惠蓉不敢去揭开被子,她向黄哲思说道:“让阿力把被子揭开看看。”

那向建华在地上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谁敢揭开被子,我跟他没完。”

吴欢也意识到不对劲,他向黄哲思说道:“叫阿力把被子揭开。”

阿力把手伸到了被子上,正要揭开。

向建华以头叩头,向屋里的人哭道:“我求求你们,不要揭开,那里睡着我老婆,他没穿衣服。”

向建华还在说着,阿力已经拉开了被子。

床上果然睡着一个女人。

而且是一个赤露着全身,下体塞着一根擀面棒,极具诱惑力的成熟女人。

还是一个成大字绑了起来,塞着嘴巴的美丽女人。

并且是一个浑身布满伤痕,使劲挣扎着的不幸女人。

这个人就是夏莲蓉,向建华的老婆,看她的状态绝对不是丧尸,而是一个受虐待的女人。

喻惠蓉扯开了夏莲蓉嘴里的布巾,关切地问道:“闺女怎么回事?两孩子呢?”

夏莲蓉呜呜地哭泣了起来,伤心地说道:“畜牲,他是一个畜牲。”

刘莽一双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嘴里的口涎淌了一地,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诱人的胴体,在他感觉中,那就是一串熟透了的紫葡萄一般,巴不得舔一舔,尝一尝。

吴欢连续拉了几次,想让他出去,这家伙的脚步如同生了根一般,硬是挪不动,吴欢只好在耳边说道:“候芳来了。”

刘莽立刻回过头来四处瞅着,吴欢赶紧拉着他出了这间春光四泄的寝室。

**************************

安顿好了夏莲蓉,喻惠蓉满脸沉痛地走了出来,他向等候在客厅里的几个人说道:“向建华的精神肯定出问题了。他整天都想着搞小夏,还变着花样来,跟一臭流氓似的。可怜小夏好端端一个闺女,现在一看见他就怕。”

此刻被吴欢他们关押在另一空房间的向建华突然跪倒在地上,他使劲抱着自己脑袋,翻着白眼,口吐白泡。这样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向建华终于晕迷过去。

当他再次醒过来时,向建华恍如变了一个人。

夜色很昏暗,屋子里如同一间黑狱,向建华如同一头被关押在黑狱中猛兽,他不停地走来走去,嘴里在喃喃自言着,似乎在寻找什么,怨毒地双目不时看着紧闭的大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