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顺着厂区的道路走不到一百米,一条绿化带很自然地把厂区分为了两个区域,路旁一快蓝色的路牌,向左的箭头上写着:生活区;向右的箭头上写着:生产区。

向左拐进去不到200米,生活区便到了。

整个生活区一眼便看穿了,总共有三幢楼成品字形排列,在通往宿舍楼的道路上扔满了各式各样的废弃物,一条大狗的残骸躺在进入生活区的路面上。

吴欢说道:“我们分头检查,阿哲和阿力一组,老李、李博和郭明德一组,我和刘莽一组。各组负责一栋楼,有问题立刻鸣枪。听到枪声马上撤退,顺原路返回车内。”

随着一声“行动”的口令,所有人按照划分的区域进入了各幢楼房。

一个小时之后,七个人又回到了原地。

“都是空的。”

“我那边也是。”

“我们也是。”

老李说道:“很不错,今晚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我是一刻钟也不想待在车上了。”

吴欢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大家叫过来,今晚就待在这里。”

黄哲思说道:“是不是把厂区也检查了,这样妥当一点。”

郭明德说道:“天都黑了,晚上去检查是很危险的,明天再检查好了。”

“那万一要是有情况怎么办?”

吴欢说道:“那就把大家都安排在邻近的房间内,再加一个岗哨。你们看怎么样?”

吴欢的话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同,黄哲思也不好多说了,事情就这样定下了。

大家进入住宅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挨家挨户的寻找食品,张嫂的运气不错她在一件空房内找到了储藏丰富的罐头食品,她小声地念着:“这里简直是一个小型超市,你看还有蜡烛,我们晚上可以用。”

随同她一起的张婷梅看到梨罐头高兴地叫了起来。

张嫂向张婷梅说道:“小梅,我去叫大家来搬。”

张婷梅一边打开梨罐头,一边说道:“好,你去,我看着这里。”

话没说完,张婷梅已经塞了一块梨到嘴巴里。

张嫂出了厨房,听到卧房里一阵响动,她顺手打开卧房的门问道:“是老李吗?”

门刚一开,一个脸色苍白的丧尸扑到了她的胸口,一口咬在了她的颈项上。

张婷梅在厨房里突然听到“啊!”一声惨叫,嘴里包着一块梨飞快地跑了出来,正好看见张嫂被一头丧尸咬翻在地上。她的反应快的超出了人想想,只见张婷梅一个箭步飞越过地上的两人,朝着楼道飞叉叉的跑去。

吴欢正在和黄哲思说话,他向黄哲思问道:“怎么这里的人都藏了许多食物和生活用品,难道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哲思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你注意到没有,我们刚进厂门看见的那具尸体。如果是人类被吃掉的尸体,往往头部是完好的。相反,被人类干掉的丧尸,很多是击中头部的。”

吴欢突然想了起来说道:“我想起了,那是一具头部残缺的尸体。这么说,是丧尸的尸体。”

“对,是一具丧尸的尸体。这就是说厂里的人知道了这种传染病,以及发作时的情况。而且他们在第一波感染时,制服了感染者。不过按照我们检查的情况看,他们没有躲过感染,不然不会留下这么多食物。”

想到这里黄哲思扶了扶镜边说道:“按道理这里应该还有感染者出没。”

黄哲思话没说完,张婷梅飞叉叉地跑过来嚷道:“丧尸,有丧尸。”

阿力一头冲进了201号房间,他手上的大铁锤无情地向着丧尸的头部砸去,只用了一下,那具丧尸带着扁平的脑袋倒在了地上。

“妈!”李博狂叫了一声,痛哭着跪在了张嫂的身边。

老李在一旁狠狠地抽着烟,眉头皱成了一团。

吴欢问道:“谁检查的这幢楼。”

老李把烟头扔掉,狠狠地踩上了一脚,回答道:“是我。”

李博突然从地上冲了起来,朝着父亲的背上狠狠地捶打着,嘴里嚷道:“你怎么检查的,怎么检查的!”

老李也不还手,只是把头缩起来,任凭儿子敲打。

吴欢冲上去拉着李博说道:“你嚷什么,你不也参加检查了。”

李博愣了一下,“啪嗒”一声,抽在自己脸上,嚷道:“你们杀了我,让我死,让我——死!”

李明仪看着自己儿子脸上五条鲜红的五爪印,半响说不出话来。

赵雅芳同情地走上前抱着李博说道:“小博别这样,你妈也希望你好好活着,你这样对不起你死去的妈妈。”

李博的脑袋埋进了赵雅芳丰满的胸怀中,嘤嘤地哭泣起来。

吴欢回过头向着黄哲思说道:“让阿力把李嫂的尸体处理了,不然会出状况。”

黄哲思点了点头,指挥着阿力把李嫂的尸体扛了出去。

面对着剩下的人,吴欢提议道:“今晚大家都睡在一个房间里。”

向建华却说道:“我们一家单独睡。”

吴欢无所谓的说道:“随便你啦。”

见到向建华离开,喻惠蓉好奇地问道:“好几天没见他老婆出现了,他们在干什么呀?”

苏光智说:“刚才进来的时候,他老婆裹着一张大围巾戴着一副墨镜,整张脸都看不见。”

候芳说:“会不会是他老婆被感染了。”

大家心头都咯噔一下,刘莽阴沉着脸开口说道:“去查查。”

苏光智用询问地口吻说道:“反正他们单独住着,我看明天再检查也不迟。”

吴欢点头说道:“也行,明天再说。”

搁下了向建华的事情,剩下的人分男女各占一空住了下来,中间的客厅便便用来站岗。

……。

吴欢和刘莽、郭明德在客厅里点了几根蜡烛,玩起了扑克牌。

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尽管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几个人还是玩得很投入。黄哲思在旁边看了一阵,带着阿力出去了。

郭明德打出一对3点,看了看卫生间说道:“估计我们洗不成了,这些女人把卫生间霸占了。也不知道这么冷的天,她们怎么洗?”

刘莽一边甩出一对5点,一边说道:“还好,这厂里有个水塔,不然她们连冷水都没得洗。”

吴欢左右看了一眼问道:“阿哲他们去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