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二十三章乱世学子

knight1120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吴欢有些迷惑,他说道:“我好像不是团队的领导者,这个团队的领导是苏老。”   黄哲思说道:“我观察了一下,这个团队里真正能够服众的是你,不是那个苏老头,其他人也都不具备这个素质。首先你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其次你不贪,第三你心理很健康。尤其是第三点,在现在的环境里很难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吴欢有些迷惑,他说道:“我好像不是团队的领导者,这个团队的领导是苏老。”

黄哲思说道:“我观察了一下,这个团队里真正能够服众的是你,不是那个苏老头,其他人也都不具备这个素质。首先你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其次你不贪,第三你心理很健康。尤其是第三点,在现在的环境里很难得。”

吴欢问道:“你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黄哲思望着一望无垠的田野说道:“你不明白吗,现在是乱世.”

“乱世”吴欢跟着念了一句,他还真没有意识到这些。

黄哲思扶了扶镜边说道:“这个乱世,比起以往历史上的任何一次乱世还要乱。我们要想在这个乱世生存,不仅要跟丧尸斗,还要跟人斗。而斗争的根本,就是地盘和人口。”

吴欢彻底服了,眼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人,想的那么远干什么?

吴欢不禁问道:“黄老师是干什么的?”

黄哲思看着吴欢诧异的脸淡然笑道:“我只是一个学生。”

“在那里读书?”

“北大毕业以后,去了剑桥大学留学,7月10号我父亲病故,从英国赶了回来,结果再不用走了。”

“英国那边怎样?”

“刚回来不久,我跟那边联系过,他们也出事了,而且比我们更惨。”

吴欢突然转了个话题问道:“那个强暴雅芳的老头被你怎样了?”

黄哲思平静地看着远处说道:“他没被我怎么?他被一柄铁锤打扁了脑袋,扁的就像薄饼那种。”

吴欢立刻想起了邱力的大铁锤,那是他见过的最大的铁锤,好像是石匠用来开山哪种。

黄哲思指着远处说道:“你看见了吗?夜叉。”

吴欢顺着看了过去,他发现两个丧尸从远处走了过来。

“为什么叫他们夜叉?”

“夜叉一词来自梵文,意译叫“能咬鬼”,“能咬鬼”来往奔走在人间,性格凶悍、迅猛,相貌令人生畏,以人为食。”

吴欢点头说道:“还真有点这么会事。”

黄哲思扶了扶镜边继续说道:“我曾经以为它们只会待在固定地点,可有一次我们睡到半夜,突然被夜叉冲进了营地,我的两个朋友在那次袭击中死掉了,我们刚开始出来有8个人,现在只剩下3个了。”

说到这里,黄哲思把手伸进嘴里打了个唿哨。

吴欢愣了一下,这不是流氓的标志性动作吗?怎么黄哲思一个学生也会。

随着黄哲思的唿哨声,邱力提着铁锤从商务车里跑了出来,嘴里正咬着一片肥猪肉。

邱力一边贪婪地把肉吞下去,一边向黄哲思瓮声瓮气地说道:“有活干了吗?”

黄哲思指着从远处走过来的丧尸说道:“两个。”

吴欢端起了放哨用的步枪,嘴里说道:“我去帮他。”

黄哲思却拉着他说道:“不用,枪声会吸引来更多的夜叉。”

吴欢一边往车下爬,一边说道:“我用斧头去帮他,两个丧尸,咬了他一口就完了。”

黄哲思却说道:“他早被咬过。”

吴欢吃惊地重复了一遍:“被咬过。”

黄哲思点点头说道:“本来所有人都坚持要扔下他,可我仍然把他带着。后来,他挺过来了,从此身体对病毒有了免疫。不过他也有一个后遗症。”

吴欢问道:“什么后遗症?”

“他的智力只相当于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

邱力轻松地提着大铁锤走了过去,那神态悠闲的如同去捏死两支蚂蚁。

两头丧尸见到生人,顿时疯狂地冲了过来,它们似乎已经尝到了那令它们渴望的甘美血肉,燃烧的双眼中射出一股狂热的火焰,巴不得早一点把生人吞进口里。

“呀!”

一声大喝,如同平地一声旱雷,邱力轮着铁锤转了一圈。

“啪嗒!啪嗒!”

两声脆响,两头丧尸的脑袋被砸得稀巴烂,尚未靠近邱力就倒在了地上。

黄哲思在车顶上淡淡地说道:“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招,我教他的。”

车下顿时传来一阵掌声,刘莽在下面叫道:“这哥们好厉害。”

黄哲思又问道:“你们准备到哪里去?”

吴欢回答:“往北,没有确切的地点,希望能在路上找到一个远离灾难,适合人待的地方。”

黄哲思说道:“其实南方也不错,为什么一定要往北。”

“这,我们想南方人口密集,丧尸多一些!还有我在思考,北京是不是有更多的幸存者,说不定政府还在,毕竟那里是首都,有更强的防御力。”

“相信我,北京早就不存在了。凡是国际大都市都遭殃了。”

“为什么?”

吴欢问出这话,又觉得自己有点傻,那不明摆着,瘟疫从美国来,这些地方经常都有美国人来。

黄哲思看了吴欢一眼,却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他的眼光让吴欢感觉是一道X光射线,被这一扫,连骨头都被对方了解了。

“好了,我们出发吧。”

吴欢说完,首先跳下了车顶。

车队继续往北行驶,一路上不少的弃车挡住了车队的道路,幸好多了个阿力,有他这个大力士在,到路中间推车的任务变得轻松多了,旁人下去只是应个景。

行到中午,天空中飘下了白雪,起先还只是星星点点的,手伸出去顷刻就化了,不久便飘飘扬扬白了整个世界。望着窗外披着白纱的树木、道路、原野……,吴欢想,如果这是一次有江柔陪伴的旅游该多好。

想起江柔吴欢的心就没来由的一阵痛,他想哭,可他哭不出来,额头的眉头紧紧拧成一块,整张脸比窗外的天空还要黯淡。

夜色越来越重,一行人又结束了一天漫无目的的旅行,在路边一家空旷的瓦房里停留下来。

天气很糟糕,大家把屋内的桌子、板凳劈成了柴火,一群人围在了温暖的火堆旁。熊熊的火光映红了每个的脸膛也让这群人在这寒冷的世界感受到一丝不多的暖和。

“向总你夫人呢?”喻惠蓉一边弄着罐头一边问道:

她这一问,大家才发现向建华的老婆怎么不见了,他的一双孩子也比平时沉闷了许多,默默地靠在向建华的膝盖上嘟囔着嘴巴。

向建华堆着一脸的笑容说道:“她今天不舒服,在车里先睡了,一会儿我给她送吃得进去。”

虽然有些疑惑,可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大家把话题一转,拉了起了家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