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从王劲松的办公室出来,张鹏飞仍然等候在门外,他拉着吴欢说道:“走,我带你参观一下营地。”

吴欢挨不过他的好意,心想去参观一下也好,毕竟自己暂时要生活在这里了。

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一个陈词滥调的好天气。

假如这个世界仍然存在电脑、电视、卡拉OK这些东西,或许会有人不在乎这样的好天气。可现在大家所能找到的娱乐,都只能是大自然恩赐的,在这样的好天气里活动自然成了一件不错的事情。

营地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出来了,一帮女人在水池边清洁衣服,苏老头和向建华在弄着一片菜地,李明仪和李博两父子在大门口清理怪物的残肢,郭明德在学校一处角落里挖出了一个大坑。

吴欢看郭明德一人干得吃力,便向张鹏飞说道:“我们过去帮帮。”

郭明德的脸色很难看,看见吴欢过来,他停下了手中的活说道:“前晚你干得不错,不是第一次和鬼东西打交道吧。”

吴欢拿起一把铲子干了起来,一边回答道:“打过一些交道,跟它们说不清理,只好用斧头沟通。”

郭明德皱着眉头说道:“这些人我大都认识。”

他指着李明仪父子抬过来的一堆碎肉说道:“瞧,这颗脑袋,就是这颗,这个人是学校的模范教师,工作挺勤奋的,一年365天,从来没迟到过。”

他又指着另一颗小小的脑袋说道:“这是3年级5班的蒋雯,挺乖巧的一个小女孩。”

说着,说着,郭明德捂着脸痛哭起来,一股伤感在空气里蔓延,让人心里很不好受。

李明仪上前拍着郭明德说道:“老郭别多想,我们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吴欢的脑海中突然有一丝明悟,他向李明仪说道:“李大哥,来营地附近的怪物都是学校的人为主吗?”

说完吴欢察觉到自己话里的语病,又补充道:“我是说它们身前都是学校的人吗?”

郭明德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替李明仪回答道:“基本上都是。”

吴欢点着头说道:“看来这些怪物多少会残留着生前的一些意识,所以他们的潜意识会驱使他们做一些熟悉的事情。比方到一些身前经常活动的地方去。”

郭明德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这说法有道理。”

……。

*****************************

下午参加行动的有李明仪、吴兵、张鹏飞、刘莽、吴欢五个人,吴兵和张鹏飞从王劲松那里各领了一杆95式自动步枪和两匣子弹,李明仪、刘莽和吴兵却什么枪也未领到,吴欢没有问为什么?反倒是王劲松主动告诉他,“营地里也需要枪守卫,所以只能带两支枪出去。”

其实吴欢心知肚明,这些枪肯定是王劲松自己搞到的,不是他的心腹,他是不可能给谁的。

寻找食物是营地里最头等的大事,全营的人都出来目送这些勇士的离开,李明仪的老婆张嫂,一边哭着一边叮嘱着他,李明仪则拉着儿子李博的手说得眼泪噙噙。他的儿子是一个木讷的人,平常没见他开过口,这回也基本是一句不说,只是点头。

另外几个单身汉就显得很无所谓了,刘莽和候芳虽然经常搞在一块,认真说起来也得归入单身汉的队列,两人在这个时候也是开着玩笑。一个说,“我出去就不回来了。”另一个说,“你不回来我好再找一个。”大家等老李说的差不多了,登上了向建华那辆银灰色的17座商务车。李明仪坐上了驾驶座,吴兵拿着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吴欢、张鹏飞和刘莽则坐在车后排。

商务车缓缓驶出大门,吴兵转过头来向后面的人说道:“这次行动由我负责,所有人必须遵守纪律,不能大声说话,不能交头接耳,一切行动听从我的指挥,如果有谁违反,不要怪我吴兵不客气,当时候打死了谁,自己认倒霉。”

说完,吴兵向李明仪说道:“老李,车速尽量慢点,把声音压下来。”

李明仪应了一声,车辆的速度明显得慢了下来。

吴欢很不舒服吴兵的口气,但是他现在犯不着说什么。心想这个人毕竟救了我一命,就让他拽一下。

没过多久,车辆穿出土路上了水泥路面。

从贴着窗纸的挡风玻璃看出去,一条笔直的道路往前延伸,消失在前方的高楼大厦里,路面上散乱着许多的杂物,不时可以看见游荡的丧尸抬起泛红而空洞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车辆,他们的反应是不尽相同的,有的疯狂的冲上来攻击车辆,有的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车辆,也有的不紧不慢的跟在车辆后面。

尽管商务车已经把声音压得很低了,但是一些近距离的丧尸仍然被吸引了过来,其中一些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拍打着后车门,而一些好奇的则紧紧的跟在后面。

这样一群鬼东西跟在后面,让人觉得特不舒服,可老李并不敢开快了,如果声音大起来,吸引了丧尸围过来那将是一场灾难,就像吴欢刚进入省城时干得蠢事一样。

张鹏飞低声叨唠道:“还是走路方便。”

吴兵瞪了他一眼,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吴欢靠上前去,附在吴兵耳边说道:“我们到那片空地去,把后面的家伙全部干掉,再继续赶路。”

吴兵摇了摇头,摊开了一张省城的地图指着一块被圈出的红地向吴欢解释:“不忙,到这里动手,杀了他们,然后把车停在这里,我们的目标就在这里。”

车辆已经到达了目标地,可众人并没有找到动手的地点,这里已经靠近市中心,丧尸的密集度明显大了很多。如果贸然动手,很可能引来更多的丧尸。

吴兵突然下了一个决定,他让车辆在一颗大榕树下停了下来,想要依靠“鸵鸟策略”躲过这些丧尸。

可事实上这是一个错误的策略,尽管车辆已经完全停止了下来,一部分丧尸仍然对着车辆又撞又碰,“砰砰嘭嘭”的响声不绝于耳。商务车在如此猛烈的冲击中,犹如狂风暴雨中的一页小舟一般,狂乱的颠簸着。

透过贴着窗纸的玻璃,众人可以看见一张张变形的脸呲牙咧嘴的攻击着商务车。靠着右侧的一扇窗户被攻击的最为猛烈。连续几下之后,窗户的玻璃“咔嚓”一声,明显出现了裂痕。众人心里泛起一股寒意,冷汗涔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