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九章哀嚎之城

knight1120 收藏 8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吴欢的车缓缓驶进了油站。他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油站里找不到一个人影,一张桌子倒在灰尘扑扑的地上,加油枪胡乱的抛在地上,里面还停着另外两辆车,一辆是奥迪A6L,另一辆是长丰三菱帕杰罗V73越野车,两辆车的车门都大打开着,驾驶座上积满了灰尘。   吴欢盯着那辆越野车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本书修改了第009、010、011、012、013、014、020、021、028、029、032、033、041、042、051以及第二部001章,把江柔的感情变得单纯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重看。


吴欢的车缓缓驶进了油站。他小心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油站里找不到一个人影,一张桌子倒在灰尘扑扑的地上,加油枪胡乱的抛在地上,里面还停着另外两辆车,一辆是奥迪A6L,另一辆是长丰三菱帕杰罗V73越野车,两辆车的车门都大打开着,驾驶座上积满了灰尘。

吴欢盯着那辆越野车说道:“好样的,我们换车。”

江柔却害怕地说道:“我有点担心,这里太安静了。”

吴欢握着消防斧下了车回答道:“现在哪里不安静,小心点就是了。”

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片,吴欢松了口气,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他走了过去,拉开越野车的后车门。

一具尸体随着车门倒了出来,吓了吴欢一跳。

听到响动,江柔惊惧地小声地问道:“什么事?”

吴欢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没事,一具死尸。”

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加油站的外面传来,吴欢回头一看,一群“怪物”从外面冲了进来,他心里一惊,跳上了越野车向江柔吼道:“快过来。”

江柔吓得不轻,她哭着脸尖声叫着,却迈不开步子。吴欢见情势紧急,赶紧一个箭步跳了下去,上了桑塔纳。

车辆一启动吴欢便把油门踩到了底,对直朝着怪物猛冲过去。

那些怪物并不知道害怕,依然朝着车辆直冲过来,一阵“砰砰”的撞击,怪物一个个飞了起来掉到一旁。然而,这并不能对怪物造成多大的伤害,他们一个个又爬了起来,向开动的车辆追了过来。

吴欢不敢停留,他一打方向盘,出了油站,往公路开去。那些怪物尽管跑的飞快,可也不可能追上汽车。不一会儿的时间,怪物不见踪影了。

吴欢从后视镜里已经看不到怪物的影子了,这才把车停了下来。他责怪的看着江柔,可看到楚楚可怜的江柔,尤其是江柔泪汪汪的眼睛里无助的眼神,吴欢责怪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尽管自己很想换成越野车,吴欢还是给自己找了两条否定的理由,也许那车没油,刚才真换了车,说不定就没命。再说这旧车上还有许多食物罐头日常用品,真换了车,这些东西也就没了。

可看着已经快见底了的油表,吴欢头痛起来,不可能走着到省城去,如果不搞到油,还是不行。

江柔也知道吴欢在担心什么,她指着一辆撞在隔离带上的面包车说道:“它的油箱里还有油吗?”

吴欢双眼一亮,跳下车去,他先敲碎面包车的玻璃往里看了看,里面有三具腐烂的死尸,回想自己遇见的怪物只是皮肤干瘪,并不见腐烂,吴欢这才放心下来。

他在后备箱里找到一根油管子,又拿了一个脸盆到面包车的油箱处。真是老天有眼,这车里居然还有大半箱油。吴欢来回跑了几趟,把桑塔纳喂得饱饱的,这才重新踏上旅途。

……。

秋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看着滚烫的公路上围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忙活地一男一女,男的约莫20岁,正在用千斤顶把后轮压起来,浑身弄得脏兮兮的。女也约莫20岁,长发、套裙、运动鞋,正在附近瞭望着,关注着空荡荡的公路上是否会出现不吉祥的怪物。

只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往日车辆如梭的公路变得静悄悄的,看不到任何往来的车辆行人,公路两旁的树林被秋阳晒得焉耷耷的,蝉儿在树上大声鸣叫着秋热。

公路上的两人正是吴欢和江柔,两人的车行到此处,很不幸地爆胎了,吴欢正在吃力地换着轮胎,当初学车的时候那里学过修车,只不过看见别人换过,当时觉得轻松,现在亲自来操作,才发现换个轮胎也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这倒霉的世界!”

擦了一把汗,张开口吐着滚热的气息,胸膛里的烦闷和空气里的灼热让他快要疯了。

“江柔,把水拿来喝一口!”

吴欢大声叫唤着,事情太不顺利了,他现在郁闷地什么也不怕。

江柔并没有回答吴欢,这让吴欢生出一股不妙,他站了起来,向着江柔站立的一处土埂上望去。

只见江柔正惊讶地看着来路,用手捂住嘴巴,压抑着想要随着可能出现的尖叫。

吴欢大惊失色,连忙回头向来路看去。

这一看,吴欢冲到江柔身边,拉着她拔腿就跑。

原来,从来路上过来了3只丧尸,想来这些丧尸是被汽车声引来的,它们不知疲倦地跟踪着,居然赶上了正在修车的吴欢两人。

恐惧感和压迫感化作了动力,成了长跑最好的教练,两个人飞快地顺着公路朝前方跑去,后面的3只丧尸紧追不舍,人尸之间保持着大约200米的距离,一直不能拉开。

江柔满头热汗,大口大口喘着热气,显然已经不行了。

吴欢焦急地打量着四周,他不能在这场死亡追逐中失败,一旦失败就得用生命作为赔注,在这危机的关头,吴欢看见了一片桑林,桑林之后有几幢房屋的影子,隐隐约约大概是一个村庄,他向着江柔打气道:“江柔坚持,马上就进村庄了,坚持!坚持!”

其实村庄里到底有什么等待着,吴欢心里也没有底,但他明白,自己必须跟江柔这样讲。

“吴欢,我不行了,你自己跑吧。”

江柔呼啦啦地喘着气,脚步慢了下来,斗大的汗水顺着她的苍白的面颊流向她的胸口,那里高耸起伏着,汗湿的高腰上装贴着她的身体,浮现出她的里面的蕾丝胸罩。

眼见着后边追赶的丧尸已经接近了,吴欢搂住了江柔火热的胴体,嘴里发出“呀!”的一声低叫,把江柔抱在怀里,大步向村庄跑去。

后面龇牙咧嘴的丧尸发出“饿!饿!饿!”的怪叫声,向着逐渐靠近的食物,兴奋地舞动着手臂,他们苍白的脸上,那双燃烧的眼眸遮掩了他们的灵智,剩余的只是对食物的疯狂追逐。

……。

这是一栋农村里常见的小洋楼,二楼一底,周身贴着白瓷砖,白瓷砖中还镶嵌着一些吉祥富贵的图案。

吴欢顾不上欣赏这些,他几乎要虚脱了,江柔再轻也有八、九十斤重,把江柔重重地放在楼道口,他的双臂从千斤重担中解脱出来,顾不上喘口气,又赶忙关上了门口的防盗门。

江柔的目光中射出一股柔情,上前扶着吴欢的胳膊,两个人坐在楼梯口,江柔轻声地说道:“谢谢你,欢,刚才要不是你,也许我…..。”

江柔没有说完,她已经哭泣了起来,把头埋在吴欢剧烈起伏的胸膛中。

一股暗香飘荡进吴欢的鼻孔,好半响他才平息下来,不待他说一句安慰江柔的话,一阵脚步声已经到了防盗门外。

吴欢急冲冲地拉着江柔又往楼上跑。两个人一上二楼,也不敢下楼去察看被撞得“砰砰”作响的防盗门能否承受。

根据吴欢的经验,他知道只要丧尸没有发觉楼上有人,他向江柔小声地提醒道:“不要出声。”

江柔瞪着一双杏眼,点点头,又靠在吴欢耳边小声地说道:“我们察看一下这楼房,看看有没有人。”

吴欢其实知道江柔还有一句未出口的话,也看看有没有丧尸。

两个人小心地搀扶在一起,吴欢把消防斧从工具带上去了下来,又取下一把扳手递给江柔,两个人一间间的搜索着,二楼大概是房主人的起居室,没一空房间里都有床,衣柜之类的家具,那些衣柜都大打开着,里面的空荡荡的,遗弃着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例如梳子之类的,桌子抽屉也是乱糟糟的,显然这里的主人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估计这公路附近住着很不安全。三楼上是仓库,几间房屋里都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翻开一看是爆竹烟花。幸运的是整栋楼房中没有丧尸,也算是一个清洁干净的地方。

江柔一阵后怕地说道:“幸好这房子主人逃走时没把防盗门锁上,不然我们就进不来了。”

吴欢搂着江柔肩头说道:“也没什么,这间房锁着我们就去下一间,只不过多跑几步吧了。”

“还多跑几步,我看你都累得把舌头拉到地下了。”

吴欢一屁股坐在3楼的地面上,靠着墙说道:“我想休息一下,肚子也好饿。”

女人的耐力强过男人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江柔上前揉了一下吴欢的额头说道:“我去找找,说不定还留的有食物在这里。”

……。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大地泼洒下一层清辉,楼下聚集的丧尸越来越多,它们或坐,或站,又或者慢吞吞地游荡在四周。

被丧尸包围的小洋楼上,吴欢端着一碗面大口地吃着,吸食地呼呼作响,江柔安静地靠在他的身边,抬头仰望着月亮。

“我时常想,我的白马王子会用金色地马车拉着我走进神圣地殿堂,他会用最美丽的婚纱装扮我,让我成为世间最美丽,最幸福地女人。”

江柔的话痴痴地,就像在自言自语。

吴欢把面汤一滴不剩地倒进嘴里,舒服地搂着自己的肚皮,畅快地说道:“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

江柔笑了起来,说道:“我天天给你做,你喜欢吗?”

吴欢有些惊讶地说道:“你不害怕,楼下这么多怪物?”

江柔摇了摇头说道:“不怕!”

“为什么?”

她洁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只是在月色下并不那么明显,像是她残留在脸上的腮红,让吴欢觉得一股说不清地氛围笼罩着3楼上的露天平台。

“因为我知道你会保护我。”江柔清澈的眼睛坚定地看着吴欢说道:

一种窃喜在吴欢心头升起,冲淡了他对周围丧尸的恐惧,也让生出一种不合时宜地欲望。他感到喉头有些发干,想要出口的话,似乎被沾黏着,吐出去只觉得有些僵硬。

“嗯!咳!柔,我想吻你。”

江柔笑了笑,主动扬起了头,两片柔软的嘴唇接触到了一起,就像是触电一样让两个年轻的男女紧紧地吸在一起。

吴欢还想进一步,他的手却被江柔按住了,后者柔声说道:“现在不行。“

吴欢有些不舍的放开了江柔,转头进了卫生间,在里面用冷水冲洗着自己发热的脑袋。

……。

在这栋小楼上已经第三天了,楼上剩余不多的食物已经被吴欢两个人吃得差不多了,时近下午,沉闷的太阳已经西斜,楼顶的天台上晒得热烘烘的,吴欢吃着胳膊,穿着一条短裤站在天台上瞅着楼下的丧尸,一股愤懑在他心中燃烧,这群狗日的要围死他和江柔,突然一股想法在吴欢脑海中升起,他要炸死这些狗日的。

吴欢大步向仓库走去,满脸怒气冲冲,一付要杀人的表情。

这举动让站在天台门口的江柔吓了一跳,她拉着吴欢说道:“欢,你要干什么?”

吴欢推开江柔的手,继续向门里走去。

江柔越发不放心,她追赶到吴欢身后搂着他的后腰带着哭腔说道:“欢,你千万不要下去,不要去和丧尸拼命,我不想你死。”

吴欢有些哭笑不得地拉开了江柔,走进了仓库说道:“我是去那火炮,炸那些杂碎,不是去寻死。”

江柔擦着眼角擂了吴欢的肩膀一拳,嗔怪道:“你讨厌,做出一付气势汹汹的样子,谁知道你要干什么!”

吴欢也没回答,抱着一箱子爆竹到了天台上,用兜里的火机点燃了一串500响的丧炮直接扔了下去。

楼下噼噼啪啪的爆了起来,气浪翻滚,纸片乱飞。奇怪的是,那些丧尸并不害怕爆竹,它们只是呆呆地望着爆炸,不言不语,当然那些爆竹也不可能伤害到它们,顶多就是炸破它们几处皮,这些没知觉的家伙,根本就不在乎。

吴欢其实是想试试丧尸对爆竹的反应,这种反应让他有些奇怪,他突然冒出了另一个想法,说干就干,他进屋里去抱出了一想魔术弹。

江柔看着他拆开一根根魔术弹**钢管里,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庆祝我们用爆竹炸伤了下面的丧尸。”

吴欢兴致勃勃地做着,也不答话,他把插在刚管里的几根魔术弹同时点燃,然后跑到天台边上观望着。

“咀!”

一声鸣叫,天空中燃起一道亮光,虽然还是黄昏时分,逐渐黯淡的天空上那“啪!”的一声,然后绽放出的亮丽火焰还是吸引了楼下丧尸的注意,它们一个个高昂着头,呆呆地看着焰火,浑然忘却了其它。

又一声轻微地爆响,天空中绽放出第二朵火花,一连串的魔术弹接连不断地在天空绽放,这些丧尸只是呆呆地看着,一动不动。

吴欢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点敲门,他兴奋地看着楼下,双手不住地相互搓动着。

“江柔,我到楼下去试试,你继续不停地放魔术弹,记住一定不能停。”

江柔看到了丧尸的表情,她也明白了吴欢的目的,上前亲吻了吴欢一下,江柔说道:“小心点,我会一直放焰火。”

……。

吴欢心里越来越高兴,他把手晃动在一个脸上掉了一块肉的丧尸面前,攻击性极强的丧尸居然无视于他,依然看着天空中绚丽的焰火。

突然吴欢发觉不对,所有丧尸都低下了头,他猛然一看天空,那些焰火居然不见了,这时他听见江柔在楼上喊:“快跑,火机打不燃了。”

吴欢什么也顾不上想,一头朝着门内冲去,那步伐之快,简直让人惊叹,转瞬间,他已经进了门内,“哐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回到楼上,吴欢郁闷地看着江柔。后者上前搂着他的胸膛说道:“不要这么看着我,就好像我的错一样,火机没气了,我有什么办法。”

吴欢捏着江柔滑嫩的脸蛋说道:“不生气可以,除非,你以身相许。”

江柔擂着吴欢胸膛骂道:“你坏!就想占人家便宜。”

吴欢转身向仓库走去,抱出一颗小孩高的礼花说道:“好不占人家便宜,我干活去。”

江柔有些心软地说道:“其实,做那是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草率,再说这样的地方也不合适。”

吴欢把礼花一放,又进了仓库,一路说道:“那什么地方合适?”

江柔有些羞涩地说道:“我们起码要有个证婚人,最好见见双方的父母。”

吴欢一边抱着礼花,一边说道:“看来这辈子没指望了,我爸妈都失踪了。”

江柔说道:“我爸妈还没失踪呢?”

吴欢随口回答道:“谁知道呢?”

这话一出口,他突然发觉说错了,果然江柔的脸上一下阴沉下来,默默地坐在门边黯然垂泪。

叹了口气,吴欢也顾不上理会她,忙活着把仓库里的大型礼花都抱了出来,然后把香烟和礼花的引线连在一起,有的引线连在香烟很前面的位置,有的靠后一点,这样的目的是让点燃的香烟作为火引,依次不停地燃放礼花火炮。

一切都搞定了,吴欢上前拉着江柔说道:“我们把东西收拾一下,准备离开这里。”

江柔控制住自己的伤感,点了点头,把屋子里有用的东西都打成包裹背起来,吴欢也分了一些重物背着。两人收拾妥当,吴欢到天台上点燃了一只只香烟,最后他直接点燃一颗大型焰火。

夜色已经开始笼罩大地,天空一颗颗明亮的焰火升腾着,跳跃着,绽放着一朵朵美丽的烟花,点亮了夜空,吸引着周围能够看到焰火的所有丧尸,他们突然地失去了追逐食物的本性,变得宁静和安详,如同一段木桩呆望着美丽的夜空,吴欢无法知道它们是怎样理解焰火的,但是他知道这是他逃命得机会。

回到公路上,那辆爆胎的桑塔纳还在,继续换下了轮胎,吴欢载着江柔继续上路了。

*************************

吴欢站在立交桥上眺望着荒芜空旷的省城说道:“我们到了。”

江柔捂着脸哭了起来,泣道:“什么也没有。”

这座曾经繁华的都市已经成为了人类的弃儿,高速路的两旁长满了荒草,路面上散布着垃圾,附近的楼房看不到一丝有人的痕迹,只有破碎的玻璃窗和脱落的窗帘,更远处林立的高楼间有烟尘袅袅上升,在夜间你一定可以看到烟尘下面的火光。

吴欢已经彻底打消了去找舅公的念头,他向江柔说道:“我们到火车站附近去看看,如果不行只有开车去苏州。不过上千里路,这辆车恐怕不行。”

江柔知道吴欢是在替她做想,她感激地点了点头,抿着嘴用纸巾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吴欢对省城的路还算熟悉,从他们所在的四望关立交桥到火车站要开半个小时,当然现在不用了,空旷的长街上行驶起来毫无阻碍。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安静荒芜的城市里传出老远,它就像一块磁铁一般吸引着路两旁或坐或走的怪物,这些怪物紧紧地追着汽车,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吴欢看着后视镜里成堆的怪物开始感到不安。继续前进了几分钟,吴欢就开始后悔了,他发现前方也有许多怪物被车辆吸引过来,形成了前后围堵之势。

吴欢咬着牙加快了车速。他突然一个急刹,车辆猛的掉了个头,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江柔由于没有栓安全带,一头撞在前车台上,嘴里惊呼了一声:“哎哟!”

此刻吴欢已经顾不得看江柔的情况,他对准城外的位置猛冲过去,只希望摆脱这些怪物的包围。

“嘭!”

“嘭!”

“嘭!”

“嘭!”

……。

车辆每一次撞击便发生一次颠簸,吴欢紧紧地握着方向盘朝着一个方向坚定不移地开去。

怪物实在太多了,车辆的前部已经完全变形,终于在“嘭!”的一声后,车辆停顿了下来。成群结队的怪物,飞快的朝着车辆围了过来。

“下车!”吴欢握着消防斧跳下了车辆,他飞快地跑到右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江柔惶恐地抓着一把扳手下了车,面对着四面围堵过来的怪物,江柔突然的冲了上去。她闭着眼睛,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手上的扳手凶猛地挥舞着。

吴欢已经绝望了,面对如此多的怪物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砍吧!砍死一个不亏,砍死两个有赚。

吴欢的脑海里忘却了恐惧,他迎着一个冲上来的怪物猛地一斧劈了过去。

一阵“哒哒”的枪响突然地响起,吴欢一脚揣开被他砍掉脑袋的怪物,向枪声处看去。

在一个巷道里有三个人正在支援他们,有两个人在射击周围的怪物,其中一个人正在朝他挥手,嘴里大声说道:“过来。”

吴欢想要拖着陷入狂乱状态的江柔离开现场,他冲上前去,拉着江柔大声吼道:“快走!”

“我是吴欢!”

“快!”

“跟我走!”

连续喊了好几声,江柔却陷入了一种疯狂的情绪,任凭吴欢如何拉扯,她依然没有清醒过来,反而爆出一股令人意想不到的力量,冲破了丧尸的包围朝着空旷的地段飞快地跑去,嘴里一直“呀呀!”的叫着。

眼看着一头头围堵过来的丧尸,吴欢陷入两难之中,他脑海中飞快地盘旋着,最终他一咬牙朝着巷道飞奔过去。

冲锋枪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子弹的冲击力阻止了怪物的前进,一个点射便能让他们停顿下来,这样一来虽然不能立刻打死他们,却让他们无法靠近吴欢他们。

“快走,枪声会引来更多的怪物。”吴欢一进巷道,满脸络腮胡须的人便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