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重回洪荒 第六章鬼蜮

knight1120 收藏 13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size][/URL]   天空中乌云密布,四周都是衰败的枯草,树木狰狞的枝桠上空荡荡的不见一片树叶。在这安静的让人发狂的荒野上,吴欢一家紧张地行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更没有希望,只是那样走着。   突然!一只怪物从黑幕中窜了出来,所有人还来及有所动作,怪物已经一口咬住了吴欢母亲的喉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天空中乌云密布,四周都是衰败的枯草,树木狰狞的枝桠上空荡荡的不见一片树叶。在这安静的让人发狂的荒野上,吴欢一家紧张地行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更没有希望,只是那样走着。

突然!一只怪物从黑幕中窜了出来,所有人还来及有所动作,怪物已经一口咬住了吴欢母亲的喉头……。

“啊…….!”

吴欢从噩梦中一惊而起,他擦拭了一把额头冷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尖叫声仍然从门外传来,那并不是噩梦的一部分,而是吵醒吴欢的真正原因。

尖叫声戛然而止,防盗门开始被撞击的“嘭、嘭!”作响。

刘莽从另一间房中跑了过来,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棍,惊恐不安的候芳,抓着刘莽的衣角跟在后面。

“怎么回事?”刘莽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

吴欢紧紧握着消防斧说道:“不知道谁把它们引到了这里。”

刘莽跑到沙发前说道:“用沙发把门顶做。”

吴欢突然意识到什么,向候芳说道:“去把房里的音乐关掉。”

果然关掉音乐后,撞击防盗门的声音渐渐消失了,三人都长长的出了口气。

看着重新走进次卧室的刘莽和候芳,吴欢再也没有睡意,他站在窗口凝望着深夜惊恐不安的南川。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清冷的月亮如同霜雪一般覆盖着这座渐渐失去生机的城市,一群乌鸦在尖叫着上下旋舞着,似乎在准备从人类手中接管这座城市。”

吴欢就这样静静地呆立着,透过铁制的防护栏望着月夜里孤寂的南川城,眼角清冷的泪水顺着他的面颊落到地面。

**************************

第二天●清晨

“啊……!”

候芳悠长、嘹亮、尖锐而独特的叫声把吴欢从沙发上惊醒,他跳了起来,直冲到大门口。

刘莽和候芳相互搂抱着,惊惧地看着地下。

吴欢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到地上一滩血肉,血肉中一具新鲜的骷髅架,骷髅架上还有一颗女性破碎的头颅,令人惊恐的是这颗头颅还在说话,尽管有些含糊不清,吴欢仍然能够分辨出她在念着:“饿!饿!饿!”

突然,吴欢暴跳起来,一脚把骷髅头踢的飞了起来,嘴里狠狠地骂道:“饿!饿你妈的B。”

刘莽和候芳都被吴欢的举动弄得有点害怕,候芳小心翼翼地说道:“吴哥,我去省城了,怕打搅你睡觉,没喊你。刘哥送我出去。”

吴欢看了两人一眼,淡淡地说道:“没事,你们一路好走。”

两人对视一眼,飞快地下了楼,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

南川市人民医院●重病室

这是一间独立的病房,20岁的年轻女孩江柔卷曲着侧卧在病床上,她的身上仍然插着输液的导管,千褶百皱的白床单覆盖着她的腹部,一双修长的大腿重叠着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

良久……。

重重的喘息声打破了病房中死寂般的宁静,随着自己的喘息声江柔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终于她睁开了眼睛。

慢慢地江柔坐了起来,张望四周,倾听窗外,一切都如此安静,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按了一下床头的呼叫按钮,可一点反应也没有,她感到很饿,也很怪异。

“罗娟。”

“护士。”

“文斌”

没有人回应她,她的同学、朋友或者医院的工作人员。

江柔只好自己爬了起来,地上的拖鞋还在,她把躺得麻软的双脚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尝试着站了起来。

“噗通”

江柔双脚一软,拉着输液架一起摔到了地上。

这让她有些泄气,有些想哭。

“到底怎么啦,难道没有一个人理会自己吗?”

可现实摆在面前,没有任何人来过问这里。江柔只好重新打起精神,扶着床架站了起来。同时,她的心里也在埋怨着哪个该死的校办企业的张董,如果不是他把自己撞伤,自己也不会在这里受这份罪了。

终于女孩站了起来,走向衣柜,伸出一双新剥春葱似的纤纤细手,手指停留在衣柜银色的拉手上。

这是一个镶嵌在墙壁里的衣柜,它的容量大的足以藏下几个人,女孩要拉开它时,突然有停了下来,她闻到一股不对劲的味道,就好像藏在衣柜里的死耗子。

犹豫了片刻,那双修长好看的手还是拉开了衣柜。

女孩吓得捂着嘴巴连续后退了几步,绊得摔倒在地上的输液架“咚咚!”直响,一股恐怖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让女孩的心脏“噗通”直跳。

她在衣柜里看到一个人,一个死去的女人,看她的装束应该是一个护士吧。

江柔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伤心的啜泣着。

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女人已经变得很瘦了,舌头伸出老长,颈项上勒着一拳围巾,在她的遗体旁边还有一堆输液瓶和流质食物。有了这些东西,她应该可以继续生存下去。她的离开似乎是在逃避一种让活着变成恐惧的怪物。江柔的心抽搐起来,担心着自己以后的命运。

护士死得日子应该不会太久吧,她身体虽然有了一股异味,但是还算完整,在这热天也没有开始腐烂。

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与悲伤,江柔拿出了自己的衣服、鞋子一件件穿戴起来。

拉开病房的大门,走廊上静悄悄的,地上洒满了纸片和塑料袋,甚至还有一些衣物、食品。女孩的心里有一丝不安,她用发虚的声音叫道:“喂,有人吗。”

回应她的只是空荡荡的走廊传过来的回声。

在医院里找了一圈,什么人也没有发现,连护士办公室那台电脑也无法上网,到底怎么回事?江柔的心里越来越不安,自己只不过出了场车祸,醒过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她决定到街上去看看。

到了电梯口,江柔按下了一楼的按钮,电梯很快便到了江柔所在4层,两扇金属的光滑大门“吱”的一声滑开。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江柔发出了一声尖叫,往后连退了几步,一具尸体也在叫声中从电梯里倒了出来。

那是一具被啃得残缺不全的尸体,尸体的腹腔里只剩下几根断头的肠子,另外多了一堆蛆虫。

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让江柔不住的干呕,可她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吐出来。

江柔已经快哭出来了,她不敢再座电梯,飞快的往楼道跑去。

出了住院部的大楼,周围一片衰败,满地的垃圾,鸟儿任意的滑翔在过道上。风吹起满地的落叶,带着一股令人欲呕的味道。

这不是个人待的地方,江柔加快了脚步。

出了医院的大门,她发现大街上同样如此,在一处车祸的现场,抛弃着无人处理的腐尸。“这是怎么回事?”江柔心中的绝望越来越强烈,她只想快点离开这座该死的城市。

江柔脚步匆匆地走在迷茫的大街上,风吹起残破的纸片,流浪狗穿行在无人的超市里,失去了往日喧哗的城市寂静得如同鬼蜮。此刻她的心中犹如有着一支重金属摇滚乐队在拼命呐喊着,疯狂地想要爆发出内心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害怕。然而她的外面却带着淡淡的愁容,沉默无声地走在空旷无人的荒废都市。

人呢?人们在哪里?

江柔泪流满面,脚步虚浮,前方漫长的道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沿途尽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她像一只突然失去了主人的流浪猫,没有依靠,没有帮助,没有亲人和朋友,连一个倾诉的对象也找不到,这一切让江柔怀疑自己来到了一个另外的世界,非人类的世界。

突然街头的转角处走出一个人来,江柔欣喜的迎了上去,立刻她又退缩了转来。那是一个断掉双腿的“人”,用双手爬行着,拖着一地的肚肠,缓慢而坚定地靠近江柔。

“啊!”

江柔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奔跑起来,她的脚步声在无人的街道上回荡,带着主人的惶恐传递向四方,一直扩散到天空,从空中俯瞰下去,是一副让人震惊的场面,一座废弃的人类城市,就像一个巨型的垃圾堆一般残留在疮痍大地。

受到惊吓的江柔摆脱了无腿的丧尸,却软软地倒在了堆满尘土的公路上,晕厥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太阳已经西斜,江柔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的脑海中仍然在回荡着无腿丧尸“饿!饿!饿!”的怪叫声,带着无边无际的惶恐不安江柔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现在江柔连学校也不想回去了,她直接往车站赶去,希望能早点离开这座人间“地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