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候芳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和两人招呼过后,她蹲在地上察看着弟弟的伤势。

候芳弟弟已经不行了,怪物的牙齿相当锋利,那一口已经咬断了候芳弟弟的颈动脉,鲜血泉水般涌出,没过多久就断气了。

“呜呜……!”

候芳的哭声感染了刘莽,他的脸上挂满泪珠,双肩不断的抽搐着。

吴欢叹了口气,在货架上拿起一盒香烟,拆开烟盒,取出一根在烟盒上戳了两下,这才点燃了香烟,静静地看着哭泣的他们。

等两人哭的差不多了,吴欢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候芳擦了一把眼泪说道:“我要去省城,投奔我姑姑。”

刘莽将双手捂在眼睛上擦拭着,用有些沙哑地嗓子回答道:“本来我也要到省城去的,现在我不想去了,想找个地方躲过这场祸害。”

吴欢向刘莽问道:“想不想跟我一起待在这里。”

刘莽放下手,露出一双哭得红红的眼睛答道:“无所谓。”

吴欢说道:“那好,候芳去省城,我和刘莽留这里。”

候芳点了点头,向吴欢两人说道:“谢谢你们了,能不能帮我一下。”

吴欢猜候芳想让两人帮她搬弟弟,果然候芳说道:“你们能帮我把我弟弟搬到超市的储藏室放好吗?”

吴欢还没有说话,刘莽已经回答道:“不行。”

候芳疑惑道:“为什么?”

“你弟弟被怪物咬死,谁知道会不会变怪物。”

候芳惊恐地簇着眉头,看看吴欢又看看刘莽,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隔离一会儿,候芳说道:“那我自己来。”

说完,她一个人向她弟弟尸体走了过去。

也就在此时,天上“啪嗒”一声,一道闪电劈了下来,跟着倾盆大雨“噼噼啪啪”的下了起来。

候芳被这道闪电惊得尖叫起来,直往后退。

吴欢看着她被吓得青白的脸有些心软,他走了过去抱着候芳的肩膀说道:“别怕,我来帮你。”

吴欢正要向地下的尸体走过去,刘莽突然叫了一声:“不要过去。”

吴欢一下警觉起来,握住了工具带上的手斧,目光紧紧地盯着地上的尸体,那具尸体果然发生了变异,缓缓地座了起来。

吴欢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抽出消防斧猛斩了过去,斧头刚好斩在丧尸的脖子上,那原本就被咬断半边的脖子立刻断成两截,丧尸的脑袋飞到了一箱啤酒上,嘴里还在说着:“饿,饿!”

候芳的尖叫又在超市持续的响起,一波盖过一波,差点把玻璃震碎。

吴欢提醒道:“小心惹来怪物。”

候芳一把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叫了。

从超市里提着东西出来,候芳却不走了,紧紧地跟在吴欢两人身后寸步不离。

吴欢问道:“你不是要去省城吗?”

候芳只是吱唔着不离开,还找来把雨伞替吴欢撑着,惹得吴欢和刘莽对视而笑,其实两人都明白候芳被吓着了不敢离开。

这场雨让闷热的天气有所缓解,却并不让人高兴,那些不知道潜伏在何处的“怪物”有了黑夜和大雨的掩护,让人更不容易躲避。

三个人也不敢走人行道,只能冒着大雨走在路中间,还要时刻提防四周,生怕一个闪失让怪物咬上一口,刚才候芳弟弟的遭遇,着实让大家不安,尤其是吴欢,他在担心着奶奶的情况,不知道奶奶会不会变成怪物,不过这个事情吴欢并不打算跟刘莽他们讲。

吴欢暂时栖身的地方叫“安居小区”,上顶楼的钥匙是在小区物管房里找到的,带着两人回到这里,吴欢担心房间不够,又去物管房里找了几把同一单元的门钥匙。

“奶奶我回来了。”吴欢提着几大包塑料袋,用屁股顶开门说道:

吴奶奶已经从屋顶上下来了,她卷缩在沙发上簌簌发抖,听到吴欢的喊声,她发青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吴欢丢下塑料袋快步走了过去,捏着奶奶湿淋淋的衣服说道:“怎么淋湿了?”

他身后的候芳靠拢过来说道:“快把湿衣服换掉,老人家要凉。”

吴欢立刻抱着奶奶进了主卧室。

没多久,他又站在卧室门口向候芳说道:“候姐能帮我奶奶换下衣服吗?”

候芳显然明白了吴欢的意思,点了点头,便进入了卧室。

等候芳进了卧室,吴欢才拉上房门走了出来。

刘莽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听见吴欢出来,他向吴欢说道:“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吴欢想了想问道:“我奶奶怎么办?”

“我们找辆车出去。”

吴欢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看这形势,公路上肯定有军队封锁,车能开出去吗?”

刘莽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没看见他们今天在车站检查吗?只要通过了检查,当兵的会放行的。”

吴欢反问道:“今天为什么封锁了其它所有的出口,只允许从车站检查口外出。你发现没有,那些检查的都是一些穿白大褂的军医,他们有好多辆军医车,每辆上都有流动设备,之所以检查这么慢,就是要用这些设备检验。出南川的公路这么多条,他们可能在每个封锁站都配备这些专业人士和设备吗?现在车站检查口一封,基本上南川只能步行外出了。”

刘莽着急地说道:“你还搞不清状况吗?现在南川是疫区,我们不知道病毒的传染方式,搞不好我们都已经中病毒了,你还要待在这里。”

吴欢默然良久后说道:“我不能抛下我奶奶,自小她把我带大……。”

“算了,不谈这些,我去把湿衣服换掉。”刘莽站了起来,打断吴欢的话向次卧房走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候芳已经站在主卧房的门口,她向呆呆发愣的吴欢说道:“你奶奶已经睡了,我把超市里拿的感冒药喂了她吃了。”

吴欢看着候芳清秀的脸,使劲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谢谢你。”

***********************

刘莽换上一套睡衣,打开了次卧室的电视。

他希望在电视能够给一些答案,可所有的频道都是满屏幕的雪花,最后他从碟架上取了一张轻音乐的碟片塞进了DVD里。

《回家》的旋律舒缓着刘莽一直紧绷的神经,让他感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间不大但很安全很舒适的卧房里。他想念一直迁就他的父亲,还有时常被他气得跺脚的母亲。如果有可能,他再也不想惹他们生气了。

门被推开了,刘莽看见候芳穿着一套睡袍走了进来。睡袍的领口很低,露出候芳一片雪白的胸脯。在她走动时,一条浑圆丰满的大腿总是会亮出来。

两人都没有讲话,候芳直接坐到了床上,她的手拉开了刘莽的睡裤,伸了进去……。

在《月光小夜曲》的旋律中,候芳梦呓般地说道:“刘哥,明天我们一起去省城。”

刘莽不假思索地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