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不是妓女怎能挨“操”?

13904306580 收藏 0 785
导读:深圳的一位陈姓先生不服法院的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在上诉书“事实和理由”栏中仅写了一个“操”字,虽经法院劝告修改语言粗俗的上诉状,但这位陈先生宁愿为此进看守所拘留15天也拒绝修改带“操”的上诉状。 这则新闻叫人哑然失笑,这位先生玩笑开大了,以致玩进了看守所。是什么事由使这位先生固执己见呢?由语言粗俗的上诉状想起了一件泼妇式公文:重庆奉节县民政局在其下发的公文中称当事人是在“耍赖”,是“一个有头无脸的人”,还说当事人像“泡了8年的酸菜——酸过了味”、“所到之处鸡犬不宁”,这些泼妇骂街式的语言写进了民政局机关

深圳的一位陈姓先生不服法院的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在上诉书“事实和理由”栏中仅写了一个“操”字,虽经法院劝告修改语言粗俗的上诉状,但这位陈先生宁愿为此进看守所拘留15天也拒绝修改带“操”的上诉状。


这则新闻叫人哑然失笑,这位先生玩笑开大了,以致玩进了看守所。是什么事由使这位先生固执己见呢?由语言粗俗的上诉状想起了一件泼妇式公文:重庆奉节县民政局在其下发的公文中称当事人是在“耍赖”,是“一个有头无脸的人”,还说当事人像“泡了8年的酸菜——酸过了味”、“所到之处鸡犬不宁”,这些泼妇骂街式的语言写进了民政局机关公文的大雅之堂,而受辱的当事人花了17年时间才最终通过法律为自己讨回清白。今年3月份,法院认为奉节县民政局的这一行为构成名誉侵权,终审判决受害人精神损失费2万元。(4月8日《重庆晚报》)


喝粥尿尿,当面见效。带脏字的上诉状“诉”居法院,立马拘留你15天,法律容不得亵渎的,法院不受挨骂的妓女。可是,被奉节县民政局公文羞辱的当事人却走过了漫长17年的维权路。泼妇式公文事发1992年,当事人多次与政府部门交涉无果后,2002年当事人诉至法院,结果一审、二审和再申诉,期间依法维权的路也走过7年。7年时间才讨回一纸判决,手持比西天取经还要难得的一纸判决书,走出法院大门的当事人是在感谢法院、法律的公正,还是无奈摆头并顺口溜一句:**!下辈子千万不要再打官司。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难”字后面隐藏着给你难看者的什么需求呢?地球人都知道。我们不得不正视这样的现实,一些政府和司法部门在社会中的形象就是权钱勾结、吃喝嫖赌、吃拿卡要,政府、司法部门与公众间的关系并不轻松,个体利益或者通过权力膨胀而得利,或者因权力而受害。当百姓利益因权力作为或不作为而受害时,他们一般以三种方式应对:托关系的旁门左道、上访的崎岖和自认倒霉后的发泄、谩骂,深圳的陈先生又独辟蹊径,开创了发泄情绪的第四条路——当然我们还不知道陈先生为啥要以“操”字为“事实和理由”进行上诉,陈先生为什么偏执地宁愿坐15天班房也不愿改动为他带来牢狱之灾的“操”字呢?


法律容不得脏字的调戏,法律容不得任何行为的亵渎,但是亵渎法律的却远不止是一个人发出的一个难听、难看的脏字。“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这句妇孺皆知的坊言是不是“操”给不法法官的社会判决书?全国人大代表、民法学专家梁慧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说,法院系统出事的不全是基层的一般法官,很多是中级、高级甚至大法官。是否“出事”不区别于官大官小,区别只在于大官小官在出事后爆出的财富数字谁的更动人。阜阳法院三任院长前腐后继,两名副院长、十余名厅长、副厅长被判刑,一个“吃喝嫖赌样样全”的从腐败走向腐烂的法院有多少人在“操”它?2008年1月4日,深圳中院原副院长裴洪泉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同捕获的还有深圳中院的另外4名法官,以“操”字对待这些徇私枉法的法官,估计不止是陈先生一个人了。引起轰动却并不令人震惊的是全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大法官黄松有去年底因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而被免职、接受调查,黄松有就是从广东法官的位置上步入全国大法官的宝座中。从上到下大面积腐败的法院系统尊重了人民币,亵渎了法律。有钱才能打官司、唯有钱才能打赢官司,钱维系了法院的信用,失信的却是法律,如果罗列足够的事实和理由却不如堆起的厚厚的人民币,对法院、法律失望的申诉人是不是就只好选择以“操”字作为事实和理由?对法院绝望的不止是一个人,可悲的是绝望的人选择了绝望的方式:2月底,甘肃省金塔县一妇女以服毒、自焚的生命代价抗议法官在接受原、被告吃请和收受贿赂后故意枉法裁判;3月29日,重庆一男子当街泼油自焚,抗议法院在执行一件经济案件中的不公。


如果一个脏字亵渎法律的根源在于法律维护不了公平,那么亵渎法律尊严的就是执法者了,上上下下的大面积的腐败共同践踏法律,摧毁公众期待法律维护正义、公平的信心,一个公民非正常地用一个“操”字作为申诉的事实和理由,又超乎寻常地选择进监狱而拒绝修改,如果不是这位上诉人有精神病就是又有人动摇了法律公平、公正的精神。戏谑的上诉状换得15天的牢狱之灾比自焚轻松,自焚以付出生命来公布真相,“操”给法院的上诉状却更加令人遐想。另类的上诉状如果能“操”给黄松有、裴洪泉等不法法官,渴盼正义的公众只能对这位上诉人说一句:哥们,你太有才了!


亵渎法律的个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执法者在普遍地践踏法律并由此导致公众失去了法律维护公平、正义的信心。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大堤,大堤破溃随之的就是洪水猛兽,此时怎是一个“操”字了得。(文/严少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