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狼族野性勇闯雪灾重灾区回家过年(深圳——南京)雪地驾驶长途1700多公里(二)

军校女学员 收藏 0 120
导读: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我停在警车旁,打开车窗,叫醒在车上打盹的交警,想探听加油站的消息和前面是否可以绕道新干县新余市方向,上205国道奔南昌~~~~ 这时候的人民警察倒是蛮通情理,没有往日的嚣张,两三个警察你一句我一句的和我说,前面要很远才有加油站,估计要二三十公里外。往前也不是去新干县新余市的方向,奔南昌走反了,而且前面也过不去了,有两辆大车翻了,把整条路都堵死了,要等天亮吊车来吊~~~~~ 我靠,前面还有二三十公里才有加油站,我听到这就心灰意冷了,看着汽油表上显示,我的车车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我停在警车旁,打开车窗,叫醒在车上打盹的交警,想探听加油站的消息和前面是否可以绕道新干县新余市方向,上205国道奔南昌~~~~


这时候的人民警察倒是蛮通情理,没有往日的嚣张,两三个警察你一句我一句的和我说,前面要很远才有加油站,估计要二三十公里外。往前也不是去新干县新余市的方向,奔南昌走反了,而且前面也过不去了,有两辆大车翻了,把整条路都堵死了,要等天亮吊车来吊~~~~~


我靠,前面还有二三十公里才有加油站,我听到这就心灰意冷了,看着汽油表上显示,我的车车油表指针已经快达到红线警告区了,虽然油量显示警告灯暂时还没有亮,我估计这样耗下去,也不过只能开四五十公里。汽油油量警告灯一亮,也就意味着我这样只能撑二十公里左右,何况这样的大雪路滑,我又是打开所有的灯光,开着雨刮器。还不是新余市新干县的方向,那时候心理很紧张的想着对策~~~~~


没有办法,我不敢冒险再往前闯,前面已经被两辆大车翻车挡的死死的了,过不去。我再次和交警确定,我问他们我的小车可以挤过去吗?交警摇手讲,过不去的,路边没有遮挡,路又滑,你从路边挤过去,挤不好,滑到路边田里面,就更加完蛋了。警察说他们自己的越野车都不敢冒险挤过去。我看到他们是比较老式的北京切洛基吉普车,这种吉普车的尺寸我清楚的知道比我的马六宽不了多少,他们都不敢尝试,那肯定是没戏。我在他们车窗边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车里面手排档边上的四驱手档杆,四驱的北京切洛基都不敢尝试,也就意味着我想冒险从事故车边上挤过去,再往前三十公里左右加油,再返回来走的可能性等于白日做梦~~~~


我再回头看看身后这些大大小小停顿下来的车流,就算我命好挤过去,他们也有可能很多人挤不过去,滑下路边的田里,特别一直跟着我后面的几辆小车上,都是拖家带口的,还有女人和孩子~~~


我如果往前硬闯,他们也会因为这刻急切的心理,会跟着我往前硬闯,那样在前面翻车事故点,肯定会再次发生滑落到路边田里的新事故。得,自己心理没底,也别害跟着我的人吧,积点德吧,安全第一掉头吧!!!


我再一次像一只迷路的困兽打着圈子,来回奔命想闯出一条生路,这时候路面已经积雪加厚了,可以听到轮子下面压着积雪叽叽嘎嘎声音,加上很糟的心情,这种声音停在耳朵里面越发让人烦躁,看着自己的汽油显示,越发心里发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再次回到刚才出高速的收费站口,这时候那里汇聚的车流更加多了,路边停满了车,把刚才路中本来宽裕的一部分路面也占住。我吃力的一点点挤过去,又往那座桥奔过去。不行,我一定要过桥加油。


我已经开始想到,实在不行,到了桥口,我就使尽吃奶的力气也要搬开挡住桥口的那些大树,我要闯过去加油!!!!!


我再次接近那座被挡住的桥口,发现那里也如我们刚才那样一辆辆到达桥口的车子在掉头,有些跟过去的大车掉不了头,干脆靠边停下,熄火等待天亮,还有大客上面的人已经下来冒雪在车外观望生机~~~~


桥口热闹程度异常宏大~~~~


我不顾一切的往前闯,路边不停有司机从车内探出身子热心迷茫的往我招手喊叫前面过不去,桥被挡住了。我不顾一切的依旧坚定我的计划。我要过去上桥,把挡住桥面的树也挪开,闯过去,我不能在这里就被挡住,我才跑到三分之一的路,我本来准备一天多点,三十多个小时就从深圳闯到南京的,现在已经损失太多的时间了,离我开始的计划越来越远~~~


怎么也得回去,现在一半路还没有赶完,还有一半的路,这样耗下去雪会越来越大,安徽更加无望闯过去~~~~


我再次来到桥边,几乎毫不犹豫的试着从离桥头台面差一小截的路面上上到桥面。只要侧过车身,前面车头保险杆不被桥面架住,只要侧过车身,把一侧轮子上到桥面,就可以上去前面两个动力轮,再使把劲,最多擦点底盘,后轮应该可以上去的~~~~


后面的车,看到我的举动,大家都停下观看。甚至很多人围拢过来站在我车边帮我看着底盘,他们也希望我这招能行,都学者我的样子闯过去~~~~


很顺利,虽然打滑厉害,我还是顺利的把前排车头两个动力轮上到了桥面。我下车看底盘,据我经验估计,最多可能擦点底盘,后轮应该可以上去,我想就算桥面上已经结冰,前轮动力轮打滑吃不上劲,只要有人在后面帮我推一把,肯定能上去。所以车辆上桥,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问题,就像打游戏闯关一样,第一关的困难已经闯过来了。就看下面前面的大树了,于是我拉起手刹,挂入P档,下车往前。准备查看前面封住桥面的大树,去想办法挪开这些碗口粗的大树。


这时候,我车后的安徽老乡已经从车上下来,在我的身边,也明白我的用意,准备和我一起过去查看大树挪开这些倒霉该死挡住桥面的大树。


我和身边的安徽老乡商量,等会让他车上的人下来,减轻车子重量,让底盘避震器升高到正常高度,我也用相同的方法帮他把车开上桥,我车上的旅行袋可以拧成绳索,栓在他和我的车前保杆上的拖钩上,一起用车拉开这些挡住桥面的大树,他同意我的想法去做。


我们来到那些挡住桥面的大树边,试着用手去挪动,脚下很滑,桥面冰层很厚。用手挪动碗口粗的大树很困难,但是那些大树还是被我们一起的拉动松动了,那辆锐志上的两个男性安徽老乡和我一起拉动这些大树的时候甚至口中喊起了号子。后面车上的人看我们三人在桥面忙乎这些大树,大树有松动迹象,这时候很多人上到桥面加入我们一起拉动大树,希望一起挪开大树,闯过桥面~~~~


这时候,在大约桥面一两百米的另外一头,有两三道手电光束往我们这边晃动,我知道桥对面有人在给我们发信号,肯定有什么事情。大家这时候也在意到了,都停下手中的活,往桥对面看去。


我越过这些挡住桥面高约一米多的大树,不顾脚下皮鞋打滑,打着滑往一两百米的桥对面走去。越靠近桥对面,越发清楚的看见桥的对面也同样被一批碗口粗的大树遮挡住桥口,挡的严严实实的。


靠,我们能搬开桥这头的树,就能一样挪开桥那头的树,我仍旧抱着挪开数的想法。可是我来到桥的这一头,看清楚了往我摇动手电的这两三个人,都是年纪很大的村民。他们站在树那边告诉我,这座桥是从新翻新的桥,还没有完全完工,年后才能铺桥面路面面层,所以用树挡住不让车通行。


我再看他们那一边,我完全的失望了,他们站的那一边桥口路面还没有回填土方,桥面和前面的路面是完全断开的,桥面和前面的路面中间有一辆车那么深,那么宽的大坑。就算我们挪开这些大树,顺利通过桥面来到桥这边,也休想通过这座大桥,跳过桥口的大坑来到桥对面的道路上~~~~


沮丧的一米多高~~~~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我问这些老村名,怎么样才可以绕过这座桥,从别的路绕过去,经过新干县新余奔205国道去南昌,老人们告诉我,退出桥面往回一段,在前面有条很小的岔路,可以绕过桥,进到村里面,再经过村子,就可以直奔新干县城了。我问清新干县附近的加油站大概位置,返回带领大家去找小岔路~~~~~


我吃力的退下桥面,带大家掉头找小岔路,这时候,还是看见很多车像无头苍蝇一样尾随着我们往桥这边赶来,到处找路~~~~


我终于找到了那条传说中的小岔路,刚看到时候,几乎都不敢确定是的,非常小,两边灌木很茂盛,被大雪覆盖着,在着大雪的夜晚,更加难辨认出来这里有条小路,换作平时,我都不能完全确定这条路我们能走,我到路口下车,试探性打着手电,自己往里面走,感觉到被雪覆盖的地面有很深的车辙印痕迹,也许这条小路是平时农民拖拉机压出来的。


我走进去没有多远,还是因为焦急,兴奋的跑回车边招呼后面的车跟着我往前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顺着两边被大雪覆盖灌木的小路前行没有多久,曲曲折折五六公里,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民宅,一条较宽的水泥路面被大雪覆盖出现在眼前,对了,这就对了,这就是绕过刚才被封的桥,进入了村子,再顺着村道没有多久应该就可以找到新干县城~~~~~


一路闯进去,经过另外一座小桥,前面的道路变宽,道路民宅也变得茂密起来。


下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找加油站了,我开始调整导航仪,重新收索周边附属设施,重点寻找周边加油站。


顺着导航仪的标注加油站的位置,一路找过去,好不容易发现导航仪上显示的加油站位置离我越来越近,我加足油门找过去,终于看到一间小小的水泥顶结构的加油站,两个加油箱~~~~


加油站在深夜里面一边漆黑,只有被汽车大灯照到的积雪反光,发出阴冷的百灿灿的感觉~~~~


我一下闯到加油站油枪边上停车,健步下车跑到加油站的房间门口,拍打加油站房间窗户,因为激动加上冷,拍打的手和发出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一边拍打加油站的房间窗户,一边回头看,身后的车,都按顺序停在我后面等待加油,还真的不少,大大小小排出很长一对,还有车陆续赶来。


拍打了好一会,窗户里面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加不了,停电 ,加不了油!!!!!


不会吧,耍我啊,停电加不了油,我是多么饥渴的找过来的啊,晕倒~~~


我仍不死心,问她前面还有没有加油站多远可以到~~~


她居然睡意正浓,不耐烦的回答不知道~~~~


我靠,你个该死的加油工,不顾我们死活,再怎么拍打门,她都不回答了~~~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继续前行,这时候导航仪上周边设施显示的加油站逐渐多起来,可是我车车如同饥饿的小兽,汽油油量警告灯亮了起来,我知道再这样耗下去,最多只能坚持二十几公里了,暖风空调鼓风机收音机统统关掉,大灯也只敢开近观灯,耗电大的远观灯和防雾灯,只要关于耗油的电器统统关闭,打开车窗,避免没有空调,里面风挡玻璃起雾,连雨刮器都紧张的调成间歇开关,让自己心理寄托成为最省电省油的状态~~~~


可是心底没底,我判断这条线有一家加油站停电,就意味着这条线会很多加油站没电,加不了油。果然继续前行,每次我们一群车饥渴的冲进加油站,都是因为没电加不了油,加油工都是自顾自的在里面睡大觉没有人搭理我们这群困在雪域中迷茫的车队~~~


甚至很多加油站进出口都围挡起来,干脆进不去。这时候的雪更加厚了,有的加油站地处地势低些,进出加油站通道有坡,有的车进去后,因为没有油再急着出来,因为前轮上坡打滑,要轰油门老大,费很大力都爬不出来了,看着挺惨。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加油站有灯光,居然加油工说下班了,油枪锁了,没有卡加不了,只顾着在玻璃门里面睡觉。凭我们怎么敲门都不搭理我们,我们说带他去负责人那里取钥匙和卡来加油,他居然开口问我们要三百加班费~~~~


日,我就不信你信口开河了,除了你我就找不到加油站了。我回到车上,切换导航仪到地图模式,按着触摸屏收索路线前段有没有加油站,你这家有电了,前面肯定也有有电的加油站~~~~


向前收索,果然有加油站,我带头闯进去,看到玻璃门上没有锁,里面有两三个加油女工,看到我们的到来,似乎很惊讶~~~


我无比激动的开口就问,可以加油吗?加油口被我的急切都问傻了,楞楞的说可以。


我和她出来,外面的车,已经各就各位占好了邮箱位置等待加油,我也忙着倒车到邮箱位置,居然跟在我后面的一溜车,都自觉的等我先加油。那时候我心底一暖,很感动,我连说三四遍告诉加油工说要加满,越满越好~~~


加满油,我来到路边等和我结伴的小车们加油,那个南昌女司机居然在车里大声对我说,等等她加油,跟我们一起走,我点头。


这时候那辆广州牌的瑞丰商务车加满了油,那车里的人要求司机先走,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司机倒是有点不舍,想等我们结伴走。那辆车里面的人似乎不耐烦催促司机要先走,因为他们车上也有导航仪,而且人多,还有人专门翻地图册,仗着人多不怕,单车先行。司机无奈的摇摇头,只得启动车辆先走了。


我依次等大家加好油陆续出发,这时候居然有辆乐观的大车司机对着我们大喊,前面的开慢点,等会我追你们,我也是到南昌的。我开窗摇手,示意他我们会慢慢开等他~~~~


终于有油了,把车车喂的饱饱的。这下心底可有了底,我相信只要我有油,凭我的经验和毅力,一定可以闯过九江大桥。点颗香烟,开足了久违的暖气,双手紧握方向,长长吐出一口烟气,吃力的注视前方,继续前行。后面的车一辆辆也不马虎咬的很紧,我自信应该可以带他们到南昌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其实至于路线,我心底也没底,也是在迷茫中依赖导航仪和模糊的方向感确认南昌的方向,顺着导航仪路线指引。导航仪我已经调整成为少走高速路线,我在导航仪的地图模式下,也确认了行走路线。


雪越来越大,前方路途还是一片渺茫~~~~


这时候是凌晨三点左右,道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只能依稀按着加油站加油工最后指引的方向,顺着导航仪的指引往前在大雪中摸索。期待能够看到205国道南昌方向的指引路牌。


这时候突然遇到一辆空载的江西宜春方向的货车,我立即凭经验判断他对当地路线应该熟悉,肯定知道路,我立刻往他闪烁大灯,仿佛在向他做出最妩媚示好的眨眼动作。那司机停下了车,在我两相向停车那瞬间,都因为路滑,擦肩而过,大家又都倒车倒并肩位置。我问他去南昌的205国道怎么走,他和我指引了一大番,我顺着他说的切换导航仪的地图模式,用手指在触摸屏上依稀顺着他说的去往前在地图上收索~~~~


总之他的意思是很远,很难走要绕,这样走下去,要多绕将近三百公里。我心里明白,我们找油站,在刚才这段折腾来折腾去,的确绕的不行。那个江西老表司机人还可以,主动和我说他往江西宜春方向,可以跟着他走上205国道,路程也差不多。我立刻放弃单独指望导航仪指引,愿意接受他的好意随着他往宜春方向找205国道再向南昌出发。


就这样,我们车队立刻全部掉头,跟在这辆大货车司机后面。大货车司机仗着车大底盘高,一路猛跑,我死死咬住他的车尾,不停的左右避让着路面上被重车压出的大坑。那条路很烂,一路全部是大坑积水,雪很厚的铺在路面上,我左右避让大坑,又为了死死咬住救星,有时候还是来不急避让大坑,从坑上颠簸过去。我又心疼车,又担心跟在后面的小车们,担心他们在这会因为路面的大坑颠簸,撞坏底盘上的油底壳。


我从后视镜可以看到后面跟着我的车队的灯光也是一高一低的跳动着,一会车队就拉开了距离,肯定他们跟的也很辛苦。这段路还真的很长。这时候到了一个桥面,大货车突然刹车灯不停闪烁,跟着就是刹车灯长亮不灭,侧滑的很厉害,差点撞到桥面护栏。我看到他扭扭曲曲的侧滑,确定桥面有很厚很滑的冰,知道他肯定遇到侧滑险情了,我立马刹车减速,我知道马六车身很轻,刹车系统不错,我踩下刹车,任凭ABS启动刹车踏板在脚下跳动,这时候,我也上到桥面,我的车也开始因为桥面的冰面很滑,开始有点侧滑,我尽力控制住方向。心里也为大车司机捏着一把汗,我可不想看到我的想到撞断桥护栏冲下河面~~~~


我终于停下了,大车也终于左右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停下了。我立即小心的踩下油门慢慢向大车靠过去。这时候大车司机下来了,喘着粗气,还在为刚才的险情惊魂未定,我看清楚他是个四十多岁左右的老驾驶。矮壮的体格,的确也只有这个年龄段的老驾驶才有足够的心理承受力在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不放弃自救。他还是喘着粗气用一口江西普通话对我说,刚才好危险差点撞断护栏下河。我笑笑安慰他说还好,终于稳住了。后面的车队也因为刚才路面不好,大家放慢速度拉开了车距,我们两车在前面的紧急刹车,发生的侧滑警告了他们,大家都按着顺序停下。


没有人下车,只有我下车站在大车司机身边,递给他一支烟压压惊。我帮他点着烟,问前面还有多远,他说不远了,大概还有八十公里左右~~~我晕啊,平时八十公里,就算八百公里,以我开车的速度,我都不会觉得远,现在找一条205国道,冒了这么大风险,经历了这么多困难,还有八十公里,得~~~~闷着头继续跑吧~~~


可是大车并没有上车继续跑的意思,他说他刚才刹车,就是因为车出毛病了,让我们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往前跑。这样啊!!!!那我心底可没底了,刚才我放弃导航仪指引的路线跟着他跑出来这么远,可当他是我的救命稻草啊,我可不想现在放弃他,我还是回到车上拿出导航仪来到他身边,按他说的切换成地图模式,用手指触摸查看收索前面道路。问他还有多远到南昌,他说大概还有两百公里左右,我都快崩溃了。


天啊,我从26好晚上六七点离南昌一百一十公里地方堵车到夜里十一二点,再掉头四五十公里下高速奔新干县,再在新干县周围来回找油折腾完,再找路遇到他,跟他跑到这里,都已经跑了两百公里左右了,按他说的,还有七八十公里找到205国道,还要两百公里左右到南昌,晕死我了,这样一折腾,等于我刚才离南昌还有一百一十公里地方堵车了,要多绕出将近四百公里路到南昌,天啊,让人绝对有倒塌崩溃的感觉~~~~


得~~~事已至此,我可不会那么随意放弃这颗救命稻草,起码他是当地人,对当地熟悉,抱着他也许关键时候再做打算吧~~~我干脆到自己车上取出电筒,和他一起爬到他的大车上,给他大车诊断车辆毛病。我想只要不是暴缸等需要更换配件的毛病,我还是有经验应付的,必定大车原理都是机械的,没有小车那么多电子件,那么复杂。


我们一会儿就找出了毛病。很小的毛病,在这野外天寒地冻,结构粗糟的大车也最容易发生的毛病。就是大车的油门线断了,我日~~~~~~着也让我遇到了,靠~~~~亏好,我原来在北方驻外工作过,工地上的大车因为结构粗糟油门线因为没有橡皮包裹,或者年久失修保养不当,油门线缺少润滑,或者直接裸露在外,加上天寒地冻,很容易脆化老化断裂。


我对大车司机笑笑,说小毛病,接起来就好,我个子小,几乎可以钻到大车贴近挡风玻璃那段的空隙中去,坑在那里接油门线,天寒地冻,就算带着手套,手也笨拙不堪。加上这么多年都一直开小车,早就失去了自己动手修车的能力,一时遇到这么低级的动手操作活,手上动作都笨拙不堪~~~


考!!!我一边和笨拙的手较着劲,一边嘴里念叨:好好干活,我日!!!!大车司机也笨拙的在一边干着急,拉出了他座位下面一个老大磨的铮亮的破铁皮工具箱,里面全部是笨拙的修车家伙,还真的比较全。


可是凭我一个劲的两头将就那根该死的油门线,油门线就是差一小截接不上来,断了后,短了,接不上,就算将就接上了,也不能使劲,要不,一会还得断,我考!!!!真***,我日~~~~~


我开始翻大车司机的工具箱找东西给接上,大车司机一个劲的问我怎么回事,他比我壮,加上我垛在那块,他也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怎么回事。我说油门线断了,短了,接不上,将就上,也打不结,使不上劲,一会还是会断~~~看的出,那大车司机有点冒汗~~~


这时候其它小车,也七七八八赶过来,大概知道了大车司机的困境,都默默无声的在一边搓着手,干等着,但是大家靠前的锐志车和那辆浙江永康的天籁都自觉的把车头调整过来,打开远光灯照着大车,给我们修车照亮~~~


我飞快的转动着头脑,我就 不信了,找不到办法。我上大车驾驶室,想从驾驶室找一节破钢丝铁丝之类东西给大车把油门线接上。靠!!!!楞没有,难道再不行,我就用起子搁下我背包上一节背带,撕细一些给大车接上?????


这时候,我看到大车破烂的驾驶室开着的车门被永康牌照的天籁大灯照的雪亮,上面螺丝看的一清二楚。我看着一颗松动的车门上螺丝发愣,突然想到,干脆拆一颗车门上的长螺丝,两头将就上,大车车身上长短不一的螺丝多的是。而且螺丝有螺纹,很容易固定住油门钢丝线,把油门钢丝线可以按着螺丝上的螺纹给固定住,把螺丝栓在断了的油门钢丝线中间。


得,就这样,一个个拆大车上的螺丝,找最长的螺丝,准备接在大车油门断了的油门钢丝线中间~~~~~


终于,在大车破烂的车头保杆上拆下一颗足够长的螺丝,得,一接上,我让大车司机上车踩油门,使劲踩几脚,管用,灵,结实着呢~~~~


随着大车的发动机的轰鸣声,后面的小车各就各位又排好顺序跟在大车后面一路狂奔。前面大车走在那些坑坑洼洼的路面上,也小心多了,不敢像前面一样狂奔了,怕再次抖断了油门线。我明白大车车灯灯光不好,主动开到大车左边后侧的反道上,顺着大车往前的方向打开远光灯,给大车照亮前面的路,永康牌照天籁,还真不含糊,看我这样给大车照亮,立马明白过来,主动超过他前面的锐志,从右侧包抄大车车尾,给大车照亮右侧。大车立即会意过来,走到没有车辆坑洼的路中间。我们各自保持好车距,防止有侧滑危险发生,互相侧撞或者追尾。日,这雪天,大家都不容易~~~~


我们必须当宝一样照顾着大车,还靠他指路呢~~~


沿途看到不少路边被大雪压的崩塌的轻钢龙骨顶棚结构的加油站,我靠,要是我们刚才进去加油,加油站塌了,把我们压在下面还真的危险,自己看到这些倒吸着凉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随着大车修好后,再次启动出发,剩下的道路还算顺利,似乎进入江西宜春市区边缘地界,在一个四岔路口大车司机再次停下,我们超到他的身边,大车司机下车,来到我的驾驶室边上,递过来一支香烟,告诉我下面的道路很好跑了,只是注意要大雪道路滑。告诉我下面向右没有多远就可以看到向南昌方面指引的205国道路牌。


我再次调整导航仪,谢过大车司机,带着大家顺着导航仪指引,找着路牌,朝南昌方向继续奔走。还算顺利没有多远就看到指引往南昌方面的205国道路牌。


冒着大雪一路狂奔,雪还是很大,但是路面依旧很湿滑,积雪加厚。天也渐渐亮了,这时候的我人困马乏,我的雨刷开着也开始咯吱咯吱作响,我调慢雨刷,发现雨刷条上都上冻结冰了,随着雨刷在玻璃上刮动发出与玻璃摩擦的咯吱声响。我这时体力透支厉害,加上这段205国道道路渐宽,本来紧张焦急的精神也松懈下来,人累的厉害。我下车调整,清除雨刷上的冰冻,怕刮伤风挡玻璃。


一路艰难前行,发现路两边很多加油站已经都被围挡起来,表现出歇业的萧条。是啊,这么大的雪,还有很多加油站被大雪压塌,还有很多是停电造成歇业的,还有的干脆是因为没有充足的油料供给造成歇业的。


上午九点半,我们一行终于进入南昌,这时候我的精神状态很差,甚至感觉因为疲惫有打瞌睡的状态发生。我知道体力透支的厉害,而且现在还在下雪,下面的道路更加难走,我把导航仪切换到地图界面查询收索下面剩余道路,我知道下面要过湖北黄梅小池一段后,就会进入安徽界限,不走高速路线,就要经过安徽安庆怀宁地区,我知道那一段的国道和省道交错,很多要经过山区道路,知道下面的道路会更加难走。


我临时决定进入南昌市区调整,因为我已从26号上午九点半出发到现在27号上午九点半进入南昌地界,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滴水未进,而且没有吃东西了,嘴唇干裂的厉害,人也困乏的厉害,再这样挺下去硬闯安徽,在这样雪情加重道路难行的状态下,自己会撑不住,就会有事故发生。


我要进入南昌市区调整,找地方喂饱自己,再人让我的车和我一起休息一阵子,再继续跑下去。我发信息和打的电话,告诉南京和深圳担心和挂念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已经到达南昌,准备休整半天,下午再继续跑,下面路程全程改走国道路线。这时候,南京的朋友都说南京已经积雪很厚,城市道路行车都很困难了,要我看情况再定。


我进入南昌市区后,直接用导航仪收索南昌市区的肯德基餐厅所在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进入南昌后,我在一个路口路边停下,告诉身后车队我的意思。我说我准备在南昌调整休息,这会南昌市区运输已经很繁忙了,而且因为大雪,道路上车流异常拥挤不堪。道路上全部是积雪和积冰。道路两盘出来清理积雪的人很多。


一直尾随我们的南昌捷达车女司机很好,带我们直接到市中心离九江大桥很近的一个繁华地区,找到麦当来和肯德基餐厅,就此和我们告别,临别前告诉我们前面有不错的旅店。


我和大家下车一起去买食物,补充香烟和车上的饮料。来到肯德基和麦当劳,居然因为大雪,松补给的车辆送不过来面包,造成麦当来和肯德基因为没有面包做不出汉堡,只有鸡翅和牛肉饼,最庆幸的是肯德基还有老北京鸡肉卷和鸡翅和鸡肉。我一口气买了近一百元的肯德基鸡翅和鸡肉还有老北京鸡肉卷充饥。


出来在旁边超市买了一箱大瓶易拉罐装的红牛饮料和干粮还有香烟,准备备足食物和饮料,下面赶路备用。买完了食物来到车边,和大家说明我的用意,因为这会南昌困住的车很多,都抢着白天出城,道路很拥挤,我准备下午六点后再出城,下午时候,道路积雪也会被南昌市民清理的好一些,到时候因为接近晚上,下雪晚上赶路的车会少一些,而且经过一天的积雪清理,路程会稍微好跑一些。我下面如果不出意外,会继不停闯过湖北黄梅小池路段直闯安徽境内再说,争取用一天时间闯回南京~~~


大家经过商量后,只有浙江永康车和那辆与我一起从深圳跑过来往安徽阜阳去的锐志,还有那辆河南牌照的法院车辆愿意和我一起继续跑。我们约好一起住酒店。那两辆现代轿车因为挂彩严重,实在不能再继续前行了,决定留在南昌再做决定。这时候,我们遇到了那辆在前一夜加油后先行的广东牌照瑞丰商务车,他们似乎刚刚到达南昌,隔了这么久了,大家又见面格外亲热,瑞丰也决定晚上和我们一起跑,我们一行来到酒店住下,准备下午六点半准时大家一起出发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我们先找了两家酒店,因为酒店热水设备被冻坏,没有热水和空调。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算设施比较完善的小酒店住下。


我进房间洗澡,进食。上床调好手机闹钟,闹到晚上六点起床准备再出发。


晚上六点起床后,我换了一身夹克和休闲裤,加穿了贴身保暖的高领毛衣,还有运动鞋,迎接下面的艰难路程。


下楼进入停车场来到车边,发现我的车外表全车上被一层层薄薄的冰层覆盖住,我知道降温厉害,我敲碎在门把手附近门边一圈的薄冰,打开车门,发动加热车辆,打开空调等着空调和水温上来后,清理掉雨刷上面的冰冻,试着打开雨刷,等雨刷工作正常了,发现周围结伴的三辆车已经各就各位排队等待一起出发了。


我们说好,不再走高速,怕再次被堵在高速上耽误时间,改走国道路线从南昌往南京跑。


我们沿着高速出了南昌收费站走国道,国道线似乎走的车辆也很少,晚上似乎雪只是零星小雪,很小,但是冷的厉害,国道两边路很黑,没有路灯,出了南昌后,我们在一个加油站补充油料,担心再次遇到路上没有油料补充。加油工告诉我们前面道路上全部结冰了,南昌下了一天的冰雨,路面很难走,劝我们还是回南昌住下。


我们依旧往前,我看我的车上里程显示,已经跑了九百七十公里了,本来从深圳到南昌大约五百多公里,现在足足多绕了三百多快四百公里的冤枉路才到南昌,下面还不知道要怎么样。所以咬咬牙,决定不能改变今晚走的计划,很小心的往前探路摸索着开。


大约出了南昌国道收费站20公里时候,我的导航仪在一个道路交叉口指示不清,我进入一个岔道,导航仪提示偏离航向,周围的民宅一线灯光都没有,我估计是停电。


我带大家掉头,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一辆上海牌照的大客从岔路口一闪而过,往我刚才犹豫的直行道路上飞驰而过。我立马来了精神,我相信这辆上海牌照的大客,应该是和我一个方向的,决定立马咬住大客车尾再配合导航仪往湖北安徽境内跑。


就在我们掉头出了岔道,大客已经跑出去很远,看来车速不慢,我加紧油门想垫上去,等我看清了远处大客车尾灯模糊的红色后,我放松心情,拿出香烟点上,想继续咬住他。


等我点好香烟再次抬头时候,发现大客的尾灯似乎有异样,一会尾灯就消失在一个弯道上,只是剩下车顶上的尾灯了,凭我直觉判断大客肯定有异样。我放慢油门,上到一个长坡顶,再看大约一百五十米外的大客车顶,似乎车厢里面的灯开了,但是大客车顶部的尾灯位置并没有移动,我再看下坡道路,发现是个很长很大向左边倾斜的C型弯道。前面一辆松花江微型面包车在吃力的掉头,看来似乎不停的打滑造成他横在下坡一半道路的路中间。


我立刻刹车,但是车子不停的顺坡往坡下滑,我意识到前面大客肯定也是打滑冲出了国道,冲到路边田里面了。我好不容易刹住车,身后的车队立刻混乱一团,有两辆因为打滑一时刹车不住,差点追我的车尾,都驾方向避免追我车尾,滑到我的车两侧,好险~~~~~


我立刻停稳车,下车想看究竟,这时候似乎大客方向,有人从田埂下面爬上来,一边往我们这边走,一边拿手电晃着示意我们不能再前行,我有点急想上前看究竟,下车往前一迈步,虽然我穿了防滑的软钉底运动鞋,还是仰面朝天摔的老远,而且整个人还在地上顺着冰往前滑行四五米才停下~~~


靠,这么滑啊,人行走都滑的厉害,何况车的速度,更加打滑。我立刻艰难的站起来回身招手示意后车停下掉头,不能前行~~~


坡下的人越走越近,用着异乡口音喊到,走不了,太滑了,车翻了,前面是坡道,人都走不了,车没有办法走,看我们的车翻了~~~~~


这时候路中间的小面包车在下坡一半处,似乎掉头都掉不过来,我相信如果我们在下坡一半处,加上车子本身重量掉头上坡肯定困难。坡道两边空旷,这时候零星小雪在下,空旷两边大风一吹,落在地面冰层上的小雪花,立刻再次被冷风一吹再次结冰~~~~~


我只能站在自己车边叹息那一车人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不幸翻车,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员受伤,这样坡道高度离开两边田地,足有一辆大客的高度,直接冲下去,大客司机在车头肯定受伤了,想到这里我小腿都哆嗦~~~~


我立刻要大家一辆辆按顺序掉头。我带大家再次沿着高速往回慢慢往南昌方向前行,心里确实焦急,难道我的路线计划要失败!!!!




路遇雪灾,小狼野性狂奔~~~


再往回的心情无比失落,往回的路程有一小段是沿着高速公路的,我尽力靠过去想看高速是否通车,似乎是通的。


这时候我遇到对面来车都闪灯示意他们不能往前,前方出了事故,也希望探听到南昌往湖北的高速是否封了,从那里可以最快的绕道上高速,我要再冒险闯高速公路,一晃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了,从七点出来两个小时多,才走了五十公里不到,我心里很焦急~~~~


这时候遇到一辆普桑,我示意他停下,告诉他前面坡道出事故了,跑不了,问他们往哪里跑,我后面车队也渴望的停下,希望再次在困境中象上次那样,我可以再次找到向导带我们出困境。


那辆普桑听我说完后,掉头,停在我车边,告诉我他们往湖北跑,也怕高速一会会封路,堵在高速上,准备走国道,没有想到国道路面结冰这么厉害。我看到他们一车四个男人,似乎社会经验很丰富,都是四十多的老杆子,车牌就是南昌本地车。


我请求他们可以带我们在最近的地方上高速,高速他们我们是往南京方向跑的车,请求他们可以帮助我们。那几个南昌人在车里一阵子用当地方言咕噜,副驾驶的老杆子再很势力的用南昌夹生普通话对我说带路可以,但是问要一百元带路费~~~~


我一听,楞了!!!靠,***我好心告诉你前面下坡结冰有事故走不了,危难时刻请你帮助我带路,跟着你上高速,MD,你敲诈我!!!!靠~~~~


但是看看后面车队的所有开车人,都打开车窗渴望的眼神注视着我在他们车边和他们交谈~~~~得!!!!归心似箭,敲诈就被敲诈吧!!!我沉吟了一下,点头答应,还是心有不甘,一边掏钱一边还价说,你们这里走不了,也得上高速才可以往湖北跑,我们都是一路的,遇到困难帮帮忙啊,五十块带路费吧!!!!


那南昌牌照车上的四个人又一阵咕噜商量后说,他们本来是准备走国道去湖北,前面走不了就不想去了,所以准备回南昌不走了,所以带我们上高速要绕路,所以要钱。其中一个老杆子很势力的说,算了五十就五十块吧,你和你后面的车每辆车给我们五十块钱,我们就带你们上高速!!!!日啊!!!!!CAO!!!!!你抢劫加上强奸我的忍受侮辱的忍耐力啊~~~~~~每辆车要五十元才肯带我们带路~~~~抄~~~~


我大声的往他们爆出南京地道的粗口,日~~本来我都准备给你五十元带路费了,你现在坐地涨价要每辆车给你五十元带路费,靠~~~****妈生你下来,就是培养你到四十岁等到今天来抢劫的啊,我日~~~靠~~~~抄~~~


加上想到刚才住的南昌宾馆,到我下来结账时候,服务员知道我是外地人老练的对我说查房少了一条毛巾,要我本来两百七十多的房费加付赔偿一百五十元的毛巾费用。我立马把车钥匙和行李箱全部扔给前台服务员要他们对我全车进行检查和她们吵起来,当我准备报警的时候,她们才放弃索赔。等我所要发票的时候,服务员又耍起滑头说没有发票,我立刻威胁她们,如果她们不开具发票,我立刻报警和打当地工商部门电话举报她们拒绝开发票,她们才不情愿到后台开具了发票给我~~~


联想到这些,我靠!!!!我对南昌人民的印象真是一落千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