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连队生活 穷炮兵续

慕容严露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我们炮兵连和汽车连是兄弟单位,没别的原因,我们不可能人力拉着大炮满街溜达。所以,每个班都有一名驾驶员,我现在想起来少了个谁了。少了个新兵驾驶员,好像姓孟,他叔叔我们副军长。算是太子党之一,不过他和那些太子党不一样,从来不干那些事儿。 他和我兴趣差不多,喜欢看书,运动什么的。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我们炮兵连和汽车连是兄弟单位,没别的原因,我们不可能人力拉着大炮满街溜达。所以,每个班都有一名驾驶员,我现在想起来少了个谁了。少了个新兵驾驶员,好像姓孟,他叔叔我们副军长。算是太子党之一,不过他和那些太子党不一样,从来不干那些事儿。

他和我兴趣差不多,喜欢看书,运动什么的。篮球打得不错,乒乓也可以。他是四班的驾驶员,平时也不爱说话,就是喜欢笑。我们那部队,多数人都特喜欢笑着,可能是习惯?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们生活得快乐。

汽车连有钱,有时候地方上需要运送大量的物资什么的,都请我们的汽车连出动。出动一次就给钱或者给物资补助,所以汽车连家底丰厚。这叫什么来着,哦,对,军民互助。

驾驶员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伙食不行。

人家都是大鱼大肉的。我们只有素菜,吃不惯这个。

哎,说个好玩的。

这大鱼大肉也有吃腻歪的时候,汽车连就闹过这么一回事。

可能是那一天他们集体吃腻了,也可能是兄弟单位实在是看不下去我们的伙食。那一天汽车连的连长到我们这里来了一趟。不知道几位连长怎么说的,反正,到了吃中饭的时候,我们就被通知今天到汽车连去吃午饭,个人带着自己的饭盒去。

然后就出现了别的部队出现不了的一幕。

我们浩浩荡荡的拿着饭盒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向团部方向。汽车连的老哥们也拿着饭盒浩浩荡荡的走向我们破旧的营区。两个队伍交错的时候,你还能听到大家相互打招呼:

“哟,吃饭吗?”

“是呀是呀,你们呢?”

“去你们那吃青菜去!”

“你们不吃肉啦?”

“吃~~腻了,今天临时换换口味!”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啊!”

“别客气,都一家人!”

后面的话都是喊着说的,因为不可能停下来说话。

结果大家就笑。笑哈哈的。

真吃腻了?我想不是的。要吃青菜汽车连家大业大的不可能连个青菜都吃不起。何必跑几公里到我们营区吃青菜?怎么着,我们营区草丛里找出来的小个子青菜比得上外面卖的?不可能吧!

这只能说,战友对战友的关心。汽车连有钱,我们炮营穷。穷,自然就要勤俭一点。没别的地方可以攒钱,那就只能在伙食上动脑子。炮营破破烂烂的房子早就该维修啦,可步兵团也不是有钱的地主呀!步兵团人多,吃的也多,消耗的各种物资也多,这都是钱。

找国家要吧?军费就那么点儿,你也伸手他也伸手,够用吗?

97年香港回归,英国给咱们留下一个繁华的空壳子,把大部分资金全部抽走。国家是拿着自己的钱垫进去的,那是多大的一个口袋呀!军费自然紧张,这时候你说我们军队能向国家伸手要钱吗?

所以,军队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自己养活自己。

帮助地方修建公路,修建楼房的,有。帮助农村种地开荒的,有。帮助工厂建设的,也有。我们当兵的不怕苦不怕累,不用地方花大价钱雇佣工人。

别笑,我们也是为了国家才这么做的。

炮兵穷,汽车连就帮我们,时不时的换着吃顿饭,让我们有点营养。也许,达不到营养的需求,但是这份心,我们收下了。

汽车连每次和我们出去驻训,洗车的事情不劳驾驶员班长动手,我们不能为汽车连做什么,洗车就是我们的活儿。把汽车洗得干干净净。

你说汽车连修车库,人手不足。没关系,炮营主动请缨。炮兵没别的,力气大的多得是。

这种兄弟单位的感情,不是每个部队都能有的。炮兵和驾驶员的关系始终都是很融洽的一家亲。

所以说啊,炮兵多多少少都会一点驾驶的。关系好,野外驻训的时候,你真喜欢真想学开车,班长一点都不吝啬他的技术,手把手的教你。你要实在是没眼色,那也怪不了别人。但是驾驶班的新兵想学车,可没我们这么好待遇,不把班长伺候好了,方向盘都摸不着。

关于汽车连,以后再说。

炮营给水是有时间限制的,几点钟给水几点钟停水。所以洗衣服就成了最热闹的时候,你想啊,一个营的士兵在一起洗衣服,何其壮观?!哗哗的水声中南腔北调的谈话穿插其中,有吵架的,有嬉闹的,还有高声唱歌的,跑调的。

我一般不去凑那个热闹,就那么十二个水龙头。抢来抢去的,衣服没洗好搞了一身水回来。我和老兵们在水井边上洗衣服。

我们菜地边上有口巨大的水井,井口直径大概是三米多,很深。用背包绳需要两根接在一起才能把水桶碰到水面。

井水很干净,清澈见底。透过水面可以看到井底躺着好多水桶,都是绳子断了掉进去的。大家呢,也不心疼,除非是没水桶了,否则很少去把它们捞上来。你们说那水桶就扔井底了?反正不生锈,再说也经常掉进去,水桶放在班排还占地方呢。这里倒是不错的放置地点,你看,我们够懒的吧?

井水好,冬暖夏凉。我在营区的时候,从来不去澡堂洗澡。老兵们带着我洗了一次井水浴,我就喜欢上那种感觉了。现在退伍了,回到城市,再也没有井水可以随意的挥霍了。

刚进炮营的时候还是初春,还冷。洗澡的时候大家都排着队去,我和几个老兵申请不去,连长知道那几个老兵是用井水,就没管。倒是很希奇我也跟着老兵洗井水,在他印象里,城市兵初到,没几个在冬天洗井水的。

我就是不去,不喜欢澡堂子。

老兵和我就脱光了站在井边一桶一桶的冲,每个人身上都冒着白腾腾的热气。你说什么?裸体?当然裸体,难道穿衣服洗澡啊?不怕被人看?切~~~军营里面不是天天都有家属的,你以为这是邻家小院说来就来啊?说真的,军嫂我们都很少见到呢。

碰上下雪,我们还是站在井边上洗澡。那时候洗着更舒服,老兵甚至用雪洗。怎么说呢?这也算军队里面的一道风景吧!

再后来,我在炮营呆了一个星期多一点的时间,团里面来了通知。由于军队里面这次老兵退役人员较多,导致救护兵奇缺,所以军里面开设了卫生员培训大队。要求各级连队挑选出自己连队的新兵去学习。

我们连长很民主,没有像后来的那个连长一样独裁。他直接集合了全连,宣布了这件事情,要求各排挑出自己的人,然后全连投票表决,选择出大家都认为合适的人选。

开玩笑吧!这次民主绝对是一个大失误。

全连多少人?七十人。郑州兵多少?五十二个。河南地区城市兵新兵几个?就我一个!

嘴甜,爱动,喜欢帮助人,做事乖巧的我还是个河南城市的,选举结果一目了然,我以六十三票的绝对票数通过了表决。我知道那多出来的十一票怎么回事,炊事班长绝对有他,还有我们排的新兵弟兄,还有后面的饲养员班长。

于是,我就背着背囊,背囊呀,不用打背包了,坐着军里面的大巴,从江苏开往山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