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九卷 越南之南 第三十一章节 乱局之态(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呼叫各战斗飞行大队,距离第1目标点还有70,各中队保持现有高度。”电台里传来了担负预警指挥的‘DY-11H海鹰之眼’舰载地面监视与控制预警机的调度官的声音。

“明白,保持现有高度。”杨叶嚼着嘴里的口香糖,看了下IEWS综合电子战系统的触摸式大型平板显示器,继而对第2战斗机大队的任务编队下达了指令“这里是鹰爪1,确认预计会敌时间,正1000,修整-05,再次重复,正1000,修整-05。”

“确定,鹰爪1,保持现有高度,确认预计会敌时间,正1000,修整-05。”嘈杂的无线电通讯系统内,传来了第2战斗机大队各中队的回答声。

“呼叫各战斗飞行中队,第1战斗机大队、第2战斗机大队,保持同一高度。”编号为‘鲨眼’的预警机再次发来通告“打击任务群,再次确认,蓝色1、鹰爪1保持现有高度。”

“这里是蓝色2,蓝色编队确认保持现有高度。”第1战斗机大队的任务领队长机回复到。

“这里是鹰爪1,鹰爪编队确认自己的高度。”杨叶瞥了眼座舱外,这是一个极其规模庞大的任务机群。百余架战机的喷气引擎在蓝天白云之间拉开着无数道洁白的气流,如同梳样的整齐,铺满了这蔚蓝的海天之间,是那样的令人感到窒息。

整个作战编队的构成是这样的,在3000米高空的空域是第1舰载航空联队-第1战斗机大队的编号为蓝色2、蓝色3、蓝色4的三个战斗机中队,而在4000米空域的空域则是第1舰载航空联队-第2战斗机大队编号为鹰爪1、2、3、4的四个战斗机中队,七个战斗机中队共同组成一个拥有着56架战斗攻击机的庞大打击机群编队。

而在6000米的空域则是第1舰载航空联队、第3舰载航空联队的三架‘DY-11H海鹰之眼’舰载地面监视与控制预警机、四架电子干扰机组成的支持编队。

8000米高度以上的则是掩护机群编队,分别是处于8000米高度的第6战斗机大队的四个战斗攻击机中队,编号为‘蝮蛇’,10000米高度的第5战斗机大队的第2、3、4中队,编号为‘天隼’,11000米高度上还有一架‘DY-11H海鹰之眼’作为作战协调控制。

而是第3舰载航空联队第5大队1中队、第1舰载航空联队第1大队1中队作为舰队防空警戒任务编队,所以没有编入作战机群,而是负责对第1-1航母分舰队的防空控制。

“支持编队的所有电子战机、预警指挥机两分钟后将到11000米以上高空回避,各任务机器确定自己的空域,再次重复,两分钟后,所有支持编队的任务机群将回避到11000米高空,蝮蛇、天隼、鹰爪、蓝色编队依然保持原先高度。”

“收到,确认保持自己的高度。”杨叶回复了‘DY-11H海鹰之眼’的回复之后,推起HMD综合显示飞行头盔上的滤光镜,对后座的王昊笑道“老六,就要开始了。”

“明白了老大,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协调好了所有的武控了,没有任何的问题了。”王昊摘下了氧气面罩,对前座的杨叶回答到“待会儿给猴子们好好看看什么是大空军主义。”

习惯的看了下表,已经早晨8点45了,马来西亚马华公会的黄家定会长急得满头是汗,这该怎么办才好,已经是8点45了,也就说距离中国军队对东盟联合舰队的打击行动开始还有15分钟。记得昨天早上的时候,郑先生亲口对自己所说的是‘不出意外的话,对东盟联合舰队的打击行动还有24个小时零20分钟开始。’当时是早晨8点40分。

考虑了一个晚上,黄家定和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秘书长-刘程强始终没有能够拿出一个主张出来,而在给郑仁罡将军挂去了一个电话,请求能否再宽限点时间的时候,又遭到了后者的断然拒绝。这也难怪,毕竟马华公会、新加坡工人党终究不是马来西亚、新加坡政坛的主宰势力,尤其是工人党,更是在政坛上没有多少发言权。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些的话,恐怕郑仁罡将军也不会那样直接的,就将攻击发起时间告诉黄家定和、林瑞莲、刘程强他们,这也是吃定了黄、林、刘三人即便想做什么,也无法做到什么。

“8点45了,我们还来得及做些什么吗?” 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看看腕表,焦急的对身边的刘程强问道“总得去做些什么吧,总不能这样看着吧。”

刘程强摇了摇头,在赶到Mandarin Oriental, Singapore(新加坡文华东方酒店)之后,他们并没有找到郑仁罡将军的身影,在询问前台之后才知道,原来在郑先生在昨晚就办好了退房手续,并预定了一张今早飞往香港的航班机票了,通过查询之后,这架飞机在一个钟头前就从樟宜国际机场起飞了,这也就是说郑仁罡将军已经搭载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去了香港,这个时候,自己这群人还想面见郑将军,请求宽限点时间的计划完全泡汤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看着?要不要通知空军拦截下这架客机,或许还来得及。”林瑞莲气哼哼的说道“要不通知国防部,让海军他们做好准备。总不能我们什么也不做吧。”

“你疯了,通知国防部?那么他们询问起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一讯息的’你怎么回答?”刘程强回问道“难道你告诉他们,其实我们和北京一直存在着秘密接触的?还是说我们从一个中国商人那里听到的消息?而且他们会相信吗?再说了,郑先生那样身份的人,你能确保他就一定搭载了那架客机去了香港?他们这种人不会这样的招摇的,更不会直接通过前台去预定一张机票。除非他疯了,才会这样去做,否则所谓的拦截下那架客机,将一无所获。”

“难道他不是一个疯子吗?”林瑞莲的咬牙切齿的说道“对东盟联合舰队的攻击。天呐。”

“我们总不能坐看着吧。”林瑞莲沉默了片刻,继而说道“难道让新加坡海军官兵们的尸体漂浮在泰国湾的海水之间,而我们却什么都不去做?”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家定开口说到“除了寄望于空军掩护力量和海军舰队的自行防御能力之外,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黄家定叹息了声“其实郑先生在昨晚就退房,并预定了今天早上的机票,就已经告诉你我等人,这一切的最终结果了。”

“什么最终结果?”林瑞莲、刘程强两人同时开口问道。

“我从昨晚开始还没有吃任何东西,这样吧,找个餐厅吃点早餐吧。”黄家定掏出手帕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在从前台得知到郑仁罡将军已经退房并预定了机票,可能已经离开了新加坡之后,刚刚还聚积在他心底的那份焦灼此时倒也烟消云散了,因为从郑仁罡将军的这一些所为中,黄家定似乎看到了某些涵义。

“您还能够吃得下早餐?”焦急的林瑞莲劈头就是愕然,显然他对这个时候黄家定倒是显得镇定自若了些,而感到不解和惊讶,要知道这个黄会长就在刚刚还显得比谁都焦急。

“记得毛公的那句名言吗?‘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80页)这句话我现在看来,的确没错。”黄家定笑了笑,尽管他这份挤出来的笑容也笑得很是难看“走吧,吃点东西去,这些事情我们本就过问不了。”黄家定说着对很不情愿的林瑞莲、刘程强说道“边走我再边说,总不能总是站在这里吧,况且此次也非谈话之处。”

“好吧,您总该告诉我们点吧。”一脸不情愿的林瑞莲边走边对一旁的黄家定问道。

“还记得郑先生对我们说过什么吗?”黄家定问道,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他的意思便是今天早上9点对泰国湾的东盟海军联合舰队实施打击。”刘程强驻足想了想,继而说道“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他并没有说什么。”

“马来西亚海军的‘莱库’级护卫舰-‘杰巴特’号被击沉已经有了一天多了,诸位看到新闻媒体的声音了吗?”黄家定停下脚步来,转身问道“或者说除了欧洲新闻界的声音表示谴责之外,中国方面和美国的主流媒体的声音都在说什么?”

林瑞莲耸了耸肩头“这我还真没有留意,他们说些什么?”

“中国海军编队是在遭到威胁的情况下,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方才对‘杰巴特’号实施打击的。”黄家定正色说道“有意思的是诸如美联社、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美国广播公司简称ABC)都在用这样说法来定义这起事件,还有《纽约时报》、《***箴言报》、《华盛顿邮报》几乎所有的美国媒体都引用了中国官方的声音,这说明了什么?”黄家定冷笑了下。

“说明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刘程强的反应很快,显然他已经明白过来了。

“那便是了,既然有预谋的,那么郑先生自然会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们今天打击的开始时间。或者说,他告诉我们这些以及他在昨晚便退房离开了,其实也是看清了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做不了什么的。不仅是投鼠忌器,无法对政府、国防部去做出解释,更重要的是,我们如果抖出所有的一切,受损的只是马华公会和新加坡工人党,我们将彻底的失去本就有限的国民支持。”黄家定说道“既然我们做不了什么,为什么要想去做些什么呢?何去放开这些,去享受一顿丰盛的早餐,以及中国人接下来给我们的‘饕餮盛宴’,因为我们才是最终的赢家,而既然无法去做什么,那就不去做什么好了。”

听着黄家定的话,林瑞莲和刘程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而此时,时间已经指向了8点50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