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赵家楼:一场早已预谋的历史细节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194
导读:1919年5月4日下午一点左右,分别来自北京十几个学校的三千多名学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天安门,他们在金水桥前的两个华表下竖起了一幅硕大的对联: 卖国求荣,早知曹瞒遗种碑无字; 倾心媚外,不期章惇余孽死有头。 在对联的另一边,前一天晚上北大学生咬破手指所血书的“还我青岛”也悬挂在那里,随着学生们的激愤而飘摇。 在短暂的集会后,学生们随即向东交民巷的使馆区进发,拟向各国公使请愿并求争取国际公义之同情。在途中,民国政府的教育次长、北京的步军统领和警察总监闻讯赶来,但他们并不能阻止学生的前进。

1919年5月4日下午一点左右,分别来自北京十几个学校的三千多名学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天安门,他们在金水桥前的两个华表下竖起了一幅硕大的对联:


卖国求荣,早知曹瞒遗种碑无字;


倾心媚外,不期章惇余孽死有头。


在对联的另一边,前一天晚上北大学生咬破手指所血书的“还我青岛”也悬挂在那里,随着学生们的激愤而飘摇。


在短暂的集会后,学生们随即向东交民巷的使馆区进发,拟向各国公使请愿并求争取国际公义之同情。在途中,民国政府的教育次长、北京的步军统领和警察总监闻讯赶来,但他们并不能阻止学生的前进。到了东交民巷后,尽管美、英、法三国使署对学生的到来表示欢迎,但巡捕房坚不放行,结果数千名青年学生在五月的烈日下被晒了近两个多小时,最终还是不能通过。


使馆区请愿受阻之后,学生们义愤填膺,激愤异常,随后便决定改道前往卖国贼曹汝霖家示威。尽管这次游行的总负责人傅斯年担心途中会出意外,但他已经无法阻止学生运动的洪流。


这一天的中午,曹汝霖和章宗祥正应大总统徐世昌之邀前往总统府赴宴,学生游行的消息传来后,有人曾劝他们暂时不要回府,但曹、章两人不以为然。在三点左右,曹汝霖和章宗祥一起回到了赵家楼胡同西口的曹宅。


曹、章两人回到曹宅不久,陆军部航空司长丁士源和一位名叫中江丑吉的日本记者来访,尽管他们已经得到学生要来赵家楼的消息,但当时曹宅外已有上百名警察保护,因此也就不以为意。他们觉得学生们不会搞出什么名堂,即使出现暴烈举动,也能被警察所制止并加以驱散。


四点左右,大批学生来到赵家楼的曹宅门口,形势立刻为之改观。尽管警察们已经严阵以待,但数千学生高呼“打倒卖国贼”的口号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足以令宅内的人胆战心惊。


很快,一些学生一边高呼:“卖国贼曹汝霖出来见我!”,一边猛烈的叩击曹宅大门,局势开始失控。警察们见势不妙,随即上前劝阻叩门的学生,双方发生冲突。在混乱当中,有学生绕屋而走,寻找其他入口。突然,只听“哗”的一声,曹宅的大门被打开了,外面的学生们一下就冲破了警察的阻挡,他们蜂拥而入,四处寻找卖国贼曹汝霖。


学生们首先发现的是曹汝霖的老父和小妾,但他们并没有对两人动手,而是放走两人,继续寻找曹汝霖。但是,学生们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曹汝霖的踪迹。


那这几人哪里去了呢?


很多人以为曹汝霖在大门被打破的时候逃出去了,事实上并非如此。据曹汝霖的回忆,他在学生闯进大门后,仓促间躲进了其妇及其女卧室中间的一个箱子间,但学生们却并未细细搜查,他们进屋之后只是噼噼啪啪砸门窗玻璃,然后扔掷屋内的瓷器,在乱嚷了一阵后,他们又出去了。


四点半左右,曹宅突然起火,躲在锅炉间的章宗祥几个人慌忙窜出,由于章宗祥穿着礼服,一下就被人认出,结果被堵在后门被学生痛殴(学生以为他是曹汝霖),有个学生拿个了铁杆敲了章宗祥的脑袋,章宗祥顺势倒地,学生们以为他被打死了,一些人便嚷着“曹汝霖”被打死了,一边逃跑了。另外一些人听了这个消息后,纷纷赶来看,要证实这个消息。


趁着这个间隙,日本人中江丑吉冲了过来(他也与章宗祥素有交往),将章宗祥搀扶着,连抱带拖的出了后门,并将章宗祥推进了对面的油盐店。学生们见“曹汝霖”没死,哪肯放过,他们随即跟踪而至,并要将“曹汝霖”拖出殴打,但这个日本人拼死护住,结果替章宗祥挨了不少打,也被打得头破血流。所幸中江丑吉在挨打过程中不断说着一口不熟练的中国话,学生明白他不是中国人,这才手下留情。


火起之后,大批的巡警赶来,最终将学生们和看客们驱散,并当场抓捕了三十二人(其中便有著名的许德衍)。随后,消防队赶到现场将大火扑灭,但此时的曹宅已经烧得只剩下门房和西院的一部分。所幸的是,曹汝霖及其家人也都趁着火起的时候偷偷溜走,并无人员伤亡(被打的章宗祥和中江丑吉除外)。


“火烧赵家楼、痛殴章宗祥”可以说是当年五四的最高潮,很多人以为火烧赵家楼只是学生们的义愤所致,事实上并非如此。据参与的学生回忆,这次行动是早有准备,只不过是在极小的范围之内而已。


放火的人是谁呢?据现场目击的学生回忆,此人乃是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的学生匡互生。当学生们正在到处寻找曹汝霖的时候,匡互生取出预先备好的火柴,准备放火。这时,另一名游行的负责人段锡朋慌忙阻止,说:“我负不了这个责任!”匡互生说,“谁要你负责任!你也确实负不了责任!”


另有一位目击者回忆说,他看见两位穿长衫的学生,从身边取出一只洋铁扁壶,内装煤油,他们低声说“放火”,然后进入四合院内北房,将地毯揭起,折叠在方桌上面,泼上煤油,便用火柴点燃,霎时浓烟冒起。这位目击者名叫肖劳,他当时就跟在两位长衫学生的后面亲眼目睹,也认得这两位就是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学生。


这两位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学生,除了匡互生外,还有一个名叫周予同。在五四游行前,他们甚至打算去弄一把手枪干掉曹汝霖,可惜没有成功。在五月三日的夜里,匡互生等人秘密召集工学会的十几名会员,并决定带铁器、小罐子火油和火柴前去,预备毁物放火。匡互生和周予同几个人还写下遗书,准备牺牲。后来周予同回忆说,对于他们的秘密行动,游行的总指挥傅斯年和段锡朋一点都不知情。事实上,打开大门的也是匡互生这些人,他们是打破曹宅围墙上的窗洞后进去的。


匡互生在当年夏天毕业,并回到湖南长沙楚怡小学任教。次年,匡互生出任湖南第一师范学校的教务主任。在此期间,匡互生还曾打破师范学校教员必须有大学文凭的限制,破格录用了当时为师范附小主事(教员)的毛泽东到师范学校任课,并与毛泽东、何叔衡一起参加湖南“驱张(敬尧)运动”,一度还弄了五颗炸弹打算去炸死张敬尧。


1925年,匡互生与丰子皑等在上海创办立达学园并主持校务8年,主张“生产教育”、“感化教育”。1933年4月,匡互生在上海病逝,终年42岁。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