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出现易怒、偏执现象的原因是工作日渐繁杂艰苦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31 12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工作任务繁杂、社会期望值过高、生活无规律导致越来越多的基层民警出现焦虑、易怒、疲惫、消沉、偏执等不良心理状况,严重影响了民警的工作和生活


关注民警心理健康 心理减压才能提升民警战斗力


本报记者 储皖中


云南省人大代表、民进昆明市委副主委谢家放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说:“基层民警的心理健康已不容忽视,焦虑、易怒、疲惫、消沉、偏执等不良心理状况,在民警中占了越来越大的比例,严重影响到民警的生活和工作。




”近日,本报记者先后对云南省昆明、大理、德宏等地的部分基层警察日常工作和生活、以及警察的心理状态作了采访。记者发现,基层民警工作日益繁杂艰苦、社会对民警的期望越来越高,已经成为导致民警心理压力负荷过重的主要原因。


其实我感觉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作为一线民警,我觉得自己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好容易回家了,说几句话就会生气,过后我也承认,是我自己的心理问题,暴躁,易怒,看一小点不顺眼就容易生气,甚至恶语相向……


———派出所所长王兴锋


草海派出所离县城3公里,有民警7人,工勤人员2人,民警人均负责管理6000余人,40平方公里面积。


4月13日,记者对云南鹤庆县草海派出所所长王兴锋一天的工作进行了跟踪采访。4月13日8时20分记者到达草海派出所,王兴锋已经在组织警务人员开所务会,总结上周的工作,清理上周所有接处警情况和办理进度。


8时45分,会议结束,彭屯村王松兰户电话报警,该户与本村村民发生纠纷,要求出警。民警到场后细心调查并组织双方调解。10时47分,双方同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伤者则先住院治疗。


11时,王兴锋返回到派出所,还来不及坐下,母屯村苏泽林报警有人砍树,王兴锋再次带领民警赶到事发地点,民警反复调解,并最终说服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回到派出所,已经过了吃饭时间,出警人员草草吃了给他们留的简便午餐。


12时25分,新华村李某(社区戒毒人员)的妻子怀疑其再次复吸,向派出所求助。


14时05分,在回派出所的路上,王兴锋接到所内值班人员的电话:彭屯村熊某4月2日被人殴打,其女扬言如果派出所处理不公,将组织亲戚实施报复。王兴锋和民警又对其反复劝说,16时,熊某的女儿才离去。


熊某刚走,几名群众进来询问4月12日草海广场发生打架斗殴一案。该案中,犯罪嫌疑人李某外逃。王兴锋建议他们用短信跟李某联系,并劝他来自首。


18时40分,李某的家属带着李某来派出所自首。王兴锋和赵铭立即给李某做了笔录并采集违法人信息。


20时50分,王兴锋带领一名民警和三名协警开始在辖区内重点防控区域巡逻。


22时30分,王兴锋回到派出所,开始写当天的工作日志。


凌晨3时30分,彭屯村熊征利家发生火灾。王兴锋立即叫醒睡梦中的民警前往现场救火。早上6时30分,火势基本扑灭,带民警回去吃完早点再次去火灾现场协助消防大队调查起火原因,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王兴锋告诉记者“其实我感觉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作为一线民警,我觉得自己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因为忙有时候会连续几天都不能回家看老婆孩子,可好容易回家了,说几句话就会生气,过后我也承认,是我自己的心理问题,暴躁,易怒,看一小点不顺眼就容易生气,甚至恶语相向。”


据一位基层警官介绍,像王兴锋这种情况,在基层公安派出所比比皆是,所承受的工作压力、思想压力有多无少。过量的加班,使正常的休息和休假无法得到保证,民警中普遍存在疲惫、厌倦、精神委靡,情绪消沉,而且随着从警时间越长,不良精神状态越为明显。


“昆明市民警中有高达30%的民警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而且,民警对于心理问题认识有偏差,很多人认为有心理问题,就是得了精神病或者心理变态,因此很多民警不愿谈及自己的心理问题。


———教官李占良


有专家指出,长时间以来警察行业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但是,人们关注的,往往是个别突发事件,而忽略了民警的工作环境、心理健康等问题。


谢家放做过专门的调查,他认为,警务工作的突发性、危险性、应急性等特点,使得民警承受着比普通职业从业人员更大的心理压力。据统计,民警群体中有10.56%的个体存在不同程度不同类型的心理障碍,有2.11%的民警达到严重心理障碍程度。


这些心理障碍主要表现为:强迫症状、敌对性、偏执、抑郁、焦虑、精神病性、恐怖、人际关系敏感等。在行为上具体表现为:在生活上酗酒,自杀,离婚率高,与家庭成员关系紧张,或过于保护家庭成员等;在工作中表现为:效率下降,错误增加,易出事故,退缩,缺少责任心和评价问题出现错误等。警察职业的特殊性,使心理失衡成为严重影响公安队伍素质和战斗力的障碍。


昆明市警察培训学校的教官李占良,曾对800多名民警及其家属进行过心理咨询与辅导,并取得良好的效果。据他调查,“昆明市民警中有高达30%的民警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李占良介绍,在昆明一万多名民警中,具有国家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民警只有30多位。而且,民警对于心理问题认识有偏差,很多人认为有心理问题,就是得了精神病,或者心理变态,因此很多民警不愿谈及自己的心理问题。


成立专门的警察心理咨询机构,为有心理障碍的民警提供倾诉场所,及时对民警的各种心理失衡问题进行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提供给民警排除压力和困扰的方法与技巧,增强民警的心理承受能力已非常重要。


———人大代表谢家放


在今年的云南省人代会上,谢家放提交了一份《关于重视基层公安民警心理健康的建议》。他在建议中指出,成立专门的警察心理咨询机构,为有心理障碍的民警提供倾诉场所,及时对民警中的各种心理失衡问题进行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提供给民警排除压力和困扰的方法与技巧,增强民警的心理承受能力已非常重要。


实际上,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尤其是公安系统内,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有意识地为民警减压。


云南省大理州各级公安机关最近几年来,为切实解决民警工作任务繁重,心理压力加大的问题,积极主动采取措施为民警减压:不定时聘请心理专家举办心理健康讲座,进行心理辅导;与卫生部门形成联动机制,开通民警因病、因公负伤救治绿色通道,保证民警因病因公负伤能得到及时救治;建立民警思想每月定期排查机制,及时掌握民警平时的思想及工作表现,并将对民警的思想动态的掌握延伸到八小时以外;定期组织民警家属座谈;不定时与民警交心谈心,做好民警思想苗头的正确引导工作。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