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5.html


夜里的清明寺,寂静得连掉在地上的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智真长老坐在自己禅房里,昏黄的灯光下,双手合十,正在默默的念着经文。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开始刮起风来,风呼啸着吹卷着地上的落叶,“啪啪”的,拍打着窗棂。智真慢慢站起身来,来到门前,想把虚掩着的门关上,突然,他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人,脸上戴着一副骷髅面具,身上是黑色的长衣,直到脚面,两眼正盯着他看。智真一愣,转而笑着说:“施主,深夜到此,老衲有失远迎了!请进来说话吧!”说着,智真打开房门,骷髅人一闪身进到屋里,同时吹灭了桌上的蜡烛。智真关好门回到房内,笑着问道:“深夜到此,有何事啊?”

骷髅黑衣人看看智真说:“上峰传来命令,让我们提前实施“魅影计划”特让我来转告你,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提前?为什么要提前?”智真看看他问道

“这是上峰的意思,我也不便多问,所以想过来和你说一声,看看你是不是能和上峰再通融一下,时间多我们来讲的确很紧,恐怕一下子很难完成啊!”

智真看看他慢慢坐下说:“我在此隐居多年,就是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我们要一击而中,绝不能有丝毫差错,上峰可能是考虑到龙城不日将是共军的天下,怕到时候再进行破坏就没有胜券了,不过这也好,提前行动,给共军一个措手不及,呵呵!”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动手安放炸药了?”骷髅黑衣人问道。

智真笑了笑说:“你认为这时时机已到吗?”

骷髅人“嘎嘎”一笑说:“你您认为什么时候可以?”

智真笑着说:“等卢定军把贺光辉收拾了再说吧,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实施我们的“魅影计划”了,我要让龙城在美丽的光影中,化为一片灰烬,哈哈!”

“你要尽快把姓贺的所有材料和证据收集齐全,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通过上峰转给卢定军,我们必须通过卢定军来解决这个对手,如果我的猜想不错的话,贺光辉就是龙城共军的地下组织的负责人,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先生,就是龙城地下市委书记!”智真看着骷髅人说,

骷髅人一笑说:“没想到处座坐在这禅房里,竟然能洞察一切啊!呵呵!真是佩服啊!”智真一笑说:“你下次再来时,不要走清明寺的大门,走乱坟岗上那条暗道,知道吗,这样可以避过敌人的耳目!”

骷髅人点点头,智真笑着说:“那你回去吧,有什么情况,我会再安排人找你,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轻举妄动,另外,告诉鬼影,让她马上把卧龙山这条线断了,让胡振山回来,这些土匪成不了事的,反而会坏了我们的事!”

骷髅人答应着,智真领着他来到放经书的书柜旁,推了一下书柜,书柜后闪开一扇小门,骷髅人闪身进去,智真关好小门,把书柜推回到原位,再次坐下来,点上蜡烛,继续念诵他的经文。

深夜,贺敏来到贺光辉的房间,见佟强和老周也在。贺光辉看见她忙问:“怎么样?”贺敏点点头,贺光辉一笑说:“看来我们真的要和她接触一下了!”

“爸爸,现在敌人也已经知道了您的身份,您看您是不是先撤出龙城啊?”贺光辉一笑说:“现在怎么能撤出龙城呢?敌人就算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也没有什么证据,等他们证据拿到了了,我们的行动也该开始,在这时候,我更不能走,一旦我走了,敌人就会对所有我接触过的人进行监视和盘查,那样我们就前功尽弃了!现在是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让敌人有任何可喘之机,我们首先要拿到那张爆破位置图,然后转移那批炸药,否则一旦敌人提前动手,那就对我们太不利了!”

佟强看看贺光辉说:“老贺,你有什么打算?”

“这样,我们分头行动,小敏负责和那个人进行接触,老周负责通知其他人,准备转移炸药,佟子你负责和云雨轩以及神鹰他们取得联系,我马上向上级汇报我们这里的情况,另外,尽快把地下室的电台转移出去,放到快刀门龙九哪里,我已经和他说好了!另外,我们转移炸药,也需要龙九的帮助,这些我来做,你们分头去准备吧!”

卢定军已经好久没有和他的五姨太春儿亲热了。今天晚上,卢定军在外面喝了点酒,早早就回来了,本想到沈小冰的房间去看看,被灵儿拦在了外面说:“小姐今天不舒服,已经睡下了!”卢定军看看灵儿笑着说:“呵呵,睡下了,还是走了啊?”灵儿一激灵,连忙笑着说:“司令,这我还能骗您吗,真的是睡下了!”卢定军笑了笑转身离去。

卢定军径直来到春儿的房间,春儿正对着镜子叹息,看见卢定军进来,没理他只说了句:“哦,司令,您还舍得回来啊?”卢定军哈哈一笑说:“我不回来,我去哪呀?我的小宝贝!”说着过来,一把抱起春儿,就往床边走。

春儿在他怀里挣扎着说:“您不是有沈小姐陪您吗?怎么?吃了闭门羹了吧?呵呵!”卢定军看看他笑着说:“这话可不能胡说啊,沈小冰是我老朋友沈鸿儒的女儿,那就像我的亲生闺女一样,可不能有非分之想啊!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呢?呵呵,来吧,我的宝贝!想死我了!”卢定军说着把春儿扔在床上,便去扒她的衣服。春儿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说:“司令,您急什么,我去洗洗就来,您上床等着我吧!”说完扭着腰肢走开了。卢定军看着春儿晃动的屁股笑笑说:“哈哈,还真他妈的有味!”说完脱光了衣服上床拉过被子躺下。

一会,春儿换了一身睡衣,带着一身香气回来了。卢定军闻着这味道问:“你怎么弄这么香啊?都他妈的冲鼻子,真是的!”说着伸手拉住她,把春儿拖上床来,迫不急待的就要脱她的睡衣,春儿一笑,回手关掉了床头的灯,趴在卢定军身上,用她火热的嘴唇在卢定军的大嘴巴上亲吻起来。卢定军两手在黑暗中胡乱摩挲着,春儿抓住他的大手,把它放在自己臌胀的乳房上,让他摸着。卢定军被她的激情所感染,翻身把春儿压在身下,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

春儿一边配合着卢定军,一边担心,过了一会,卢定军从她身上下来问:“以前你不是不关灯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还穿着这睡衣,到底是怎么回事?把灯打开,老子要看看,你他妈是不是又犯了老毛病,你要是敢让老子带绿帽子,我他奶奶的马上宰了你!”卢定军大声说。春儿吓得直哆嗦,颤抖着说:“你说什么呀,司令,人家早就是你的人了,怎么会啊?你不要瞎想了,快睡吧!”

“真的没有?”卢定军问。

“没有,您放心吧,您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春儿说。

卢定军笑了笑说:“嗯,这还差不多,不过你把这破玩意给我脱了!”

“我最近肩头这有点受风,所以我就…..”春儿有点带哭腔的说,卢定军一看这样忙说:“好好,算啦,别他妈哭哭啼啼的了,穿着吧!”

卢定军搂着春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外面有人急促的喊道:“司令,司令!”

“谁呀?真他奶奶的,睡觉也睡不安稳,什么事?进来!”卢定军骂骂咧咧的坐起来,抓过一件衣服披上,下了床,回身把床上的帷幔拉上。

这时,麻质拿着一张报文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见到卢定军连忙递上报文,卢定军接过报文看了看,然后把报文递给麻质,麻质看看他问:“司令,您这事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呢?”卢定军问。

麻质立正道:“我现在就带人连夜去把他抓来,司令您老看呢?”

“不,不,我们现在抓了他,他身后的那些人,我们就一个都抓不住了,我要让他们一个个自己跳出来,我给他来个一网全收,一个也让他跑不出我的手心,给我密切监视,随时向我报告!”卢定军说着攥紧了拳头。

麻质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卢定军再次回到床边,春儿仰面躺着,看着卢定军笑着问:“谁呀,司令又要抓谁?”

卢定军看看她笑着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