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山作战》个人日记

4月20日 星期五 晴

好一个蓝天丽日!自来到交址城今天是最好的一天了,连老山都看得一清二楚,真难得啊……!

四班跟三排去了,本来我是要求去的,由于四班器材已坏,就剩我的器材是好的,怕今后又有任务,所以,连里不让我们班去。

越军的炮今天打得够准也够狠的,我们后面的130加农炮阵地落了两发,还好未伤人,其余的打得偏右了。四道班以上,交址城以下400公尺处都落下了炮弹。通信线路被炸断了十多对,到“前指”的通信线也断了;当时已近傍晚5点半,全连干部战士都去防炮了,炊事班的饭菜已做好,我就一个人自己打了饭菜蹲在路边土坎下吃,填饱肚子再说!心想:炮弹落在我头上,那只好认命倒霉了!呵呵!

6点左右,在隆隆的炮声中,隐约有人在喊:有人在吗? 还有人没有?……后来听清楚是指导员杨胜芳的声音在叫,我就应声:有什么事? 杨气喘吁吁地说:前指和炮指的电话线断了,你会不会接? 我说:虽然没做过,应该没问题。 我就放下碗,拿了一个单机和一架被复线,去帮三排查线去了。

当时,炮弹在公路两边不停的爆炸,我头戴钢盔,沿着公路在成捆的电话线旁一路跑一边查看断点,耳边只听见呼呼 …呼……的声音,没有了炮弹的爆炸声;但公路两边被炮弹炸飞起来的泥巴与石块不停的泻落在我的头顶和身上。

因为听不见炮弹声,就判断不了炮弹来去的方向,就会让人产生错误的意识,也可能就会误认为到处都很安全,也可能出现不应该的伤亡……! 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更好更快的完成任务,我就把钢盔摘了挂在背上,好用耳朵去辨别炮弹的来向,不停的向前奔跑,又不停的卧倒,以防止被敌人的炮弹炸伤。有一次卧倒手心就被一粒石砂戳进去了,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趴在地上不敢动,公路两旁被炮弹炸起的泥石不停的倾泻下来,路边近20公分粗的攀枝花树的树丫也不断的被弹片割断掉下来,砸压在我的身上,把大半个人掩埋着,下半身已经动不了啦,好在我一直用手不停的把泥土刨开,最后慢慢的爬了起来。

由于从未查过线,又加上开始接错了4对线,后来经过摸索,终于把到磨山的两对线和到208的一条线接好了。总共花了一小时零十分钟。

天就要黑了,三排的谭光辉他们上来又接了几对线,断头太多啦,我就接了两个地方,当时敌人一两分钟又来几发炮弹,就在身边爆炸,很危险的!

炮连的几个有线兵素质也太差了,不是本单位的线他们不接,接好自己的线他们就走了,一点整体意识都没有。因为我是外行,请教他们也不帮,好生气的!

值得高兴的是:今天收到了妹妹的来信,知道了她及家里的近况,很幸福……!这是从1月份以来收到家里的第二封信,很难得的。本来就准备给回信的,由于种种原因就未写,而且没有邮票了,改天去买了邮票在回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