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十五章

潇然001221 收藏 7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接下来的几天,天气都很好。

早晨,沈剑在山洞前集合后,负重10公斤围着黑龙潭跑10公里,之后才洗漱完。文婉和兰馨和大家一起出来洗漱,但是不参加这个跑,而是独自练她们的太极和推手,然后回洞做早饭。而兰馨会在帮姐姐生火后再出松树林来,等跑步完的8个人洗漱完,教他们太极。

早饭后,沈剑带大家在松树林边上练习射击,自制了几个只有两个圈的靶子。每天沈剑让谭效虎、兰馨和谢华彬每人都实弹2发,要求中靶心,谢华彬则要求中靶子的第二个圈以内,如西江村的五个人实弹5发,要求中靶子的最外面一个圈以内,果有一发不能中就绕湖两个来回,俯卧撑50个;谢华彬和王强的机枪练习,每天只让他们射击10发子弹,也有中靶要求,完不成也有处罚。

射击中间穿插投弹练习,沈剑在让西江村的每个人都投了一枚实弹后,就没再投实弹,而是用潭边的石头来代替,当然比鬼子的手雷更大更重些,逐渐增加距离和准确度。

中午时分,休息一小时,整理内务,然后由由沈剑讲军事常识,文婉和兰馨教文化知识,谭效虎则做辅导员,三天时间教会了西江村的五个年轻人用树枝在地上写自己的名字。

接着就是出松树林,除了兰馨外,全体跟着文婉学打太极拳,之后到黑龙潭外练习刺杀、格斗,沈剑和兰馨做教练。

到下午三点过,练习限时爬山三趟,最后一趟则留在山上找“粮食”,捡枯枝,砍柴。回来后分工帮助文婉姐妹做他们的第二顿饭。

饭后,男人们到黑龙潭去用冷水擦洗清洁,用皂角把汗臭的衣服搓洗拧干搭在松树林外的树枝上,到晚上十点左右收回来放在文婉让做了放在洞中的竹架上,第二天一早集合后拿到黑龙潭边的架子上晾晒。

说实话,文婉和兰馨姐妹教大家学太极拳的时候,包括沈剑在内无论怎么都无法理解,这看着、学着、比划着都是柔得可以的太极拳真的就只有“四两”力啊,它怎么能够有“拨千斤”的效果来呢?

可是,文婉和兰馨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讲解着却无法让他们这初学者真正体会出来,兰馨干脆就对他们说:“大家如果不信这太极拳的力量,那么,你们随便出来和我对手过招吧!”

王强不相信地出来和兰馨过招。

兰馨已深得太极技击精髓的“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避实就虚,借力发力”,用上太极之掤、捋、挤、按、挒、肘和靠这八种太极之劲力,结果只一个回合就让他顺着自己进攻之力,加上兰馨拉住他的手臂往前一捋,脚下一挒,双手往他肩膀上一掤,王强就跌倒在地上了。

兰馨又叫出来两个人和她较量,谭效虎和何顺不服地出来了,却仍然无法讨到一点点好处,双双跌倒在地上。

于是,大家才真的服气了,也就能够静下来听文婉姐妹讲述每个动作的分解和整合,虽然仍然觉得无法用上力气,又听文婉姐妹说太极的练习中在持之以恒,更要在每天练习跑松树林中体会步伐的轻灵,练习反应的快捷,才能真正有所收获。好像学到这太极会遥遥无期,却也在这充满生机的黑龙潭边上结合着练习拼刺刀,结合着跑松树林,一点点地体悟着了它蕴含其中的博大精深。

在第三天下午限时爬山时,李小刚发现了几棵高大的棕榈树,非常高兴的用刺刀割了几张棕片拿回山洞。吃完饭后,又带着何顺向兰馨要了东洋刀来,去砍的一根选了很久才满意的竹子,把中间竹节最长的那几节沿着结头割断,其中一节剖成一寸半宽,另外一节剖成小手指粗细。晚上休息时候,李小刚把棕片剖开理出来撮成好了几根棕绳,然后把那一寸半宽的竹片用刺刀刮平顺,两头轻轻切出槽,两块竹片合起来用这棕绳捆紧,竟然就是几把弓!再把小手指粗的竹子削光滑,一头再削尖,那就是箭了!

兰馨一直好奇地看着不多话的李小刚在那里削削刮刮的,当看到做成了第一把弓的时候,赶紧让李小刚把箭做出来,然后就拿着出洞去试着射松树干,竟然还挺好用!

不过,李小刚说,这箭尾没有装上鸟或者家禽的羽毛,射出去容易改变方向不够准,也射不太远。

兰馨高兴地说:“这个有什么难的!明天我们爬山的时候,我用钢针去射几只长尾巴的鸟来给你做箭用!”

沈剑在一旁看着,心里已不是把这当成玩了,觉得等兰馨射了鸟下来,李小刚把箭改进了之后,可以让大家学射箭,也当成其中一种军事技能!而且,沈剑还由此及彼地想到,王强他们五个人都是山里猎人的后代,虽然自己并不熟练,但是看李小刚做弓箭,想来他们总会一些打猎时候要用到的陷阱、埋伏、竹签等因陋就简的方法,不如让他们总结起来教大家!

于是,一天后,沈剑他们的训练科目又增加了许多,李小刚是总教练,王强、谢家福和何顺是副手。

文婉因为左手的伤,加上身体始终还虚弱在恢复中,除了和兰馨练习了太极和单手的推手外,只参加了驳壳枪的射击训练,而她则利用这几天时间,把大家洗好晒干的衣服,拆了那件沈剑穿着把后背给割开又扯了一截给他补鞋的大衣,用来补好了其他人衣服上的破洞。虽然文婉缝补的手艺没有秀娟婶子和妈妈的好,但是沉稳细致的心性和多思巧学的性格,让她在最初的生疏后就一点点熟练而针脚细密匀称起来。

看着沈剑脚上的鞋实在难以再穿下去了,文婉急切地研究着盛华伯家拿来的那一双鞋,和那针线篓里拿出来的所有工具。

正好,兰馨只参加了两天训练,就跟着姐姐后面开始了例假,文婉早已经把从盛华伯家拿来的旧衣服拆开后洗晒,为兰馨准备好了。虽然兰馨不如文婉那样会痛得厉害,但是,文婉还是不准兰馨去参加运动量太大的训练,向沈剑请了两天假,只是在早晚和自己练习太极,然后帮着做饭和缝补衣服。

于是,文婉就和兰馨一起研究那布鞋的做法,又因为左手无法使劲,在兰馨的帮助下,终于把另外那一双还没有上好鞋帮的布鞋也做好了!但是,怕姐俩这样第一次做出来的布鞋有问题不经穿,就让沈剑先穿姐俩做的这双,把盛华伯家拿出来的鞋放着,以备穿坏了好及时替换。

沈剑穿上了文婉姐俩做的布鞋——哦,虽然还是现成的底子和面子学着缝合在一起的,心里那个美啊,那满含情意的眼睛看得文婉脸红心跳,赶紧借故躲开他的眼神,当沈剑把眼睛看向兰馨的时候,兰馨的心里也异样地如鹿撞心房!而这姐俩别样的神情让沈剑陶醉得无法自拔,如果不是何利正好撞进来,他还在一眼文婉的背影,一眼兰馨羞红低垂的脸颊呢!

虽然这样训练生活很累,生活条件也很艰苦,但是这充满了亲情友情又极有兴趣的生活,却让这十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沉醉其中,差点忘记了山外那血雨腥风中飘摇的神州大地,忘记了那善良淳朴的中华民族正被外族兽类拖入人间地狱中蹂躏着!

文婉手腕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就和兰馨一起参加训练了。这样的训练又过去了七八天,眼看着大家各项军事技能快速提升着,十个人之间、其中随便的三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已经形成,尤其是沈剑特别安排的谭效虎与李小刚之间、谢家福与何顺之间、谢华彬与王强之间的默契,更在训练中显出了极好的作用。

文婉提醒沈剑,野猪肉逐渐晒干也已经吃了一半了,玉米再怎么省着吃也已经差不多吃完了,板栗、葛根、蕨根和周围的野菜在这冬季并不是很丰富的,而且终究不能代替粮食吃啊!

而从22号时令进入冬至后,虽然冬日的太阳仍然每天升起,但是天气已经开始变化了,白天比黑夜更短起来,夜晚的气温也一天天更低了!而十个人的衣服被盖却在这高强度的训练中磨损着,这样是肯定无法过冬的!

尤其是每天文婉都要上课用讲故事的形式给大家一点点传输的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不屈于外来侵略的历史,加上山洞中每个人就在不久以前都看到、听到、亲身体验到的日寇的残酷兽行,也不断地把他们的情感提纯、提升,已经逐渐凝聚成了一种坚强的意志!

沈剑站在黑龙潭边,想起了他还在上海时候听到的那首让人热血沸腾的《大刀进行曲》中第一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他感觉自己就是在和文婉姐妹铸一把锋利的大刀,如今,这钢刀已经被这种民族的精神和意志淬火,是该抡起来向鬼子头上砍去的时候了!

因为谭效虎有文化头脑灵活又够机灵,李小刚巧手也够沉稳机智,沈剑每天都抽时间来专门对谭效虎和李小刚做了侦察方面的指导。

12月28号清晨,谭效虎和李小刚换上山里人的衣服,带着弓箭,提着四只山鸡和两只野兔,贴身放了几个银元,谭效虎腰里藏着驳壳枪,按照沈剑的命令出山往北方去侦察情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