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五卷 铁血男儿是这样练成的 054 猎人计划(二)

zhurui1963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3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陈家林预测得不错,秦明扬要他配合老虎大队的行动,猎捕小老虎和阮上校。暂时编入老虎大队的指挥系列。

陈家林自然高兴,说实话,没有能够进入侦察大队与他的孤傲的个性有关,但也是他心中的一个大遗憾。

能与老虎大队一起战斗,让他不兴奋都不行。

晚上,他和秦明扬共进晚餐时,邓琪儿来了。

邓琪儿见到他,非常高兴。

但还是只给秦明扬号了脉,扭头就走。

秦明扬虽然满脸兴奋,但是也没做挽留。

陈家林自然听说过老虎的这个规矩。

吃了饭,陈家林便朝老虎大队的驻地走去。他准备见见老虎大队的战友们,就马上乘天没黑回老虎岭。

他出了门,心情高兴。这几天为牺牲战友而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甚至还唱起了歌。

他的歌唱得并不好,尽管他有一个唱歌象百灵鸟一样的老婆,但是,他唱歌总是象石头甚至钢铁一样硬。

不过只要与老婆在一起,他就要叫老婆唱歌。

而他也就越来越喜欢唱歌,尽管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在战士中间他已经是超级高手了。

这会儿遇到这样让他兴奋的事情,叫他怎能不歌唱。

突然,他停了下来。

因为他似乎觉得背后有只眼睛。

不过,他回头一看,却没有看到什么人。

只有一辆战地医院的车,慢慢地开了过来。

他禁不住笑了。

那里面有护士,当然他们会嘲笑自己坚硬的歌声。

就象老婆偷偷地笑他,却又鼓励他唱歌一样。

看到战地医院的车,他当然就想起了他老婆,那个给他快乐人生的北京姑娘。

于是,他的歌声就更高昂更有劲了。

他心里美滋滋的想,就当唱给我老婆听。

他的步子都飞起来了。

果然,那辆战地医院的车竟真的跟上来。

他想,这事回去一定要跟老婆炫耀一番。

走了好长一段,那辆战地医院的车,居然还是慢悠悠地在后面行走。

直乐得陈家林都快不知道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了。

幸好这个时候,有战友发现了他 。

在这个南京老战友,自卫反击战老战友众多的老虎大队里。

自然他成为了个大熊猫似的人物,大家几乎是不他抬进去的。

他当然再也不敢唱歌了,他可不想被他们修理。


那辆战地医院的车悄悄地躲进了一片树林里。

里面有一架望远镜在看着老虎大队。

一动不动。

直到陈家林走出老虎大队,向着山上走去。

他们再想走,却走不了。

因为老虎大队的暗哨早注意上了这辆奇怪的隐藏在这里的车子。


车子轰了几脚油,都走不了。

司机刚打开车门,立刻从树林两边蹦出来老虎大队的战士。

他们很有礼貌地对司机道:“同志,请您出示你的证件!”

司机这才发现自己的四个轮子在自己没有发现时,已经被控制了。

他不由得苦笑着摇摇头:“你们狠!”

把证件递了上去。

战士验看了证件后,继续道:“你们似乎有人在用什么仪器向我们营内张望。我们必须确定,你们里面是什么人?是否未经许可拍照。”

司机皱了皱眉:“这是战地医院用车。为什么要这样?”

不过,已经不用司机开门,战士已经打开了门。

打开门的战士急忙一个立正:“邓院长!孔护士长!”

他们当然认识这两位与他们老虎大队有渊源的人。

孔月明把望远镜递给那位检查的战士。

这个额头上有明显的烧伤伤疤的战士一丝不苟地检查了一遍,这才又一个立正:“请邓院长和孔护士长理解,这是军事重地,禁止非执行任务逗留!”

邓院长点点头。

孔月明轻声道:“请不要告诉陈营长,我已来到了战地医院。”

有伤疤的战士愣了一愣。

孔月明脸一唬:“这是老虎军长的命令!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能不能保密。”

有伤疤的战士又愣了一愣。

孔月明丹凤眼一瞪。

有伤疤的战士一个立正:“是!报告,我的名字叫何小兵。”

邓琪儿盯住他:“哦,听老虎说起过你。”

另一个战士伸出了头,看看孔月明和邓琪儿,突然笑了。

这个战士自然是何小兵的搭档——佘西。

他们两人都是被秦明扬作为重点培养对象,送到军校学习后。才补充到老虎大队来的。


何小兵回去后,向唐红军一汇报,把唐红军也逗笑了:“都说何小兵和佘西在一起是有时互补。我以为你变聪明了。没想到你还是这样傻乎乎的。军长会下这样的命令?”

何小兵不由得呵呵笑起来。

孔未名轻声道:“还是暂时尊重我妹子月儿的意见吧!”

“是!”何小兵一个立正。

唐红军摇摇头:“咫尺天涯,这样唱牛郎侄女!”


这个时候,佘西却出了营地。

当然,他是请了假的。

他是径直朝战地医院而去的。


战地医院只有一些轻伤的战士了。

战士们在打乒乓球。

而邓琪儿和孔月明急急地刨了两口饭,两人便朝小河边走来。

这是一片阳光明媚的小河边,即便太阳已经下山,但是,这里仍旧是那样的明亮。

两人说着话,又在笑。

显然,两人的心情都很快乐。

而佘西直接找到了这里来。

他在那里很站了一会儿。

但是,两人因为说话说得高兴,根本没有发现他。

他不得不咳嗽了一声。因为他请假来战地医院的时间,实在是有限。

两人转身盯住他。

孔月明最先认出他来:“你是老虎大队的战士。”

佘西是北京小子,在女人面前都是不怯场的。

立刻答上了话:“我叫佘西。”

邓琪儿盯住他:“哦,何小兵的搭档。”

“是的!”佘西把帽子向上掀了掀:“我们的烧伤都是在一天内同时负的!”

邓琪儿点点头:“我知道你们的英雄故事。”

佘西笑了笑:“你自然也风闻了我承诺做他小舅子的事?”

邓琪儿笑了:“听说过,你们真有趣。”

佘西的面色突然变得严肃:“战友的承诺不是有趣,而是必须遵守的!”

孔月明和邓琪儿都盯住他。

“但是,何小兵却毁了约!我不同意,但他就是不遵守!”

两人盯住他,佘西继续道:“我开始以为他是做了英雄,骄傲了!这当然也不行!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他是觉得自己有了伤疤变丑了。”佘西激动的道:“我当然更不同意。我告诉了我妹妹,她也不同意。包括我爸妈都不同意他背弃承诺!”

两人都被这个简单,但是太真实的离奇故事情节吸引了,定定地看着他。

强烈的时间观念让佘西看了一眼表:“但是,我说服不来哦他。为此,我揍过他,他就是不同意履行承诺。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今天见到你们,我明白了。你们能够说服他!只有你们能够说服他。”

邓琪儿重重地点点头:“我们有这个责任和义务说服他。”

孔月明也点点头:“我也愿意!”

佘西递给他们一个纸条:“这上面有我妹妹的电话和通讯地址。我害怕,这场战争后,这样那样的原因,难得遇见你们。我拜托你们了!敬礼!”

佘西大喝一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敬完,扭头就跑了。


老虎大队就在这个晚上宣布了执行“猎人计划”。老虎大队在天没亮时,就出发了。

这个未亮的黎明,天上还是漫天星斗。

整个大地正被丛林迷雾笼罩着。

老虎岭上下,都安静得象一个小村庄。


而这个时候,小老虎在哪里呢?

小老虎这几天,几乎都在忙碌。

白天忙着到各部门行走。

晚上,彻夜的思考。

阮上校因为疯狂而造成一个主力团的消失,让他陷入了一场大麻烦。并且牵连到了他做战区司令的父亲。

战区中,甚至整个军界与他父亲有矛盾的,都探出了头来。

他父亲不得不称病,离开了越中前线。

而阮上校陷入无休无止的问话中。并且被限制了自由。

他快要疯狂了。

或者他好好说话还可以赢得一些人的同情。但是,他骂人,他甚至拒绝和任何人好好说话。

这让审查他的人都把他当成了一堆臭狗屎,甚至要把他押回总部。

小老虎不得不出面了。

他首先找到了自己的叔辈们,肯定了阮上校的优缺点。表示自己愿意对他控制使用。

同时,他对审查人员做出保证:一,阮上校写出承担失误的书面报告;二,自己今后承担他一切错误的连带责任。


阮上校没有让小老虎失望。

一恢复自由,立刻就活了过来。

他除了卖小老虎的帐,谁的帐也不卖。那书面报告也是小老虎让人给他写的。

而他去整顿部队去了。

审查的人有心要再去找他。

小老虎就唬下了脸:“如果你们还去找他,我以前的承诺便作废了!”

审查的人天天都遇到小老虎一脸和善,这会儿就有些不习惯。

小老虎却已经走了。

审查的人是总部的钦差大臣,如何甘心。

几个人亲自上门去找。

小老虎身边的人到也和善,直接就让他往里走。

走进去,只有一个房间开着门。

几个人便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有地图,桌子上有翻开的文本。

几个人正要出门重新找人问。

门口突然就多了几个越南士兵,操着AK47,面上狠狠地,枪也狠狠地对着他们。

不由分说,立刻粗鲁地把他们扣留了起来。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关是什么人。

秦明扬出现了面色铁青,指住他们几个:“这里是军事禁地,为防止小老虎计划泄密。你们被扣留了!我将报告总部,在小老虎计划完成之前,你们没有自由!”


这个时候,我三个侦察小组,已经悄悄地进入了越南境内。


三个小组的组长分别是,第一组组长佘西,搭档是何小兵。第二组组长“三脚猫”勒燕民,带着四个组员,形成一个战斗小组,负责对第一小组进行接应。第三组组长孔未名,带着约一个班的组员,并负责指挥一、二小组。


首先说佘西和何小兵这一组。

两人进入越南境内,已经换上了越军服装。

一路朝着越南重镇仓都而来。

根据唐红军他们的判断,小老虎应该回到了战区司令部所在地仓都。

因此,佘西和何小兵的第一步任务,是查到小老虎和阮上校的下落。


小老虎关了总部来的钦差大臣,便把他们丢在了脑后。

接着立刻叫来了阮上校。

阮上校虽然在外面保持着自己一贯的猖狂,但是见到小老虎的时候,却收敛了许多。

他走进来时,小老虎正在冥思着,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在门口便是一个立正,大声地:“报告!”

小老虎却似乎根本没注意这些,一如既往地招招手:“来,来!”

不等阮上校坐下,他便问道:“你估计中国人现在在针对我们干什么?”

小老虎仍旧站着。

拘谨地站着的阮上校显得很委琐。就象被折了翅膀的大鸟。

小老虎这才笑了,指住他:“你还是阮上校,我还是小老虎。如果你再在我面前这个样子。那么,我就把你和总部那些家伙一起送走!”

阮上校摇摇头,大笑一起,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坐下来,他的神态立刻就重新变得凶狠起来:“我虽然犯了错!但是,这次也把中国军队的整个老虎岭防线撕得支离破碎。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我,就象,老子也不会放过他们一样。”

小老虎点点头,皱皱眉,两个眉毛中间出现了深深的皱纹:“现在想起来,其实,从罗家坪大山的相斗进入867高地阶段,老虎已经把目标对准了我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