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郑州夜店女孩性感装束陪酒卖笑(图)

铁血野狼军团 收藏 10 3597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4_36874_9236874.jpg[/img] 核心提示:超短裙、热裤、高跟鞋、丝袜……性感的装束是这个行业的标志性服饰;每天晚8时至凌晨2时,坐在那里陪人说笑、喝酒,是这个行业的工作内容。这个行业,就是所谓的夜店“暖场”,即夜店找来一些美女,每天按时上班,在舞池里跳舞,喝着夜店提供的免费酒水,吸引客人消费。 那么,在夜店“暖场”的年轻女孩儿们,所感受到的是欢乐还是忧伤?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核心提示:超短裙、热裤、高跟鞋、丝袜……性感的装束是这个行业的标志性服饰;每天晚8时至凌晨2时,坐在那里陪人说笑、喝酒,是这个行业的工作内容。这个行业,就是所谓的夜店“暖场”,即夜店找来一些美女,每天按时上班,在舞池里跳舞,喝着夜店提供的免费酒水,吸引客人消费。


那么,在夜店“暖场”的年轻女孩儿们,所感受到的是欢乐还是忧伤?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


“暖场”女孩的一天


特别语录:这样挣钱挺简单的,只是晚上出来玩玩就能挣到钱。


4月19日晚6时30分,21岁的李沛(化名)坐在梳妆台前,用眼影、唇彩、睫毛膏等化妆品,将素面的自己变得妖艳起来。然后把衣服铺在床上一件件地试穿,直到挑选出满意的为止。


晚7时30分,李沛来到位于金水路的某慢摇吧。主管点过名,讲完工作要点,布置完任务后,李沛坐在吧台前一边喝酒一边瞧着场内逐渐上满的客人,与熟客划划拳,聊聊天,或随着动感的音乐扭动自己的腰肢。


蹦迪时段正式开始后,李沛也没闲着,通常,台上的表演者鼓动现场情绪的时候,李沛就会在第一时间拍手尖叫,“掌声还要和怪叫的音效配合好”。


凌晨2时,客人逐渐散去,李沛拖着微醉的身体下班,回家,卸妆,然后沉沉地睡去。


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持续,听听音乐,喝喝酒,每天坚持6小时左右,李沛一个月就能拿到1500元钱。


“这样挣钱挺简单的,只是晚上出来玩玩就能挣到钱,白天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李沛说,这就是“暖场”每天的工作情况。


记者的“暖场”生涯


特别语录:这里是年轻人体验HIGH生活的最佳场所,免费喝酒、蹦迪,玩得越HIGH,就会挣得越多,这就是年轻的资本。


究竟“暖场”都需要干点什么?真的这么简单就能得到丰厚的工资?记者以应征者的身份拨通一名猎头的电话,声称自己打算应征“暖场”。


猎头简单询问了记者的身高相貌及有无工作经验之后,帮记者确定了一个适合的场子,约好时间后,叫记者晚上等电话。


“你一定要穿高跟鞋,还要化好妆,晚上如果面试通过就直接来上班吧。”猎头一再强调。


晚上9时,记者在约好的地方等待,过了不久,猎头出现,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90后男孩,这个男孩打量了记者一番便与场内的熟人联系,然后让记者等待。据他所说,若是自己上门应聘“暖场”,一旦合格,便属于公司聘,工资一个月一发,但是5人以上就属于团队聘,工资半个月一发,并且队长还会有一定的提成。


猎头:“这个工作不是很难,底薪估计1500元左右,如果你能拉来客人,还会有提成,一般是百分之十。”


记者:“当‘暖场’都需要干点什么啊?”猎头:“就是每天按时上班,在这里蹦蹦跳跳活跃气氛,有客人需要陪他们喝喝酒就行了。”


当得知记者从未干过这项工作,并且不会吸烟喝酒后,猎头有些想拒绝推荐的意思,他说:“啥都不会你当‘暖场’干啥,进去之后肯定学坏。”


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半个小时后,记者被带进慢摇吧,经过初步面试合格,便被安排与另外两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坐在一起,两个女孩一个叫小南(化名),一个叫小北(化名)。


“你是学生吗?”小南、小北向记者搭讪。“对,我大学刚毕业。”得知记者学历之后两个女孩露出惊讶的表情,一再表示一个大学毕业生干此工作太“丢份”,不适合。记者表示当“暖场”又能玩又能挣钱时,小南说,当初她们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在才知道,这个职业“能在很短的时间看清以前看不清楚的事情”。说话间,她们的脸上显出些许无奈。


小南说,“暖场”只要女孩,年龄一般要在23岁以下,身高165厘米以上,学历一般高中以下。小南犹豫了半天后向记者说,她是1988年出生的。


“你看,这个,那个,都是‘暖场’的,我们自己都认得很清,干我们这行一定要分清自己人和客人。”小南说,“暖场”必须穿高跟鞋、丝袜、短裙或短裤,“你别看我现在穿成这样,白天的时候我都是穿长裤的”。


小南给记者讲述这行的规则,在夜场绝对不能说自己是“暖场”的,否则老板听见会吵的,在客人面前也不能提,“但是熟客一般都能看出谁是‘暖场’,谁是真正泡吧的女孩”。


此时,场内的几名客人向小南、小北打了个招呼,两人就坐到客人的桌子边,记者远远望去,几个人有说有笑,一个小时工夫,一瓶洋酒下肚,客人又要了酒后,小南、小北回到原来的座位。


“你看,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多消费,其实挺简单的。”小南满嘴酒气说,“这里是年轻人体验HIGH生活的最佳场所,免费喝酒、蹦迪,玩得越HIGH,就会挣得越多,这就是年轻的资本。”


与“暖场”者的对话


特别语录:我父母都很传统,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一定会认为这就是“陪笑”,会打死我的。


受访者:小小身份:某艺校学生年龄:20岁左右工作地点:文化路某慢摇吧从业时间:3个月


小小是洛阳人,在郑州上学,白天课程不是很紧,家中生活条件略差,听朋友介绍“暖场”的工作后,小小决定晚上兼职,既不影响课程,也能赚钱寄回家。


记者:每天在这种环境下工作,不影响白天上课吗?


小小:当然有影响了,噪音那么大,多毁听力啊,有时候我白天上课耳朵里都还在嗡嗡响。有时候还会喝多,你都不知道吐的时候我真想扭头就走,但是只要不倒下,还是要坚持坐着和客人喝酒,一般上午前两节有课我都起不来。


记者: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小小:我的熟客很多,来了都会叫我一起玩,每次顶台也都找我,一个月我能挣2500元左右,就是和人说说话,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不需要什么技术和学历。


记者:当了“暖场”之后感觉和同学之间有什么不同?


小小:我有不少同学都是干这个的,我们自己挣钱可以买漂亮衣服,买电脑,去高档饭店吃饭,还可以把剩下的钱给父母寄回去,他们完全不用负担我的日常消费。我觉得比有的同学强很多,他们还在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记者:家人知道你在干这行吗?小小:怎么可能告诉家里人,我父母都很传统,要是让他们知道我天天晚上都跑出来泡酒吧,陪客人喝酒打闹,甚至让人家占便宜,一定会认为这就是“陪笑”,会打死我的。现在我和他们说我在做家教,他们很相信我,也没有怀疑什么。


其实“暖场”这工作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脏,我觉得凭自己本事赚钱没什么不好。而且我们都很正规,隔一个小时就点一次名,就是怕出问题。


记者:“暖场”看起来也是吃青春饭,你想过将来的生活怎么办吗?


小小:能毕业就行,再说毕业也不一定能找到理想的工作,我现在就能自己挣钱,有什么不好?走一步说一步吧,等毕业让家人帮忙找个工作,现在还没有想这么多。


与退出女孩的对话


特别语录:一些客人会故意刁难,几种酒兑在一起叫我一下喝完,这样下次他们来消费就会找我订台子。


小小的经历也许还算幸运,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暖场”也并非像小南、小小所讲的那样简单。一个3个月前干过“暖场”的女孩菲菲就向记者讲述了不同的经历,她也是唯一一个愿意接受详细采访的人。也许是因为她已经辞去了“暖场”工作,没有了顾虑。


“你都不知道,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菲菲说,当“暖场”前自己是不会吸烟的,但是看到来夜场的女孩一般都是人手一支烟,觉得自己老土,所以也学了起来,“每天晚上至少一盒半烟,让我的身体迅速坏了下来”。除了身体的毁坏,形形色色的客人更让她头疼。“一般客人喝多的时候可能会毛手毛脚,我们都很习惯,也有自己的应对措施。”菲菲说,如果遇到这样的场面,她们可以起身走人或借故离开。“一些客人会故意刁难,几种酒兑在一起叫我一下喝完,这样下次他们来消费就会找我订台子。”



菲菲表示,其实这还不是自己下决心辞去工作的最主要原因,那天的事如果没有人问,她是怎么也不愿再提起的。


“那天有几个客人叫我过去陪酒后提了一些很过分的要求,还说如果我不听就怎样怎样。”菲菲说,自己当然不能就这样被欺负,就顶了一句,几个客人就恼了,拽着她的头发就往桌子上撞,“血当时就流了下来,我哭喊着,惊动了旁边很多人,保安看到后,立刻过来把他们请了出去。”菲菲说,当时她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她下班时,那几个人竟然在门外等着。


“他们看到我就走过来,几个人一起朝我猛踢,当时疼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最后几个人打累了,开车就跑,和我一起上班的一个女孩把我送到医院。从那以后,我就辞职了。”


菲菲撩开自己的刘海儿,脑门上还隐约能看到当时留下的伤痕。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