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与朱元思书

这是一封书信的局部,因为优美而得以流传。现在,我就来读一读。

作者吴均,字叔庠,活跃在中国历史上最混乱不堪的五世纪末六世纪初,南朝梁文学家、史学家。他所处的大背景,正是自东汉横灵以降的乱世。三国时代,曹氏篡汉自立树立了一个榜样,也因此打碎了多年来名法伦常,使得中国进入到一个只追求功名利益而没有道德礼仪的社会阶段。于是,晋、齐、梁、陈更相篡代。

这样的篡代倒使得天下的局面不再有过去名法笼罩下的朦胧和晦涩,一切都变得赤裸裸的了。于是,在金谷园竟然可以把少女剥得精光、蒸得滋糯了,加上调料,盛放在银盘里给人下酒。才有以天地为屋宇、以房舍为衣裤的作为出现。也才有了风烟俱净的说法。其实,这个净还含有静的意思在里面。正因为静,才可以在纷乱的船上听见了泉水激好鸟相鸣、蝉猿转叫等等自然的天籁。天籁其实就是自然之音,我在这里加自然不是重复,而是想强调这个自然。从三国时期开始,自然与名教的争斗就一直没有消停过。吴均当然不会例外。他在这里津津乐道与自然,就是大有舍弃名法之意。让我们往下看。

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这句话好像是写自然止景,其实也是人间之色。当是时也,豪族并起、士族成群。这些名门望族好像那夹岸的高山,一家家负势竞上,互相轩邈。又不断地攀比竞赛,直指天宇,连天子也不能禁,甚至乐于参与其中。在中国的大地上屹立着许多不受王权的豪门。这几句话非常深刻地道出了社会的真实。果然史家笔法啊。

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三国以来的名法与自然之争,表面看分为三派,那看起来好像最抛弃名法的舍名法而任自然的那一派其实是最保守地幻想恢复名法天下那一派。因为现实是假名法让他们心灰意冷,于是他们嘴头就说舍去了吧,不要了吧,而其实骨子里是最保守名法的。这一点不容置疑。吴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该文在后面开始流露出他对名法,他梦中的名法的向往。名法从来主张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盛世须入世、逢乱世该隐身。吴均在最后的两句话里就强烈地流露出这样的情愫。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同时,特依然在幻想,幻想现在虽然横柯上蔽,在昼犹昏,是一个暗无天日的乱世,但是,历史是不能阻挡明君的诞生的,于是疏条交映,有时见日。圣明的君主必将恢复名法的地位和名法的天下,不会老是“总会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

到了北周一统河山,最后一个篡位者杨坚夺取了北周的天下后,果然从唐以后一直到满清的末季,名法都是中国的统治思想。吴均如在天有灵,当会闭目了。

然而,名法又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呢?大家知道,吾不言也。吴均的信仰最后还是,哎,哎,今天的天气真是哈哈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