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未领过兵打过仗的中国神秘将军

sqzr-2006 收藏 0 1512
导读:一九五五年国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他戴上了金灿灿的上将军衔。他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五十二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毛泽东把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了他。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      逝世后,各界公祭,周恩来主祭,极尽哀荣。      悼词中,提及并肩战斗的先逝者,非同寻常。      生前,他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职务是中共中央部长和中央军委部长,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但却可以列席党的最高层会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五五年国庆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他戴上了金灿灿的上将军衔。他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五十二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毛泽东把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授予了他。建国后,毛泽东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


逝世后,各界公祭,周恩来主祭,极尽哀荣。


悼词中,提及并肩战斗的先逝者,非同寻常。


生前,他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职务是中共中央部长和中央军委部长,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但却可以列席党的最高层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他去世后,祭礼极为隆重。


主祭;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致悼词。


骨灰存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号院正中大殿的正面,和后来去世的朱德元帅、彭德怀元帅的骨灰相邻。这里是存放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骨灰的地方。他,凭何功勋有这等隆重的祭礼,获得这样特殊的哀荣?悼词中有这样不寻常的一段话:“李克农同志是我党我军政治保卫工作的组织者之一。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坚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了斗争,同为革命而壮烈牺牲了的钱壮飞、胡底同志一起,对保卫党中央领导机关作出卓越的贡献。”


毛泽东说:李克农等人对党是有大功劳的。


这份悼词,这个评价,是党中央对他们特殊功勋的追思、褒扬,将载入史册。


美国中央情报局获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后,欣喜不已,宣布休假三天,以庆贺强有力的对手消失了。这个举动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泽东第一次赴苏访问。李克农一直护送到中苏边境满洲里。李克农除了谈工作,还陪毛泽东聊天,讲故事说笑话。李克农完全是一个事业型的革命家,当然也不放过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讲讲情报工作。


一天早饭后,李克农笑着问毛泽东:主席,你知道美国总统每天上班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毛泽东笑着“哦”了一声,来了兴趣。他没说下去,看着李克农,等待下文。李克农说:他的第一件事是看情报要点,否则,这一天不知该说什么话,办什么事了。毛泽东猜透了李克农的弦外之音,故意绕着圈子说:我和美国总统不同,是随来随看,不怕多,只怕少。你这个克农,还要给我上课?好,这回去莫斯科,还要和斯大林唠叨你们那摊子事呢。


毛泽东和斯大林商谈了情报合作的事情。


李克农奉命访苏,研究合作的具体事宜。


苏联情报专家来了。他们的观点、做法和中国很不同。尤其对公开情报如何取,李克农赞赏并实行的基本做法是95%从大量公开出版的报刊资料及有关报告中分析而得。只有5%靠秘密情报手段获得。苏联情报专家却卑视公开情报,嘲笑说公开情报不如克格勃手段获得的有价值,而且层次太低。要李克农按照苏联那一套去做。


李克农不同意。矛盾由此产生了。


在一次会议上,苏联专家揶揄公开情报是用来搪塞中央的遮羞布,没有真东西。苏联专家洋洋自得地说:用金钱、美女加毒药,才能获得货真价实的情报……李克农一拍桌子站起身,打断苏联专家的话:你不要再讲下去了,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我们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有时也用一些金钱,但只是辅助手段。


在向苏联“一边倒”的年代里,维护中苏友好关系,一切尊重“老大哥”、“向老大哥学习”是政治原则。李克农竟当面顶撞,这还真是要有胆量和魄力的。


在中苏情报合作的年月里,毛泽东要李克农对苏联专家毫无保留,即使是最核心的机密也要讲。好比脱裤子,全身光溜溜的,让人家看个够。

对毛泽东的指示,即使有不同看法也要执行。


苏联专家似乎很关心中国的情报工作。一个一个部门的听汇报,作记录。在中苏关系破裂前夕显得格外认真,记录也特别详细,并且立即送回莫斯科。


李克农一一看在眼里。他对脱裤子有一个通俗又精辟的说法:浑身脱得光光,肉体暴露无遗,心里的秘密,只要不吐出口,你就看不到,也就不知道。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情报专家以为满载而归。事实上,我国的情报工作未受多大损失!李克农是否留了一手?


朝鲜战争。美国人被迫坐下来谈判,又不甘心坐下来。谈谈打打,假谈真打。自一九五一年七月十日上午,谈判开始起延续两年之久。


战争爆发后,李克农曾给朝鲜提供过不少情报。得到毛泽东的夸奖:李克农干得不错。


毛泽东在考虑中国参加谈判班子人选时,首先想到了李克农,并要李克农坐镇开城。他对李克农说:是我点了你的将。此时,李克农正犯哮喘病,时好时发,平日常用药物控制病情,要想入睡非打吗啡不可。可毛主席并不知道这个情况。李克农思之再三,怕贻误大事,把自己的病情向毛主席作了实事求是的报告。


毛泽东反复权衡,最后仍然决定要李克农去。


李克农忠心耿耿,抱病出征。他原以为不用多久,连大衣都不准备带。谁知一去两年,靠坚强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他竟然顶了下来。


一九五一年七月四日,毛泽东致电金日成,报文第一句话开宗明义:我方是此次谈判的主人。


中朝两国商定:对外以朝鲜人民军为主。实际上谈判第一线由李克农主持。


毛泽东又指派柴成文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联络官。


谈判桌上无戏言。字字句句都得反复斟酌。面对世界头号帝国主义,要在谈判中取胜决非易事。此次谈判,中朝联合,还有一个国际关系。首席代表是朝鲜人民军南日大将。必须既要沟通,又要尊重,倍为复杂。


谈判班子分为一、二、三线。一线直接出面谈判。乔冠华、柴成文为二线。柴成文是联络官,往返联系。李克农隐居三线,掌握全盘。直接与毛泽东、周恩来和金日成电文往返。有时一天十几份,工作极为繁重,李克农常常边开会边大把大把服药。李克农和彭德怀,一个打得坚决,毫不手软;一个谈得耐心,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当谈到交换战俘问题时,美国提出无理要求并采取拖延手法。谈判桌上互相对峙。沉默的对峙。


这轮谈判,从下午2时半开始,由美方主持。沉默。沉默。双方互相目视对方。这是一种高度紧张的精神战,一场意志、毅力、耐忍力、克制力的对抗。


韩、美代表目光游移了。


中朝代表的眼神中透出了焦躁。


柴成文悄悄离开会场,来向李克农请示怎么办?


李克农此时也在默坐沉思。他眼皮不抬地在一张纸上写了三个字:坐下去。纸条在中朝代表手中默默地传递。似灵丹妙药。代表们一个个挺直起腰板,稳坐不动。一双双眼中透出冷冽,逼视对手。论坐功,中国人自从融化佛教的打坐禅功以后,已经悟出了其中真谛,造就了深厚的功底。朝鲜代表似乎也受了感染。中朝代表稳坐不动,状如石雕。比起石雕又有令人悚然的目光。


沉默持续了一百三十二分钟。


美国人顶不住了。宣布休会。


相对无言的一百三十二分钟,恐怕创下了谈判史上沉默最长的记录了。


中国人民是有耐心的。同样,中国人也有以快制胜的绝招。


轮到中朝代表主持会谈。朝鲜首席代表宣布会议开始,双方代表刚刚落座,又马上宣布休会。只用了二十五秒。弄得美国人频频耸肩晃脑,连声“NO、NO”一副惊讶莫名之状。拖是谈判中的技巧,快也是一种谈判技巧。


李克农对此两种方法,运用得出神入化。弄得美国人自叹弗如。他们敬畏李克农了。当进入签字阶段时,李克农提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美国人连连叫好。平时谈判,不许新闻记者进入会常这次则不然,允许记者进入会常李克农想起一个多月前是预定的签字日期。然而李承晚制造了一起扣留战俘事件,致使推迟签字。现在李承晚集团会不会耍别的花招呢?比如派刺客乔妆记者混入会场制造事端?万一对双方司令员的任何一位进行行刺,后果将不堪设想,这类事件古往今来,在重要的政治仪式中屡见不鲜。于是他提出一个双方司令官不到现场签字的办法,即先由双方首席谈判代表签字并立即生效,然后各自向自己的司令官送签互换的文本。1953年7月26日,停战协定签字的前一天,李克农的方案一提出,美方很快接受。这是条约签字形式上不寻常的作法。


一九六二年二月十一日夜,张爱萍将军惊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悲思涌动,辗转床第,终于披农而起,铺纸挥毫,作诗志哀:“铁虎”原来是纸虎,板门店里伏山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