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一个人[长城军团]

射日之箭 收藏 21 248
导读:[center]怀念一个人[/center]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与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听《kiss the rain》,于是看到了这样的歌词。某天的某个时候,突然会想到一些事情,一些人,一些故事,于是想记录些什么。 [center]一、桂花;[/center] 早晨,晨跑回来的时候,闻到小区内有很淡的清香,像极了桂花香。只是记得

怀念一个人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了;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与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听《kiss the rain》,于是看到了这样的歌词。某天的某个时候,突然会想到一些事情,一些人,一些故事,于是想记录些什么。

一、桂花;

早晨,晨跑回来的时候,闻到小区内有很淡的清香,像极了桂花香。只是记得似曾相识,有种把时间拉回的感觉。仔细找寻之后,才发现是来自那一丛丛类似灌木的东西,原来就是他。但是,我终是不知道那灌木丛是什么东西,只是让我想起了桂花,还有某个人。

那年的夏天,我是一如既往地被晒得很黑,高且瘦。仍旧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目中无人。每天,除了上课便沉默而无话。

初秋的午后,突然闻到极馥郁的清香,从窗外飘来,应是很远的地方。他说,这是桂花,在很远的。他,就坐在我前面。脑袋大,脖子细且长。貌黑,瘦。人却很矮,坐第一排。我那时因为近视的原因,被班主任安排在第二排。我没有睬他,却作深呼吸状。

他说。我知道在哪里,明天我给你取两片来。果然,第二天的上午,他便拿了两片极大的花瓣放在我桌上。花瓣是梭形,像绸一般的嫩黄色,质地很厚实,足有一个手掌来长。放在鼻下,有淡淡的清香,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浓烈。捏在手中,有很好的质感。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桂花,而且是如此大的。他说,树更高大,要两个人才围得过来。又说,那个花落下来的时候,“叭叭”直响。他还说,桂花落的时候,很美,也很伤。越是美丽的东西,陨落的时候越是伤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半眯着,像是在背诗。若干年后的今天,他的表情仍是历历在目,须发可数。

这就是他。我望着他,于是便记住了他。

他间或会摘此带枝的桂花来。其实,桂花光花瓣就可以放几天,整个书桌都有清香味。之后的某一天,他额头淤青。才知道,他爬树摘花时让人发现,挨了一暴打。他说,那些人不知道这么美好的东西是需要分享的,关在家里,真是一种辜负。他说这话的时候,满是蔑视。

二、朋友;

很长时间,我们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只是,我们身上都有共同的东西:想通过某一种有效的方式去抹掉已在自己身上定性的东西,比如自卑且自负;比如穷困的家境;或是比如我们那并不吸引人眼球的外貌,凡此种种。

共同的快乐或痛苦都容易让彼此成为朋友。我们就是。

或许,其实我们都很清楚,这种朋友关系并不稳固。我们像是两个冬夜挨冻的路人,随便找个人相互依靠。并不需要其他,只需要相互的取暖。天亮之后,就将各奔西东。又或是两只刺猬,要取暖,但又得保留一点的距离。而让彼此朋友关系更加稳固唯一的方式是分享彼此的秘密。这是一个过程,是给刺猬拔刺的过程。时间很漫长却未必当时就痛苦。

大多的时候,是坐在学校后面山上的凉亭中说着过去。他说他喜欢的女孩,以及他的理想还有他不着边际的计划;我则将自己对世人的抱怨说得淋漓尽致——从熟悉到陌生的路人——骂人可以不吐一个脏字。他半张着嘴吃惊地看着我。然后,我们相视大笑。

我们用我们的方式,指点身边所有的人——同学和老师,说着这位或是那位的不是。大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之势。——原来,我们真是同一类人。

爱有多深,得看伤有多深。朋友感情深浅,得看绝望时的扶持。遗憾的是,我们都是绝望者。只能相互扶着行走。

于是,我们成了真正的朋友!

三、过去;

即使是绝望,两个人还是有希望。

商量的结论是: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然而,方式太过缺乏。再商量的结果是:卖书。废品收购站总是会有一大批的好书,它们的命运和其他废纸一样将被作为废纸化为纸浆。用废纸的价格二次回收,再以高于废品的价格卖给识珠之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计划是美好的。但是过程却极其艰难。从装废纸的房间里面找出好书,并不是一件易事。近两米高的废纸堆在那里,我们像两条野狗觅食,在里面翻江倒海,手脚并用。里面尘土飞扬,尉为壮观。将好书分为两种,一是卖的,一是自己留的。出来后,彼此全身上下发黑,发酸。鼻孔里面有像煤渣般的物体。卖书的过程也并非易事。周末去邻近的中学卖,终究不是生意人,不知道怎么开价,也不知道怎么应付还价。最烦的是遇到认识的同学了。而最终让我放弃的原因是遇到家里的一个亲戚了。

然而,一块一斤的废书卖到三五块一本,是不会亏本的。第一次,挣了三十六块五,多少是挣了。回来之后,买了两瓶啤酒,聊作庆贺。再弄了一点红薯粉,用开水冲。这是我们唯一的零食。冲红薯粉的技术,我是永不及他。水温,浓度,他总是把握得恰到好处。

偶尔谈兴正浓,凌晨时分还在不停地侃。红薯粉虽有味,却不填肚子。于是用房东家的锅煮红薯吃。却不敢用房东家的柴火。最后的分工是,他负责煮红薯——因为红薯是他的;我负责弄到木柴。我几乎是绕着周围的房子走了好几圈,就连人家菜地我都翻进去看,倒是有几棵梨树,就是不见谁家把木柴放在外面,梨树又不能做木柴。空手回来之后,他倒出馊主意——拆人家菜园的篱笆。当然还是我动手。凌晨时分,是没有人的。但是,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心里打鼓。狠狠了心,抓住其中一根木桩用力一掰,“咔嚓”一声,心中一阵紧张,再掰第二根,同时把那些竹片取了下来,抱起来便走。不想到谁家的狗听到声响,吠了起来。于是一片狗吠,差点就想扔了手上的篱笆,只得作豕突狼奔状。

肚子饱了,总得说些什么,而且不能俗,至少我们自己认为自己不俗。他喜柳永,而我独钟易安。于是便有婉约派二者谁更强之争。这场辩论,至今仍未有结果。印象中,那次辩论是天亮后都困了,我们更需要周公,而不是柳永或易安。


四、雨;

除了彼此认可的,我们否定一切。但是,我们除了左右我们自己外,其他什么也无法左右。于是,我们去淋雨。这是我们表达自己叛逆的唯一的方式。至少,我们可以左右我们的行为,虽然未必惊世骇俗。

或许是压抑得太久,我们都不约而成地认可这种方式。明明是穿着短裤的秋天,一下雨我们便穿上长裤,提着拖鞋,在雨中漫无边际地行走。眼角不时地扫过躲在檐下的行人,满是不屑与鄙夷。或是直接走到学校后面的纪念塔,那里有一片树林。然后张开双臂,在雨中鬼哭狼嚎一番。只是某天,大雨又是大风,我们在风中跌跌撞撞,快被吹飞起来了。最后只得抱住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树,而那棵有一人合围那么大的一棵树竟然被风拦腰吹断,压垮了身后的凉亭。惊得我们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我们只是想淋雨,没有进凉亭。他说,格老子的看来我们以后要发大财的,大难不死嘛。风停后,我们战战兢兢地回来。

之后,有心情的时候或是没心情的时候,我们仍旧去淋雨。只是大风的时候不再去了。秋末,气温骤降。再淋,就感冒了。于是,后来就不再去了。


五、雪;

那场雪,是我至今见到最大的雪。

雪从午夜时分就开始下。我们正胝足夜谈。似是正在谈《史记》。外面开始“丁丁当当”下着小冰粒。再谈时,外面又一片安静。于是,兴致大发。相约而行,探雪。

出来时,凌晨两点。雪不大。街道很黑,道路隐约可见。一人一把雨伞,小心地行走。等我们上了山,雪突然紧了起来,可以很清晰地听到雪从伞上划过刷刷声,很密很骤。眼睛已经无法看清路。再之后,雪完全铺开,路面已经没有了。在山上,只能凭感觉一步一步地走。只是,视觉开始恢复。

心中的窃喜,无以名状。

很安静。我们彼此都选择沉默。只听着雪从伞上滑过的声音。然后,在某个地方停下,用心听细微却如骤雨一般的声响;用心感觉,这种天籁。整个天地,似乎我们两人。不。应该是整个天地就我一个人。感觉不到寒气,感觉不到潮湿,感觉不到自己,也感觉不到天地的存在。只有雪……

他突然问,这个时候你最想和谁在一起?我说,不知道。我想我是真不知道。他说了一个隔壁班上某个女孩子的名字,她是他的初恋。我想,那个时候我们彼此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念头:这个时候,我怎么和你在一起,而不是她?只是他的她是个具象;而我的她,只是一个抽象。仅此而已。

一个圈绕下来,天亮了。可以看到雪不再是一片片落了下来,而是一团团往下掉,有时候会有种错觉,那掉下来的就是一块水泥板块。把伞丢开,躺在雪中。或是用脚在雪地上乱涂乱划,莫名的图案与文字。之后,一阵疯跑。

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孩子!

六、现在。

那个时候,我们都有各式各样的计划与理想,同时因为这些计划与理想,我们又有着许多不同的外号。

我们曾经想办报纸。文章与图样都准备好了,终是因为没有钱,而夭折了;我们想练出一手好字,从废品店买了不少上好的毛边纸,终是鬼画符;我们想练得一身健壮,但是我们还是营养不良;最简单的梦想是,早餐能吃上两大碗泡粉,似乎那时候也没有成真。

不久前去看他,彼此说着高中时的事情,开怀大笑。他说,我好久没这样笑过了,这样真正开怀地笑。

他胖了不少,还是一样的矮。脖子却粗了不少,几乎和他脑袋一般粗。他还是喜欢搂着我的肩膀,说这样攀高。还问我的皮肤是不是还像空调一样,冬暖夏凉?

他终是没有和他的初恋情人走在一起。他说,他还来不及告诉她,就结束了。他又说,春节去看过她,早就嫁人了,有了孩子,见到他还一边聊天一边撸起衣襟给孩子喂奶。我想,他真不该去看她,连记忆都没有了。

我们仍旧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我们共同见证过彼此的过去,无论彼此承认与否,这些见证注定在我们这一辈子中永存,无法抹去。

我们也在不停地认识新的朋友,不停地在别人的人生中进出,也让别人在自己的人生进出。只是,那些都是过客,只有我们彼此是永远的邻居。我们相望,而不相守。

君子之交淡如水——清澈、透明、纯净、没有杂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