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拉漂的日子(3)

手帕口男人 收藏 1 74
导读:[size=12] [进藏] 朋友发来短信:将沿途看到的想到的,写下来。朋友说她没去过西藏,说这是她的梦想。朋友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进藏,因为那里是高原,在火车没有开通以前,进藏一次多么不容易,火车开通了天路,但依然有许多许多的人因为工作、身体、家庭、经济或者岁数等等的原因而不能进藏,西藏毕竟是这么的遥远,仿佛远在天的最边,成为许多人一辈子的想象和遗憾。 能写下什么,我对西藏一无所知,匆匆的就踏上了进藏的路。之前,我没有对西藏进行过任何的研究和了解,只是一时冲动的决定。是什么决定

[进藏]


朋友发来短信:将沿途看到的想到的,写下来。朋友说她没去过西藏,说这是她的梦想。朋友因为身体原因不能进藏,因为那里是高原,在火车没有开通以前,进藏一次多么不容易,火车开通了天路,但依然有许多许多的人因为工作、身体、家庭、经济或者岁数等等的原因而不能进藏,西藏毕竟是这么的遥远,仿佛远在天的最边,成为许多人一辈子的想象和遗憾。


能写下什么,我对西藏一无所知,匆匆的就踏上了进藏的路。之前,我没有对西藏进行过任何的研究和了解,只是一时冲动的决定。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想法和行动?冥冥之中是否早已注定。北京燥闷烦热的六月,让人身心疲惫,我只想远行,越远越好,去那没有地铁、没有尘埃、没有污浊空气没有人潮拥挤的地方,于是选择了西藏,这片我从未涉足的圣地。


城里,遇见的每个人都这么忙碌,都这么神经兮兮,都长着一副冰冷麻木或者茫然戒备的面孔。我很厌倦。是寻找心灵的归宿还是在逃避世俗,已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想走,只想离开,远远的。


火车上空间大了,干净多了,卧铺厢内最上层靠过道的那边是堆放行李的空间,这比以前过道上焊的铁架子要舒适整洁许多。从没坐过这么长时间的火车,48小时,想想也很无奈,但西藏在那方,神秘的高原在召唤,一种好奇驱使,旅途也变得不再乏味起来。《瓦尔登湖》这本书将一路伴随,很奇怪,这本书我买过好几种不同版本的中文翻译卷,但从来没有看完过,每每看不到一半就放弃了,因为干扰。心不在最静的时候,是无法阅读的。但我又是那么喜欢这本书,仿佛作者是写给我的,是专门为我而写的,每一个字都是从心底刻出来的。这么多年的东奔西走,早已习惯了冷清和寂寞,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不论是痛苦还是快乐,始终是一个人的,谁也分享不去,也走不进来。久而久之,一个人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内在的世界会被隐藏得越来越深。


人们上车后就开始忙忙碌碌起来,打水、如厕、洗水果、抽烟。不断的错肩,但相互间一直板着个脸。佛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于这一列行驶在天堂轨道上的列车空间里,不知道是多少年修来的缘份?但这缘份好像是被强迫性地拥挤在一起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是这么的不乐意,以及委屈。当然,还有一些年轻的面孔掩饰不住进藏的兴奋与好奇,将青春的笑容印在了洁净的玻璃窗上。陌生的距离和戒备,随着列车的前行以及时间难以打发的百无聊赖而悄悄改变着,直到进入格尔木境地景色大为改变的时候,人们的心情也同时疏朗开来。


恍恍惚惚思绪随着列车轨道的咣当声中飘进了夜色,北京早已经无影无踪。北京的工作,北京的人,北京的事,都被湮灭在了无尽的黑夜之中,让人头重脚轻的忽然疑惑起来,我在哪里?为什么?这是真的吗?这些困惑一波接一波的纠缠在脑海里,满是疑问。但是列车不管不问,只顾前行,把人间烟火无情的甩在了身后,连同我曾经的躯壳和灵魂。过道里广播已经停止,那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声音消失了,这让长夜变得愈加空洞,也让车间的梦愈来愈浓。这些年来,火车的环境和以前是大不一样了,打开水可以不用再拥挤和等待,厕所很干净,过道空间里还专门开辟了一个洗漱间,三个水龙头一字排开,安静期待着你的到来,就连吸烟区的墙壁上,还善意地安装了一个内嵌式的烟缸,垃圾的处理也方便和干净了很多。我在车厢之间的过道里独自吸烟,看着墙壁上诸如灭火器、开关等藏汉文字对照的那些说明,再次进入到一个恍惚的世界。而最近那节车厢里的几个男女戴着耳机的重音乐还能隐约传来,他们摇晃着脑袋随着药性的进展而进入他们自己妙曼的世界,其实他们不需要西藏这个天堂,西藏的天堂不属于他们,这是另一个世界,或许他们也不属于这个人间又离不开这个人间,所以才会这么的无聊和颓废。有时候人不是自己要堕落,或者喜欢堕落,而是找不到自己的支点而困惑吧。


想起了朋友交代的,要多看看妹妹,进藏的美女很多,而后还要汇报如何的秀色可餐。那么乘务员算不算?现在的乘务员也美丽多了,而且礼貌勤快。就连白天那个推着餐车的大姐,腰身和皮肤都那么的吸引人,几分妩媚动人的眉目神态,将这个初夏宛然。而在我乘坐的第十三节卧铺车厢,那个秀气娇小的检票员,虽然因我买的车票是需要站两小时才能换成卧铺的票,而坚决严肃地拒绝我进入这节车厢,但这并不妨碍我每次与她在过道会面时,多看她几眼的美好心情。


将近十年未坐过火车了,因为某一年的春运,是我记忆里的梦魇,而今一切都改变了。而天路上的火车更加舒适(但这也不是完全的,第二次从广州坐火车进藏的经历实在让人烦恼和愤怒,那是后话),一切都超乎了预期的想象,特别是乘务员的态度,把记忆里的那些恶劣印象完全改变了,礼貌周到的服务让我一时还不能适应过来。


我在哪里?窗内的灯光将窗外的夜色阻挡在一扇玻璃之间,一些村落和桥梁的灯火偶尔又与车内的灯火呼应,瞬间又被夜色扑灭。我的白天在哪里?提着行李随人流穿过候车室、穿过检票口、穿过地下通道的时候,我脑海里一片茫然,所谓的随大流,就是这样的。这让我想到了佛经里的一个典故:“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的寓言典故。如果领头的人错了方向,后面跟着的依旧是前赴后继的决然,国人在更多的时候确实很象绵羊,温顺而无主见地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随便网起一尾,都是一样呆滞迟钝充满迷茫的目光。


列车穿行在轨道的节奏声里,把我的思绪拉得瘦长,而后崩断。近十年了,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晃动,摇曳着静静的空间。奔行的方向,速度很快,而且带着一种义无返顾的气概,列车是个不知疲倦的勇士,不到目的誓不罢休,但是车内的人呢?什么地方才是归宿和终点?长夜是不说话的智者,这样的问题,只适合思考,当夜色还给安静的时候,你必须思考,通常却没有答案。


唯有等待黎明。


给朋友发个短信:“那些猪大多都睡熟了,我却那么清醒。”那些陌生的人们,偶尔在疲倦的睡梦中半张开眼睛,看看行李架上的行囊,接着又沉沉睡去。行囊各式各样,五彩斑斓,行囊里装着的会是什么?或许是乡愁,或许是爱,或许只是些普通的日常用品。而有些人,无聊地坐着,看着过道那一片昏暗的灯火,偶尔看看窗外,那黑黑的夜久不久会有几盏灯光掠过,衬得长夜更黑。


摊开一张火车站买的晨报,就象在候车的时候那样,随意坐在了车厢连接之间的角落上,掏出笔和本子,开始码字,并且还脱掉了鞋。我更象个不修边幅的流氓,却听见旁边抽烟的人与他朋友低声笑说:“你看,作家。”


我只是有点沉闷,因了卧铺车厢空间里那不能流动的混合着各种气味的沉闷。而且长夜里的人们都不爱说话,只用此起彼伏的鼻鼾声交流着各自的梦想。这让我很难堪,因为我没有过多的梦想,我还在流浪。我想我该做点什么,来打发这个漫漫长夜。于是想到了朋友,你说要看我在旅途上码下的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的随意和邋遢了。在候车的时候,我将自己脱了鞋子坐在地板上的坐姿很得意地告诉了朋友说我很惬意,因为可以忘乎所以的忽略掉人群,而且还说自己在到处乱看,到处都是美女。朋友狠狠的发来短信:不再理你!我猜她发短信的一刻,嘴边一定还笑着骂了句“流氓”。可是我真的很惬意,为这种久违的随意,为自己的可以无拘无束。朋友还曾提到过我即将奔赴的那个关于传说的城市,说那个城市有很多浪漫而无脑的女人,正适合你。我想朋友是弄错了,我要的不是那样的情调那样的生活,我并不高贵,也不小资,甚至不另类,在今天我更喜欢穿着大裤衩踢拉着拖鞋,随意行走在密密的人群里被湮灭和忽视,我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现在只是在努力找回自己,我的骨子里,就从来没有流过高贵的血,我只想找回我自己,哪怕会是那么的清贫。何况在天堂,谁又是高贵和卑微的呢。想告诉朋友此刻我很寂寞,想想还是算了,或许朋友此刻比我还寂寞。


烟已经燃尽了四根,停下笔的时候,就是铁轨咣当咣当不休止的呻吟,但这种声音,入于旅途中人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最好听的催眠曲儿,因为这让他知道自己在路上,家就在梦醒的地方。


我想我也该睡了,记起你的叮咛,车上的光线不好,别写太久。那么我就停下来了,而且笔里的墨水也要干了。再燃一根烟,想到黎明到来的时候,我就能看到窗外不一样的景色了,那么我就可以用目光刻录下来,将这个旅程刻成文字。还可以在你的梦里,抹上第一缕朝霞的颜色,那是天堂的颜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