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与军绿 第一章 接近无限荣耀 第四节 冯氏书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


潭轩的骄傲不是没由来的。事实正如他说的那样,潭轩自从前年开始就已经被公认是全校剑术最好的学生了。如今就连教这门课程的教员们也不得不钦佩他的天赋。不过就像将军府拥有很多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样,潭轩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有它的原因——府里一个看家护院的师傅其实是负责教授他和李磊剑术、骑术和射箭的老师。当然不论有怎么好的天赋、私家教师以及不懈的努力,能在冯氏书苑崭露头角还真是一件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事,因为冯氏书苑可不是一家普通的学校。

冯氏书苑历史悠久,以至于有关它是何时建立的都难以考证了。大家公认的一个说法是,很久以前冯家还仅仅是一个大商户,为了不让自己的下一代贪图享乐,不思进取,也为了巩固冯家的家族生意,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当时的族长想到请名士作先生,为家族里的孩童们讲学。后来随着冯氏家族的不断壮大,学堂也颇具规模,这种教育模式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于是不断有亲朋好友介绍来的学童到冯家上课。这便是冯氏书苑的前身——冯氏子弟学堂。这种家族式的学堂在大约500多年前出现了质的飞跃。冯家发现学校的盈利反而超出了原先的生意,而且经营学校的风险更小。于是当时的族长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冯氏子弟学堂更名为冯氏书苑,招收所有报名的学生,当然前提是要缴纳高额的学费。经历了500多年的时光磨砺冯氏书苑构建了一整套完善的教育体系。

大体上说,他把学生分入男生部和女生部。男生上午修习文学、历史、算术、几何、棋艺、音乐与诗词(合称六艺)、下午学习骑马、游泳、投枪、剑术、(合称四技)共十项。同时,由于女性在社会中需要依附男性,所以对她们的教育未成体系,且项目繁杂,除了家政、家庭管理更加特别强调了文娱和鉴赏方面等个人修养方面的培养。总之,由于管理严格,课程设置相当合理,学校又高薪聘请了很多有学识、有名望的人来教学,加之生源都有显赫的家庭背景,而且国家绝大多数的执政官、议会议员和近半数的将军都是这个学校的毕业生。所以用精英齐聚来评价这所学校一点都不过分,冯氏书苑被国人普遍看成是全国最好的学校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每名毕业生,学校都会给他相应的评价,并把这些忠告和勉励的话用极具哲理的方式表达出来,刻在给每名学生临别纪念金属牌的背面。这已经成为了这所学校另一个特色传统,也成为毕业冯氏书苑的最好凭证。不过看似跟随学生一生的赠言却不是书苑的唯一评价。后来大家才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校为每名学生都建立了档案,而且用量化的方式把一些学校认为优秀的毕业生推荐给官员们做助手。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在政坛能有一个很高的起步。至于那些档案到底写了些什么也就成了这所学校最大的秘密,人们甚至不到它们在哪儿,就连官员也只能看到学校为他们推荐学生的部分档案。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人们渴望知道的秘密还是一点点被部分挖掘出来。虽然其中不乏毫无根据的谣言,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学生们即将毕业的那一年里,每个学科都会有一些重要的考试会直接写进档案的量化成绩单里。老师会提前一周不加掩饰的提示学生们注意将有一次重要的考试。而今天,正好是这样一个日子。

看到潭轩如此放松,李磊不禁笑了,但随后感慨道:“那一定很精彩,哎!我真想和你们一起,哪怕仅仅是在远处看看也好啊!”

潭轩听出了其中的伤感,低声问:“难道真的必须每天下午都要到大夫那儿去吗?”

“当然不是,可如果我不去……”

潭轩知道李磊的难处,他由于身体原因已经停修所有可能造成大运动量的课程,所以如果下午再出现到操场,学校方面一定会不高兴的。况且依照惯例今天下午他应该到大夫那里做例行诊治,要是医生看到不他,又去通知李夫人,那就更麻烦了。此时面对好朋友期待的目光,潭轩觉得只要有能力,就应该担负这份责任。“办法?嗯,我们好好合计合计,总会有的。”

李磊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沉思片刻,潭轩建议道:“如果你乐意完全可以留下来,不过不能出现在操场上,你可以找诗词老师,他不是总强调好诗是情感冲破肉体的表达,而需要真切的体验吗?你就说想写一篇关于剑术竞技的诗,但苦于没有素材,所以想……”

“不错,那间教室在二楼,又正对着操场,视野很好。”

“而且六艺的课程都在上午,所以下午那里一定没人。”潭轩似乎也为自己能这么快想到办法而高兴。“至于那位名医嘛,交给李晶就行了。”

“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

果不出所料,中午吃饭的时候李磊就告诉潭轩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带着神秘的笑容说:“李晶听说后也要来看,我已经答应她了。今天下午你可不能让我们失望啊!”

听说李晶要来,潭轩胃里一阵搅动,说不上是欢喜还是担忧。勉强又吃了几口,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她不会被发现吧?”

李磊倒显得很有自信:“不会,那楼到了下午根本就没人,我又得到了老师的许可才进入的,再说万一有什么情况,我还能给她掩护……”

话刚说到一半,一个声音低声道:“谁用你们打掩护?你看我这样还会出什么问题?”

这话可把他们吓坏了,两人抬头一看,李晶居然打扮成书童的模样站在他们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怎么穿成这样!”李磊责备道。

“跟你一起去看他们剑术考试啊!别忘了那里可是男生部,我要是不打扮一下,怎么混进去呀?”

李磊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朝潭轩瞟去。

潭轩点点头,“放心,没人注意。”又对李晶说,“这主意挺不错。”

潭轩的表扬让李晶很得意。她对哥哥作了个鬼脸,“是不是知道我中午要来,你们特意和大家分开来吃的?”

李磊摇了摇头,用筷子点着桌上的菜说:“一边是贵族,一边是平民,你说我们应该座哪一边?”

“哼,不就是嫌父亲的出身低吗?一群仰仗死人发迹的寄生虫。有什么了不起!”李晶愤愤不平的说。“平民那边呢?”这话显然是冲着潭轩来的,看样子她对早上的争吵还是耿耿于怀。

潭轩朝热闹的人群瞟去,只见或站或坐聚集了不少人。其中衣着朴素有垂手而立的人都是仆从,依照数目看有的学生恐怕带了不止一个,潭轩苦笑了一下,“这排场怎么会是平民啊!钱多的都不知道怎么花了。我这穷样儿,哪能受欢迎呢?”

潭轩虽然是打趣的口气,可李磊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轻轻踩了李晶一脚。

“一群酒囊饭袋有什么好炫耀的。嗯,我听说每年剑术考试都有事故发生,你也别太玩命……”看来是这一脚果真起了作用,她巧妙的转换了话题。

“那怎么行?你们女孩子不懂,这剑术胜负只在毫厘之间,谁要还没上场就畏惧受伤,那肯定没戏。”他本来还满不在乎的,但看到对面那关心的眼神口气也软了。“嗯,我会小心的。你还不相信我吗?”

李晶不喜欢被人看作不懂事的女孩子,更不喜欢毫无诚意的搪塞。她心急火燎的问:“难道这次考试对你就真这么重要?”

“当然!我妈不想我去服兵役,所以……”潭轩说不下去了,无奈的耸了耸肩。

李晶身陷矛盾中,一下子就没词了。她知道李潭两家是世交,潭家伯伯还是因为救父亲而牺牲在北方战场的。这些年父亲在北方战绩显赫,官至大将军,统领北方三省军务。大哥也已经是将军了。可潭家却因为少了顶梁柱而家道中落。令人钦佩的是,潭家母子很有风骨,没有丝毫求人的意思。就是把潭轩接来和二哥一起上学,还是父亲亲自上门,跟潭母强调李家离学校近,而且有全国最好的剑术教师才有的结果。来到李府后的潭轩表现得非常自立,远不是那些富家公子所能及的。这种含蓄、内联、蓄势待发的品行很得李晶的欣赏。她确信一个生活在优越环境下却不享受它的人,其志向一定非常远大。今天他的话总算是验证了自己的看法。不从军,一定是要从政了,看来他对学校提供有限的几个做助手的推荐名额势在必得了。但那可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得到的。想到此,她不禁又有些担忧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