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无双 第一卷 风起秦末 第四十七章 匈奴

no1zhanlu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size][/URL] “参见城主!”年轻的超乎想象的匈奴使者在乌里哈台宽敞的毡包中恭敬的向他行礼,表现的如同绵羊一般恭顺,让沈铭很难将他和历史典籍中所见的凶狠如狼的匈奴人联系在一起。 “请起,不必客气,”乌里哈台伸出手来,遥遥的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人总是能够很快的适应眼前的环境,何况是做一个上位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


“参见城主!”年轻的超乎想象的匈奴使者在乌里哈台宽敞的毡包中恭敬的向他行礼,表现的如同绵羊一般恭顺,让沈铭很难将他和历史典籍中所见的凶狠如狼的匈奴人联系在一起。

“请起,不必客气,”乌里哈台伸出手来,遥遥的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人总是能够很快的适应眼前的环境,何况是做一个上位者呢?在执掌了大权之后,乌里哈台已经成长为一个像模像样的城主了。

“贵使远道而来辛苦了,不必客气,请坐,”从小跟随父亲接触了许多中原文化的乌里哈台说起话来比起寻常的游牧民族多了几分柔和,显得彬彬有礼,倒不像是个塞外蛮人。

那匈奴使者显然也有些讶异乌里哈台所表现出来的模样,不过脸上的惊讶表情少瞬即逝,恭敬的再次行礼,“谢城主。”

这人年纪不大,城府却很深,在一旁的沈铭暗道,这样一个人,这样的人才,匈奴有多少?尽管并未和匈奴有过直接的接触,可是沈铭在潜意识里是将匈奴作为假想敌的,因此观察的格外细致。

乌里哈台和忽严,那个匈奴使者开始了连篇的废话,废话似乎是政治家们必备的本领,即便是塞外的游牧民族也沾染了这个不好的习惯,当然,他们还是直截了当的多。

忽严此次出使月氏,乃是每年的惯例,不仅因为月氏现在比匈奴强大,双方要搞好关系,更加重要的是匈奴可汗的儿子还在月氏作为质子,借机探望一番。在回去的路上,路过启罗城,作为目前月氏最有势力的几个人之一,乌里哈台当然是他要拜访的对象,和这样的月氏重臣搞好关系,总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沈铭却觉得这不仅仅是“顺路”拜访而已,因为忽严为乌里哈台献上了一匹骏马,一柄宝刀,还有四名匈奴美女,这怎么看着都像是专门准备的吧?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所以沈铭不仅在怀疑,匈奴人结好乌里哈台是想要做什么?

乌里哈台却是没有想那么多,年轻人总是喜欢别人表示出对自己的恭敬,而且匈奴人的礼物着实让他很是喜欢,于是,大喜之下的乌里哈台宣布大排筵宴,招待匈奴使者。

这次的宴席之在露天举行的,尽管已经是冬天了,但是在无数巨大火堆的周围,在几碗烈酒下肚之后,每个人都感觉不到寒冷,反而是只觉燥热,因为火堆旁那些身着单薄衣衫妖艳热舞的美女,或者是因为些别的什么,谁知道呢。

天气很好,没有风,没有云彩,月光直接照射在大地上,配合着火光,到处一片光明,有若白昼。

似乎现在的月亮要亮一些,沈铭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满脸通红的乌里哈台和忽严鬼扯着,一边这样想到。

秦焰方在沈铭身边慢条斯理的喝着酒,吃着香喷喷的手把羊肉,要有兴致的看着狂欢中的月氏人和匈奴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但是眼神有些放空,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或许他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里,而是回到了遥远的中原,急着振兴师门。

“忽严兄弟,给你介绍一下,”乌里哈台拉着忽严走向了沈铭这边,和忽严已经俨然以兄弟相称了,这让沈铭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直肠子的汉子啊,怎么对人就没有一点戒心呢?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曾经空手杀了两只绿原王者的伟大的勇者,沈铭!”乌里哈台“张牙舞爪”,满脸兴奋的向忽严介绍着沈铭。

“哦?”忽严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敬畏。草原上的人最是尊敬勇士,能够徒手杀死两只绿原王者,那是真正的勇者,无论在哪里都是值得人尊敬的。

“能够见到这样伟大的勇者,是忽严的荣幸。”

“哪里哪里,太客气了,”沈铭突然发现,忽严似乎也和寻常的草原人有着些许的不同,少了些粗犷,多了些细致,这让他对这个人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在一番寒暄之后,沈铭发现,忽严这人绝对是个人才,哪怕在中原,他也是一个成色十足的人才,虽然才见面没多久,说过的话还不到十句,可忽严却像是和沈铭认识了许久一般,整个一个自来熟,而且他和人拉起关系来,丝毫不让人感到有任何不适,而是让人如沐春风,一会儿过后,好像也觉得自己和他应该是十分熟稔了才对。

和忽严比起来,乌里哈台就像是一个青涩的苹果,虽然很快便会成熟,但是现在却太过稚嫩了,沈铭还怀着一丝戒心,他却已经完全敞开了心房,这让沈铭感叹不已,这孩子还是太纯洁啊,哈木伦死的太早了。

尽管沈铭还有着一丝戒意,不过忽严劝酒的功夫实在太好了,每一句话都让你不得不喝,几杯烈酒下肚,沈铭也不禁有些头晕,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快点把内功练好,到时候也能学着武侠小说中一样用内功逼酒,到时候自己可就是千杯不倒了,虽然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到,不过现在总是能幻想一下的,因为他的头已经有些晕了,而乌里哈台则是连舌头都有些大了,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秦焰方都被灌了几杯,一脸的无奈。

可是,忽严却还清醒着,虽然沈铭有些晕了,虽然忽严掩饰的很好,可沈铭还是看到了他铮亮的眼睛,那绝对不是一个醉酒的人能够有的眼神,这人好深的城府!他来到启罗城究竟想要做什么?

一夜,宾主尽欢,一直喝到了大半夜,烂醉如泥的乌里哈台被人抬着回去休息了,一副不胜酒力模样的忽严也在两个美女的搀扶下走了,头晕目眩的沈铭朝秦焰方使了个眼色,自己却是撑不住了,跌跌撞撞的回去乖乖睡觉,有秦焰方在,他一切都不需担心。

第二天一早,沈铭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秦焰方坐在自己身边,两眼有些乌黑,显然是一夜没睡。

看到沈铭醒来,秦焰方递过一碗清水,沈铭喝了一口,冰凉彻骨,想是刚刚打来的井水吧,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怎么样,昨天晚上他们有什么动静?”沈铭问道。

“什么动静也没有,”秦焰方耸了耸肩,脸色有些古怪,当然不会是什么动静也没有,昨晚他跑去忽严落脚的毡包外监视了一夜,听了半宿的淫靡之音,显然那位匈奴使者虽然喝多了,却也没有浪费乌里哈台的美意,将两个美女折腾的够呛。身为自重身份的高手,这不能不让秦焰方有些尴尬。

看到秦焰方的脸色,沈铭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笑了笑,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些犯嘀咕,难道他真的没有任何企图?

“不用担心了,他们已经上路了,今天一大早就向乌里哈台辞行,赶回匈奴去了,”秦焰方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沈铭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仍是感到有些不对劲,不过既然人都走了,想必也不会对启罗城,对乌里哈台做出什么了,再多的事自己也管不了了,爱干嘛就干嘛吧。

“沈铭?你起来吗?”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李瑶。

秦焰方冲沈铭笑了笑,起身往外走去,显然是不想当电灯泡了,不过这样识相的举动却是让沈铭脸上一热,看来连秦焰方也看出来了。

不一会儿,李瑶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盆水,正自往外冒着热气,一块干净的棉布搭在胳膊上,施施然向沈铭走了过来。

“怎么,酒醒了?头疼不疼?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啊,”李瑶一脸的嗔怪之色,让沈铭心中受用无比,连道不碍事。

“给你,擦把脸吧,”李瑶将浸湿的棉布递给沈铭,温柔的让沈铭感动的想哭,看来自己的一番努力没白费啊,不枉来一趟塞外。

现在尽管两人都没有明确的说出过什么,不过沈铭早对李瑶生情,李瑶是个聪明人,自然也明白,而且她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原本理想中的夫君扶苏也不在人世了,可以说现在她稍能有些依靠的就只有沈铭了,在确信沈铭不是杀害自己爹爹的凶手之后,李瑶开始感激沈铭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而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这种感激之情开始渐渐的转变,尽管她自己没有朝那方面去想,不过事实上感激正在渐渐的化为爱意,在不知不觉之中。

当初李瑶喜欢上扶苏,一来是双方的家长想要将两人撮合在一块,二来李瑶生长在深宅大院之中,也没有什么认识同龄男子的机会,因此见到优秀的扶苏为其吸引也是很正常的,现在和沈铭在一起的时间久了,而且对方又是这样在乎自己的一个人,李瑶的心思转变也实属正常。

沈铭用力的擦着脸,心中满是幸福的感觉,现在李瑶和他说话越来越轻松了,已经渐渐的恢复成了自己第一次见到那样的俏皮可爱的小女生模样,他心里也越来越欢喜,李瑶最终能不能和他在一起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这样一个女孩沉浸在仇恨中无法自拔,那不是她应该有的生活方式。

“哎?那是什么?”就在沈铭擦完脸准备起身的时候,李瑶突然指着他的身下,轻声叫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