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美国潜艇作战简史

国产AK47 收藏 2 4212



前言


对于许多二战老兵来说,几十年前那场惨烈的太平洋战争至今仍历历在目,美国海军尤其是美军的航空母舰在战争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至于二战中的美国海军潜艇部队,多数人认为其作用是有限和辅助性的。其实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岛屿国家——日本,从战争一开始其关键的海上运输线就处于威胁之下。可以说,日本伴随着源源不断的掠夺和进口战略物资而推动战争,而又随着一艘艘满载战略物资的船只被送进海底而输掉了战争。真正摧垮日本人战斗意志的并不是麦克阿瑟和尼米兹的跳岛作战以及对日本城市的战略轰炸甚至原子弹的使用,而是日本战争资源的彻底枯竭。二战期间,日本总共损失了超过1000万吨的各类商船和货轮,美国潜艇的战绩占到了其中的54%,而美国海军潜艇部队官兵人数仅占美国海军力量的1.6%。若不是受到持续不断的技术和战术问题困扰,其战绩将会更高。如果说在这场海上交通线之战中日本人遭到完败的话,胜者无疑是美国潜艇。


艰难的起步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潜艇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进攻武器,但美国海军直到战争爆发前还没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不久,德国潜艇四面出击,沉重打击了盟军的海上交通线,美国人终于发现了潜艇在侦察和反舰作战中的巨大作用,并计划在菲律宾海投入潜艇力量用于掩护水面编队作战。为了与水面舰队协同作战,这种潜艇应拥有21节的航速,这就需要一种具备在太平洋海域作远洋航行的新型潜艇, 称之为“舰队型潜艇”。




二战前系留在港口的P级潜艇,摄于上世纪30年代


当时正在建造中的S级和T级潜艇性能并不能满足要求。排水量为854吨的S级艇航程仅5000海里;T级排水量达到了1100吨,但设计上有缺陷。这两种潜艇马力有限、武器装备落后,很快就退出了一线使用。这时,美国海军认真研究了德国海军巡洋潜艇——U 139型潜艇并以此为参考开始进行新型潜艇的设计,新的潜艇排水量将达到1930吨,艇上安装有6具鱼雷发射管以及甲板炮,航程可达13000海里。美国人坚信这种完全超越以往潜艇的全新设计能够满足海军的要求。在对一艘于1919年2月投降的德国潜艇——U 139型中的U 140号潜艇进行为期两年的测试同时,美国海军自己的V级潜艇也于此期间开始了设计建造。1924年,V级首艇下水,潜艇性能较T级有很大提高,但仍有改进空间。在其后的17年里,美国海军又设计建造了5级不同的潜艇。遗憾的是,V级艇的航速无法达到整个水面舰队的水平,为后者提供水下侦察的任务也无法有效遂行。不过此时的美国海军还是坚持认为潜艇的首要任务是配合水面编队的作战,而非针对运输船队的破交战。


美国海军需要的潜艇在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才出现,这就是“鼓鱼”级。“鼓鱼”级艇拥有作为“舰队型潜艇”具有的更高航速和更大航程,但它作为舰队潜艇本身的战术思想却从未有机会实践。珍珠港事件促使美国人开始认真思考如何有效运用自己手中的潜艇,从这时起,美国潜艇开始作为一种进攻性武器出现在太平洋上,自由猎杀出现在视野中的敌水面舰船目标。


大战之初的美国潜艇部署的过于分散,又没有统一的指挥,数量也不足。总共10艘P级潜艇中的7艘和所有16艘“鲑鱼”级潜艇都被调往马尼拉,加入那里的6艘S级艇以增援菲律宾的防御,更多的S级艇则被调往北大西洋海域。到1941年12月1日止,太平洋潜艇部队司令部仅拥有V4到V9、3艘剩余的P级以及12艘新的“鼓鱼”级艇这21艘潜艇,而其中可以立即使用的只有11艘,其余的多半在整修。有趣的是,美国潜艇的艇长们在首次与敌舰接触时多半过于谨慎,这可能是来自攻击敌水面编队的危险性被过分夸大的原因。由于一旦被击中就意味着灭顶之灾,美国艇长们总是在足够安全的水下深度和足够远的距离上用水声探测器寻找目标,这种攻击往往很难奏效。美国潜艇前几次与敌舰遭遇均来自100英尺深度以下的声纳接触,艇长们没人愿意打破长久以来的作战定势而上浮到潜望镜深度或浮出水面展开攻击。这样,部署在珍珠港的11艘美国潜艇的首次战斗巡航仅取得击沉4艘敌舰的战果。


另一个严重影响美国潜艇作战的因素就是贯穿整个二战期间的鱼雷故障问题。美国参战时装备的鱼雷是MK 14型蒸汽鱼雷,这种鱼雷安装有MK 6磁感应引信以确保鱼雷在经过目标龙骨下方时起爆,其威力足以摧毁除重型目标以外的所有水面舰只。MK 6引信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研制成功,当时被视为高度机密。为了防止机密外泄,连海军作战部队都没有安排这种鱼雷的操作训练和射击试验。1939年到1940年间,英国和德国几乎同时发现磁性引信工作可靠性较低而相继停止了使用,但美国人未予以足够重视。不久,美国海军“重牙鲷”号潜艇在首次战斗巡航中发射了首发鱼雷,但鱼雷过早起爆。艇长泰雷尔.雅各布随即拆掉了艇上所有其余鱼雷上的磁感应引信改装备用的触发引信,并调整了定深装置。然而在接下来的4次攻击中,“重牙鲷”号共发射14枚鱼雷,无一起爆。雅各布认为原因可能是MK 14型鱼雷的定深装置或触发引信故障。当潜艇返回爪哇时,马尼拉已经失陷,雅各布本人因为拆除引信的行为遭到海军内方面的批评,他提出的对现役鱼雷进行系统试验的提议也被搁置。在其后的一次战斗巡航任务中,潜艇无一战绩,雅各布不久也退出了海军战斗生涯。这一系列事件成为了美国鱼雷危机的开端。


低潮与转机


这一阶段也有对战局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由于英国方面在破译密码和追踪德国潜艇方面取得了极大成功,美国人为自己在追踪日本海军动向方面进展不大而深感惭愧。于是美国海军无线电情报部门加大了工作力度,对日本海军战舰的位置的侦察和评估方面开始取得成效。基于获得的一系列正确的情报,美国海军“鮈鱼”号潜艇被部署在日本海军“伊-173”号潜艇可能出现的航线上,伺机发动攻击。


1942年1月27日,伊-173按预定时间出现在“鮈鱼”号正前方,后者于是迅速将其击沉。伊-173号是日本海军在二战期间被美军击沉的第一艘作战舰艇,更重要的是,它也是后来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的“Ultra”情报网络取得的第一个战果。




美国海军“三叶尾鱼”号潜艇,摄于1945年3月23日。该艇战绩排名第4


在西太平洋,日军进展十分迅速,美国海军水面编队被迫撤往爪哇,仅派太平洋舰队中的潜艇部队守卫菲律宾。正在码头整修的“海狮”号潜艇被日军飞机的炸弹命中而遭受重创,不久被迫自沉,这是美军在二战中损失的第一艘潜艇。在其后的作战中,美国潜艇不断受到鱼雷问题的困扰。1941年12月里,太平洋舰队的22艘美国潜艇向28个目标共发射了70枚鱼雷,仅有一枚命中,取得的战果仅有S38号潜艇击沉的一艘5000吨的商船。与此同时,军方高层的错误决定也在影响着美国潜艇的发挥。在麦克阿瑟的命令下,潜艇部队被要求运送补给物资增援菲律宾的柯雷吉多尔岛。很显然潜艇并不适宜执行这种任务,每艘潜艇仅能运送岛上部队一天的给养,而相当数量的作战潜艇被抽调来执行这一任务,效果仍显很大不足。1942年春,给养匮乏的柯雷吉多尔岛失陷,太平洋舰队基地也随之撤往澳大利亚。


1942年6月的中途岛战役被认为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其间12艘美国潜艇被部署在中途岛附近海域,其中4艘曾与敌舰遭遇。“缸鱼”号甚至进入到日军海军编队的中心区域并上浮到潜望镜深度,潜艇齐射了全部4枚艇首鱼雷,其中1枚未能出管,2枚从目标下方经过,第4枚击中目标但未能起爆。相反倒是日本海军“伊-168”号击沉了受损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和“哈曼”号驱逐舰。尽管日军在中途岛遭到溃败,但在阿留申群岛的佯攻却取得了成功,日军相继攻占了吉斯卡岛和阿图岛。在这一地区作战的美国潜艇是10艘S级艇,各艇均未能发现日本舰队,却损失了S27号——该艇由于恶劣的天气不慎触礁搁浅。7艘舰队潜艇于是被立即派往阿留申群岛海域增援,其中霍华德.吉尔默指挥的“鲈鱼”号潜艇击沉了一艘驱逐舰并击伤另外两艘,“棱尾螺”号也击沉一艘驱逐舰。


1942年6月里还有另外一个转折点,那就是新任的太平洋舰队潜艇部队司令查理斯.洛克伍德的到来。此人是V3号潜艇的首任艇长,后来又于1936年负责指挥整个P级潜艇编队。洛克伍德花了很大功夫抵制美国海军把潜艇部队作为水面舰队辅助作战工具的做法,坚持把潜艇作为独立的作战力量加以运用。洛克伍德上任后第一件大事就是对MK 14型鱼雷进行细致的深水航行试验,试验结果表明该机构工作基本正常,但也对一些小问题进行了修正,而鱼雷的磁感应引信仍有问题。洛克伍德还对潜艇部队的艇长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并鼓励艇长们在作战中采取积极主动的战术。


此时的西太平洋,日本潜艇看起来战绩更为突出。美国潜艇当时最大的战绩是S44号艇在1942年8月10日的卡温附近海域击沉日本海军 “加古”号重巡洋舰。相比之下,在8月的剩下两周里,日本潜艇发射鱼雷重创美国“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使得其返回港口修理长达3月之久,同时还重创美“北卡罗莱那”号战列舰并击沉“黄蜂”号航空母舰。


8月,由于美国海军计划用澳大利亚西海岸的太平洋舰队基地里的舰队潜艇替代在所罗门群岛作战的数量已显不足的S级艇,洛克伍德的15艘艇中的7艘被调往布里斯班,而这里并不适合潜艇发挥。而位于吕宋岛和台湾之间的吕宋海峡附近海域才是往返于日本与其他目的地之间的重要海上交通枢纽所在。遗憾的是美国潜艇并没有被派往这一海域作战,而是奉命前往各港口附近水域执行巡逻任务,而这一海区往往水深较浅,敌反潜力量也较强。1942年7月到9月间,11艘美国潜艇被派往位于特鲁克群岛的日本海军基地附近海域巡逻,其间发现大量攻击目标,但仅取得击沉8艘的战绩,而每一艘潜艇均遭到过不同程度的深弹或炸弹攻击。只有“蓝鳕鱼”号取得了击沉12000吨的日本海军“巴西丸”号航空母舰的突出战绩。




“鲻鱼”号被誉为“驱逐舰杀手”,图为1944年4月1日在近岸执行一次救生任务


与此同时,为了环节所罗门群岛的压力,两艘吨位较大的老式潜艇——“舡鱼”号和“鹦鹉螺”号搭载一支海军陆战突击队员前往梅金群岛作战,攻击取得了成功,第2海军陆战突击营的200余名队员摧毁了一个日本水上飞机基地,同时还击毙了岛上70名守卫日军。但此举并未真正缓解所罗门群岛方面的压力,倒是引起了日军的注意。一年之后,塔拉瓦和梅金群岛相继被日军攻占。




梅金群岛登陆作战成功后,“舡鱼”号、“鹦鹉螺”号和“独角鲸”号又进行了一次尝试,目标是阿图岛。图为1943年4月30日在鹦鹉螺”号上进行的一次登陆作战演练,作战行动于1943年5月11日展开


1942年底的美国潜艇部队迎来了一次不小的改观。一大批新式的“加托”级潜艇进驻珍珠港,而老旧的潜艇则退出作战序列转而执行训练任务,或是执行一些特种任务。新型的SJ水面搜索雷达开始陆续装备部队,这对于改善潜艇的导航与攻击能力十分重要。此外,一批年轻有为的艇长开始加入指挥官的行列,这将极大提高潜艇部队的战斗力。1942年里,美国潜艇总共击沉180艘日本舰船,总吨位725000吨。而同年德国潜艇的战绩则令人乍舌地达到了1160艘盟军船只,总吨位共计6000000吨!




1944年5月30日,“叉尾带鱼”号潜艇启程执行首次战斗巡逻任务。该艇是典型的晚期型“加托”级艇


1943年的作战情况和鱼雷问题的终结


时间进入到1943年,洛克伍德开始思考如何调整自己手上的人员和装备。他将太平洋潜艇司令部改在澳大利亚西海岸,布里斯班也任命了新的指挥官——吉米.怀夫,同时还下令各艇由司令部统一指挥行动和作战,每艘潜艇的确切位置都必须及时向司令部报告。不幸的是这一点日本人也很关心,他们无时不刻都在窃听这些无线电通信。


1943年的头两个月损失了4艘美国潜艇,还有2艘遭受重创。美国海军的注意力此时开始放在了太平洋中部的跳岛作战上。布里斯班的7艘潜艇奉命返回珍珠港,澳大利亚的潜艇基地逐渐失去了它的重要性。在返回珍珠港的潜艇中,“石乔鱼”号成了大战中最知名的潜艇之一。在该艇前往新几内亚执行第三次战斗巡逻任务时,“石乔鱼”号击伤一艘日本驱逐舰。不久又遭遇一支日本护航船队,“石乔鱼”号击沉所有4艘船中的三艘。在返航途中,由于鱼雷用尽,“石乔鱼”号还用甲板炮击沉一艘货轮。在这一系列战斗中,艇长默顿制造了一起引起广泛争议的事件:在被击沉的日本船只中,有一艘是运兵船,默顿竟下令用艇上轻重火力射杀了大批海面上的幸存者。他对此的解释是,这些幸存者都是作战士兵,很可能被营救后重新投入对美作战中。所以同样身为军人,他本人有责任消灭对方。尽管这一事件在当时的国际社会引起了很大的争论,美国军方却一直保持缄默,未对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石乔鱼”号潜艇艇长默顿在指挥塔上


1943年上半年,由于意识到单艇游猎战术很难奏效,美国潜艇也展开了一些类似德国潜艇“狼群”战术的尝试。美国海军情报部门曾在拉包尔以北海域发现一支日本护航船队,吉米.怀夫便下令派遣一支由三组双艇编队组成的艇群前往拦截,以试验潜艇集群作战的可行性。但试验未获成功,该艇群仅击沉四艘日舰。这固然有日本海军提高了反潜能力的因素,但主要还是因为美国潜艇间的战术配合尚不成熟和经验不足所致。当时各艇之间没有制订具体的攻击战术,甚至没有相互之间的通讯。


这一时期的鱼雷问题仍在困扰美军的潜艇。1943年4月8日,约翰.斯科特指挥的“金枪鱼”号潜艇设法潜入到三艘日本海军航空母舰编队中央区域。由于对MK 6磁引信的不信任,艇长斯科特将鱼雷深度设定到了较浅的水深位置上,并依次向目标发射了10枚鱼雷。令他惊异的是,其中6枚鱼雷过早地起爆。其余4枚鱼雷中又有3枚错失目标,仅1枚鱼雷命中。这次攻击所取得的战果仅仅是击伤“大鹰”号航空母舰,同行的“飞鹰”号和“隼鹰”号航空母舰均毫发无伤。在对这次失败的攻击的分析中,海军方面并不认为是MK 6引信的过错,而可能只是使用犯法不当造成的。况且以冷血无情和战功卓著而闻名的艇长默顿对鱼雷也并无不满,“石乔鱼”号在最近的一次战斗巡逻中击沉了9艘日舰,总吨位共计20000吨。


但默顿不久也遇到了麻烦。“石乔鱼”号在前往千叶群岛的第五次战斗巡逻任务中击沉了3艘日本船只,但同时也有更多的目标因为鱼雷的故障而侥幸逃脱。返航后,默顿向洛克伍德详细汇报了他对MK 6磁引信的担忧。在此之前也有几位艇长提到同样的问题,但这次终于被美军的王牌艇长提出来,可见其严重性。此时洛克伍德的忍耐也到了极限。6月24日,洛克伍德下令禁止使用MK 6磁引信,美国潜艇的鱼雷问题初步得到缓解。




位于梅尔群岛海面上的“石乔鱼”号潜艇,该艇正准备进行第六次战斗巡逻任务,摄于1943年7月14日


1943年7月24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由丹.达斯皮特指挥的“黑鱼”号潜艇发现了捕鲸船改装的19000吨级 “东南丸”号油轮。达斯皮特下令齐射艇首4枚鱼雷,其中2枚命中。达斯皮特在潜望镜中观测到了鱼雷击中目标产生的巨大水柱,但目标并没有停止航行。于是潜艇再次发射了2枚鱼雷并且全部命中,这次目标开始冒出浓烟并且放慢了航速,但却迟迟没有下沉。由于急于击沉这一巨型目标,达斯皮特在接下来的21分钟内向“东南丸”号相继发射了9枚鱼雷,全部命中目标,但却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东南丸”号总共被13枚鱼雷命中,但毫无损伤。达斯皮特保留了最后一枚鱼雷返航,并向洛克伍德汇报了这次事件的经过。在仔细检查这枚鱼雷后,洛克伍德命令一艘新服役的潜艇在近海进行了艇上鱼雷的试射,果然又出现了哑弹。经过检查,发现鱼雷的引信在撞针撞击引信帽之前就已经变形。达斯皮特看到的水柱是鱼雷上空气瓶破裂时产生的,实际上13枚鱼雷中仅有一枚真正起爆。在其后的陆地试验中发现,如果鱼雷击中目标的入射角为90°时,引信几乎百分之百失效。随着鱼雷入射角度的增大,鱼雷起爆的概率也随之增大。至此,鱼雷问题的原因终于被找到,海军方面开始着手改进自己的鱼雷,潜艇部队也开始进入收获的时节。




美国海军“黑鱼”号潜艇返回码头,近处是“鳅鱼”号


1943年7月,洛克伍德认为太平洋舰队的潜艇进入以前的“危险水域”(即日本与中国之间的狭长海域)作战的时机已到,于是首次派出“大鲹鱼”号、“长尾鲛”号和“蝎子鱼”号前往这一海域作战,但战绩不佳,仅击沉2艘小型货船。8月里,三艘潜艇协同“石乔鱼”号再次出击,仅“长尾鲛”号击沉了3艘小型船只,“石乔鱼”号空手而归。心有不甘的默顿于9月再次出航,这次终于有所斩获——“石乔鱼”号击沉了4艘日本船只。但不幸的是,默顿没能返航,潜艇在通过拉佩鲁兹海峡时遭到一架日本空军飞机的攻击而沉没。默顿当时是美国海军潜艇部队的头号王牌,由于在这次战斗中的丧生,战后进行的战绩统计中默顿最终位列第三,排名前两位的艇长分别是“海马”号艇长斯雷德.卡特和“刺尾鱼”号艇长迪克.奥.剀恩。


布里斯班基地的潜艇部队于1943年11月里也进行了一些集群战术的尝试,“加托”号、“刺鲅鱼”号、“拉顿”号以及“鳐鱼”号在拉包尔和帕劳群岛之间伏击了一支护航船队,结果较上次大大令人鼓舞:全部5艘目标船只中有4艘被击沉。尽管取得了这次以及在12月里的又一次作战成功,从结果上看潜艇的攻击力似乎仍有不足。但考虑到日本的护航船队一般没有盟军规模那么大,所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情况在这一点上有很大不 同。还有一个因素来自美军潜艇艇群本身——美军潜艇数量较少,排水量较大,相比德国潜艇而言对作战损失更为敏感。不过,自1943年11月起,这种状况也得到了改变,尽管开战以来损失了22艘潜艇,但此时的美军潜艇总数已达95艘,并且平均每月都有4艘新艇服役。


1943年底的美军潜艇力量还有更大改观,整体规模不断扩大,潜艇的建造速度大大超过损失数量。相比之下他们的同行和敌人——日本潜艇还在承担运输任务。在整个1943年里,美国潜艇共击沉总吨位超过1500000吨的商船,使得日本的物资进口减少了15%。美国军方对潜艇部队的看法较以前也有很大转变,美军潜艇开始在吕宋海峡附近水域作定期战斗巡逻,并且重点打击通往日本本土或岛屿的油轮,战绩也不断飙升,潜艇部队官兵的士气也为接踵而至的胜利而受到鼓舞。1943年底美国潜艇还开始承担一项新的重要任务,这就是打捞营救落水的美国海军飞行员。到大战结束前,共有86艘潜艇执行过营救任务,共救起380名海军飞行员。




“刺尾鱼”号潜艇在1944年4月里进行的第2次战斗巡逻任务中在特鲁克岛附近海域救起22名美国海军飞行员,该艇战绩在美国海军潜艇部队中排名第二


1943年底还发生了一件具有讽刺意味的事。美国海军“杜父鱼”号潜艇在其第9次战斗巡逻中被日本海军 “山云”号驱逐舰击沉,近一半艇员落水后被俘,并被押送到特鲁克岛,另一半艇员被俘后被转移至日本海军“云鹰”号和“冲鹰”号护航航空母舰上,这两艘日本航母随后驶往日本本土。在途中遭遇正在巡逻的美军“旗鱼”号潜艇。“旗鱼”号随即发射鱼雷将“冲鹰”号击沉,这也是大战中被美国潜艇击沉的第一艘日本航空母舰。“旗鱼”号带着胜利的荣誉返回珍珠港,但直到战后,艇上的官兵才得知“冲鹰”号上有将近一半“杜父鱼”号的艇员,然而自己却将他们送进了海底。


走向胜利的潜艇作战


1944年上半年,美军已在太平洋战争中完全占据上风,菲律宾海大海战和马里亚纳海战将日本海军舰队损耗殆尽,尤其是海军航空兵力量损失惨重。日本海军仅有的5艘重型航空母舰中的3艘在战斗中被击沉,而其中两艘是美军潜艇所为,分别是科斯勒指挥的“鲹鱼”号击沉的“翔鹤”号以及布兰查指挥的“大青花鱼”号击沉的“大凤”号。6月,由于美军潜艇对日本油轮的打击力度逐渐加大,日本不得不将主力舰队的基地改在距离婆罗洲油田较近的林加群岛和塔威塔威岛,而这一变化反而更有利于澳大利亚的美军潜艇展开阻截行动。此外,由于燃料的严重短缺,日本海军不得不严格限制其海军航空兵的飞行训练活动,其带来的不良影响在“马里亚纳火鸡大屠杀”中得到了鲜明的印证。为了躲避美国潜艇的打击,日本人不但缩短了海上油料供给航线的长度,为了节省时间还采取了直接使用婆罗洲油田未精练的原油而不是爪哇和苏门答腊岛的成品油为船只进行油料补给。这里出产的原油采自浅层地表,较通用的海军专用油料含更多的易挥发易爆炸成分,装载这种燃油的船只被击中后更容易产生爆炸,往往一枚鱼雷就可以导致一艘大型船只的沉没,“大凤”号的沉没和菲律宾海战的结果都是很好的例子。


战争进行到这一阶段,胜负已成定局。随着数量的不断增加,美国潜艇在打击日本海上运输线的同时还展开了一系列特种作战和侦察任务,出海执行战斗巡逻任务的潜艇数量达到了140艘。到了1944年中期,日本船只的损失已经达到了平均每月50艘的程度,物资进口数量已经远远低于维持战争需要的最低水平,但日军的抵抗仍在继续。


珍珠港的美国潜艇此时转移到了马绍尔和塞班岛进行加油和物资补给。1944年10月23日晨,美国海军“鲮鱼”号、“镖鲈”号和“真鲷”号潜艇在巴拉望岛附近海域击沉两艘重巡洋舰并击伤另外两艘。两天后,美军潜艇再次击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日本海军的水面舰队也不断遭到美军潜艇的沉重打击。11月,日本海军“金刚”号战列舰被美军潜艇击沉。一周后,刚刚出海的日本海军“信浓”号航空母舰被美军“射手鱼”号潜艇击沉。1944年全年,美军潜艇共击沉7艘日本海军重型航空母舰,击伤一艘。与此同时,1944年9月到1945年1月间,日本本土由印尼得到的海上燃油补给量也由700000吨锐减到了200000吨。




“鳅鱼”号于1945年7月4日返回珍珠港,该艇于1944年11月17日在中国黄海济州岛以西击沉日本海军“神鹰”号航空母舰,该艇战绩最终排名第5


到了1945年上半年,美军潜艇的战绩开始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大型目标的减少造成的,潜艇的攻击目标越来越多的是中国沿海和日本海附近的较小的运输船只。由于在浅海海域作战的危险性,自1943年10月以来美国潜艇一直未敢进入日本海。1945年1月,美国海军“石首鱼”号潜艇潜入日本海,击沉一艘货轮并击伤令一艘。艇长基恩.福拉奇因此荣获战斗荣誉勋章。6月,借助新服役的雷达设备,一支由9艘潜艇组成的美国潜艇群再次进入日本海,共击沉23艘船只,此外还包括日本海军“伊-122”号潜艇,总吨位共计55000吨,自身仅损失一艘。此后又有一支由7艘潜艇组成的艇群进入日本海巡逻,其中有一艘潜艇甚至突破了日本海军在对马海峡设置的雷区,但就在这个时候,战争结束了。可以设想,如果战争继续下去,整个日本海将被美国潜艇牢牢控制。据统计,在整个二战期间,美军潜艇共击沉日军1113艘商船,总吨位共计超过532万吨。


战后,美国海军潜艇部队换装了包括新型“古比鱼”级艇在内的大批新艇,直到1954年首艘核动力潜艇的出现。(完) 本文出自:德国潜艇战(www.uboat.cn)作者:刘杨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