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残奥冠军到三轮车夫,英雄流泪震撼一片天

英雄五连 收藏 1 303

江苏省江都市邵伯镇上有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三轮车夫,他叫华龙兵,是个智商只有68的四级残疾。但他却是两届特别奥运会乒乓球冠军。十多年后,但他那冠军的光环逐渐淡去时,却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工作,生活陷入了困境。面对生活压力的残酷,他不等不靠,毅然踩起了三轮车,通过自己的努力,开始了艰难的谋生……

2005年12月15日下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位惜日的英雄面对艰难困苦的生活,不禁也被逼的潸然泪下……


身残志不能残:贫困家庭诞生世界冠军

现年33岁的华龙兵于1973年7月出生在江苏省江都市邵伯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还有个哥哥叫华龙军,比他大了两岁。华龙兵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平时所有的生活来源都靠几亩薄田,对于靠地吃饭的他们来说,他们所有的期望就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将来能有出息。

在小的时候,华龙兵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由于他身体比较单薄,所以父母和哥哥对他都十分照顾,可华龙兵并不因为这些而变的娇气。相反的,贫困的生活条件把他养成了坚强的性格,他觉得自己生活上虽然过的比别的孩子苦了一点,但他却很满足,因为有个幸福和睦的家庭,这就是他最好的财富。

1978年5月的一天,只有5岁的华龙兵突然发起了高烧,父母把他带到医院诊断后,医生说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感冒,并给他开了一些治疗感冒的药物。因为感冒也只不过是个很小的病,父母也就没有太放在心上。回来后,开始督促华龙兵按时吃药。

可是,几天过去了,华龙兵的症状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不断的加重,高烧一直不退,并伴随胡乱说话的现象。他的父母这下才慌了,急忙把他带到了江都县(江都是县级市,现为江都市)人民医院治疗。可医生却告诉华龙兵父母一个很可怕的消息:“你的儿子因为几天的高烧,导致脑组织受损严重,可能会变成伤残……”还有一点,因为华龙兵的父母是近亲结婚,所以,这种智力伤残,治愈的几率很低。

听到这样的结果,华龙兵的父母简直感觉天快塌下来了,因为经济上没有办法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他们只有含着眼泪,把儿子从县医院又带了回来,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只有5岁的华龙兵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是什么病,更不明白“智残”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华龙兵从父母以及哥哥的眼睛里,似乎知道了什么,他不但没有哭泣,反而安慰起自己的父母,这时,家里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哭作了一团……

在别人眼里,华龙兵是个智力伤残的人,很多邻居虽然很同情他的遭遇,可帮不上忙,其中,隔壁的一个婶子一看到华龙兵是,就会叹气:“这个孩子的命实在是太苦了!”

虽然遭遇不幸,可华龙兵并没有因此就颓废下去,相反的他还时刻要求自己,将来一定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1981年,华龙兵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可因为他智力上存在问题,所以学校一直不肯收他。最后,在他父母的再三恳求下,江都市邵伯镇中心小学才勉强的收了他。可刚上了几天的学后,华龙兵又从学校里偷跑了回来,父母以为他不肯学习,第一次打了他。可后来才知道,华龙兵在学校里被评为“最落后学生”,再加上智商问题,同学们都疏远他,老师也不关心,导致他的成绩次次都是全年级倒数第一。

因为成绩不理想,华龙兵开始产生了厌学学情绪,一年级读了几个,也没能升入二年级,而年龄上也和班级其他的学生多出了一大截。然而,学习成绩不好的华龙兵却迷上了乒乓球。他把小时候过春节时亲戚长辈给的压岁钱和平时父母给的零花钱几乎全部都买了乒乓球拍。那时候,学校为了学生们娱乐的需要,在教室前用水泥砌了几个乒乓球台。这样,让华龙兵和乒乓球结下了不解之缘。下课、放学,只要一有时间,他都会第一个跑到乒乓球台前,一直打到别人都散了去,才会离开。渐渐的,他打球的水平越来越高,就连学校的体育老师也不是他的对手。

1982年7月,中国开始举办特种教育,就是把学校所谓的“差生”集中起来,通过其他方面,挖掘他们的特长,并加以培养。很幸运的是,江都市邵伯中心小学却成了一个师范的办学点。一天,学校体育蒋国庆老师突然觉得华龙兵是个打乒乓球的好苗子,就建议学校把他纳入到这个特殊的班级。

1984年2月,江苏省体委来到扬州市,举办了乒乓球选拔赛,结果只有11岁的华龙兵却已优异的成绩,被省体委看中,进入了省体育运动队。随后,华龙兵到了南京市武台山体育馆,准备迎接在国内举办的比赛。

1987年3月,在广东深圳举办的全运会上,华龙兵一举夺得了男子单打、双打两项冠军。过后,因为他成绩优异,被选入国家队。当时,华龙兵是身份还是个小学生,如果进入国家队就意味着他没有时间读书了。为了打消华龙兵父母的顾虑,江苏省体委委派当地的领导找到华龙兵父母时说只要华龙兵同意进入国家队,将来一定会对华龙兵给于特殊的照顾。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能给国家争光,华龙兵的父母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半个月后,华龙兵就正式进入国家队。时任教练的蔡振华见到华龙兵后,立刻对他寄予了很高的评价,当得知他还是个智残人时,立刻表示,要把他培养成为国际特奥会冠军。

1987年6月,在经过短短三个月的集训后,华龙兵便随国家体育代表团,参加了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举行的第七届国际夏季特奥会,并获得了乒乓球男女混合打冠军、男子单打亚军。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赛场上升起,国歌奏响的时候,华龙兵的心里感到无比的自豪。他站在最高领奖台时,心里激动万分:“我终于可以我国争光了!”

第二年,在比利时举行的夏季特奥会上,华龙兵获得了男子单打冠军。此后,他不断参加国际上的比赛,都获得不错的成绩。

从比利时比赛回国后,华龙兵随国家体育代表团坐飞机回国后,在首都国际机场,受到热情的社会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的时候,憨厚的华龙兵却激动是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说了一句很朴实的话:“我很喜欢乒乓球!”

在北京逗留了两天后,华龙兵被江苏省委派去的专车接回了江苏江都老家,从此也就结束了他在国家队的比赛生活。


风光渐逝:奥运冠军艰难生活,沦落成为三轮车夫


回家后,华龙兵受到省、市等各级领导接见。当时任江都市邵伯镇党委书记的刘学兵陪同省市领导时表示:“华龙兵是我镇最大的光荣,也是江都市、江苏省的光荣,我们镇会帮他安排个好的工作、让他住全镇最好的房子,并把水泥马路铺到英雄的家门口……”(可事情过后,当冠军的光环渐渐暗淡时,这位书记的话却始终没有兑现。)

在说这些的时候,刘书记陈词激昂,深深表达了镇领导对华龙兵这样的国家级“健儿”的重视和爱护。随后,邵伯镇还特意为华龙兵举办了“奥运冠军庆功会”并代表省委,给华龙兵颁发了每块金牌300元的奖金,至于地方,除了几家公司捐助的两千多元后,当地政府除了给于“精神”上的鼓励外,几乎没有什么表示性的奖励。

1988年9月,从国家队退役后的华龙兵又回到了邵伯镇中心小学继续读书,可本来成绩就不好的他,在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后,更是学不进去。而他毕竟是为国家争过光,学校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但是,在这个时候,学校却提出,他获得的金牌是属于他个人,也是属于学校的光荣,要求他把金牌交给学校保管。华龙兵经不住学校的要求,只好答应拿去部分奖牌交给学校。(后来华龙兵被告之,其中两块金牌在学校意外“遗失”,并给华龙兵出具了金牌遗失的证明)

***年7月,已经是16周岁的华龙兵终于艰难的小学毕了业。已经升学无望的的华龙兵还有个到省队的想法,因为没有后台关系,他的想法也只能成为空想。后来,他的父亲想到了华龙兵的教练蔡振华,还有时任残联协会的主席邓朴芳。可给他们写了信后,不久信就退到江苏民政部门,体委的人说到是省队也可以,但要交纳五万块钱。这个条件立刻把华龙兵的家人吓住了,(用华龙兵本人的话说,要五万块钱,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他们再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然后,就不了了之。

进不了省队,就等于与乒乓球彻底告别了,可华龙兵的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他好好收藏了质量不算太好的一副副球拍,就像是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爱护。每天,他都要拿出球拍,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生怕染上一点灰尘,而每擦一次,他心里都会像刀割一般难受,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在他心里,球拍和冠军奖牌一样,都是他舍不得的宝贝。

为了工作,华龙兵的父母四处求人,可人家都因为他没有文化,再加上智力问题,都拒绝了他。无奈之下,他们找到了当初“信誓旦旦”的刘书记,希望他能安排一个工作。可这时候的刘书记并没有当初那样的激昂的陈词,百般推托。最后,在华龙兵父母的“纠缠”下,才被安排到镇上一家规模很小南塘玩具厂里,做了杂工。同时,这位刘书记还“警告”华龙兵说:“这是最后一次帮你安排工作,希望你在厂里好好干,下次不要再烦我……”

南塘玩具厂是一家社会福利企业,主要介绍残疾人员。在工作上虽然没有太大的压力,可因为“脑筋不好使”,华龙兵经常被厂里安排最为繁重的工作。华龙兵在这里的工资是每个月60多元,连基本的生活都不够维持,每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用,再加上华龙兵还有喝酒和抽烟的习惯,工资在除去这方面的开销好,基本上就是所剩无几。每次拿完工资后不久,父母就要给他零花钱,才能维持他日常的开销。

即便是这样工资低的可怜的工作,华龙兵还是努力认真的做。在有父母的帮助下,他靠着这微薄的工资还能勉强艰难的度过。然而,自从1991年和1992年,华龙兵的父母相继因病去世后,华龙兵就成了他们老夫妻两放心不下的事情。华龙兵的母亲在临死之前,抓住华龙兵的手,艰难的说:“小兵啊,你现在这个样子,妈妈走心也不安啊!”

这个时候,刚刚建立家庭的哥哥华龙军为了安慰母亲,说:“妈,你就放心吧,弟弟以后的生活,我会照顾的!”母亲含着眼泪离开了人世。过后,照顾华龙兵的担子就压到了他哥哥身上。作为亲兄弟,华龙军照顾弟弟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他本人没有什么,可日子久了,华龙兵的嫂子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难免会产生不愉快的想法。何况他们夫妻两人的工作也不太好,工资不算高,再加上孩子读书,生活上也很困难。一家几口,就挤在三间低矮的砖房里。

为了能减轻哥哥和嫂子的负担,华龙兵戒掉了烟酒,把每个月工资都给了哥嫂,以补贴家用。而他自己,生活上非常节俭,几乎连像样的衣服都不敢买,在他的房间里,根本没有什么家具,除了一张床外,就是一个旧书桌,而那些昔日代表国家荣誉的金牌就静静的躺在这书桌的抽屉里。这些,也几乎是华龙兵所有的财产。除此之外,华龙兵最贵重的东西就是那台陪伴他多年的收录机了。华龙兵说,他最喜欢的歌曲就是那首《义勇军进行曲》了,每当听到它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打开抽屉,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金牌,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激动……

1995年8月的一天,华龙兵还像往常一样,按时到厂里,等候安排工作任务,厂长王建明突然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说厂里面现在业务不景气,希望华龙兵这个奥运冠军做做表率,好好配合他们的工作,接受裁员的决定。就这样,华龙兵在“自愿”的情况下,做了全厂第一个下岗工人。同一年,华龙兵的哥哥和嫂子也相继下岗,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再一次陷入了更可怕的困境。

为了生计,华龙兵的哥哥不得不远走他乡,靠给人家打打临工养家糊口。而失去了工作的华龙兵在迫不得以的情况下,再一次去找镇领导帮忙,可镇里不是不见他,就是找各种借口和理由,责怪他在玩具厂时不好好工作,现在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得知华龙兵艰难的情况后,也不算富裕的两个姑姑好不容易凑了600多元钱,帮他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说:“小兵呀,我们做姑姑也只能帮你那么多了……”

此后,没有别的本领的华龙兵只好踩着姑姑买的三轮车,靠拉客挣点钱,维持艰难的生活。可当时,在小小的邵伯镇上,人力三轮车多达三四百辆,每个月好的情况下,也最多可以挣两百多块钱。


被遗忘的英雄落泪时,能否撼动一片天!

1996年,华龙兵已经是个23岁的小伙子里,在他那个地方,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他家庭条件,再加上他本人的问题,婚事也就成了他不可能实现的奢望。每每看到别人结婚时候,他都会偷偷的躲起来,暗自落泪。

就算是踩三轮车,华龙兵也踩的及其艰难。他是个奥运冠军,本应该得到很多人的尊敬。可事实上并非如此,相反的,因为他智商不高,很多人都拿他作为嘲笑的对象,坐他车不给钱几乎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2000年的一天,一个穿着干净,看起来很有钱的中年人要华龙兵把他从赵关村拉到镇上油箱厂,谈好价格是三元。可到了油箱厂后,那个人要他在门口等一等他,他办完事情后,还要坐他的车子回去。这是个不错的回头生意,华龙兵和乐意的接受了。然而,他一直等了近两个小时,还是不见那个人出来,等他到油箱厂里后,才知道那个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原来,他早就从油箱厂的后门遛走了。而华龙兵白拉了一趟不说,还白白耽搁做其他的生意。

而对于华龙兵来说,白拉客还不算是最严重的事情。一次,他做完生意后,很晚才回到了家,脸上还有被人打的痕迹。原来,他在镇上遇到了他经常拉的客人,已经累计起来差他一百多元,他向那个人讨要的时候,却被一伙人的围打。幸亏是派出所人及时赶到,才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可他一百多元的车费也就随之泡了汤。

2005年农历正月初三,是当地走亲访友的日子。那一天,华龙兵的哥哥一家三口要到他岳父家拜年。华龙兵的哥哥看到弟弟一个人在家过意不去,就让他一同跟了过去。当天晚上,在酒席上,别人听说他曾经是奥运会冠军,都说和他喝酒很荣幸之类的话,让他一杯接一杯的喝。而平时不善于言语表达的华龙兵根本不懂得如何拒绝别人的劝酒,推辞不掉,一杯又一杯的喝了下肚。

晚饭过后,华龙兵因为酒喝多了,连招呼都没打,就一个人骑车回家。他的哥哥和嫂子则在他的后面。然而华龙军回到家好长时间,却也没有见弟弟回来。他心里顿时揪了起来,害怕他一个人出什么事情。就在他准备出去寻找的时候,当地派出所却打来电话,说华龙兵跑到镇上一家服装店,撬开了玻璃门,盗窃了几件衣服,要他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原来,华龙兵酒喝多了之后,骑车栽到了一个水沟里,衣服全湿透了,而被冻的瑟瑟发抖的他到镇上看到一家服装店的玻璃门时,以为还是开着的,再加上他喝多了酒,就糊里糊涂的撬开了门,想拿一件衣服保暖。可恰被巡逻的民警撞个正着。最后,华龙军和赶过来的服装店老板协商,赔偿了损失后,还因为他是残疾人,派出所才没有为难他,否则,他肯定会被拘留处罚。

回到家后,华龙军和心疼弟弟,并没有责怪他。可华龙兵却两天不吃不喝,愣是把自己犯的错误反省了两天,这段时间,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门都不出。第三天,天一亮,他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又像往常一样,骑上三轮车出门了。他那一天没有拉生意,而是拿着自己的两块金牌,去市区的找到著名收藏家纪之光老先生。可就在纪老先生帮助,准备让他把金牌放到拍卖行里进行拍卖时,他却顿时又后悔了,他心里的多么的舍不得这两块金牌呀!

2005年8月16日,***新闻频道《关注》栏目了解了华龙兵的情况后,立刻派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在栏目中。10月14日,扬州晚报记者也作了采访。可他们在报道中,都只是宣传华龙兵是怎么样坚强,不等不靠,自实其力的。

2005年12月12日,江苏电视台教育频道《服务到家》栏目对华龙兵的事迹再一次大篇幅的报道。可在接受笔者采访的时候,华龙兵自己也说,他并没有媒体宣传的那样高尚,他现在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且是个残疾人,他所期待的只是当地政府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残疾人,照顾一下他的生活。

对于华龙兵的要求,他很憨厚朴实的说,只要能有个比较稳定的工作,哪怕苦一点,累一点,他都回努力去做,只要能自己养活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文后)笔者在采访时获悉:经过各媒体报道后,当地镇政府迫于压力,同意从2006年1月起,给华龙兵当做低保特困户,每个月给于180元的生活补助。可这些,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这是让人感到很遗憾的新闻,作为一名为国家争过光的奥运英雄,当地政府理当给于照顾,可政府领导不但视而不见,反而把英雄当成一个包袱。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起来,不要让英雄流泪,不要让英雄寒心!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