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8年兵的从军往事11 两广大转移[蓝剑军团]

湘雨阁 收藏 27 1948
导读:78年11月的一天,班排的战士早操后照常是往副业地里跑,我是整理好内务后就是看看密码和其它一些书籍。不可缺少的就是听团部高音喇叭里的新闻联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了一条新闻让我震惊不已:“越南当局黎笋集团向中国境内驱赶华侨,抵视中国人民......”。这条人民日报社论评论员文章,惊醒了我们部队官兵。紧接着日子里连续报道了很多新闻。

78年11月的一天,班排的战士早操后照常是往副业地里跑,我是整理好内务后就是看看密码和其它一些书籍。不可缺少的就是听团部高音喇叭里的新闻联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了一条新闻让我震惊不已:“越南当局黎笋集团向中国境内驱赶华侨,抵视中国人民......”。这条人民日报社论评论员文章,惊醒了我们部队官兵。紧接着日子里连续报道了很多新闻。

“越南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在我边境地区打死打伤我边民”。

“业已侵入中越边界中国境内的越南武装兵力正在继续杀伤中国边防部队人员,并且袭击列车等,造成了严重的事件。同时给了越南以严厉的警告”。

“中国外交部今天再次向越南驻北京大使馆提出抗议,要求越南当局“立即全部停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事挑衅。”

部队当时是准备年度野营拉练训练的,慢慢地对拉练的事没有人提起了。连长、指导员去团部开会的次数是越来越多,有时会议一开就是一整天。大家对形势的变化也是猜测不定。12月5日,全连召开了军人大会,指导员作了“拉练”前的动员,要求各班将菜地里的菜全部进行淹制,司务长从增城买回来了很多的坛子菜,什么萝卜干菜,炸菜。又过了几天,副连长抽调每个班2人把连队饲养的40公斤以上猪全部杀掉。老兵们也傻了,过去拉练的准备工作可不会这么办的呀,我们这些新兵们是议论纷纷,大家都感觉了战争的火药味开始浓厚起来。

12月23日下午,一阵阵紧急集合号划破了营区上空,连队除了房子、床铺和二名留守人员外,全部装车,大家都登车后,8台车慢慢移至营房靠能往长宁的公路边,一会就见几台吉普车停在了操场与公路的一角,紧接着就是各营的车队到了,整个操场上全是解放牌和少量的南京牌汽车,大概又等了10来分钟,师部、师直(工后营、高炮营、防化连、师医院)、师炮团的车队经过我们车队往前开去,我们团的车队紧跟其后,到了长宁镇后,我们又停下来等370团的车队先行,浩浩荡荡的军车队伍过曾城后,傍晚时分到达广州郊区,并与371团汇合,埋灶做饭,在那足足有好几公里山林地带,到处是炊烟四起,公路上由当地民兵实行警戒,车子分两路停靠在土泥路上。吃过饭,各班开了一小时左右的班务会,大家主要是对野外训练时期进行表态,之后是就地休息。部队将在晚12时后通过广州市,主要是为了不打扰市民。12点30多分我们进入市区,看着两旁的街道,街道上的路灯,路灯光照下的房子、工厂、学校等,我的心里在想着:人民能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与我们这些兵是紧密相连的,而祖国的建设又是靠这些劳动人民来出力的,之所谓军民鱼水情的真正含义也许就是这么体现的吧。

一过市区,大家的好奇心一过就是沉静的睡眠了。第二天一亮,车队全部停了下来,下车一看,路边有好多好多的村民们送来了开水,还有好多很便宜的一些小食品。连队炊事班也给每人发了三个“发饼”,我们就和着老乡送来的开水吃着早饭,因那一带是山地而且缺水,所以大家就把洗脸漱口这些给全免了。休息了近两个小时后,部队又开始出发,这一路是大家说说笑笑,讲故事的,吹口琴的,快中午时前面传来了军歌大合唱,接着是一台车接着一台车的唱了起来,路边站岗的民兵不断地向我们挥手,大家也慢慢的感觉到公路两边的山越来越多。

此时的我却想起了我们入伍到部队的列车上的一些趣事,同一列车上的其实都是一个省的,可方言的不同勾通也比较麻烦,接兵干部在车上也叫我们唱歌,那首“战友战友亲如兄弟”就是在火车上学会的,经过南腔北调的歌声把我们也乐了个够;还有我的一个同乡饶建军是未婚妻把他送上那列火车的,还给他送了好多吃的东西,可他每次从提包里拿出来吃时,总是两眼泪汪汪的,我和饶跃进等几个小老乡看着他那么的“痛苦”,一商量就在他睡着后把他包里的食品全部拿出来吃光了,当他知道后,倒是对我们说:其实那些食品是我自己买的。我们就问他那你为什么每次吃时总是出眼泪呢?他说:以前我吃的东西都得分给她一半,看着她吃才有味。我大笑后对他说:现在我们吃了,你就可以不伤感了,以后就多买点,也分给我们一半。那时的我们还是一个老百姓,可经过近一年的军营生活,刚毅将我们转变成了一个军人,而饶建军也不再是那时的那种儿女情长之辈了。

车队又是三天的行进,到晚上7点多在接到就的宿营的命令。我们边是在一个无法将车开得进去的村子里宿营,村子不大,但有很多果树,那个小学校周围更是被包在树林之中。我们一个连队的人全部就在学校的三间教室和几间小屋里住下,连部分了三间老师办公室,我和电台老兵、文书加上越语翻译住在一起,我们连部的战士赶紧帮边首长的背包搬到了学校里安顿好,又吃过饭后,干部开会,我们就打了一条小河洗脸洗脚,与老百姓聊天时得知,我们已经进入了广西,不远处便是广西有名的十万大山区了。

第二天,车队走走停停,一直到下午2点后才正常起来,只是先进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开始了进入大山了。十万大山,果是名不虚传,山是一座连着一座,一座比一座高,公路两边全是悬涯深沟,盘山公路是一会向上爬一会又往下滑,拐湾处是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碰到山涯边上,好几地方是大家都不敢往个面看,这个时候才知道部队的司机班为什么老兵多的原因,只有老兵才可以也才敢在这等公路上开车。不过这不代表所有司机的水平。因为当晚的事就说明了这个问题。前几个晚上都是闭灯行进,但进入区后就是开大灯行进,而且听说只要进入广西就得晚开大灯行军,白天休息,可第一个晚上就出事了,一营二连的一台解放牌车上坐了两个班,在一处拐湾时翻了车,幸好那里是一片树林,只是有12名战士负伤,司机是重伤。天亮后又通报了一台炮车碰到了一颗大树上,导致所牵引的火炮急掉头,碰伤了一个站岗的民兵。

历经7天长途开进,12月31日抵达广西中越边境龙洲县。我们连队驻扎在罗回大队第十一队。

本文内容于 5/3/2009 9:16:49 PM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