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专家:危机使美军事安全战略重回守势

冷战结束后,美国军事力量极度膨胀,扩张势头强劲,布什政府任内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更成为美国对外扩张达到巅峰的两大标志性事件。然而,这两场战争也极大地消耗了美国的实力,牵制了其扩张势头,再加上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使新上任的奥巴马政府面临着拯救美国经济、重塑美国形象、重振美国“领导地位”的艰巨任务。在这一背景下,奥巴马政府推出的军事安全政策,也不免带有休整与相对收缩的特点。

这种特点在美国一系列相对缓和的举措和倡议上面得到了体现:2月17日,宣布向阿富汗增兵1.7万人;2月27日,公布从伊拉克撤军时间表,预计2011年撤出全部美军;3月27日,公布对阿富汗新战略,大力推动该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共同解决阿富汗问题;4月5日,在布拉格发表“无核世界”讲话,提出美俄达成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美国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加强核不扩散机制、打击核恐怖活动等主张;4月6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宣布大幅调整2010财年国防预算,终止陆军“未来作战系统”、空军F—22“猛禽”战斗机和海军多功能驱逐舰等研发量产项目。在此期间,美国政要还相继就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问题发表讲话,缓和美俄紧张关系。

从战略目标看,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军事安全政策具有明显的收缩意向。在推翻萨达姆政权后,布什政府雄心勃勃地推出了“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意在从根本上控制整个中东地区。而奥巴马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伊拉克战争,认为其偏离了反恐轨道,主张在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恢复反恐战争的“本来面目”。他公布的对阿富汗新战略,目标也不再是“推进民主”,而是集中力量“破坏、瓦解和击溃”盘踞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处的“基地”组织势力。从这个意义上观察,奥巴马政府从伊拉克撤军是一种战略收缩,在阿富汗大举增兵则可能是为了尽快稳定阿富汗局势,为尽快从阿富汗抽身做准备,同样可视为一种战略收缩。

奥巴马政府在导弹防御系统以及核政策上主动出招,在缓和美俄关系、改善美国形象、重振美国“领导作用”等方面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例如,在导弹防御问题上,奥巴马总统及副总统拜登、副国务卿伯恩斯等人均表示要重新评估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考虑与俄罗斯开展合作的可能性。布什政府时期,美俄核裁军进程停滞不前。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则在削减战略武器问题上采取积极姿态,谋求与俄签署新的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特别是奥巴马提出的“无核世界”倡议,更是引起舆论广泛关注。此外,奥巴马政府还放下身段,注意倾听欧洲盟友的声音和利益诉求,寻求更多的合作途径,促成美欧关系回暖。

但是,奥巴马政府的上述政策主张在美国国内却引发了强烈的争议。一些新保守派人士批评奥巴马在导弹防御系统以及核裁军等方面的倡议太过“天真”,奥巴马政府的上述表现形同于当年尼克松政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战略收缩,对外退让将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实力地位。然而也有舆论认为,尼克松政府当年提出“五大力量说”,修补跨大西洋关系,对苏缓和,对华开启交流大门,有效地改善了美战略处境,为后来里根政府“重振国威”打下了基础。在此意义上,批评奥巴马“天真”也许有些为时尚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