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活死人在医院(非连载极度惊悚)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58 654
导读:[原创]活死人在医院(非连载极度惊悚)

活死人在医院


外面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有了味道,本来是五月的天气,这里是柳絮飘飞、槐花弥香的季节,可是,此时的城市只有血臭的腥味儿,还有燃烧未尽的胶皮味儿,即便是舒梁身处的医院里,也挡不住这些味道一股脑的往他鼻子里钻。

。。。。。。


早就知道了这里已经彻底的疯狂了,可是舒梁还是从家里冲了出来,这是中午的事了。城市从一天之前就已经陷入了病毒的恐怖世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这种恶魔病毒,人变成了嗜血的狂魔,人咬人,人吃人,整个城市都被怪叫声笼罩住了,几乎没有人身上是干净的,病毒的传播比想象的要快上千倍万倍,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象的余地,这是异常前所未有的灾难,彻底毁灭一切的灾难,来不及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没有了电视,没有了广播,没有了网络,一切都瘫痪了,城市里的一切,就像蛮荒时代的丛林一样,钢铁水泥的大楼和城市的环境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几遍还没有变成遍布荒草,但是这里也已经再也不是舒梁曾经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城市了。

舒梁独自躲在家里,他紧闭门窗,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从窗帘的缝隙看到了外面的情况,一幕幕活生生的人吃人的恐怖画面在楼下上演着。

舒梁不是一定要这样一个人躲在家里,其实他也可以就这样一直躲着,家里的食物和水还有不少,而且自来水管子里也没有断水,电是插卡的,上个星期他刚刚买了很多度电,也许那些被感染病毒的活死人还不会聪明到破坏电缆,也或许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其实破坏是活死人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

舒梁又不能这样在家里躲着,因为他的妻子带着女儿在医院里,她们是两天之前去的医院,女儿高烧不退,但是直到病毒爆发的时候,她们也没有回来,舒梁打不通妻子的手机了,总听到的是暂时无法接通,可是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她接到了妻子的电话,那边很安静,但是信号时断时续,妻子说她们在医院的急诊室分诊台的下面躲着,这里还有不少人在一起,她让舒梁自己在家好好躲着,不要轻举妄动。

然而,舒梁的选择是离开家,他要去医院找到妻子和女儿,似乎舒梁已经有一种死也要一家人在一起的预感了。之所以没有把这个预感叫做决心,那是因为这种选择不见的是正确的,错误的想法怎么能称得上是决心呢?!

。。。。。。


决定离开家的时候,舒梁开始收拾东西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迈出家门之后,就会随时面临着活死人的攻击,要想让自己活着到医院找到妻子和女儿,就要做周密的准备。这时候的想法还可以称得上是决心。舒梁首先装好了车钥匙,他还在庆幸,自己喜欢的是SUV,即使没有那么多钱,可是当初买车的时候,也选择的是一辆四驱的帕拉丁越野车,比较结实的车体估计可以在自己上车之后抵抗住活死人的进攻。舒梁有找到了一个双肩背包,这还是当初他经常参加野营的时候用的,看到背包的时候,舒梁不禁苦笑了,回忆是一种面对残酷现实的时候最残忍的自我折磨了。手电、电池、矿泉水、午餐肉的罐头、巧克力,这些都是有用的,都塞进了背包里。

楼下里突然传来了警报声,舒梁下意识的跑到窗户上看了看,那是自己的帕拉丁传来的防盗器的警报声,舒梁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被几个活死人扔到了车上,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份美餐的时候,那具女人的尸体已经爬起来了,她也变成了活死人。那个女人张望了一下,跟随着其他活死人跑向了远处有惊叫声的地方。

舒梁闭上了眼睛,咽了一大口吐沫,他在鼓励自己,因为一会儿他也许要面对更猛烈的袭击。

在舒梁临出门之前,他选择了武器,他拆了一把电镀椅子,椅子腿有分量,但是还算轻便,关键是结实。

舒梁通过猫眼儿看外面,除了外面楼道的墙面上有血迹以外,还算是正常,应该是安静的,也许活死人都在大街上追逐着各自的猎物吧。总之,舒梁决定了,出发。就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之前,舒梁又一次检查了自己的一切,他还细心的摸了摸家门的钥匙,因为他还是想回来的。

。。。。。。


门开了,一股更加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舒梁还在犹豫着是应该大步的跑下楼上车,还是应该轻手轻脚的悄悄的下楼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楼梯的上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怪叫声。没有选择了,就在舒梁向上看了一眼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两张恐怖的血脸,仓促间,舒梁意识到了,这是以前经常可以看到的两个楼上的邻居,而现在,他们已经是活死人了。

跑!跳!总之,怎么快就怎么做,舒梁和那两个活死人的脚步声和叫声将楼梯间里充斥成了一个动物的世界。

舒梁知道,冲出楼门,只有五六步的距离就是自己的越野车,舒梁的左手拿出了车钥匙,拼命的在距离楼门还有三四米的地方就开始按着防盗器的开门键,终于,听到了车门锁落锁的提示音。

冲出楼门的一霎那,一个活死人也从舒梁的面前奔跑过去,很显然,那个活死人有自己明显的目的,舒梁也看到了,远处有一片人,在围着什么,那一定是一个可怜的人,就这样,舒梁被这个活死人忽略了。

可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被所有的活死人忽略,就在舒梁即将拉开车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的叫声和纵身扑来的风声,舒梁回头的同时下意识的一蹲,一个身影从舒梁的头顶上呼啸而过,活死人扑了个空,舒梁拉开车门,上了车,即将紧闭车门,可是一只血手也冲了进来,关车门的时候舒梁都听到了夹断手臂骨头的声音,然而那只手仍然在拼命的抓着,舒梁不顾一切的用出最大的力量死死的拽住了车门。

不能再这样和这个家伙较劲了,舒梁看到已经有活死人向这里跑来了。于是舒梁用左手依旧使劲拽住着车门,右手慌乱的把车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发动了车子,舒梁用最后的一股劲一下子就别断了那支手臂,车门关上了,落锁!挂档,启动!首先就撞倒了一个从正面扑过来的活死人,车轮应该是从它的脑袋上碾轧过去的,因为舒梁清晰的听到了应该是头骨被碾碎的声音,他着实的恶心了一大口。

车子撞开了停在前面的一辆小夏利,前方的活死人越来越多,但是它们似乎都有各自的目标或猎物,只有个别的看到了活动的车子,向这边追了过来,但是它们是跑不过帕拉丁的,舒梁在小区的道路上也不怎么避讳路面上的障碍物了,好在是越野车,多次从残垣断壁上,甚至是尸体上碾轧过去。

。。。。。。


舒梁的眼睛欺骗不了自己的恐惧,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车辆,完全没有秩序,大家的目标都是慌乱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开着车的人都应该是没有受到感染的,然而这些所谓的正常人也已经近乎于疯狂了,撞击和咆哮遍布街道,直到有活死人冲来的时候,才缩回了车里,然而,有的车子被撞碎了车窗,车里的人被活死人拖拽出去时有发生。

舒梁的车子上已经遍布血迹了,当舒梁赶到医院的时候,这里确实一片杂乱,但是却是异常安静的,就好像这里比外面早发生灾难很久似的,这里已经是蛮荒的无人区了。舒梁在确认四周没有危险之后,又在车子里等了三五分钟,手摸到了车门把手,刚要打开,忽然他被脚下的那只被夹断了的手臂惊吓出浑身的冷汗,那支手臂还在动,拳头攥起又打开,舒梁用电镀椅子腿使劲的向下一戳,那支手像经受了巨大打击似的,张开了手掌一阵之后,彻底不动了。

。。。。。。


舒梁下车的时候,扔掉了椅子腿,手中换上了汽车防盗锁,以色列的,他发现这个武器更坚硬。背着双肩包,他一步一步的接近着医院的门口,这里连怪叫声都没有,可是这种异常的寂静使得舒梁更加感觉到了恐怖。

大门打开着,里面到处是纸张和器械,墙壁上布满了血迹和血手印,脚下的地面也是快风干了粘稠的斑斑血迹。舒梁很快的就走到了急诊区,远远的就看到了分诊台,可是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似的,妻子和女儿到底还在不在这里呢?

不论怎么样,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找到他们。

分诊台!

舒梁绕了过去,看到了分诊台下面的柜子,柜门是打开的,里面是空的,舒梁放下了一直高高举起的防盗锁,因为他看到了脚下,就在柜子门上,除了有很多血迹以外,还发现了妻子的一只鞋。

难道?不!舒梁又举起了防盗锁,他不敢再想了。

忽然,帕拉丁的防盗器报警又响了,这似乎是最不合时宜的声音了,划破了寂静的四周,舒梁退后了几步顺着声音从窗户上看,天啊,他看到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和护士也满嘴滴淌的血,在寻找猎物!

寂静既然被打破了,舒梁只有选择战斗了,何况战斗即将出现在面前,走廊的拐角处,舒梁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一瘸一拐的声音。

。。。。。。


看到了,当活死人转过弯,面对舒梁的时候,他看到了,妻子一脚深一脚浅的向自己走来,一只脚有鞋,一只脚光着,旁边还走着女儿,一只手臂的女儿,右肩膀上裸露着还没有发育完的骨骼和仍然在流淌着鲜血的血管儿!

这就是舒梁要找的家人!

当啷的一声,舒梁手中的防盗器掉在了地上,他的腿瘫软了。

。。。。。。


怪叫声,响彻医院!

这是一个清雅的女童音喊出的怪叫声。

。。。。。。





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