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兄弟反目是因为他偷窥弟媳洗澡?

水师军品2 收藏 1 2547
导读:平常生活中,我注意到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很多家庭弟兄甚至好男同胞朋友不睦的情况比较普遍,这是什么原因呢?以前自己人生阅历不够,及长才知道很多原因都在女人身上,俗话说,红颜祸水,虽然这有些偏颇,但事实上生活中女人何尝不是兄弟失和的祸水呢?文豪鲁迅兄弟失和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 据传,女人来到这个世界诱惑男人就是上帝一个阴谋,试想,成年男性精力充沛,远古时代这些雄性动物如果没有女人的柔情软化,发泄,剩余的能量无法排解,那还了得?不整天打架斗欧,使性子寻衅滋事,不把天下搞得天翻地覆才怪?而且更加重要的

平常生活中,我注意到一个不正常的现象,很多家庭弟兄甚至好男同胞朋友不睦的情况比较普遍,这是什么原因呢?以前自己人生阅历不够,及长才知道很多原因都在女人身上,俗话说,红颜祸水,虽然这有些偏颇,但事实上生活中女人何尝不是兄弟失和的祸水呢?文豪鲁迅兄弟失和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


据传,女人来到这个世界诱惑男人就是上帝一个阴谋,试想,成年男性精力充沛,远古时代这些雄性动物如果没有女人的柔情软化,发泄,剩余的能量无法排解,那还了得?不整天打架斗欧,使性子寻衅滋事,不把天下搞得天翻地覆才怪?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一个个女人将男人们分割开来成立家庭,家族力量便得到瓦解,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与进步,过去几个甚至几十个弟兄同床共枕,一起围猎分享美味,心往一处使劲往一处用,小组织小家族的势力非常强大,可由于女人来了以后弟兄们的共同体以及力量便粉碎了.

更多私人利益的考虑,不可能再能够凝聚大家的同心同德了,除非遇到外敌或其他特殊的时刻,因为兄弟可以在财产上富贵上分享胜利的果实,然而却万难和兄弟一起睡女人,当女人成为男人家庭的消费品后,这必然牵涉到男人的自尊和自私的一方面,出于尊严从此兄弟的尽管可以有同仇敌忾,不过仍然无法抵御相互的对自己女人生怕受到侵害的防御和敌视.或许社会能够在兄弟的猜疑中得到统治的稳定,却酿成多少人间兄弟反目的悲剧!或许我们中国人很虚伪,不愿意直面那些人性的丑陋事实,往往用约定俗成的伟人形象来定位鲁迅的高大形象与人格,以为尊者讳的理由隐瞒这个历史真相,但历史就是历史,也是一种科学,并非我们一些人的一厢情愿,甚至想当然就能够解决问题!


拿鲁迅先生和他弟弟周作人周建人的事例来说吧!本来他们弟兄三人情同手足,特别是周作人,鲁迅既是他的兄长,也是他人生的师长,自他们家道中落,从小到大都是由鲁迅照顾的,包括出国留学,学业有成,而且等鲁迅在北京收入稳定下来就立即把他母亲,弟弟由老家带来身边,可最终鲁迅先生和他弟弟周作人还是大打出手,当时他们兄弟二人已经是有身份的学者了,一个是著名作家,一个是堂堂北京大学年轻教授,连邻居都觉得不可思议,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其实从他们感情如此至深的弟兄之间关系以及生活的环境来看,可以排除由于政治观念,金钱纠纷等矛盾因素,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女人。

周作人和日本老婆住在鲁迅的后屋,并且因为周作人忙于教书经常不在家,留下自己的女人独守空房,而那时鲁迅正值壮年,身心成熟,整天在家写作,在后来周作人写给鲁迅的绝交信中有明显的蛛丝马迹,他说,希望鲁迅先生〈原话〉不要再到他的后屋来了,请自重!自然鲁迅尽管是大文豪,可也是平常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怀疑我比较敬仰的先生虽然十分不妥,但历史的真实必须还给后来人。何况一件事情也能够看出来先生的处事的唐突,一次喜欢周作人文章的一位女士来访他弟弟,按照习惯当事人不在家他应该简单说明一下就可以回避了,谁知道他既不避嫌疑还要急于表明自己的身份和这位女士攀谈起来,难怪要惹他弟弟周作人不快了。

不久前有文章写到周作人日本妻子羽太信子事后说“鲁迅曾在他们的卧室下偷听。”不少学者便以鲁迅的文人性格,他不大可能会有如此下作之举来驳斥。再则,周作人夫妇卧室的窗前种满了鲜花,外人根本无法靠近。另一种说法是,鲁迅偷看弟媳洗澡,于是听墙角和“窥浴风波”这两件事情便最终导致了兄弟反目的猜想原因。也许鲁迅先生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有当事人能够拿出来确凿证据了,但我认为相信人性总是比相信把人包括无数名人往高处想的所谓道德神话来得可靠,像著名作家郭沫若和郁达夫曾经偷看女人洗澡都成为公开秘密了,他们也是身心健康男人,喜欢女人很正常。特别是鲁迅40岁左右了,还孑然一身,不谈淫心,好奇心总该有吧?一味指责周作人日本妻子羽太信子的经济问题或者人格缺陷只会歪曲事实真相。如果仅仅是羽太信子肆意挥霍,不会持家,分家单独核算就可以了,这样简单的事情对于具备高智商和人生阅历如此丰富的弟兄俩太容易了。


就象在狮子窝里扔了一块肉骨头一样,势必引起一场血腥的战斗争夺,同样在美女资源稀少或者垄断的情况下,女人总是男人们非常敏感的话题与对象,弄不好就要因为嫉妒以及忌讳而闹得同志兄弟失和,把革命的大好形势丧失,和平年代也会由于处理不好这些小事情乱了大谋,甚至自己大好前途的数不胜数,古代一个聪明的仪表不俗的大臣因为怕自己的形象得到皇妃好感而引起喜欢妒嫉的皇帝的猜疑,故意弄得衣冠不整,蓬头垢面,从而避免了无妄之灾.

另外大家知道的俄国著名进步诗人普希金是怎么死的,卑鄙的沙皇政府派一个特务故意勾引他的老婆,根据中世纪的习惯只要恋爱发生纠纷就采取决斗的方式解决,一介文人哪里是处心积虑安排的特务的对手,便成为争夺女人的牺牲品,过去我们总是把女人称为“红颜祸水”,这是对女性的极大诬蔑,女人在男人为主体的社会无疑是敏感的,但难道金钱,权势和名誉不也一样要使男人们敏感吗?是不是也要将他们列为“祸水”?


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对于女人的占有欲望没有任何改变,现代人在公关和外交活动中不能够不注意正确处理好这些琐细小事,否则,让女人成为兄弟和朋友之间深入交往的障碍就显得非常不值得了,当然女人们尽量在日常和家庭以及男朋友以外异性交往中语言行为得体也可以避免对方的误解和嫌疑,毕竟朋友多了好走路,团结就是力量.

如果是男人们都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态度来交往,不仅对于男人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有很大阻扰,而且对于共同的家庭社交也是一个莫大的损失。诚然,兄弟是手足,但女人也不是衣服,可以随便换来换去!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