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治网络之“罪”亟待完善立法

入宸思恒 收藏 2 81
导读: [center]惩治网络之“罪”亟待完善立法[/center] [c


惩治网络之“罪”亟待完善立法

(此篇转载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沈阳5月1日专电 新华社记者 范春生)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日前重审58亿元特大网络赌博案。案件显示,利用网络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已达到令人瞠目的程度。权威人士呼吁,应从制度建设、完善立法等入手,防止网络犯罪的蔓延。


(一) 目前,由互联网引发的网络纷争,出现两类典型的“司法个案”。一类是类似“人肉搜索”第一案的民事侵权官司,受侵权者大多可以通过诉讼获得赔偿,维护自身权利;另一类则是通过网络或利用网络形成的赌博、“六合彩”犯罪,给监管打击带来难题。

“人肉搜索”是指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变传统的网络信息搜索(机器搜索)为人找人、人问人的网络社区活动,成百上千个人从不同途径对同一个人进行搜索挖掘,获取关于一个人的一切信息。2008年底,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对一起网络侵权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之一的大旗网赔偿因“人肉搜索”受到伤害的原告王菲精神抚慰金3000元。这一诉讼被称为中国“人肉搜索”第一案。

就在“人肉搜索”第一案宣判两个多月后,一个由“人肉搜索”引发的血案被披露出来。2008年10月22日晚,河南省新乡市发生惨案,河南科技学院服务表演系大一学生周春梅被其前男友林明当场砍死。几年前二人在网上认识,随后确立恋爱关系,后因感情不和周春梅单方面提出分手,并更换一切联系方式。心生怨恨的林明在编造故事博得网民同情后,通过“人肉搜索”的方式找到周春梅的详细住址,最终制造了血案。

在通过网络或利用网络引发的刑事案件中,辽宁抚顺审理的58亿元网络赌博案发人深思。根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2005年11月,被告人杨旭和妻子王军在沈阳市纠集他人成立电脑网络赌博团伙,吸引下线投注赌球、赌六合彩。杨旭是团伙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并负责提供赌博网站账号和密码,王军负责提供赌资和团伙成员的工资发放。建立“组织机构”后,杨旭等人在“东方2”“大联盟”等赌博网站开设赌场,并逐步发展总代理商、代理商、会员等众多下线。到了2007年初,这一网络赌博犯罪团伙扩充到100余人,涉案赌金高达58亿元。


(二) 针对“人肉搜索”极易引发侵权官司这一行为,有关专家建议,“人肉搜索”过程中,一旦发生侵权、违法行为必须由论坛的管理员、网站的开办者来承担责任,因为网站提供“人肉搜索”是一种商业模式,必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而发帖者一般来说很难被追究,发帖可以看作一种行为,并非违法的主体,而是客体,主体还是网站,进行转载的网站也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昀认为,国内的“人肉搜索”已经渐成一种商业模式,有许多大的互联网公司和大型搜索引擎参与其中。“我们应健全法制,管住网络服务提供商,让他们负起责任,确保‘人肉搜索’不触及法律底线。‘人肉搜索’这项业务本身没有问题,但开展须规范,可以搜索但不得侵权。”她这样告诉记者。与此同时,政府对于国内所有提供“人肉搜索”服务的网站要加强管理,让其在服务条款中严格界定属于威胁、中伤、诽谤、猥亵或其他有悖道德或违反法律的行为。


而对于更容易激起矛盾并侵犯相关人群利益的网络赌博等问题,则需要引起立法部门的注意和重视。

中国法学会会员、辽宁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张清明认为,量刑偏轻是当前惩治赌博犯罪面临的最实际问题。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根据2006年6月29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六)》,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但在司法实践中,真正被判处三年以上刑期的很少。”冯昀、张清明等专业人士称,遏制网络赌博的高发势头,需要从多方面入手。他们建议,在采取技术防范和司法打击等措施的同时,应从三个方面尽快完善有关法律法规。


首先,是对网络赌博的标准,网络赌博的范围,网络赌博的赌资形式,网络赌博与网络游戏的区别,网络赌博的营利目的、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认定等作出明确规定。


其次,是在证据制度方面,应该增补电子证据作为新的证据种类,同时制定保存和保护电子证据的相关制度,明确网络赌博的证据收集标准,为侦查和惩治网络赌博提供诉讼保障。在刑事管辖方面,应该对包括网络赌博在内的网络犯罪确定不同于传统犯罪的管辖原则,以及时高效地处理网络赌博案。


第三,,可以考虑修改赌博罪的法定刑,增加一个法定刑幅度,如情节严重的,可处三年以上七以下有期徒刑。也可以考虑对普通赌博犯罪的法定刑保持不变,而对网络赌博规定重于普通赌博的上述法定刑幅度。


业内人士还建议,对于网络赌博,事后打击仅仅是治标,事前预防才是治本。对此,应该通过立法对网络管理者、经营者、服务者的职责作出较为明确、完备的规定,以加强日常的网络管理,预防减少网络赌博的发生。例如,通信主管部门应该完善对互联网运营服务单位的监管措施,及时发现和封堵赌博网站,查处为赌博网站提供电信服务的运营商;银行部门应该建立健全异常交易信息监测机制,加强银行卡管理,切断赌博网站收费渠道;网络服务商应该加强网站管理,禁止提供赌博站点的接入服务。(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