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日反日和留日亲日

逍遥飞翔 收藏 3 805
导读:中国人有反日情绪的人很多,其中很多人是从感情上厌恶日本,显然这是日本侵华的后遗症,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化解。另外在中国政府高层部门里我们可以见到许多精英都在非常理智性地表达他们对抗日本的态度,与这种感情上反日不同,他们的反日思维和策略纯粹是基于中日双方的博弈和利益的考量。而这些人中,很多都曾经在日本留学过,都能说流利的日语。这个现象就是连日本人也经常议论的中国人的留日反日现象。   中国许多老一代精英都曾留学日本,在日本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在日本的京都城郊外的岚山有一个龟山公园,周恩来当年留学时写的《

中国人有反日情绪的人很多,其中很多人是从感情上厌恶日本,显然这是日本侵华的后遗症,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化解。另外在中国政府高层部门里我们可以见到许多精英都在非常理智性地表达他们对抗日本的态度,与这种感情上反日不同,他们的反日思维和策略纯粹是基于中日双方的博弈和利益的考量。而这些人中,很多都曾经在日本留学过,都能说流利的日语。这个现象就是连日本人也经常议论的中国人的留日反日现象。



中国许多老一代精英都曾留学日本,在日本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在日本的京都城郊外的岚山有一个龟山公园,周恩来当年留学时写的《雨中岚山》的诗被刻成石碑在这里展示着。诗中显示了周恩来在模糊中寻求真理的心怀。在日本的北方重镇仙台,有个鲁迅先生纪念馆,在千叶县市川市有郭沫若先生旧居纪念馆,分别展示着鲁迅先生和郭沫若先生当年的文稿和遗物。在离东京不很远的镰仓古都的海滩旁,有一个聂耳公园,年轻的抗日作曲家聂耳就是在这个海滩告别人间的。常有中国的留学生和观光者来为他扫墓。这些震撼中国,震撼世界的伟大人物都曾留学日本,而且都是坚定的抗日分子。这让当地的日本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方面他们为当地能跟这些伟人有渊源而感到骄傲,另一方面很多人也在质疑,为什么中国的留学生会出现留日反日现象。



本人经过仔细考察后找到了一个答案,即“一个中国人在学习了日本思维方式,并按照同样的思维方式为中国服务时必然会反日”。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年的情况,当一个中国留学生,抱着寻求救国真理的信念来日本求学,他首先的印象是井井有条的街道,工厂,铁路,汽车;规规矩矩忙忙碌碌及训练有素的人民。于是他一定会非常想学习日本的治国理念来为祖国服务。但当他深入学下去就会发现,日本治国的特点除了对内创建和谐社会好的一面外还有对外损害邻国利益巧取豪夺的一面。日本整个国家就象是一个大的公司,一方面是对内用各种制度和纪律规定了人与人的关系,组织与组织的关系,形成一个非常高效率整体运行机制,另一方面是对外积极竞争,积极扩张甚至损人利己。



当这个中国留学生通过努力学习,有了这些发现后,必然会把日本的对内协调对外争利的策略和中国推崇孔孟之道,克己复礼的治国策略进行比较,因此必然要想办法参考日本的治国策略改造中国。于是,立志改造中国的留日的留学生们在归国后就提出打倒孔家店,发展科技,富国强兵的要求。而当时,要按照日本的治国策略改造中国必然要和在中国攫取利益的日本发生冲突。他们越是学习日本思维方式和管理文化,就越会发现日本创造的繁荣中很多是以损害中国利益为前提的。老一代的留日精英之所以涌现出那么多抗日领袖,不是因为他们在日本留学时不虚心向日本学习治国理念,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们虚心学了日本的理念,站在中国的立场执行这些理念时才导致了他们必然要与日本对抗的结果。



这就象有两个相邻的村庄,一个由钱串子组成另一个由活雷锋组成。钱串子村想方设法占便宜损人利己,而活雷锋村则克己复礼不在意吃亏。逐渐,钱串子村越来越富而活雷锋村越来越穷。而当活雷锋村的人也学习了钱串子村的思维方式,必然就不再让钱串子村来占便宜。所以,当年留日本的留学生回国后就开始打倒孔孟之道,再也不想做活雷锋让钱串子们占便宜后,这些人自然就成了反日先锋。留日反日的留学生们就相当于那些雷锋村到钱串子村的取经者。他们学习得越好,越努力,雷锋村就越会和钱串子村发生冲突。而那些根本没有努力学习,只是在那里给钱串子打工混个文凭的留学生,回来还是原来用儒家思维当官混事的人就是留日亲日的那帮人。



现在,中国留学生留日反日的问题仍然严重存在,日本的许多学者也曾在电视上公开提到这个问题。那么站在日本立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才好呢?假如有一组中国学生来日本学习丰田汽车公司的经营方法和技术开发经验,如果这些人学习优秀,那么他们回国后在自己的国家按照丰田的方式和丰田的技术组织生产,他们必然要成为丰田的竞争对手。由于他们了解日本的公司是如何巧妙哄骗对手并占领市场的,日本公司很难用同样手段对付他们。可见他们在日本学习得越是努力,对日本的理念和手法越是精通,他们就越变成日本的可怕的对手。可是如果这些留学生在日本刷盘子背死尸什么都学不会,然后给他们个硕士博士学位回中国当个当领导或学者什么的,这些在只会给日本老板打工的人回国后自然也只能干那些替日本人当买办或替日本公司做下家的工作,这样他们当然不会与日本发生利益冲突,也就会成为亲日分子。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努力学习掌握了日本的技术和理念的留学生回国后,必然在同一个领域成为日本的对手,因此必然要与日本争利而成为留日反日的人物。相反一个在日本刷盘子背死尸什么都没学会然后拿个硕士博士学位回国后,满脑子仍然是出国前的孔孟儒学的人就不会与日本争利,就比较容易亲日。换句话说就是,留日反日的留学生的产生正是由于他们努力向日本学习的结果,只不过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来做事情而已。而那些留日亲日的人是根本没有学习,仍然是出国前的旧思维的人,在日本只是学会了刷盘子背死尸给老板打工挣钱,回国后自然还是继续为日本老板打工挣钱而已。



我们知道,中国在坚持本国利益方面作的不如日本,至少不如日本作的巧妙。而中国如果和日本一样,都对本国利益寸步不让,中日两国作为邻国,双方的冲突就必然会增多。站在日本人的立场上,他们当然希望中国人在国际事务上学雷锋,坚持孔孟之道。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多占便宜。



这样一分析,大家可能会对中日关系前景感到悲观,双方都只想占便宜不吃亏,那么中日两个邻国就永远无法和睦相处了么?当然在现阶段,除非中国按那些迂腐的专家们建议那样,坚持孔孟之道,坚持克己复礼,在外交事务上也去做活雷锋,去表现大国民风范,不与日本人计较小利,让日本人步步得逞,否则中日之间的竞争和对立就是必然的。不过,用不了多久,当中国国力进一步增长,超越了这个阶段后,中日就一定会出现和睦相处的友好局面。



原因也很简单,在过去的上千年历史中,中国强大,日本弱小,中日两国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基本相安无事。只是到了中国衰弱,日本超过中国时,中日关系才出了问题。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在一篇叫《我的履历书》的文中说过,中国是阶级斗争的社会,日本是同级斗争的社会。几个课长只有一个能升部长,几个部长只有一个能升局长,所以日本人同级斗争观念很强。中国公司里对上司开口就骂的情况在日本看不到。你看过日本人跟上司闹别扭么?没有。当日本觉得自己跟美国同是世界强国时也曾挑战过美国,但很快就发现自己不在一个级别。美国的东京大轰炸,两颗原子弹,到现在还对日本实行的军事占领,你看日本人有脾气么?没有。所以,现在,当中国和日本站在同一个级别时(至少日本是这么认为),日本的竞争会是非常激烈的。



现在,中国正在对内协调各种矛盾,争取建立协调社会。对外开展全面外交活动,争取国家政治经济利益。类似王毅大使这样的许多留日精英在政府高层中任职,他们对日本的各种谋略诡计见招拆招,令日本右翼头疼不已,中日之间的博弈日本已无胜算。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中国国力逐渐强大,达到4个5个日本的时候,当日本发现它与中国不在一个等级的时候,日本就会象现在不挑战美国一样,不再挑战中国,那时中日两国又会恢复汉唐以来的一衣带水友好邻邦的局面。



最后,我把以上议论总结一下:



1,留日反日是中国留学生向日本学习后,抛弃原有的孔孟之道,按照日本的思维方式建设中国时的必然现象。



2,留日亲日的中国留学生是那些在日本没有好好学习,靠刷盘子背死尸挣了点钱混了个文凭,回国后仍是旧思维的那些人。



3,靠孔孟之道和学雷锋无法解决目前中日紧张关系。只有在中国国力强大后,日本才自然成为友好邻邦。



补充:大学者马立诚只是来日本几个星期,根本不了解日本,凭着表面现象就拿自己的孔孟思维和雷锋精神提出了对日新思维。其实他应该去到小学校去当老师,给小学生们讲如何知书达礼,如何学雷锋才对。在国家间博弈的外交事务中没有他这套思想用武的地方。



还有一些中国人来日本虽然学习优秀,学会了日本人的思维方式的同时却背弃中国,转变到日本的立场看问题。这些人基本都已经加入了日本国籍或正在申请加入日本国籍。这些人留日亲日并不与我这里定义的《中国人学习了日本的思维方式必定反日》的推论相矛盾。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人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