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师大副教授崔哲浩约女生喝酒致其昏迷后强奸

雨轩 收藏 15 8425
导读:被警方抓获后只承认“用手抠的”       2009年3月4日,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崔哲浩通过一名关系密切的女生朴鑫打电话,约出另一名女生王冰冰到学校附近的外屋地酒吧喝酒。期间朴鑫和王冰冰上了一次卫生间,回来后,王冰冰又喝了一口酒,便很快陷入昏迷状态。当晚,崔哲浩和朴鑫打车将其拉到哈市上海滩洗浴中心,三人同住一个房间。第二天一早,王冰冰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强奸了。    以下是女生王冰冰描述的受害经过:    2009年3月4日晚九点左右,我接到同班同学朴鑫打来的电话,朴问我在哪呢,干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被警方抓获后只承认“用手抠的”


2009年3月4日,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崔哲浩通过一名关系密切的女生朴鑫打电话,约出另一名女生王冰冰到学校附近的外屋地酒吧喝酒。期间朴鑫和王冰冰上了一次卫生间,回来后,王冰冰又喝了一口酒,便很快陷入昏迷状态。当晚,崔哲浩和朴鑫打车将其拉到哈市上海滩洗浴中心,三人同住一个房间。第二天一早,王冰冰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强奸了。


以下是女生王冰冰描述的受害经过:


2009年3月4日晚九点左右,我接到同班同学朴鑫打来的电话,朴问我在哪呢,干什么呢?我说在家学习呢!有什么事?她说自己和崔老师在一起的。说让我出去聚一聚。崔接过电话说出来聚一聚吧,在哈师大东侧门的外屋地酒吧。


有平时很好要好的同学,再加上又有老师邀请,我就去了。我到了之后,崔老师点了一瓶芝华士洋酒,又点了一些干果,又赠送了几瓶绿茶和可乐。然后我们就聊天,老师说新学期开学他有很多新的想法,上课的时候他想把自己所学的东西交给我们,但有些同学不认真学,不用心。


之后,崔老师就问我有男朋友吗?我说没有。他说我没变,还是那么可爱。他还说了一些他和她妻子之间的事情。介绍了他和妻子是怎么认识的等等。因为他妻子张金花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然后他又说了一些关于酒的事情,说什么喝酒是讲究品位的。我喝得很少,每次倒酒也就是刚盖过杯子底那样。


这期间,我和朴鑫一起上了趟厕所。回来之后,崔老师又让我喝了点酒。


之后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了。


当我有意识的时侯,是第二天的早上五点左右。我发现自己在另外一个地方,我是躺着的,崔老师躺在我旁边,朴鑫坐在另一张床上。我发现自己的上衣是推上去的,裤腰带是解开的,我想出事了。这时我要找上厕所,崔老师让朴鑫和我一块去。走进厕所,迎面就是一面镜子,我看见自己头发是散的,胸罩带是开着的,我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对朴鑫说:“老师不是人!他是畜生!”。朴说“我知道”。我说我要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她说好,我带你离开。回到房间,我坐在床上一直在哭,朴鑫和崔老师用朝鲜语说话,我什么都没听懂。


他们说完话,崔老师拿来我的大衣 ,我穿上大衣发现上面都是呕吐物。我说我要走,崔老师说:“先别走,下面有洗澡的,洗一洗再回去”。我说我现在就要离开。朴鑫又跟老师说了几句话,就把我领到卫生间,用毛巾擦我大衣上面的呕吐物,崔老师还说“回去洗洗就干净了”,说让我听话。我当时脑子是木的,手脚都是麻木的。我想走出房间,但是走不稳,崔让朴扶着我,我听见崔说退房。我到了外面一直跑一直叫,朴鑫追上我,打了一辆出租车,把我拉倒避风塘(喝茶的地方),但避风塘没有开门,朴又打车给我拉到我们学校对面的肯德基,给我要了杯牛奶,我喝了之后又全吐了。


朴鑫问我:“你想怎么办”?我说第一想到的是父母,我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我妈那几天有病正在打打点滴,而且我二姨在住院,怕他们接受不了为我担心)。朴鑫说:“这件事情就你知我知,我不会对其他人讲”。她告诉我她的一个类似秘密。


朴说:“现在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了,所以你的秘密我也不会对其他人讲。回到寝室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不要让寝室人发现什么”。我们回到寝室后,室友问我们昨天在哪住的,我说在宾馆,寝室人问:“那,崔老师呢?”,我说也在宾馆,这时朴鑫说:“我们是开的两个房间”。


寝室的人看见我那个样子让我多休息,我去了趟卫生间,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很疼,上厕所时我发现自己的内裤上有血,我当时吓坏了,我想完了,处女膜破了,我赶紧回到寝室找朴鑫。朴跟我来到卫生间,我让她看我内裤上的血,我说完了,处女膜破了。朴说:“没事!那是用手抠的。处女膜没那么容易破。处女膜长在里面的……”


我回到寝室睡了一觉,醒来我感觉自己很脏就去洗澡。


那几天我没事就去自习室,希望通过学习忘记一切,可是我做不到,在自习室我一直在哭,星期天,也就是3月8号,我去学生家给学生上课,学生家长发现我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我管学生家长叫姐,我们的关系处的非常好,我就把她当成我亲姐),我姐送完孩子后,在车里问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说如果你把姐当成亲姐就跟姐说。我哭了,就把所有的事情跟她说了。说完她也哭了,用力的捶了我好几下,说怎么能够这么草率的处理此事!她说这件事情必须跟你妈妈说。


我说我现在想知道伤到什么程度,我姐就带我去了医院。由于是周末没有大夫,晚上我在我姐家吃的饭,我姐把她最好的朋友叫来商量此事,由于我昏迷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不知道,所以我两个姐姐决定见一下朴鑫。


我们把朴鑫约出来后,我把她领到我姐的车上了解了情况。据朴鑫说,我是被酒吧的两个服务生抬到崔老师的车里的,到了那个洗浴中心后,再由宾馆的人背到房间的。朴说,老师让她到另外一张床上,崔老师要和我躺在一起。但朴说要坚持和我一张床。夜间,朴说看见老师抱着我在亲吻。她说她做为第三者不知道应不应该管,她又睡着了。她说她又


听到声音后,发现我和老师在另一张床上了,她说我怎么到的另外一张床她不知道,朴说,她看见我是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崔老师摆布的……


注:朴鑫私下里跟崔哲浩学习声乐,此案发生后,警方调查了朴鑫,曾经怀疑朴是“皮条”。由于朴鑫的爸爸也是警察,尚未对朴鑫采取强制措施。目前,崔哲浩被刑拘已经一个多月了,警方按猥亵罪呈捕,检方退回警方补充侦察。据悉,此案的焦点问题是:受害人大衣上的呕吐物是否还能鉴定出相关药物成分。


另外,崔哲浩的妻子张金花企图找受害学生家长要求私了未果,扬言花重金买通办案人员;哈师大领导也曾到受害学生家中试图封口。


凤凰网论坛 » 有料天天报

本文内容于 5/3/2009 5:25:17 PM 被雨轩编辑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