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特种兵 作品相关 中国“猎豹”特种大队

th704580251 收藏 1 7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2.html


在中国西南,有一支素以“猎豹”著称的特种部队,它就是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这支部队自诞生之日起就带着几分神秘。高新装备广泛应用,军事行动神秘莫测,特种训练惊险刺激:飞车捕俘,攀登绝壁,擒拿格斗,踏冰卧雪,涉水泅渡……特种作战更令人惊诧:侦察谍报、秘密渗透、袭击破坏、联合作战、解救人质……记者有幸走近“猎豹”,撷取了他们训练的一组真实镜头。

《突出重围》展风采


看过电视连续剧《突出重围》的观众,都不会忘记剧中特种兵的出色表现。可很少有观众知道,剧中绝大部分士兵演员都是由这支“猎豹”部队扮演的。


1999年3月,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接到上级指示,开赴红土高原的热带丛林地进行野外驻训,并协助拍摄电视剧《突出重围》。当官兵听说这是一部反映现代作战思想的战争题材的电视剧后,劲头鼓得足足的,纷纷表示:我们一定要把平时最真实的训练实况展示给观众。


紧张的驻训和拍摄开始了,剧本本身对有关现代特种作战、数字化小分队、战场先进的侦察系统的介绍比较粗浅,对有些演习场面的描述过于简单,甚至还有不贴实际的情况;导演及剧组人员对部队的演习也缺乏深刻认识。因此,在拍摄过程中,剧本的多处细节采纳了该大队官兵的意见进行修改。导演在观看了官兵的训练后,当即决定,有关演习场景的情节,不用排练,脱开剧本,直接拍摄部队训练的场面。这样,抵近侦察、渗透侦察、敌后破袭等等,部队只是按纲训练,摄制组只管跟随拍摄。后来,导演听说部队平时训练演习都拍有资料片,干脆从资料片上直接剪辑了许多镜头。结果,《突出重围》中的数字化小分队、机降作战、战场信息电视传输,“红、蓝”双方前沿侦察等很多镜头都是从这个大队平时训练资料片中剪辑的。


拍摄结束后,许多官兵感到,拍电视和以往的训练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一年,他们不仅圆满完成了参加拍摄电视剧的任务,在荧屏上塑造出了良好形象。而且,野外驻训也上了一个新层次,训练质量有了很大提高。此外,通过拍摄《突出重围》电视剧,吸引了许多官兵阅读现代军事书籍,形成了浓厚的学术研究氛围,活跃了官兵的思想。大队根据拍摄电视剧过程中受到的启发,立项研制“头盔式侦察监视系统”。经过1年多时间的攻关,体积小、重量轻、具有昼夜间对多目标侦察监视、实时处理传输等特点的“头盔式侦察监视系统”便研制成功。它可以与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相连接,能将一线战场景观实时传输到各级机关,大大延伸了现有侦察装备的触角。


特种演习显神威


初冬的西南山区,虽然没有北方那样寒冷,但也有几丝凉意。劫持了两名重要“人质”,逃窜至离某机场不远处一条山沟中的几十名“恐怖分子”正在做着他们的“美梦”。突然,一架武装直升机飞临“恐怖分子”设在山丫口的警戒阵地,强大的火力顷刻间便把“恐怖分子”的简易阵地摧毁,早就潜伏至“恐怖分子”阵地前的地面攻击分队也发起了全面攻击。几乎同时,又有两架武装直升机直扑“恐怖分子”扣押着“人质”的地方,16名戴着黑面罩和“侦察头盔”的侦察兵如神兵天降,从两架武装直升机上沿溜索滑下,分别向各自的目标猛扑过去。“恐怖分子”尚未反应过来,两名“人质”已被救出,一架直升机迅速临空悬停,放下了带有圆盘型挂索的悬梯,负责解救“人质”的小组,带着“人质”、悬挂在悬梯上后,直升机便迅速离去。留在地面的侦察兵与从地面攻击的分队密切协同,在空中火力的支援下,很快就肃清了残“敌”。8分钟的“战斗”干净利落而又漂亮。让观看演习的人感到,似乎是在看一场电影。


原来,这是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进行的一次特种作战演练。特种作战,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作战行动,组织准备工作的内容多、要求高、行动的难度大,具有组织指挥层次高、作战任务紧迫、过程短促,作战风险大,作战时机稍纵即逝、不可重复实施等特点。为了训练好这个课目,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的官兵广泛开展学术研究,学习分析当今世界各国特种作战的战法,并充分运用已取得的科研成果,摸索出许多新战法,使特种兵遂行各种任务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雪域高原砺锋芒


“猎豹”栖息的西南战区,有雪山高原、热带丛林、山岳丘陵、盆地平原、都市乡村。特种兵几乎踏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惟有雪域高原在训练史上还有空白。


初冬时节,“猎豹”奉命出击,千里奔袭。


一场高原高技术特种作战拉开序幕。


拂晓,3架无人机划破都市浓雾,直飞高原。


指挥车内,气氛异常紧张。指挥员注视着电脑屏幕,航拍图片、传感器数据、上级通报……各种情况闪现在可视屏上。


“隐蔽接敌,一举歼灭。”上级指令通达全员。


西库隆巴山脉西翼,海拔4300多米,山高坡陡,峡谷纵深,白雪皑皑,高寒缺氧,有“生命禁区”之称。


我特战分队指挥员根据先遣分队提供的确切情报进行沙盘推演,寻找最佳歼敌方案。


此战面临“三难”:隐蔽难———荒山秃岭,隐蔽制盲难度大;接敌难———现有火力系统无法达到远距离、高精度;回撤难———特战队员在“敌”后完成任务后如何撤退?


这是我特种队员在生命禁区面临的一场考验;也是一次综合战斗力的实际检验。


指挥所召开“诸葛亮会”,发扬军事民主,集中群众智慧,迅速形成“猎豹行动”方案:深入虎穴,牦牛阵、电子鼠并用。


战斗打响了,山谷间“牦牛”喷火,“老鼠”爆炸,特战队员深入敌后,敌营四处开花。


“猎豹行动”1小时内摧毁“敌”5个重要目标,活捉“敌”指挥官一名。


一场特种兵远程奔袭战斗结束的信号,拉开了成都军区某特种大队长达两个月雪域高原驻训的序幕。在高原寒区,首要的是野外生存。这支在热带丛林地无数次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的部队,在雪域高原遇到了新问题:冰天雪地,如何栖身?如何生存?


驻地的百姓成为官兵们的老师,大雪覆盖的山野成为广阔的实验场,山洞、树洞、地窝子成为官兵们的栖身之处;被当地百姓俗称为“雪猪”的一种动物,成为广大官兵果腹的最佳食物。这种棕褐色、酷似野兔的动物,小的二三斤,大的则有十几斤。官兵们抓住“雪猪”后,饮其血、食其肉,依靠它就可以生存于雪域高原。


两个月来,官兵们战风雪、斗严寒,完成了高原寒区特种兵十几个课目的训练,填补了该特种大队高寒区训练的空白,从而使其成为一支能全方位遂行任务的全能型特种作战部队。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