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为患 美国媒体为何如此的冷静!?

雷达王 收藏 3 168
导读:任韧:随着猪流感被证明为H1N1甲型流感,人们对于猪肉的戒心多少可以放下一点了,不过来自信息发布层面的模糊点还是不少。一个普通人、中国人,面对着H1N1甲型流感的威胁究竟有多大呢?事实上面对着这样一个疫情,及时透明、权威的信息发布机制,说起来非常容易,但进入到了务实的操作层面,究竟又该怎样去实施呢? 首先文道我们来先谈一谈,证明之后的H1N1甲型流感,其实说到这个疫情当前,平息公众恐慌最重要的渠道,就是要保证这个信息发布的公正。 梁文道:对,没错。 任韧:透明,还有我们的权威。 梁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任韧:随着猪流感被证明为H1N1甲型流感,人们对于猪肉的戒心多少可以放下一点了,不过来自信息发布层面的模糊点还是不少。一个普通人、中国人,面对着H1N1甲型流感的威胁究竟有多大呢?事实上面对着这样一个疫情,及时透明、权威的信息发布机制,说起来非常容易,但进入到了务实的操作层面,究竟又该怎样去实施呢?


首先文道我们来先谈一谈,证明之后的H1N1甲型流感,其实说到这个疫情当前,平息公众恐慌最重要的渠道,就是要保证这个信息发布的公正。


梁文道:对,没错。


任韧:透明,还有我们的权威。


梁文道:对。


任韧:你怎么看全球各国在这方面做的成果?


媒体是流感第一战场


梁文道:首先我想世界卫生组织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就是先证明,因为这也是一个媒体上面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过去的我们前几天还把它叫做猪流感,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其实现在猪身上反而找不到H1N1,在它们彼此间传播的这个证据。那么所以现在赶快把这个名字证明,改成叫H1N1会比较好一点,也比墨西哥流感要好。因为你用地方来命名,有时候不一定是很灵光的,比如说我们都知道一次大战期间,流行的西班牙流感,这真是一个非常大的误会。


这只是因为当年是西班牙媒体,首先曝露了西班牙有这种流感,所以后来大家就说它是西班牙流感。其实早在西班牙之前美国就已经有这种流感,但是当时美国的媒体在遮遮掩掩,这个事情没出来,所以西班牙就被冤枉了将近100年了,这个西班牙流感。那么从这个媒体上面怎么去称呼这个病毒?这场疫症呢?


就其实可以看得出来,我们这一次对抗H1N1这场战争,它不只是一个医疗上的,公共卫生上的一个战争,它还是一个媒体上的战争。在媒体上面谁掌握权力去发布有关它的讯息呢?该怎么样发布呢?发布的这个密度跟详细程度怎么样,又对谁发布等等,这一切都是很技巧的问题,而且也牵涉到就是谁在什么时候出来说话。


那么我想这一套我们遇到有两种主要的矛盾,那么其中一个矛盾就是,因为我们知道受到SARS的教训,就是非典的教训之后,我们都知道原来政府第一时间向媒体发布讯息,透过媒体向公众,告诉他们这个我们现在面对的疫症蔓延的情况是怎么样,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对,没错。可是也有人会担心过度的报导,会不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呢?这两者之间该怎么取舍呢?


回想起来在当年非典时期,香港的特区政府,初期的时候曾经被人认为是隐瞒疫情,那么因为这一点,甚至还导致后来当时它的卫生福利局局长要下台。那么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中国,整个国家也有同样类似的情况,就是一开始疫情出现的时候,也有一些地方或者有一些部门试图隐瞒疫情,那么这个疫情一隐瞒呢,我们目前所知道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会造成一个很危险的局面,就是因为大家都会陷入谣言的恐慌嘛。


就当时不是有很多手机短信满天飞,然后里面的内容都很混乱,你不知是真是假,比如说这回其实就连美国也有类似的情况。也有美国德州有一个城市(爱欧帕搜英文),他们也有人乱发手机短信,就说本城已经出现第一个案例了,但后来证实是假的,但是已经引起当地的恐慌。那么所以我们要避免这种做法,我们传统的传媒理论告诉我们,最好办法就是政府要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讯息。


任韧:对。


梁文道:要公布出来,可是问题又来了,这有时候传媒如果过于积极,又好像会造成给大家一个,觉得世界末日将临的感觉。那到底它有没有那么严重呢?我想对于这种问题,保持的一个态度是一个很客观的态度,什么态度呢?就是我们既不要去隐藏它的烈度,但是也不要过度的警惕到一个使自己恐慌的地步,而要恰如其份,那么所以这回我觉得美国媒体的表现很值得大家注意。


流感为患 美国媒体为何很冷静




梁文道:我觉得美国媒体的表现很值得大家注意。美国是一个新闻自由相对来讲很不错的一个国度,但是问题是这一套,我们注意到美国好几家的大报、好几家的媒体,都并没有花太多的,超乎比例的篇幅去报导这件事。就反而我们在香港还看到很多的,比如说纽约怎么样陷入恐慌了,美国开始怎么样沦陷啦,这些标题都出来了,而且放在香港报纸的头条。但是你反而看美国的报纸好像不怎么样。所以你如果不懂内情的话,你还以为是不是美国政府出手了,要美国的媒体少报一点。



但是其实我觉得这里面有两件事,第一是美国媒体是有一点自律的,在这件事情上面,那可能是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那第二个方面也归功于政府的迅速的消息公布。因为关于这次事件,美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经设了一个专门的官方网页。就是随时的预备去发布最新的信息,而且保持每天有个记者招待会。于是这也说明另一个传播学原理,就是你要常常的去喂饱媒体,把他们喂饱了之后,那么他们就没有多余的空间去做别的这些事情,那些事情说不定最后会危害整个疫情的防止。


所以我想这一次是很值得大家关心,就是在媒体上面我们怎么去对付它,反正就是千万不能学墨西哥这样子,他的总统躲了几天不见人,到了昨天才出来正式在电视上讲话。这显示出,一来政治上面欠缺决断;第二就是行动太过缓慢。那么在这种时候也是对政治人物一种很重要的考验,就是他能不能适时的出来稳定民心,提供一些有用的讯息,但是这个讯息,他又不能够说的太夸张,免得给人觉得你好像还没掌握清楚事实就随便说。


比如说最近我们国家也有一些大学说,已经研制出疫苗了,我们连这个病猪都还没分解出来,他就已经找到疫苗了,这不是很荒谬吗?


任韧:不过马上又有权威机构出来说发布正确的消息,说我们这个还是需要一段的时间。


梁文道:对,当然。


任韧:所以还是有一定的混乱。


梁文道:没错。


任韧:所以事实上面对这样一场全世界都很恐慌的疫症,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其实都要是从一边是及时、一边是权威,这两方面求一个平衡。


梁文道:是,没错。


任韧:让大家有一个好的知情权。


梁文道: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