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三十章 彼身(一)

李天骄龙 收藏 17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27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绝密!魏剑捷你部立即做好各种防化准备!随后会有一批H弹药运抵你处。阅后即焚!李华雄。”

跳跃的火苗使魏剑捷脸色阴晴不定。化学武器。难道军委决定对日军使用化学武器?或者已经使用了化学武器?太疯狂了,难道他们不知到这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吗?如果对日军使用了化学武器,以他们的个性一定会进行报复。自己的部队还好说,可是这个时代的国军连基本的防护能力都没有。一旦日军发动大规模化学战,那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发制人,威慑日本人,让他们不敢轻易使用。

几乎同一时间,黄河南岸的土肥原也得到类似的指令。“立即对支那军队进行大规模特种作战。特种弹将通过空中补给!此命令为绝密!阅后即焚!寺内寿一。”阅后即焚?你当我土肥原是三岁小儿,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岂不是百口莫辩。土肥原冷笑着仔细的将命令放进贴身的口袋。阴鸷的双眼盯着机要参谋,“你知道该怎么做吗?”“明白!”“下去吧!”转身出去的机要参谋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发麻,土肥原那阴冷的目光似乎看透他的五脏六腑。与这位特工出身的上司相处,每个人几乎都感到紧张和莫名的恐惧。在第14师团还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国民革命军第38军挺进纵队魏剑捷师长:

南岸各部将于凌晨3时发起进攻,你部可按计划进行。

第一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

民国27年6月3日”

薛岳的电报在魏剑捷电报发出1个小时后来到魏剑捷手上!

“薛伯陵名不虚传啊!”徐宇参谋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们还算幸运,毕竟历史关于薛岳的记载是真实的。各部立即准备渡河作战!”


土肥原被同时来自黄河两岸炮声从额梦中惊醒!薛岳不是撤了吗?到底怎么回事?作战室各部电话机几乎同时炸响。坏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土肥原感觉自己的额头开始冒汗。这是薛岳的拖刀计?绝不是!这个薛岳居然敢抗命,看来以下克上不只是帝国军人的传统。土肥原来不及想这些了,现实是他必须脱身。

他立即组织部队向开封方向突围。这个方向是敌人醉意想不到的方向。参谋长佐野忠义大佐忍了半天还是提出自己的疑问:“师团长阁下,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别的方向?”

土肥原哈哈大笑:“佐野君,这才是最好的方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前两天那么大规模的撤退,肯定是他们的委座放弃未见我们之计划。这次进攻,薛岳明显是在抗命,只要我们击溃或者打垮当面之敌,进逼开封,他的攻势自然不攻自破。这次作战支那人虽然比以前勇敢了一些,但是他们的战术素养和作战技能仍然没有质的提高。这是我们最大的机会。”佐野不得不钦佩土肥原的胆量或者说疯狂。

黄河北岸。

猛烈的炮火在河面上空交织出璀璨的火网,竞相向南岸日军头顶砸下。工程团的舟桥部队在炮火掩护下,正在进行紧张忙碌架桥作业。第1装甲战斗群,装甲战斗群坦克、、步战车、自行火炮加装浮筒后纷纷进行武装泅渡。渡河过半的时候,魏剑捷在复杂的心情之下命令对南岸日军实施化学弹攻击。猝不及防的鬼子们做梦也想不到,饱受自己毒气摧残的支那军队今天竟然能够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进行抗登陆作战的鬼子们急忙进行防化作业。刚才还在进行猛烈阻击的鬼子火力为之一顿。已经带好防毒面具的鬼子们并没有感觉自己出于安全之中。这次使用的化学毒剂不仅有神经性、窒息性毒剂,更多的是糜烂性毒剂。虽然鬼子们进行过防化练习,但是他们毕竟不是专业防化队伍。他们那暴露在高浓度毒雾中的皮肤,就像面对暴徒的未成年少女一样跑受蹂躏。继续战斗的鬼子们,越来越觉得身体不适。就在他们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装甲战斗群就像一群来自地狱的水怪,浑身上下湿淋淋冲上黄河大堤,扑向无力还击的鬼子。金属履带带起泥土向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鬼子们碾压过来。

鬼子阵地上的到处都是神情恍惚却痛苦万状的鬼子。他们已经不是士兵,向一群在杀虫剂里面挣扎的害虫,挣扎、抽搐、昏厥和无可避免的死亡。恐怖,除了恐怖还是恐怖。就连一向打起仗来就像个话痨的炮长吴勇民也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浑身汗毛直立,紧紧的闭上他那粪坑一样的大嘴,连呼吸都变得格外谨慎了起来。无需密集的子弹和暴烈的炮火。眼前的鬼子们要么咳嗽、呕吐,要么撕开自己的衣襟拼命抓挠自己胸前、脖子早已经血肉模糊的皮肤,要么像中邪一样摇摇晃晃冲着铁甲怪兽傻笑。

黑夜,忽明忽暗的火光中,到处是声嘶力竭的嚎叫、痛苦不堪的呻吟,和着履带下骨骼头骨的断裂声。这一切的一切刺激着每一个置身其中的战士们。他们不敢看又不能不看,每个人的胃部都像被人猛地击了一拳,剧烈的胃部蠕动,迫使每个人都几乎清空自己的胃脏之后仍然在不断的干呕。

罕见的刺激促使每个战斗群的战士都拼命想要离开这片修罗场。他们争先恐后冲出毒雾,知道眼前变成无边的黑暗之后才停止了惊恐的脚步。

浮桥架好了。大部队源源不断的涌过黄河。

没人愿意多看修罗场中恐怖的景象。冲过修罗场之后,防化部队开始为部队进行后期的防化作业。

土肥原的行动再次出乎国军的预料。(唉,为什么总是出乎意料呢?是敌人太狡猾还是我们太愚蠢?)右纵队依然牵制国军,土肥原率领主力部队,向李汉魂指挥第51、20师杀了过来。仓促上阵2个师,由于前期的巨大消耗根本没有时间休整。加之已经进入撤退状态的部队再次转入进攻的混乱。被土肥原轻易突破战线。土肥原也不做停留,带领自己的说不上是胜利之师还是溃败的队伍,大剌剌想开封杀了过来。完成掩护任务右纵队把当面国军打得落花流水之后,悄然向开封南面的陈留快速挺进,配合接应主力部队。

西尾寿造在寺内寿一的强令下,只得命令残破的第16师团和第13旅团“奋力”向西北面的民权县、杞县发动攻击。接应土肥原贤二的第14师团。已成惊弓之鸟的国军向平汉路“大踏步的转移”。开封的形势立刻危在旦夕。城内的薛岳冷汗直流,虽然放弃开封并非出乎意料,因此也就不是太严重的事情。可是自己违命在先,溃败于后,本来布防平汉路的军队现在还没有到位,这一切都是自己擅自所为。名誉受损倒在其次,一旦被日军歼灭于豫东平原,自己怎么向国民交代。

“询问魏剑捷现在什么位置?”薛岳意识到能够挽回这个局面的唯一希望就是这支自己从未见过的下属军队了。

“报告,魏剑捷师长来电。”

“念”薛岳焦虑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远处的炮声隐约传来,更加令他焦躁不安。

“我部正在向开封方向快速运动,准备歼灭第14师团。长官勿虑!”

“什么?”薛岳楞在当地,“他们这也太快了!”

能不快吗?

在一望无际的豫东平原上,正是机械化部队发挥的舞台。不论从火力上面还是在速度上面,魏剑捷的此机械化不是土肥原的彼机械化所能够比拟的。土肥原正为自己的诡计得逞而欣欣然的时候,魏剑捷的真正的机械化部队从后面和右翼(靠黄河大堤一侧)掩杀过来。第1装甲战斗群快速运动到第14师团的右翼,第2装甲战斗群则和主力部队尾追掩杀。第1战斗群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以五公里的突击正面,猛地插入行进间的14师团。一举将之拦腰斩断。与此同时,14师团的后卫部队抵挡不住第2战斗群迅猛快速的突入防御阵型。战斗群毫不迟疑的向纵深攻击前进。辎重、重炮、工兵、野战医院等非战斗的部队,被如狼似虎的钢铁洪流淹没、消失。与向心攻击的第1战斗群一部会合后,急速向14师团前半部分的两翼猛插、分割、歼灭再分割在歼灭。摩步团紧随其后剿灭残敌,巩固扩大战果。

骄傲的帝国勇士们,在这场典型的坦克集群进攻中惊慌无措。一切企图重建防线的努力都在铁甲洪流的冲击下,被摧枯拉朽般一扫而空。土肥原在师部警卫部队的保护下,像一群丧家之犬,拼命逃窜。

面对这种从未见过的进攻方式作战模式,即使如土肥原这样有深厚战争素养的高级军官也显得那么无所适从。对方根本不按规矩出牌。一切传统的、被无数次战争证明行之有效的作战方法似乎都失效了。土匪远绞尽脑汁拼命收拢部队,终于在陈留附近3个不知名的较大村落间,建立起脆弱的防线。期待丰鸣房太郎少将率领的右纵队能够及时到来。只要他们能够坚持到明天中午,中岛今朝吾的部队就会抵达杞县(陈留东南),到那个时候就是反攻的大好时机。

魏剑捷非常不想让土肥原缓一口气,但是他必须停下来。机械化作战是好,可是他对后勤的依赖程度,与他的攻击力度强度成正比。再说,连续的高强度的作战,部队也需要喘口气。

“给薛长官发报,”魏剑捷从指挥车上下来,一边活动者颠的生疼的屁股和大腿,一边吩咐机要参谋,“我部与日军步兵第14师团激战6小时.当前进至开封东南,距开封35公里处。已将土肥原主力压缩在陈留附近3个较大不知名村落间。魏剑捷。”

薛岳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如果不是他们在说梦话,那么一定是自己在做梦。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可是他们有什么理由骗自己呢?“给魏剑捷发报,让他再次确认位置!”薛岳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魏剑捷搞错位置上,但是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魏剑捷的行动,已经超出了薛岳自幼养成的良好的军事素养所能接受的底线。

“哈哈!”拿着薛岳的电文,徐宇忍不住大笑,“看来咱们把薛长官吓着了!”

“是啊!”魏剑捷也笑了,“冷不丁蹦出一个大尾巴狼来,薛长官的反应是正常的。我想要不是咱们的地位特殊,说不定他会就地给我们一个谎报军情的帽子。”

“也是!”说完徐宇把这里详细的地貌向薛长官作了汇报。

薛岳恨不得立刻赶到这支部队,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按照他们说的,这里应该是大陈寨一带。薛岳的头真的开始疼了。放弃开封本就是预料中的事情,大部分部队都已经西撤到平汉路两侧。昨天的举动已经是赌命了,自己原本是想给14师团以一定的打击之后,快速撤离。就算上面追问打下来,自己也可以说是为了牵制日军发起的佯攻。没想到魏剑捷激战如此迅速。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歼灭14师团似乎成为可能。但是同样的自己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16师团莫名奇妙的停滞以后,突然又发起了迅疾的攻击。如果不能快速歼灭14师团,那么自己的部队很可能将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那么自己不论如何也没法交代了。不行,自己必须要亲眼看看这支神秘的军队。想到这里,薛岳立刻命令亲兵备车。当得知他要到前线去,其他人礼所当然力劝。然而,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前线的薛岳,哪能放弃呢!最终,众人在安排了一个警卫排随同之后才勉强放他离开。

心中长草的薛岳不住催促司机再快一些。颠簸的道路即便再恶劣30多公里的路程实在不太远。薛岳早早就看到魏剑捷的接应部队在前边等他。听说著名的抗日英雄亲自驾临。这些来自现代的指战员们各个兴奋一场。毕竟来这个时空快一年了,还没有见到过几个声名赫赫历史人物,怎么说也是个巨大的遗憾。

久经沙场带兵多年的薛岳即便用眼角一扫就知道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如何?眼前这些穿着怪异的战士们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精兵,那弥漫在他们头顶的杀气显示出这还是一支经过生死、恶战,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军队。这不就是自己梦想能够拥有的军队吗?

标准的军人仪表绝对不是一两天就能养成的。一番寒暄之后,魏剑捷保护着这位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想自己的驻地而来。一路上他和薛岳都心潮澎湃。薛岳为中国能有这样一直精锐而激动。魏剑捷则完全沉浸在粉丝般的躁动中。各怀鬼胎的二人在路上反而没有什么话语。为了不太惊世骇俗,更主要的是不影响作战。迎接薛岳的是师直属连。迷彩涂装的坦克和步战车令薛岳激动的双手都微微颤抖。他当然明白了那花花绿绿的油彩的意义。魏剑捷按照事先编的谎话,忽悠着这位战功卓著的抗战名将。

“这是我们缴获的日军97坦克。我们对他进行了一定的改造!您看到的这些都是我们从日寇哪里缴获的。我们的队伍中有非常多的技术工人。没开战之前,我们通过许多途径秘密向国内运输了一些机床……”

薛岳还没有从震撼中缓过来,就被魏剑捷拖进了临时指挥所。看薛岳的样子,魏剑捷真怕他魔怔了。如果真的那样,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魏剑捷向薛岳详细有保留的描述了此次作战的大致进程。

“…在坦克装甲车的使用上面,日本人始终无法摆脱陈旧观念的束缚。总是把坦克分散到步兵中作为移动火力点使用。他们忽略了坦克本身具有的巨大价值。我们反其道行之,将坦克战车集中起来形成一把利刃,快速插入、割裂敌人阵地或防线。不与敌人纠缠,充分利用坦克自身的机动、火力、防护,迅疾攻击敌人纵深。不断冲击、撕碎敌人的纵深地带,使之无法建立有效防御。促使敌人迅速崩溃,从而歼灭之。”

薛岳被这新奇的战法和理论吸引。迅速在脑子里面消化吸收,渐渐他露出遗憾的神色摇摇头说:“这需要强大的后勤支持,以我国的工业能力根本实现不了这种战法!”

“不满长官说,我们也没有能力发动大规模连续的攻击。所以,需要长官及其友邻的大力支持。否则,我们无法取得这样的战果。”

“像今天这样的进攻你们还能发动几次?”

“一次,”魏剑捷认真地说。

“哦,”薛岳明显是失望了。说这么热闹全是白说。

“但是,”魏剑捷话锋一转,“歼灭当前土肥原的第14师团主力却无需发动这一次进攻。”

“哦?你们想怎样?”薛岳立刻来了精神。

“我们在河北和新乡等地缴获了大量鬼子们的毒气弹。我们准备,把这些东西全部还给他们。”魏剑捷诡异的笑着,“按照我们军长的话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薛岳兴奋的拍案而起,“这帮小日本儿欺负咱们没有毒气弹,别人有可不卖给咱们。肆无忌惮的对我们使用。这回也让他们好好享受一下!”

原本还以为薛岳会对此表示反对,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魏剑捷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薛岳就在魏剑捷的指挥所里,向所辖部队发布命令。要求宋希濂率第87、88师由兰封向斜插杞县尹店一带,阻击16师团先头部队。俞济时指挥第51、20师想民权方向运动,牵制日军。

“剑捷老弟,此役我和数万将士的命运荣辱全系老弟一身。切记!”薛岳说的是肺腑之言。

“是!卑职一定不辜负长官所托,保证完成任务!”魏剑捷习惯性的加上了一句保证完成任务。

薛岳满怀期待的握住魏剑捷的手。

薛岳原想领教一下魏剑捷如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是在魏剑捷“威逼利诱” 之下终于还是踏上了回开封的路途。

夜幕终于无可组织的降临了。

土肥原在一间还算敞亮的民居内,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巨大的恐惧环绕着他。现在是土肥原平生所遇到的最为凶险的一战。白天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没有时间考虑之那怎么会有如此精锐的部队,他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自己如何脱身。敌人放慢攻击速度最终停止,看来是后请方面遇到一定的问题。如此大规模的机械化作战,后勤的压力必然非常大,因此他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他必须再次出其不意,否则…

低沉的炮声打断了他的思考,怎么回事?低沉的炮声越来越密集,可是并没有火光冲天。不好!毒气。就在土肥原大惊失色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从外面冲进来十几名全身都装备好防化服的士兵,不由土肥原分说,迅速为他穿戴好全套设备。拉着她就想外面跑。 “巴嘎!”不明就里的土肥原大声咆哮,无奈由于防毒面具的障碍,他的声音就像低声呢喃。外面已经全乱了,烟雾弥漫中到处是惊慌失措戴着面具乱跑的鬼子。这么大规模的毒气战,鬼子们做梦也没想到会落到自己头上。白天的惊恐还未消失,夜晚的毒雾有笼罩在自己身边,浓重的毒雾让人分不清方向。

土肥原在两双有力大手的“搀扶”下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向前急奔。“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放我下来!巴嘎!”不论他怎么叫喊,没人理睬他。路上不断有跌跌撞撞的鬼子像无头苍蝇一样闯过来,都被身边这些人以快速简洁有效得手法解决掉。后来,如飞远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又聚集了一些,可是感觉周围渐渐安静下来。这些人的体力真的令土肥原惊叹,虽然“搀扶”着自己肥胖的身躯,可是他们的速度几乎比轻装前进的帝国勇士们还要快。常年的谍报生涯使他明白自己被劫持了。头脑已经冷静下来的土肥原,迅速判断自己的处境和对方的身份。看来他们并不想伤害自己,那就是说自己对他们还有用,就是说自己暂时是安全的。老奸巨猾的土肥原脑子飞快的运转着。突然他感觉周围的毒雾淡了。接着微弱的星光,眼前出现了2个从未见过的家伙。圆滚滚的肚子有个细长的尾巴,有点向蜻蜓。不待土肥原想明白,周围的人七手八脚的扒下自己的防化服,把他塞进那个铁家伙的肚子里面。他们也都迅速脱下。把所有的设备放在一个大袋子里面,密封好。土肥原一双小贼眼暗中观察这些人,他们个个,彪悍、精干且杀气十足,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势。

“土肥原先生你好!”周扒皮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就算是笑过了。土匪原汁感觉自己浑身发冷。沉默的注视着对面这个文质彬彬的家伙,与周围的人显得那么与众不同。螺旋桨的巨大轰鸣声中2架直升机拔地而起,幽灵般迅速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