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风云际会 第六十五章 仙游大营一个月来的情况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3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27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潮州总兵得知易博想在杨铁玲建府宅(易博这样对外宣称)当然是极力支持,告知了易博几处可以弄到很不错建筑材料之处, 这也使得补给基地的建立能够更为顺利继续进行。

在潮州逗留至六月初一的时候,吴老师通过官方驿道传来消息说大卫同意租借船只给易博,不过价钱偏高,狡诈的大卫说过来的时候也要付租金,吴老师经过连番干涉也绝不让步,最后吴老师认为既然这样,干脆在仙游大营里面抽取三千山贼改造过来的新兵运过来,至于思想改造方面,吴老师再三保证绝无问题,连拍胸脯说自己以前作为文法学院的党支部的书记绝对宝刀未老。

于是经过几次书信来往之后确定了租赁一艘英国货轮,并且这艘货轮就是大名鼎鼎的“不列颠君主号”。历史上,此货轮将会于今年七月初四由厦门拐运华工去哈瓦那,但是途中华工哗变,船长哈里斯及部分水手丧命,该船被迫驶入西伯斯东北海岸的吉马湾。吴老师指定一定要这艘货轮的意图很明显,看能不能尽自己的努力帮助这些可怜的被拐卖华工,就算作用不大,但至少能帮助一部分人。“不列颠君主号”是很大的货轮,如果这次的出航能够让他错过了七月份出航的机会,那么再找这么大的船不是很容易,如此可以让少一些的华工被拐卖。只是出价有点高了,就三天一个来回开价四千两,后来经过吴老师的压价之后谈妥为三千五百两。后天就可以到达。

跟李昌辉商议之后决定运送六千俘虏回去,至于押送人员,让吴老师从仙游大营里面再抽出五百军士回程的时候押送。终于怎么安排就是吴老师去头疼的事了。

上次的征缴山贼土匪加上这次与潮州等地下帮派的大规模混战,李昌辉经过研究后跟易博说好像如此配置不太合适。

不是正规军队出身的林易博自然不是很懂,所以便问是怎么回事。

李昌辉拿出整理好了的文稿,说:“我们参照配置是后世解放军的部队配置,虽然有些出入,但是总体上差别不大。我跟你们说过,一支军队的配置应该根据其使用的武器装备。在这几次作战中相关的弊端也显露了出来,虽然还不是很明显,但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我们现在的装备跟后世解放军根本不一样,我们是全英式的装备,这就决定了我们不能再按照这种方式,必须学习英国陆军编制方式。”

易博接过李昌辉的资料:“你的意思是要从一个营下属三个连改为十个连?两次鸦片战争时期的英国军队是这样的编制。”

李昌辉笑笑地说:“不是,是六个连。”

“六个连?不是学习英国军队吗?”易博奇怪地问:

“英国人的海军很厉害,可陆军就是狗屎,几百年来几乎没有拿得出来的好成绩,许多仗还是雇佣他国军队打的呢!由此可见他们一个营配置十个连并不是就是完全正确的。”

易博放下资料:“既然这样这资料也不用看了,那你怎么就知道一个营要下属六个连?”

李昌辉收起易博放下的资料,说:“我是参考法国人的,法国陆军比起英国陆军强多了,拿破仑时期横扫欧洲大陆的举世无双法国神兵,现在的法国陆军在这个时候也是欧洲首屈一指的强大军事力量。这个时候的德国陆军还不是最厉害的,所以我们应该学习他们法国。”

“可是我们的武器不是法国武器呀!”易博提出自己的意见:

“是—不是。”李昌辉说道:“但是枪支方面差不多,这时期西方各国对于保密还没有那么严密,经常是一种新武器发挥了他的功效之后没多久就会有很多势力拥有。所以这个并不用担心。”

易博拿出纸和笔:“我看就这么冒然多出一半的连队很不妥,每个营先增加一个连吧,经过这场仗战士的战斗技能熟悉不少,新成立的连队人员从另外同营的其他三个连里面平均抽出来,造成的缺额就在后天运过来的新兵里面补充。我要计算一下怎么配置。”

李昌辉表示同意,然后接着说:“我看我们可以抽出一些老兵回仙游大营当新兵军官,经过实战的他们才是最好的教官。”

易博却摇头否决了:“我们这算是哪门子打仗呀?太顺利了,杀敌上万但是自身伤亡还不到百分之一。说到经验,最多就学到了杀人的时候不再有犹豫的念头,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李昌辉伸伸懒腰:“也行,最近我在思考要成立一个新的机构,就是特种兵的机构。如果之前我们有特种兵的话直接来个斩首行动,擒拿住陈娘康,天地会帮众自然会瓦解,也不用搞出这么大动静了。这个提议你看这么样?”

易博停下笔,思索了一会儿:“行!这些我都不懂,训练自然又要你负责,这个特种兵头头也要你先兼着,要多少人你自己挑去。”

李昌辉早就料到易博一定没有意见,早就想好怎么操作的他得意地说道:“初步想招五十人,其中准备在一营招二十五个,二营五个,三营十个,独立营十个。”

易博闻言一脸坏笑:“此次马明辉的一营伤亡最大,因为进行的是巷战,你还在他那里挖最多的人,我看他不有意见才怪呢!”

李昌辉一脸认真地说:“正是因为这样,我从他的部队找到更多有这方面天分的战士,具体的一些名单我都弄好了,那小子敢不放人我屌死他,最多咱们给他点甜头尝尝。”

“什么甜头?”

“我们特批给他的一营新增两个连,哈哈,够意思吧!”

“行行,只是记得要跟吴老师说一声,不要让他蒙在鼓里。可以让他把新兵的编制也开始改一下。”林易博一边转着手中的笔一边说道:

“这是当然,我着手准备去了,到时候一边行军一边训练。”李昌辉站起来一阵风似地出去了:

易博“哦”地一声,继续在纸上写写要抽哪些人成立新的连队。

方耀用林易博送的那十六支后装枪取得了不俗的战绩,让他对火枪更是推崇备至,一直变着法的想买些枪。可是仙游大营的枪都不能保证人手一支,哪还有剩的卖给他。后来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只好让人挑出二十枝已经有点破损的以一枝二十两卖给他,虽然找大卫买的时候只要一枝十二两,不过人家大卫才不会接这种二十枝的订单呢,所以加高价钱显得理直气壮,人家批发价当然便宜了,我们是零售的自然要加些钱。哈里斯船长在六月初四的时候才到达,一共六千三百多俘虏,易博留下三百多,其他的全押上船。此次随船来的部队是方杰斌带领。一个月不见大家有好多话要说,能够出来长长见识是大家的希望,自从来到清朝就呆在那个极其落后的仙游县和永春州。看多了青山绿水,真有点快神经衰弱了。这次让方杰斌找到机会出来让很多人非常羡慕,这让他一直吹牛说人就是要有所长。

下了船,蔡斯景几个人指挥部下押着俘虏上船,哈里斯船长本来就是一个经常拐带华工的黑心船长,对于怎么对付船上的“囚徒”,有他安排足以放心。为了以防万一,防止被卖了还帮哈里斯数钱的事发生,吴老师特意派原本就是泉州人的方杰斌过来,家里有渔船的方杰斌虽不是像其家里长辈那样是标准的渔民,但是自小耳濡目染,在茫茫大海之中辨认方向,计算航速、观察航向都是小case。

交接了新兵之后,与郝祥见了面,然后就介绍一个月来仙游大营的一些事。

喝了一大口水后,方杰斌这才说道:“我们是昨天上午登船,中午出发。哈里斯这个酒鬼开船还是挺厉害的,没有月亮的夜晚船开得跟白天一样快,而且对福建沿海的水文情况特别了解,一看就知道在这片水域混迹多年……。”

“行了,这些东西我们不感兴趣,我们搞的那些可以赚钱的玩意儿怎么样了?”顾盛林急道:

“哈哈,急了吧?中午请我美美地吃一顿潮州菜我就告诉你。从小我就知道潮州菜的大名了,以前家乡的潮菜馆做的又不是最正宗的,今天终于有机会享受一番了。”

“切!潮州菜淡得要死哪里好吃了,守着海边放盐还那么抠门,一点味道都没有。”湖南人马成斌不屑地说道:“还是我们湖南菜好吃。”

方杰斌一脸鄙视:“这你就不懂啦,来潮州一定要吃吃这里的海鲜。地处亚热带的潮州,南临大海,海产丰富。潮州菜的最突出特点,是以烹制海鲜见长。对海鲜的烹调选料考究,制作精细,至于以酱碟佐料,达到新鲜美味,清而不淡,鲜而不腥,郁而不腻。如果吃过了肯定天天想吃,在福建我就听过鸳鸯膏蟹、生菜龙虾、红炖鱼翅、蚝烙、清炖乌耳鳗、清汤蟹丸等,是潮菜海鲜类的代表名作。”

听到有人赞美自己家乡的东西好吃,林易博自然是感到无比荣幸,哈哈一声:“是啊,是啊,明末清初,潮州菜就进入了鼎盛时期,加工方式依原料特点更是多种多样, 有煎、炒、烹、炸、焖、炖、烤、焗、卤、熏扣、泡、滚、拌……。”

“行了行了,不要在这里吹牛了。”李昌辉叫道:“我可是看见大多数的潮州人都把地瓜放清粥里面煮着吃,什么这么多特点,还不是有钱人才能这么讲究?废话少说,说点正事。方杰斌——”

李昌辉当之主席权威性到现在还能让人或多或少感到一些,方杰斌闻言忙正经地说:“许多的副产业已经已经投入使用了,不过距离大规模生产还有很多难题。倒是我们的盐业和王秀瑛研制的香水打开了不小的市场,连大卫都买了几十瓶托回国的船带回去给自己家族的女性,因为是奢侈品,是以利润非常高,一小瓶才两百毫升卖到了一瓶二十两银子,而本钱只有大概五两,一个月来已经赚了三千多两银子。”

“不错嘛——。”

“good!”

“有前途。

各种赞赏几乎同时响起来,没有想到平常看起来笨笨的王秀瑛也有这么一手,看来方杰斌说得也没错,人有所长足以掩饰其他十个不足。通过方杰斌的介绍,大家大体了解了仙游大营一个月来的一些情况。

枪支已经达到了能够日产五十枝的水平,只不过合格率只有百分之八十。而子弹已经达到了可以日产万发,现在已经囤积了五十万发,足以应付明年的林俊等人起义。还有东山制盐公司一个月来已经盈利几千两,照这速度下去一年后赚个十万两不是难题,只是跟私盐贩子和官府的矛盾会越来越深。现在已经发展到有人趁深夜往仙游大营投掷自制的黑火药的地步,搅得许多人睡不到好觉,吴老师一气之下把仙游大营方圆十里都用水泥厂生产的累积下来的水泥隔着几百米就建一些小哨所,派班、排过去驻守,这才好转了一些。

水泥的制作更是困难重重,技术克服了,可是一直无法大批量生产,主要原因是仙游附近找不到足够的石灰岩。是以只能找一些商贾购买,只靠骡子、马运输状态下的运量实在惨不忍睹,只能慢慢来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