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南海争端:对越“冷杀”是当前必取之策!

wydzhli 收藏 1 370
导读:越南正在建造30至40艘400吨级的军舰,并在越南东北部建造一座占地3000公顷、可停靠4万吨级战舰的大型军港,建成后将具备停泊4万吨级大型战舰和40~60艘水面舰艇及潜艇的能力,成为继金兰湾之后的越南第二大海军基地。同时还将更换一批远程对海警戒雷达,用以加强对南中国海海域的监控力度。值得注意的是,越南海军装备建设质量有质的飞跃,除向俄罗斯采购“毒蜘蛛”级导弹艇外,还采购了二艘俄最新型的11661型“猎豹”3.9级护卫舰;俄方近期证实,越南还向其订购了六艘基洛级潜艇,及一套“红宝石”超音速岸基反舰导弹系统。

越南正在建造30至40艘400吨级的军舰,并在越南东北部建造一座占地3000公顷、可停靠4万吨级战舰的大型军港,建成后将具备停泊4万吨级大型战舰和40~60艘水面舰艇及潜艇的能力,成为继金兰湾之后的越南第二大海军基地。同时还将更换一批远程对海警戒雷达,用以加强对南中国海海域的监控力度。值得注意的是,越南海军装备建设质量有质的飞跃,除向俄罗斯采购“毒蜘蛛”级导弹艇外,还采购了二艘俄最新型的11661型“猎豹”3.9级护卫舰;俄方近期证实,越南还向其订购了六艘基洛级潜艇,及一套“红宝石”超音速岸基反舰导弹系统。加之已经装备和后续仍将增加的苏恺先进战机系列,越南大力提升海、空军战力的战略意图十分明显。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军事装备建设体现了战争能力的追求目标,而一国的国防战略则反映了战争的可能方向。因此,如果越南是在进行正常的军备建设,则不是问题的看点;关键是越南国防战略由“北防南攻”转变为“陆守海进”,而所谓“海进”方向,目标就是中国的南沙群岛。与此相对应的是,越南近年来不断加强与美、俄军事联系,并与印度、马来西亚在海防方面订立协议,尤其是2006年和马来西亚建立了海军热线,“协调和解决南海资源开发、岛礁主权争议等问题”的立场。同时,与日本也是眉来眼去、态度暧昧。在抢夺南沙海域经济资源方面,一直寻求美、欧背景的经济力量参与,意图以此换得各方对越南南沙“主权”主张的支持。由此可见,越南实质上已经把南沙问题复杂化牺牲中国主权利益、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邀集各方阻碍中国行使南沙主权。对于中国而言,南沙已成为以越南为前锋、各方势力为背景的博奕地带。在国内民意引导方面,越南官方不仅经常性地在言语和行动方面宣示南沙、西沙“主权”,甚至官方各类媒体曾经公然讨论和叫嚣不惜对中国一战以维护南海“主权”的敏感话题。就在中国海军建军60年海上大阅兵之后,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尚认可中国和平诉求,而越南却搞了出任命所谓“西沙行政长官”的把戏,公然藐视我国家领导人的正义宣告,蔑视我中华国威军威。从政治引导民意、民意决定政策的规律来看,越南强硬对抗中国的态度一目了然,恐怕未来也难有改善。中国期望和平解决南沙主权分歧的想法,眼下看来希望渺茫;而且,拖的越久,问题越复杂,解决南海诸岛主权的政治与军事行动所付出的代价就越大。纵观世界,除了中国以外,哪一个正常化的国家有这么多的主权争端?手段。也许一场有限度的战争,将是中国和平崛起之路中不得不面临的选项。那么剩下的就是选择谁为靶子的问题的了。与中国存在海洋主权纷争的国家,综合实力当然是日本最强。由于中日之间存在很大的经济互补性,双方又在全球经济中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一旦走向军事对抗,对哪一方而言都不是上善之策。虽然目前日本实际控制了钓鱼岛,但相比南沙失控的岛域数量之多、海域面积之广,利益流失之大、涉及国家之众,及其战略地位之重,无疑都超过了解决钓鱼岛问题的紧迫程度。在南海各方势力中,从对华战争叫嚣、侵吞中国利益、实际军事实力、蓄意复杂局势、军事对抗准备等方面综合权衡,越南无疑是一个“贼头”。俗话说的好:杀鸡儆猴,擒贼先擒王。中国海洋主权利益之争,虽说纷纭复杂,但以南沙为甚;纠结势力之广,则以越南为最;战略利益之大亦以南海为重。“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虽然充满了善意,但并不为人的接受。因此,在南海寻机痛惩越南这个“小霸”,不仅是收复南沙主权的需要,更是宣示我维护主权决心、警告各方势力的需要。对越强硬、全面加压,乃至直接发起军事打击,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阶段。当然,战争不是说打就打起来的,它需要一些“合理”的因素来激活,中国如果不尽最后“努力”(其实已经是徒劳了)难免会被敌对势力别有用心地炒作。越南的无赖也正是算准了中国的多方顾忌,嘴里喊着中越友好、同志加兄弟的漂亮言辞,而行动上却变本加厉地掠夺中国的主权利益,损害中国的国家形象。面对这种局势,中国就必须在政治上、经济上杀出“冷刀”,在军事上随时准备打垮越南的挑衅。政治形象关乎着一个国家的国际话语权大小,支撑它的则是国内民意的认可程度,以及经济与军事实力的强弱。而民众对国家意志的认可与支持程度,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精神与物质的满意程度;现代海空战争,人的意志将退而其次,军事能力则直接来自于经济的支持。因此,对越围绕政治上消弱和经济上打压二个层面,刀刀相逼,外损其形象,内扰其安定,应是中国当前必须采取的措施一是在政治上必须强硬划线。中国必须拿回南沙群岛主权问题的主动权,既利用各种场合与形式强调和宣示主权,逼迫越南政府自食言,消弱其国内民众的认可度。中国在政治上的强硬宣示本是正当之举,而越南对此反应选项单调。彼若无声,我则先声夺人;彼若妄言,我则武装巡视压制;彼若武力寻衅,我则坚决打击。乃至内部分离势力的干扰?因此,对抗虽然不是和平崛起的选项,但消除对抗恰恰需要强大的实力与强硬的二是在经济上必须全面打压。经济只是眼前利益,何况对越经济合作助长的是其国民的猖狂与军力的增长。安定海中国反倒可以抛开政治议题,与东南亚国家展开全面经济合作。因而,必须全方位地拖疲、拖垮越南的经济,迫其在穷兵渎武、民怨沸腾或放弃军事对抗、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中,二选其一。其选择前者,则给中国用武创造相对有利的政治环境;其选择后者,也算是中国所愿。综上所述,越南磨刀霍霍在准备着对抗中国,意图永久霸占我南沙诸岛,对此再抱有息事宁人的态度,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后患无穷。国家竞争手段当然是综合的,冷刀杀敌也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对待越南之流的无赖小国,冷刀也罢,快刀也好,并不是能打不能打、能胜不能胜的问题,而在于打与不打的抉择。但是,我们还有听之任之下去的理由吗?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