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消息称广电总局建议央视建立《新闻联播》评价体系,接受来自各方的评价。央视新闻中心证实,收到广电总局通知,具体措施和建言方式仍在讨论中。学者展江认为此举是因“央视的公信力直线下降,他们不改变不行了”,而赵忠祥认为“《新闻联播》不仅要改革,而且早就该改革了”。


如果做一个排行榜,列举30年来中国变化最小的事物,《新闻联播》一定位居前列。仅那首10多秒的片头曲,20多年就从没换过。所以它任何细小的变化,总会引来外界的猜测和热议。从前几年主持人的变脸,到网友对主播补妆、打哈欠、念白字、打嗝的纠错,总会引来热议。


说《新闻联播》是中国的一种政治仪式,大概很少有人会反对。它被赋予的权威性和仪式感,早已超过了它作为新闻节目的价值。老百姓明白它的象征意味,所以对它提供的新闻是否重大或新鲜,也少有要求。人们从《新闻联播》获知的,往往是一种对事实的态度,是政府期望告知民众的价值判断。有人把此称为“新闻联播主义”,是有道理的。连在《新闻联播》出镜,也被人们看成一种政治待遇。


既然被人们当作一种仪式,主持人只有尽可能不显露个性。主持人所追求的个人风格或态度,在他们身上被减化到了极致。他们的任务就是字正腔圆地播音,那才是权威拥有的声音,代表了某种超越于声音之上的意志。播音要求如此,内容次序编排上,也很程式化。在《新闻联播》中,重大社会新闻往往上不了头条。即使当天发生“9.11”这样的国际重大新闻,《新闻联播》遵循也是“先国内后国际”“先时政经济、后文化体育”的播出程式。这表明它的仪式性,已使它放弃了对新闻价值的评判,或对受众心理需求的满足。有网友总结《新闻联播》内容:前10分钟领导很忙,中间10分钟全国人民很幸福,后10分钟世界各地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可见,这种程式化风格已非常明显。


政治对仪式是有很强的依赖。但政治话语的仪式性,更多地体现在对真理、公正、良知的尊重,它并不排斥生动和形象,更不是空泛、委婉、抽象、甚至模糊不清的代名词。《新闻联播》的一些语汇,却常常显得陈旧而乏味,充斥的多是一些政治行话。作为中国权威的新闻节目,《新闻联播》有义务将这些行话,转变为老百姓都能轻松接受的大白话,这样才能有效融入到公共话语中。目前《新闻联播》所操持的话语,目的似乎是在分散公众注意力,用它的枯燥使人们不去关心它的真实意思。一旦民众对一种话语方式或腔调有排斥心理,它所传播的理念也难得到民众认同。在各种信息方式充斥的今天,《新闻联播》维护的这种表面仪式感,会使民众离它越来越远,最终反而给民众带来了对当下的不安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感。


权威媒体,与政府总有某种默契,因为政府往往是很多重大消息的来源。不保持这种默契,媒体就可能丧失一些重要的新闻来源。但这种默契,是在一个限度内的,一旦超越了这个限度,媒体的公信力就会越来越弱,最终导致人们的远离。比如在美国,政客泄密也是国家管理民众的一种方式。因为泄密,可以有效获知民众对某项政策的反应,以便在真正公布政策时,政府能有更好的应对措拖。这种策略就比单纯成为政策传声筒,显得高明一些。


在新闻载体贫乏的年代,国人大多数的新闻来源都是《新闻联播》,所以它的话语无论多么刻板、抽象,不会影响观众对《新闻联播》的选择或判断。但是今天,网络早已成为更为活跃的传播工具,每天都在向公众提供各种资讯或话题。这时《新闻联播》如果不进行变革,只会对公共生活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如今时事评论员极少从《新闻联播》获取新闻索材,就是一个明显例证。《新闻联播》本来是想在公众的头脑中重构关于现实的图景,然而因为远离活生生的现实,人们反而感受不到它与现实的关联了。


是继续用陈旧的话语方式,来保持这种表面的仪式性,还是通过对新闻价值的关注,来更为智慧地传达国家对现实的意志,成为《新闻联播》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新闻联播》一直期望塑造民众对国家的认同,但这种认同的前提,是要让民众感受到它的新闻价值和秉承的新闻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