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五章 血战 第四节 血色沙滩(下)

ls1030 收藏 36 1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两名扛着毒刺单兵防空导弹的国军士兵突然一跃而起,把两条猩红色的火龙直飞向两架AH-1S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

日军飞行员发现地面扑来的导弹,连忙按下红外诱饵弹按钮,并急速转向试图规避导弹。可以一切徒劳的努力都无济于事,一架AH-1S攻击直升机被击中旋翼,火光一闪,那架失去旋翼的直升机犹如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样重重砸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被炸飞出去的旋翼还在空中旋转,把一名来不及跑开的陆上自卫队士兵拦腰斩成两截。

另外一架AH-1S攻击直升机被击中尾部,整个尾桨被炸飞出十多米远。拖着滚滚浓烟的直升机失去控制,在空中旋转着向地面砸落,不一会便撞在地上。虽然说因为距离地面近没有爆炸,然而当机内的两名鬼子打开舱门跳出直升机时,马上就被暴雨般袭来的子弹打成筛子。

敌人报复的火箭弹雨泼水般撒下,那两名国军士兵在烈火硝烟中被撕得粉身碎骨。

有鬼子火焰喷射器兵靠近国军扼守的战壕,一条刺眼的火龙“丝”一声射上阵地,就在一眨眼间,破破烂烂国军的战壕顷刻就变成一条熊熊燃烧的火河。

十名浑身起火的国军士兵跳出战壕,撒在他们身上的凝固汽油是如何都甩不掉的,此时他们只有冲上去扭住敌人和他们一起烧死。

鬼子手中的64式自动步枪、米尼米机枪泼洒去一阵弹雨,七名国军士兵在跳出战壕的一瞬间中弹倒下,还有三人冲到鬼子面前。

两人各抱住一名鬼子,把撒在身上的凝固汽油粘在鬼子身上,和敌人一起烧死。

还有一名士兵直扑向一名陆曹长,那个鬼子见到扑向自己的火人,他手中的M-9式冲锋枪连连开火,把扑过来的国军士兵打得浑身是窟窿。

燃着大火的国军士兵撞倒鬼子面前,他伸出的双手抱住那名陆曹长,早已失去生命的躯体渐渐倒下,带有烈焰的双手死死掐着鬼子再也无法松开。

被死死抱住的陆曹长发出一阵瘆人的惨叫声,国军士兵身上的凝固汽油粘在他身上,烈火往他身上烧去,他怎么都不能把粘在身上那个火人甩掉,在一阵惨叫声中,那名鬼子被活活烧死。

吴浩东往弹匣里压进一发燃烧弹,然后用88式狙击枪瞄准那名鬼子火焰喷射器兵扣动扳机。

子弹击穿燃料罐,只听得一声爆炸声,一团大火当场吞噬了那名鬼子火焰喷射器兵,在他身边来不及跑开的三名鬼子也被爆炸的燃料罐把凝固汽油泼在身上,浑身上下燃起熊熊烈火。

眼看着国军的阵地失守,一名海军陆战队军官大吼一声:“要杀鬼子的跟我过去夺回阵地!”

话声刚落,就有十多名战士跟着他一起向刚刚失守的国军阵地猛扑过去。

刘平用手里的88式通用机枪掩护那些官兵们,三名正要跳进战壕的鬼子相续被从侧面射来的子弹击中,几道血剑喷溅而出,那三名挣扎了几下便一骨碌滚下山坡。

发起反冲击的海军陆战队员们有五人在途中被罪恶的子弹击中,其余的战士先向被鬼子占领的战壕投去一排手雷,硝烟尚未散尽,那些战士们便已经跳进战壕。

一排手雷把未站稳脚跟的鬼子炸得哭爹喊娘,被打懵了头的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跳进战壕的战士们手中的95式短突击枪就已经向他们射来密集的子弹。

成片成片的鬼子倒在战壕中,尸体很快就把残破的工事填满。

敌人不顾一切地向被突破的口子发起冲击,刚刚夺回阵地的官兵们损失惨重。当一群鬼子冲上去,手中的64式自动步枪指着最后一名伤兵的时候,却看到那名战士的手松开,一枚手雷掉在地上,受伤的士兵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老子够本了!又拉了几个垫底的!

一身巨响,围住那名战士的鬼子在渐渐消散的硝烟中缓缓倒下。

在台北地下指挥所内,我指挥官孙岘心急如焚,他刚刚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在宜兰方向国军阵地遭到号称钢军的第五旅团猛烈进攻,国民党军队第200步兵旅的两个营全军覆没,‘肛军’已经占领了宜兰!”

那些国民党军队在面对大陆军队时,他们自愿放下武器加入我军的行列。可是当他们面临鬼子的攻击时,从这些还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国军战士身上却迸发出一种血性,他们打得相当勇敢,一直到宜兰阵地失守,他们没有一个人投降,最后的几名伤兵引爆了弹药箱。

相比之下,那些控制在民进党手中的台军战斗力却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他们只要遭到一点点打击,就败退得无影无踪。毕竟那些人,他们连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打仗的都不明白。

这也就是田母神俊雄对“绿色台军”不放心的原因,他知道仅仅凭借台军,根本是无法夺取整个台湾的,要依靠的,还是他们自己的陆上自卫队。

即使有强大的海空火力,但是步兵没有占领地方,还是不能把一个政权从台上赶下来,这是美国从伊拉克获得的经验。当年美国人轰炸伊拉克,又进行十年的经济制裁,还是不能把萨达姆从台上赶下,最后还得依靠地面部队进入。

在日本人从宜兰爬上国军阵地之后,他们随即遭到来自对岸的一通超远程火箭炮攻击,又在阵地上留下近千具尸体。

不过,钢军毕竟是钢军,而且是一支被田母神俊雄扩编过的钢军,大量死硬右翼分子的加入,使得这支钢军具有顽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战斗力。

超远程火箭炮可以造成对方大量人员伤亡,却不能阻挡这支极其顽固的右翼军队前进的步伐。

和前沿阵地的有线电话被炸断,无线通讯有遭到电子干扰机的屏蔽,孙岘要求内木山守军撤退的命令根本就无法传达到吴浩东他们耳中。

根据上级的指示,为了避免过大的牺牲,要求守军退回到基隆码头和台北市区内,准备凭借复杂的街区地形和坚固的钢筋水泥建筑物和敌人进行一场巷战。否则,日军第三师团和第五旅团一旦从侧翼发起攻击,内木山守军将三面受敌,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我方在弱势的情况之下,还往台湾岛增派兵力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巷战中阻挡敌人。

一旦国民党最后的阵营——台北被敌人攻破,那些台独分子们就能在日本人协助之下正式成立所谓的“台湾民主共和国”,很快国际上那些反华势力就会响应。

而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力保国民党,就是为了占住一个据点,以便于在将来反攻的时候,能以台北作为登陆地点,席卷整个台湾岛,把鬼子和台独军队一举全歼。

孙岘的命令无法传递到内木山阵地,他叫来警卫排长唐中武:“小唐,你马上给我跑一趟内木山阵地,要那里的军队全部撤离!必须火速退回台北市区!”

接到命令之后,唐中武带上警卫排,一路上躲避过敌人的轰炸,费尽周折总算是爬上内木山阵地。

一名正操着95式轻机枪猛烈射击的战士中弹牺牲,副射手补上去,不一会又饮弹身亡。

火力倏然减弱,五名鬼子跳进战壕中。

吴浩东丢掉88式狙击步枪,他从一名牺牲的国军士兵身上拾起一支9mm口径T-77冲锋枪,调转枪口向扑进战壕里的四名鬼子猛烈射击。

射速高达1500发/分钟,近战威力极大的T-77冲锋枪一瞬间就把满满一弹匣子弹全部射出,9mm大威力子弹洞穿防弹衣,在一阵飞扬的血雾中,那四名鬼子仰面躺在地上。

还剩下最后一名鬼子摸出手雷,刚要向吴浩东这边投来的时候,眼疾手快的吴浩东丢掉T-77冲锋枪,拔出92式手枪连连开枪,火光闪闪,那名来不及拉环的鬼子一头重重栽进战壕中。

下面又摸上来三名鬼子,吴浩东转身开枪,92式手枪连连吐出火舌,两名已经站在战壕边沿的鬼子一个栽进战壕中,另外一个滚下山坡。

吴浩东对准最后一名鬼子扣动扳机,却听到一声空响,子弹打完了!

鬼子抬起64式自动步枪刚要开火,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听得一声枪响,那名鬼子头盔飞出数米之远,他连人带枪一起滚下山坡。污血和脑浆喷在距离极近的吴浩东脸上,把他撒成一个大花脸。

吴浩东转头一看,只见是警卫排长唐中武带着几名战士及时赶到。刚刚那一枪,就是唐中武开的火,他用95式自动步枪一个单发就掀掉那名鬼子的天灵盖。

“你们来了,可太好了!”吴浩东看着赶来的唐中武,笑着说。

谁知,唐中武却说出让吴浩东失望到极点的一句话:“我是奉首长之命前来的,现在我代表首长命令你们全部撤离内木山阵地!”

愤怒到极点的吴浩东一把提起唐中武的衣领,指着堆满战壕的战友遗体对他怒吼道:“你说什么?谁他妈的下的这个狗屁命令!为了守住内木山,我们牺牲了多少战友!”

唐中武解释说:“首长也是传达上级的命令,我们没有制空权制海权,坚守山头损失太大!我们还不如把敌人放进市区领用巷战来消灭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吴浩东听到一阵动静,他一把就把唐中武推开。

一串罪恶的子弹射来,击中吴浩东胸口,尖锐的7.62mm子弹撕开薄薄的防弹衣,扎入他的胸膛。

殷红的鲜血马上从吴浩东胸口涌出,他摇晃了两下缓缓倒下。

唐中武转过头来,一梭子复仇的子弹把那个刚刚跳进战壕的鬼子打得血肉模糊。

击毙鬼子之后,唐中武一个箭步冲过去抱起吴浩东,只听到吴浩东嘴里断断续续说道:“我、我服从、服从命令,撤……”

话声未落,他便停止了呼吸,一对血红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同志们,听我的命令,打退鬼子这轮进攻我们就分散撤退!”唐中武一声怒吼。

鬼子的一轮进攻被打退回去,在唐中武的指挥之下,守卫内木山的战士们有条不紊的向台北市区方向撤退。

第六师团的鬼子们爬上内木山阵地,就在那些得意忘形的敌人还准备把重炮拉上山头,准备居高临下对台北进行攻击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的末日即将来临。

盘旋在空中的一架暗箭隐形无人机把我军已经撤离内木山的消息送回到福建的指挥部内,指挥员向WS-2超远程火箭炮营下达命令:“开火!给我好好收拾那些狗日的!”

在戴云山区的WS-2超远程火箭炮竖起发射箱,随着一声“发射”的命令,一条条火龙冲天而起,呼啸着向内木山阵地的方向射去。

两分钟之后,WS-2D型406mm火箭弹便抵达内木山上空,一条条火龙在空中爆裂开,释放出金属风暴般的钢雨,铺天盖地的高爆子弹和人员杀伤子弹撒向地面。

“轰轰轰”一片地动山摇的巨响,顿时七平方公里的山头变成一片熊熊燃烧的火场,横飞的碎片和钢珠随着气浪四处飞舞。

火光闪耀之处,发出惨叫声的鬼子一个接一个被强大的气浪掀飞到空中,随后就被锋利的破片撕得粉碎。有的鬼子死死趴在地上,却还是连同泥土被一起卷到空中,之后就变成一阵血雾撒落地面。

狂风般的气浪席卷过后,付出惨重代价才登上内木山的日本第六师团又丢下近千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