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连州千年石刻褪色 因缺乏资金难换新颜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1 11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3_32771_9232771.jpg[/img] 连州石刻年迈“色衰”   当地千方百计找到“驻颜”技术 要实施却苦于资金缺乏   因为风雨侵蚀和寄生物的缠绕,连州多幅“千岁”高龄的摩崖石刻群正遭遇“色衰”之痛,百块珍贵的摩崖石刻中已经有20块难辨字迹。连州博物馆馆长魏文石告诉记者,资金是困扰连州摩崖石刻保护的最大难题。   石刻价值广东居首   连州山青水秀,风景如画,唐宋以来迁客骚人竞相前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连州石刻年迈“色衰”


当地千方百计找到“驻颜”技术 要实施却苦于资金缺乏


因为风雨侵蚀和寄生物的缠绕,连州多幅“千岁”高龄的摩崖石刻群正遭遇“色衰”之痛,百块珍贵的摩崖石刻中已经有20块难辨字迹。连州博物馆馆长魏文石告诉记者,资金是困扰连州摩崖石刻保护的最大难题。


石刻价值广东居首


连州山青水秀,风景如画,唐宋以来迁客骚人竞相前往。唐代文学家元结、刘禹锡、韩愈,北宋哲学家周敦颐,南宋宰相张俊、学者张拭,明朝诗人游朴,清朝学者徐琪等人都曾在此勒碑记事,摩崖题字。




当地摩崖石刻现存且可辨认的有80多幅,仅大云洞和燕喜山摩崖石刻就多达51幅,其中大云洞摩崖石刻和周敦颐的“廉泉之源”石刻均被列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摩崖石刻年代久远,内容丰富,书法艺术精湛,有楷书、篆书、隶书、草书和行书,字形大者盈尺,小者方寸。


连州市文联主席曹春生告诉记者,石刻数量之多在广东仅次于肇庆,而其文史地位在广东居于首位。其中北宋思想家、哲学家、著名理学鼻祖周敦颐曾先后两次来到连州,两次留下石刻记录,这也是目前国内仅存的周敦颐石刻手迹,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产,为研究连州政治、经济和文化提供了珍贵的史料。


保存现状令人忧心


然而,长年累月的风雨侵蚀、寄生物的缠绕,以及人为的破坏,让这些珍贵的石刻风采渐失。


在连州中学燕喜山内的石壁上,记者可以看见不少石壁上的刻文已经红漆尽脱,仅剩惨白一片,剩下的一些石刻虽然字迹尚可辨认,但是颜色也明显泛白变暗。据当地文化部门统计,目前已经有20块摩崖石刻的字迹难以辨认,其中不乏唐宋名家之作,现存的80多块也逐渐“色衰”。


连州中学前副校长张仁敏告诉记者,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题在石壁上的“吏隐亭”三字,如今已经完全看不到踪迹,而南宋抗金名将张浚题在燕喜山门旁石壁上的刻文也有两字难以辨认,后来经翻查史书才知道“□岩张浚”是“紫岩张浚”,“武夷□翔”是“武夷宋翔”。张仁敏说,石刻周边的树木、青苔和寄生物都容易蓄积雨水,并产生分泌物,这是摩崖石刻的头号大敌,但燕喜山的古树青苔、亭阁流水本就和石刻相互依存,如果把这些东西全部清除掉,石刻也就没有了生命力和依托,要想在不破坏周边格局的情况下保护石刻,当地又没有这样的技术。


驻颜有术资金无门


为了拯救濒临消失的石刻群,连州市文联主席曹春生最近专门写了《连州石刻史话》一书,并将部分石刻用纸拓下来,留作资料保存。连州市博物馆也在四处奔走,终于在湖南一家公司找到了相关的技术。连州市博物馆馆长魏文石告诉记者,要抢救摩崖石刻,需用特殊的材料对石刻进行冲洗,然后用红漆重新填好,再辅以防腐化、氧化和风化的相关化学药剂,以避免日晒雨淋、灰尘、寄生物等对石刻的侵蚀,如果能再在石刻旁建廊式凉亭则效果更佳,按照这个方案石刻大约可以保50年无忧。


然而,湖南这家公司开价是3000元左右一平方米的修复费用,全连州摩崖石刻总面积超过350平方米,这笔修复费用总计需要105万元之巨,找到驻颜之术的博物馆又遭遇资金缺乏的困扰。魏文石告诉记者,广东省石刻数量最多的肇庆,摩崖石刻归旅游部门进行保护性开发,维护费用从景区门票收入中提取,而连州则归博物馆负责,可是作为一个山区县的博物馆一年费用仅够发工资,百万元巨款对连州全县的财政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